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儿不是唐僧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入兵部,侯君集的坑

第六十一章 入兵部,侯君集的坑

        头一回上朝,陈骏除了打酱油以外,就是看了由天子李渊导演的一出好戏。

        在一刻钟的时间内,将宣吴王入朝的时间定在七月,并且还确定好了杜伏威走后,吴地兵马将转交给谁。

        几位大佬依次言,一套流程走下来,整件原本应该好好商议一下的大事,就这么‘草率’的确定了。

        头一回见天子带着大臣演戏的陈骏,看的还算津津有味。至少几位搭戏的老臣演技都在线,全都装作乍然思索的模样,随后还拿出了最好的方案。

        七月份,李世民肯定要班师回朝。

        让杜伏威在那时候来长安,不就是想借大胜凯旋之势,威吓一下这位并没什么远大志向的吴王。

        当这一出好戏散场,一众臣子才徐徐退出大殿。

        没什么急事,三省大佬们还可以回去补个觉,或者吃个早饭,但陈骏却只能跟着六部官吏的人流,退出宫城后立刻前往自己的办公点。

        兵部。

        位于皇城尚书省行台以东,与吏部毗邻。

        步入兵部大门便可看到三条岔道,直走的一条可达兵部正堂,左边岔道往前走又会分出两条小道,分别通往下辖驾部、库部二司,而右边岔道往前则是职方司。

        兵部三司各有主管郎中、员外郎各一人,司内主事二到三人不等。

        以上这些内容,都是陈骏在回到长安后的这段时间了解到的。但作为兵部侍郎,他的办公点在兵部正堂的右堂。

        虽说两位侍郎不分大小,但长安官员以左为上,身处右堂的陈骏自然要比左堂的侯君集略微低了一筹。

        就在陈骏走进大堂准备转身去自己那边时,侯君集主动开口:“陈侍郎,还请留步。”

        陈骏闻言停步,脸上挂着笑容问道:“左侍郎可有什么事要交代?”

        侯君集开口道:“交代不敢当,只是如今尚书不在,你我还得同心协力,将兵部诸事都办妥。你今日新来,不如先去我那稍坐,也好为你介绍兵部事务。”

        “那我可得先谢过左侍郎了。”

        “不必谢我,请。”

        两人一道走向左堂,绕过一条长廊便到了侯君集的办公之所。

        抬手让人端上了一些馕饼,送至陈骏面前,侯君集开口:“还没用过早饭吧,你我一同吃点。”

        陈骏自然不会客气,当即抓起一张饼就放进嘴里咬。

        下一秒,陈骏不禁咂嘴。

        到底是侯君集会享受,他居然在这张烧饼里吃出了牛奶、芝麻、肉馅等多种口味。

        有道吃人嘴短,陈骏边笑边说道:“左侍郎久居长安,定是比我更熟悉兵部公务,我还得多多向你学习啊。”

        侯君集闻言立刻眯起了双眸,同样笑道:“状元郎好生谦逊,你我同朝为官又都是兵部侍郎,往日互相探讨便是。你先吃着,我与你说说兵部眼下的事务安排。”

        陈骏当下点头,他的确需要系统认知一下兵部的具体事宜。

        “如今天下初定,各地藩属势力均被一一剪除,大唐新立要兵务便是恢复府兵制,各道各州所设折冲府的任命择选不用我们兵部插手,但各折冲府所使用兵械,均要以长安制式军械为准。”

        侯君集一开口,同样是个重量级的任务。

        重整府兵!

        对于隋唐时期的府兵制,陈骏并不陌生。各府统辖招募训练,战时为兵、平日农耕,这种集军事、生产、建设为一体的地方性兵团,哪怕在后世他考上特警那会依然存在。

        想起自己被调去大西北时,遇上的那些建设兵团的哥们,陈骏心底多少还是有些怀念。当然眼下不是念旧的时候,他吃了两张馕饼,便认真听着侯君集讲述兵务。

        兵部的确不管任何军方人事上的安排调动,但整个唐朝的道路规划、山川地图包括从而延伸出的区域防务,都将由兵部主导完成。除此之外,还有武器、辎重、器械的制作、研、保存这些事情同样归属兵部职责范围。

        陈骏听了老半天,最终总结出了一个意思。

        兵部除了不管活人,别的只要和军事沾边的事都得管。

        而这些大小事务就靠兵部三司来统筹,该找其他部门帮忙的就去找,只能自己做的那就是跑断腿也得干完。

        “光蕊你刚来兵部,军械、防务等事宜暂时还不能交由你来处理,但如今兵部事务繁多,老哥我却是不能让你歇着。”

        说完具体事务,侯君集很快便说出了自己将陈骏叫来的最终目的:“大唐初定天下,于各州各府所得山川地势堪舆图有旧有损,加之连年战乱说不得许多州县早已有地势改动,重新勘定天下山川地脉实乃当务之急。好在此事十分纯粹,并无太多牵扯,不知光蕊可愿接手?”

        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最终还是图穷匕见。

        在不得不分点权利出来的情况下,侯君集将最枯燥、最麻烦的一件事拎了出来,还冠冕堂皇的称之为纯粹?

        让我负责做地图就直说呗,尽扯这些有的没的。

        因为殷开山再三提醒,殷温娇也提过侯君集的为人,陈骏对他会给自己小鞋穿是一点都不意外。

        然而当侯君集真的这么做了之后,陈骏还是按捺不住不爽的情绪。

        这老家伙,真把自己当泥捏啊。

        兵部那么多大事抓着不放,拿出一个勘察地形制作地图的活给自己?

        陈骏不否认地图很重要,但在这个没有卫星的时代,别说重定天下堪舆图,就是把整个长安周边的雍地地形重新敲定,没有个一年半载能完成?

        这是要用一张地图,把自己困死啊。

        侯君集这一招,陈骏都得说一声佩服。

        笑脸递出的软刀子,现在自己还得双手捧着去接。

        至于摇头拒绝,这显然不可能。

        侯君集都不用再安排别的工作,只要向外透露陈骏一点都不务实的信息,那他就真的成了长安笑柄。

        不能让侯君集抓住小辫子,陈骏当下面带笑容颔:“此乃我上任兵部的本职工作,我自然会想方设法将其办妥。”

        “光蕊能这么想,我也就放心了。”

        侯君集眼底异色一闪,同样笑容不变的开口:“待会我便带你认识认识兵部众吏,日后我们可是要在一个屋檐下,为陛下与大唐效力。”

        陈骏随即起身,咬牙道:“还请左侍郎,多多关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