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儿不是唐僧在线阅读 - 第八章 人约,黄昏后

第八章 人约,黄昏后

        自己出谜自己猜,这种作弊猜灯谜基本上毫无成就感。

        然而当塔顶那个高达九尺的大花灯被取下后,殷温娇却是笑靥如花。

        这一刻,陈骏才觉得她像寻常女孩。

        见殷温娇围着花灯转了两圈,陈骏努嘴道:“现在问题来了,这么大的花灯,你要怎么带走?”

        花灯这种精致摆件,自然是要轻拿轻放。

        陈骏可以拎着走,却没法保证不会意外烧着。殷温娇不以为意,摆手道:“先放在这,我们去别处转转,待会回来拿。”

        “也行。”

        陈骏当即点头,对方可是国公府的掌上明珠,搬个花灯回去想来很简单。

        绕过青龙塔向另一方游走,殷温娇再次展现出了她的另一面。

        能吃!

        而且是,特别能吃。

        寺内外沿途叫卖的小零食,她都要凑上去买一点。陈骏怀中布兜内仅剩的铜币,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减少。

        至于为什么是陈骏付账,殷温娇的理由更直接。

        她身上没带钱。

        买花灯可以报国公府的名头,但买一些枣干、小饼、酱鸭爪之类的,难道还让小贩去敲国公府的门?

        好在陈骏不抠,面对眼前女孩,他多少有一些异样情绪。

        没办法,受前世西游记的小说、电视剧影响实在太深。

        一路从坊西吃到坊东,殷温娇似乎是吃累了,终于提议去前面的凉亭坐一会。

        再往前,就是长安东门之一的延兴门。

        坐在高处俯瞰城门,殷温娇揉着肚皮轻叹:“那道门,我跟随秀宁姐姐进出过八次。”

        陈骏对这个有些兴趣,问道:“最近一次,是什么时候?”

        殷温娇稍稍回忆,开口道:“去年呐,出征洛阳之时。收降崔枢、张公谨,又和窦建德麾下的高雅贤大战一场,那一仗可是凶险的很,多亏士信将军来援,和秀宁姐姐一同败敌。”

        陈骏顿时侧目:“真的假的?张公谨是你收降的?”

        “不信?不信下次见着他你自己问,我堂堂娘子军正印先锋将,到了洧州他们刺史还不赶紧带着属下出城投降?”

        殷温娇轻哼一声,随后道:“我若非女儿身,现在不是国公,也该是郡公了,小小天策府幕僚,见了我他得低头走。”

        这牛皮吹的,陈骏只能摇头。

        张公谨现在什么职位他不知道,但他记得这位在将来是要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只不过如今大唐还不是李世民的时代,张公谨等人官职低也很正常。

        陈骏无意和她聊怎么收降张公谨,他现在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你刚才说,你们娘子军,差点败给了窦建德的手下?”

        “那是因为我们连战数日,对方以逸待劳。”

        殷温娇辩解了一句,随后继续道:“不过高雅贤的确厉害,他应该也受过仙人指点,军阵指挥如臂使指,再加上他那军中有个相当厉害的青年。”

        说到这,殷温娇顿了顿,扭头望向陈骏:“看身板与你相仿,也是一身神力,全身上下刀枪不入,高雅贤指哪他就冲哪,我在他手里吃了不少暗亏。”

        这世上,有刀枪不入的人?

        这就有点太夸张了吧?

        陈骏无法想象,万军之中刀枪不入的神力骁将是什么样子。但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罗士信接下来要面对的危险。

        想到这,陈骏问道:“窦建德死后,高雅贤和他的兵马现在都已转投刘黑闼麾下?”

        “不错。”

        殷温娇点头,随后努嘴:“那是连士信将军都无法一力击溃的强敌,若非有高雅贤相助,他刘黑闼何德何能,敢自立汉东王?”

        陈骏听出了弦外之音:“也就是说,除了高雅贤,刘黑闼无人可用?”

        殷温娇哼了一声:“河北其余贼将,大多不堪一击。”

        听到这句话,陈骏了然点头。

        自己之前一直在琢磨的事情,看来不是没有办法。只不过还得等,至少得等科举结果出来。

        “好啦,与你说这么多,想来对你去吏部选试是能有帮助的,走吧,我们回去拿花灯。”

        稍稍拂袖,殷温娇随即起身。

        陈骏跟在她身侧走下凉亭,此刻再说谢谢已显得多余。

        原路返回寺中,塔上花灯都被卖光,花灯台处也就剩下一些小花灯留作明日售卖。

        殷温娇欢快的走向自己的大花灯,随后对售卖花灯的中年招手:“云伯,把这个带回府,就挂在我院子里。”

        “好的,少主。”

        中年人当即点头,随后摆手命人将大花灯装车。

        陈骏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这什么意思?

        花灯生意,怎么是殷温娇家在做?

        “很意外?”殷温娇这时回头,调皮眨眼道:“你兜售字谜的时候,没有问问长安城的殷家,是否都出自我郧国公府?”

        长安殷家,都和郧国公府有关系?

        陈骏顿时无语,他当时哪会去想那么多。

        殷温娇对陈骏的这种表情很满意,轻笑道:“今夜游玩已然尽兴,我也该回去了。”

        陈骏原本开口要说再见,但鬼使神差的却问道:“那明晚?”

        “明晚呐?”

        已经转身的殷温娇脚步一顿,低声道:“明晚隆庆坊有曲舞,定是热闹非凡。”

        隆庆坊?

        陈骏暗自记下,想开口却见殷温娇已经走远。

        望着对方逐渐消失,陈骏不禁心底笑叹。

        自己和她,算不算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如此想着,陈骏转身离开花灯台,他还得回游园把衣服换回来。

        当他独自走回木楼,一道身影却是将他拦在了门口。

        除了女装大佬孙闵,还能是谁?

        “陈弟你方才从哪来的啊?”

        带着几分调笑,摘下面具的孙闵对陈骏挤眉弄眼:“听为兄的话没错吧?可是与哪一家的小娘子悄悄好上了?”

        陈骏不想让他知道自己被人反撩的事,当即否认:“怎么可能,你想多了,我刚才就随便找了个地方睡觉。”

        “那我方才可能看差了,我还以为是陈弟与女子一道翻墙出去了。”孙闵脸上依旧带笑,一看就是压根不信陈骏说的那些。

        陈骏听到这话,顿时额头一黑。

        当时周围可没人,这家伙怎么看到的?

        不过即便看到,陈骏也不会承认,当下反问:“伏伽兄别光说我,你自己呢?可找到另一半?”

        孙闵点头:“那是自然,卢家小娘子已与我约定,明晚隆庆坊见。”

        又是隆庆坊?

        陈骏不由暗道,看来长安的元宵活动还不够丰富,只有几处好玩的地方,所有人都扎堆往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