笔趣阁 > 汉末昂魏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海盗管承

第二百一十五章 海盗管承

        许都风波已定,曹昂遂带家眷归徐州。

        如今已然建安十二年,曹昂已然决定待春日便自冀州进军辽东,攻取辽西并中辽二郡。

        归徐州是为了处置倭奴,顺便将海上的海盗清理掉。

        海上有一伙盗匪的消息是过年时传过来的,海盗首领名唤管承,青州人,劫掠的也是青州。

        如今青州牧依旧是钟繇,上任不多时又碰上民反之事,运气还真是不大好。

        闻说管承此人因恼怒本地富户,引数十人劫掠其财并杀其家,青州,黄巾安置之地也,于禁手下青州兵亦多从黄巾之中收编。

        素质本就是参差不齐,以至于民间散存着不少手脚残疾却只懂厮杀又游手好闲的前黄巾军士。

        管承得聚三千人,又劫掠数艘大船,是故得在海上逍遥,海上有不少小岛,却是不知具体藏匿在那处。

        于禁不善水战,因此只令军士收土保民,以于禁之能,管承却是占不到任何便宜。

        曹昂觉得,不过一管承罢了,麾下又皆是乌合之众,于禁不可能干不过,更深层次的原因,应当是怕军队引起哗变。

        如今青州的生活水平虽然提升了不少,但是黄巾贼最凶狠的时候,劫掠四方以足其欲不是说着玩的,于禁谨慎之人,必不敢冒险,因此按兵不动,固守边线。

        曹昂长叹一声,掠民富己,实为人所深恨之。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杀之人可称义,然杀之再取其财,难免贼也,既为贼,心性定变,赐之一死,或可令其死前悔悟。

        车马至徐州,曹昂送众妻妾归府后,便召众人至,言说管承之事。

        高顺拱手道:“吾在东海县亦闻管承之事,人言此贼猖獗,若非主公威重,说不得此贼亦要来袭徐州!”

        曹昂冷哼一声,借给他管承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放肆。

        “伯平,此贼常占海外小岛,汝且去探听那管承平日里屯扎何处。”

        “诺!”高顺拱手去了。

        “德祖,那些倭奴如何了?”

        杨修笑道:“主公之谋当真极好,如今倭奴之中已然有人略通吾华夏之语,以夷制夷,不仅不仅徐州建设,亦是好管制了许多。”

        曹昂点了点头,“元龙,铁矿之事,可提早安置。”

        “诺,主公,观如今情势,再有一月,吾等便可用此等倭奴开矿。”

        “善,如此便由元龙安置。”

        众人又商议些政事,方才散去。

        不过几日,高顺来报,言说已然探明管承等一众贼人身在何处。

        曹昂使人取来地图,高顺在地图上作了标记。

        “主公,此岛乃是一孤岛,中有高山,易守难攻,且贼人于高山之上设箭塔,能望四方,若吾军攻,其必知,难奇袭也。”

        曹昂沉吟半晌,“如此,既如此,汝可带八艘战船并四千军士去攻,八方各排一船,各用投石车猛攻,将贼人逼至山上,山下再架投石车,却放火烧山。”

        曹昂笑道,“此等贼人,了无见识,见放火烧山,其必恐也,其时必四下奔逃,再之后,便看伯平本事。”

        高顺大喜,领计而去。

        却说管承此人,实暴民也,只因他看上那程姓富户家的婢女,仗着一身武艺,平日里人多怕他,便往去索要。

        那富户如何能给他?自己还没试过那嫩滑的滋味,岂能予之?

        那管承便怀恨在心。

        越想越气,想着那小美人儿在那富户身下婉转承欢,他就怒从心头起,遂纠结其平日里相熟的数十人,夜袭了这程家。

        这数十人仗着武艺,杀尽上下男丁,夺了满府女眷财货。

        管承知道,这若是被抓住,头上一刀是难逃了,不若闹大了,说不得还能被招降,弄个官做,说不得还能玩到更漂亮的小美人儿。

        管承就抱着这个心思,边逃边纠结起一群作奸犯科游手好闲的那种人,许之以美色,赐之以金帛,故得三千人,又掠大船,横行海上。

        却说高顺得了曹昂手令,点齐四千水军,调了八艘战船,极速行往管承屯扎之高冠岛。

        却说管承夺了不少财货,青州的一些商人以高价售与他们酒肉粮食,且岛上不少野果,管承又有心储存粮食,因此粮仓之中倒是满满当当。

        一日,管承正与他手下的女人行云雨之事,心腹突然来报。

        吓得管承二弟一下就溜了出来,忙问来人何事。

        “大哥,远处有数艘大船朝着咱们这里冲过来,看样式不是善茬啊!”

        “啪!”

        管承一巴掌就把这个手下抽了个转儿,“娘的,老子还以为黄图那家伙回来了,一惊一乍的,不就是几艘船?你劫掠的还少?”

        手下忙低着头应诺,眼中却满是恨色。

        都是爹生娘养的,都是杀人逃出来的,谁出力都不少,凭什么你管承玩上玩下,吃肉喝酒,却让我等管好裤腰带,好好的值守?

        入恁娘!

        管承冷哼一声,在女人白嫩的高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又给了这手下一巴掌,“娘了个巴子,二当家的女人你也敢看?滚!”

        边系裤腰带边往外走,准备上箭塔看究竟是哪里的船。

        上了箭塔,管承脸色一下就白了,此刻高顺带着八艘大船已经到了距高冠岛不远处。

        高顺分兵八路,令各船各自去占据一个方向,因此各船动时,管承看到了迎风飘扬的旗号。

        “曹”字旗高挂,“高”字旗竖立在船侧。

        “黑底锦帛曹字旗,定是曹昂,定是曹昂,我死定了,死定了!”管承刚从女人身上爬起来,本就腿软,这下看了曹昂的大旗,一下子就软了。

        二当家黄图带着大船在海上巡逻,高顺令各战船围杀之。

        黄图不认字,看着远处的大船,以为跟自己原来劫掠过的船一样,吆喝着便令手下几百人冲上去,嘴里还喊着:“交宝不杀,留美人买路……”

        管承打了个哆嗦,黄图,死定了!

        不过一刻钟,管承的所有船已然被高顺令弓弩手射透了!就连投石车都没用,单凭弓弩就将那一滩海水染红了些许,又过了一刻钟,八艘大船已经各自占据一方。

        高顺发起响箭,四下战船上投石车便开始投射!

        散落在岛屿边缘的海盗抱头鼠窜,根本不敢停留,就是训练有素的军士也不敢说一定坚守阵地,更别说这些没有军纪约束的海盗了。

        黄石轰炸了一个时辰,且不断的往岸边靠,靠了之后再将投石车搬上陆地,一百名军士守船,两百名军士手执弓弩,两百名军士手执刀盾,护着投石车缓缓往中心高山去。

        管承慌了,但是想起来自己麾下足足有三千人,不是个小数目,曹昂总不能都杀了?这么想,心里方才安定了些。

        说是高山,其实不过四十多米高罢了,上方平坦,四下只是陡峭了些,显的高。

        大军团团围住此山,高顺分兵两百往去寻柴草,只要不是下雪下雨天,冬日的柴草,极其易燃。

        当高顺令军士将捡来的柴草堆在小山下时,管承慌了。

        “将军,将军,吾麾下三千人,皆欲降也,勿杀吾等,勿杀吾等!”

        高顺冷笑,“烧!”

        四下浓烟起,火蛇舔弄的山体,“啪啪”的干草爆裂的声音让悄悄个的盗匪心慌恐惧。

        “大哥,我等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是啊,大哥,曹昂这是想下杀手啊!”

        “……”

        “大哥……”

        “闭嘴!”管承一声怒吼,众人顿时无声,但是有些人眼中,已然涌出一丝杀意。

        首犯是管承,杀了他,是不是就能活命?

        管承心中大骇,这跟他想杀那程姓富户的眼神有何差别?

        “兄弟们,兄弟们!”管承忙道:“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看曹昂的意思,要将吾等尽数斩杀在此处,莫要有侥幸之心,且看这火,那曹昂可是欲给吾等活路?”

        众人眼神闪烁,“大哥,汝说吾等当如何?”

        管承大吼一声,“冲下去和他们拼了!”

        一马当先便朝山下杀了过去,诸多贼人不懂,还以为管承在逃命,纷纷奔逃,抢在管承前面。往山下奔去。

        管承越来越慢,躲在后面等众人去趟灭火。

        但是没用,被大军围困,先后不过是个死的早死的晚的问题。

        训练有素的宇宙水军,大盾在前,弓弩在后,刀枪不断的捅戳,连甲胄都没有的盗匪,跟纸糊的一样。

        而这些盗匪最优良的兵器不过是民间自制的刀。

        砍在徐州军士的身上,也就勉强能砍烂最外面的甲。

        这种情况下,徐州军士往往环首刀斜着往上撩,一刀砍断!数个时辰后,这三千人就剩下一百多人跪伏在地上,扔下兵器,不敢抬头。

        高顺看着包围圈里面的近百人,冷哼一声,“孰是管承?”

        管承不敢搭话,死死的把头贴在地上不敢妄动,唯恐被人认出来。

        “嗯?”高顺皱了皱眉,这群盗匪也有情义?

        殊不知他们不敢抬头,唯恐高顺一个不爽砍死他们,就连身边有谁都不知道。

        高顺火了,他还以为这些盗匪讲义气,一脚踹翻一人,举刀便剁,“说,管承在何处?”

        这一刀让众人打了个激灵,他们大笑,就算是作威作福的这段时间,依旧没改变他们为农的那种恐惧,对官的恐惧。

        人群立马嘈杂,人们都不敢站起来,跪在地上四下看,只求将管承揪出来,或可免罪。

        “在此处!”不多时一个身形高壮的人提溜着管承的头发,跪着往高顺这边来,管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若非高顺见过管承画像,不然还真认不出来!

        高顺用剑身拍了拍管承脸,“汝名唤管承?”

        “是,小人名唤管承!”

        “青州的案子是汝犯下的?”

        “正是小人,小人愿降,小人愿降!”

        高顺冷笑了一声,一脚踹翻管承,“降?汝有何等能耐敢言降?”

        “来人!”

        “诺!”

        “绑了,好生看顾,若是此人胆敢妄动,杀之!”

        “诺!”

        高顺又扫了扫剩余的这些人,冷冷的道:“尽数杀了!”

        “诺!”

        咒骂声,哀求声,求饶声响彻整个屠杀场,整场屠杀毫无怜悯,错了就得改,这么恶劣,还是杀了下辈子去投个好胎吧!

        却说刘备有了儿子,每日抱在怀中疼惜,令廖化守卫宅院,护卫夫人与儿子。

        却说庞德离了西凉,马腾谨防庞德将西凉的秘密泄露出去,最关键的就是荆南他那位女儿的身份。

        如今马超新败,跟韩遂又生了龌龊,因此马腾开始重视刘备了,觉得与荆南的关系不能崩掉!

        马腾遂借着“外孙”出生的机会,给“女儿”发书一封,言说怕庞德泄露了秘密,若被刘备所知晓,恐性命有忧!

        马夫人慌了,觉得自己必须想一个主意,不然改天若是被刘备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被杀!就算是生下孩儿估计也保不住她的命!

        这涉及尊严问题,而女人,常有。

        得找一个能依靠的人!

        马夫人想到了廖化。

        威武雄壮,仪表不凡,最关键的是还护卫着她,有接触的机会。

        马夫人暗整好杯盘,使婢女请其入内,言说护卫之事。

        廖化不宜有他,遂入内,马夫人请之入席饮酒吃肉,廖化推辞不过,只好吃了喝了。

        然而吃食之中有药,廖化晕晕沉沉的便睡了过去。

        待廖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光着身子躺在马夫人床上了。

        “将军,汝醒了。”马夫人轻笑,挑动头发,红润的脸上散发着迷人的风情。

        廖化大惊,心中大骇,翻身下榻跪在地上,“廖化酒醉冒犯,万死不辞,请夫人莫伤廖化家人,廖化愿以一命请夫人原谅。”

        “将军~”马夫人咯咯轻笑,迷离着双眼,洁白的长腿伸出锦被不断的在廖化眼前晃。

        廖化心痒,但又怕死,不知如何是好。

        “将军,妾身,不美?”马夫人一把撩开锦被,将白皙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

        廖化忍不住了,这等诱人的风情,顶不住也不想顶,日了再说!

  https://www.sbiquge.com/33_33262/194398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