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壮哉大唐驸马在线阅读 - 第一一六章:回家过年

第一一六章:回家过年

        (新书启航,请喜欢本书的朋友们,以推荐票、收藏支持)

        时间在忙碌紧凑中一天天过去,除夕也终于来临了。

        大阅兵经过二十多天的紧张筹备演练,也做到了毫无疏漏。这一结果,李靖、侯君集、柴绍、李绩、李道宗等大将均表示满意。

        可是在柴令武看来,这是一次不完美的大阅兵,这一次虽是精锐中的精锐,但是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兵、残兵因为退役后各奔东西,所以难以组建起来,这不得不说是一大遗憾。

        这一天,住在军营二十多天了的柴令武给自己放了半天假。

        至于柴绍,只能在军营中度过这个除夕之夜了,他是一个万人大阵的主将,还要进行最后的彩排,走不开,也放心不下。若不是家里有着一个初来乍到的郑丽琬,他这个负责心极强的工作狂,连柴令武都不会放回家。

        当柴令武冒着大雪,策马进入长安城时。

        浓浓的年味登时扑面而来,

        街头上的槐树挂上了大红灯笼,而百姓家家户户也都是张灯结彩,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借着喜气红红火火。

        红红的色彩映照在雪地里,映出了五彩斑斓,夺目耀眼的光彩;那一座座房子,仿佛童话中的水晶宫殿,房顶,门前,都是洁白的雪。

        到了谯国公府,一眼望去。

        一道风姿绰约的身影,盈盈俏立在几盏大红灯笼下!

        一袭素白装束,身姿纤弱,腰如缟素,外罩一件纯白大氅,乌黑的秀发在头顶盘了一个不知名的发髻,

        容颜清丽,眉目如画,周身再无一丝首饰点缀,却自有一股秀美的出尘气质,令人心醉。

        与周围火红的景色一对比,顿如仙子下凡一般。

        看到这道倩影那一瞬间,柴令武心里面生出一阵强烈的悸动。

        忽然觉得过年是多么温馨的一件事,回来陪她过年是多么的明智!

        如果不回来,孤零零的郑丽琬怕是世界上最落寞的人儿吧!

        “婉儿,我回来了!”远远地,柴令武扬声叫道。

        “郎君!”郑丽琬那一双亮晶晶的眸子,如同深夜里璀璨的星辰,绽放着灼灼的惊喜光辉。

        柴令武将马匹交给了家丁,来到近处,与那美眸相互碰撞在一起,心中升起了久违的悸动。

        阔别盈月,此刻的郑丽琬比之以往似乎又要美上三分。

        柴令武抱怨道:“冰天雪地的站在这里,不怕受寒啊你!”

        郑丽琬温柔地望着柴令武,似乎要以自己如水般的秋波,融化柴令武铁石般一般,红唇微启,道:“婉儿感觉到郎君今天会回家,就等你一起。”

        柴令武一怔,他看着郑丽琬那绝美无暇的如玉脸颊,这一瞬间,他的内心仿佛是被她那轻柔的嗓音撞击了一下,有种莫名的感觉流淌开来。

        “好,我们回家。”柴令武脸庞上的疲惫在此时散去,露出笑容。

        “嗯,回家。”郑丽琬玉手轻轻掸去柴令武身上的雪花,然后螓首微点,笑颜倾城,胜过如霞的淡淡灯光。

        浓密的林荫上,红色灯笼与雪光,交织在郑丽琬身上,她白裙如雪,步履轻盈,就仿佛夜林中的精灵,四周林木幽静,每一棵树木都仿佛有生命,在向这位精灵致敬行礼。

        他们缓步而行,竟让柴令武如梦如幻,生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走进属于他们的西院,一片灯光霎时在柴令武眼前亮起,使他又一下回到了人世间,院子里三层主楼,层层飞檐都挂着灯笼,与雪光交相辉映,宛若一栋雪地里仙阙。

        “郎君,我让人准备了热水,你先洗去身上的风尘吧。”郑丽琬望着柴令武脸庞上的浓重的疲惫,眸光变得非常柔和。

        她虽然不知道他在军营做什么,但却知道他是一个很顽强、坚强的人,哪怕每次练武都把自己练得半死,可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而现在呈现在她眼前的却是一种精神上的疲容,离家这段时间,想来是费尽心神。

        柴令武点了点头,郑丽琬虽然成了他的’侍妾‘,但很多时候她又是他的朋友,她聪明、善解人意,而且有头脑,当他苦闷时,她会静静聆听他的倾述。

        作为大阅兵的总参谋,他每天都在努力着调整,竭尽全力的设计得尽善尽美,稍有空闲,便又与几将大名鼎鼎的神将切磋武艺,这劳心费力的,整个人差点成了狗……

        “婉儿,我睡一会儿。水冷了我就自己出来。”交待了一声,柴令武进入卧房,脱去衣物,泡进盛满热水的极具现代化气息的浴桶。

        “呼!”

        滚热的水浸泡着僵硬的肌肤,那热气好似丝丝缕缕的从毛孔渗透进去,浑身肌肉像是被煨贴了一遍,舒服极了,柴令武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一声。

        泡在热水中,柴令武眼皮直打架,只想睡觉。

        这些日子搞这个大阅兵,几乎耗尽了他的心血。

        由于大家都不懂,他自己又是只看过没做过,一切都需要结合自己的记忆,摸索出适合这个世界的大阅兵,每一次都是他先提出了不合理,大家都才针对的讨论……

        将士们休息之时,自己又去找秦琼、尉迟敬德、程咬金这些顶级神将挑战,每每被他们哥几个折腾得半死。

        这让他有一种心力交瘁的感觉。

        还好付出了,回报也丰厚。在这些神将的倾情“指点”下,至少把骑术、箭术、骑战、骑箭提升上来了。

        昏昏欲睡,两只柔软的小手搭上自己的肩头脖颈。

        柴令武突然睁开了眼睛,愕然的侧道看着出现在身后的郑丽琬,惊呼出声,眼中闪过一丝后怕。

        柴令武是一个武人,杀手的本能贯穿着他两世人生,由于这具身体比前世的出色了无数倍,这种本能更加强烈。

        “婉儿?”在郑丽琬按上自己肩膀的时候,昏昏沉沉中的他第一反应就是将来人一击必杀,正准备施以辣手的时候,清淡而隽永的淡淡的香气随之而来,他与郑丽琬同房了许久,如何闻不出她的体香?于是在第一时间将劲力消去。

        若是香气再晚片刻,他的拳头足以将郑丽琬那漂亮可爱的小脑袋打个凹进去。

        这一松懈,一种后怕、庆幸与失力的感觉令他手足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