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儿不是唐僧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屯骑校尉,殷娘赠马

第二十章 屯骑校尉,殷娘赠马

        进士选试,侍郎自然不会与陈骏没完没了的聊下去。

        问的差不多,便摆手示意陈骏先回。

        紧接着第二个进内堂的是孙闵,相比陈骏好歹还聊了那么几分钟,孙闵基本上就是进去打了个招呼,一分钟没到便从堂内出来。

        见他轻轻松松的样子,一并走出吏部的陈骏不免玩笑“伏伽大哥不愧是秦王幕僚,来吏部也只是照例走一遭,不需为前程担忧。”

        孙闵闻言,眼角晃过一抹玩味“陈弟竟然打趣我,也不知是谁神通广大,将你调入郧国公麾下任屯骑校尉,那可是殷大总管的亲军护卫,与我相比你不更是前途无量?”

        屯骑校尉?

        乍然听到这句话,陈骏眼底难掩意外。

        殷温娇那丫头许诺的事,他自己都不知道成没成呢,怎么孙闵却已知晓?

        真的假的?

        大唐委任官员也太不严谨,消息泄露的未免忒快了些。

        可若排除委任提前泄露的可能,陈骏挑眉“伏伽大哥也将入郧国公账下?”

        孙闵轻轻点头,开口道“秦王调我入左骁卫,任录事参军。”

        “录事参军?”

        陈骏对这个官职有所耳闻,虽说不是军事主管,但却负责军中监察与汇报,换而言之孙闵是被李世民派到殷开山麾下充当他的‘眼线’。

        能被李世民安插进左骁卫,知道陈骏即将赴任屯骑校尉也就实属正常。

        想明白这点,陈骏开口问道“伏伽大哥,你我何时前往左骁卫?”

        “不着急,正式任命还需经三省核查准许。”

        孙闵笑了笑,说道“不过再迟也就是这三五日,我听闻左骁卫兵马已大体整备妥当,只等粮草备好便会开拔离城。”

        三五天?

        那自己的三棱刺,应该可以赶得上。

        稍稍颔,陈骏现在也没什么可着急的,既然都知道自己的官职了,那就只需要安心等待。

        两人返回雀舍,陈骏还得住几日,孙闵却是直接退房。

        和陈骏在长安没有落脚地不一样,孙闵来雀舍住纯粹是为了方便与赶考士子交流,顺便找合适的士子互为担保。

        现在科举已然落幕,他也就无需再住酒店。

        将孙闵送出雀舍,陈骏刚准备去休息,一声男装的殷温娇又找了来。

        不但人来了,还给陈骏带了两样东西。

        一件内甲,一匹战马。

        “光蕊大哥,我跟随秀宁姐姐征战两年,府内两匹大宛马也随我奔走了两年,你不久便要入军营,这匹‘云追’就是我送与你的礼物。”

        雀舍正门前,殷温娇一边摸着赤鬃战马的脑袋,一边侧身对陈骏介绍“云追十分温顺,度却极快,寻常战马鲜有能追上她的。光蕊大哥若真遇险切莫逞强,保全自身性命为重。”

        “这就是大宛马?”

        目光落在身前个头比自己还高许多的高大战马身上,陈骏眼底不无好奇。

        前世他虽然去几个马场玩过,但却没见过什么名马。

        前身来长安倒是骑马来的,但来了之后为了应付开支,那匹老马早就卖了。以至于虽然陈骏穿越来大唐已有好些日子,甚至都当上了状元,依旧没骑过马。

        更别说,还是一匹拥有优良血统的大宛汗血。

        这样一匹战马,价值多少?

        肯定不是几十贯、百来贯就能买到的吧。

        试探伸手顺了顺云追体毛,陈骏思虑了一会开口“殷丫头,这匹马我暂先收下,等我随大军返回长安,你再带云追回府。将来若有机缘,我赠你一匹不输给她的宝马。”

        宝马当前,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

        但陈骏能看的出殷温娇十分喜爱云追,自然不会夺其所爱。

        眼下出征在即,他需要一匹不错的战马。不过等平定河北后,大唐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战事,云追自然是要奉还的。

        这段时间,全当自己暂借一用。

        殷温娇闻言没有反对,只是抿唇笑道“这世间,想找到与云追不相伯仲的战马可不容易,不过光蕊大哥这么说,我可就等着那一日了。”

        陈骏回应道“没问题,我说的话将来一定兑现。”

        “好。”

        殷温娇跟着颔,随后从马背上取下内甲“战马光蕊大哥可以日后还我,但这件内甲你可得收下。此甲是用百锻精铁细磨而成,别看分量不重却能挡利刃,即便是明光铠的护心镜,也不如它安全。”

        从殷温娇手中接过内甲,陈骏稍稍掂量,下意识问道“这件衣甲,也是丫头你穿过的?”

        “想什么呢,这是娘子军众多大将所穿,我给你的这件应该就三宝将军穿过一次。”殷温娇美目一撇解释了一句,随后贴靠陈骏耳侧,轻声道“光蕊大哥想要我穿过的也不并非不行,我回去让人改改尺寸即可。”

        “咳咳,那个,我刚才什么都没说。”陈骏脑门一黑,他可没那个意思,收下内甲开口“这件就挺好,再多就浪费了。”

        殷温娇眼底笑意闪烁,随即努嘴“要不要试试云追脚力?”

        陈骏有些意动“现在?”

        “不然你想等到什么时候,入夜是要关城门的。”

        “也对。”

        陈骏点头,当下踩着马镫翻身坐稳,左手一拉缰绳,随即向一侧殷温娇伸手“上来吗?”

        殷温娇脑袋稍斜,脚步一点便跨坐在陈骏身前。

        见她坐稳,陈骏立刻夹动马腹

        “走!”

        云追果然十分温顺,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便乖乖的迈开了步子。

        两人沿着东市向南,随后直奔延兴门。

        出门之后便是一片沃野,追云即便驮着两人依旧健步如飞。短短小半刻钟,已经远离长安至少五六里远。

        在没有汽车、飞机的时代,这种度足够称得上风驰电掣。

        策马飞奔一刻钟,回头都已经瞧不见长安城,陈骏缓缓放慢马,随后在河畔停下。

        “呼~”

        翻身下马大口呼吸,一旁殷温娇轻笑道“不想光蕊大哥骑马,竟如此狂野。”

        陈骏舒展双臂,吐气道“实不相瞒,我很早以前就想体验骑乘千里马是什么滋味。”

        “感觉如何?”

        “爽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