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乱天命在线阅读 - 序 序(三) 宿命之缘

序 序(三) 宿命之缘

        灰袍人手中的火焰越来越旺,似乎有吞噬一切的威能。

        王二叔死死抱着婴儿,眼睛紧闭,嘴里不住地碎碎念着。忽然间,一股柔和之力自襁褓上散开,将王二叔轻轻地推开。襁褓逐渐升空,重新回到祭坛上空。

        灰袍人手中的火焰熄灭,皱着眉头,有些明白,似乎又有些困惑。

        襁褓附近亮起一个白色圆圈光晕,光晕中逐渐出现另一个襁褓,其中躺着一个女娃。女娃的模样十分精致,只是此刻嘴唇有些紫,脸色青,看样子生命垂危。

        男娃望着突然出现的女娃,忽然笑了起来,好像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玩伴。男娃伸手想要触碰女娃,女娃似乎有所感应,眼眸微起,同样伸出来一只手。男娃的食指与女娃的食指在空中相触,这一触,有血从他们指尖溢出,通过食指进入到对方身体,这是鲜血的交融。仿佛是宿命中的缘分,安排他们在此相见。&1t;i>&1t;/i>

        女娃吸收了男娃的鲜血,脸色逐渐好转。直到其身体恢复如常,这般交融才停了下来。

        灰袍人眼见此景,眼中透着疯狂之色。这女娃会出现在此,浮空岛的计划必然已经失败。但眼前的收获比计划所得更加丰厚,只要能将他们带回去。

        灰袍人踉跄着朝祭坛走着,他的手伸出,在空中虚抓,像一个失了魂的乞讨者。

        风雪骤起,自殿顶灌输而入。庞大的风雪在祭坛周围旋转着,阻挡灰袍人的前进。石壁上的凶兽不断蠕动着,好似要活了过来。

        灰袍人化掌为爪,用力在风雪漩涡中虚抓,那旋涡便就此散去。

        灰袍人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欲望,朝祭坛飞去。在他手即将触及到男婴的一瞬,一只黑色的大爪迎面拍来,将其拍飞至身后的石壁上。&1t;i>&1t;/i>

        凶兽的身躯在祭坛前凝聚,大鼓般的双眼盯着灰袍人,眼中尽是警惕与愤怒。那壁画上的凶兽张开大口,锋利的獠牙被风雪衬的愈加可怖。猩红的舌头舔了舔鼻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凶兽呼出来的气竟让他们仿佛看见了尸山血海。

        灰袍人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冷笑着。

        “你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啊,想来你便是这处庄园的守护之兽了吧。也不知这破地方以前是什么,居然能养起你这种大凶兽。”

        那凶兽鼻孔中喷出一团热气,显然它已经极其愤怒。

        “你也别觉着不满。说实话,若是你全盛时期,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只可惜你才苏醒,又能拿什么与我斗呢?”

        灰袍人说完便消失了,再次出现时是在凶兽腹部。灰袍人只一拳打出,凶兽便被击飞至印着壁画的石壁前。灰袍人祭起一座小阵,将凶兽困在其中,又幻化出法相,自上而下镇压着凶兽。凶兽的爪子在地上不断摩擦,但任凭它如何努力,也无法挣脱出来,只能向着灰袍人不住咆哮。&1t;i>&1t;/i>

        灰袍人眼见凶兽既已受困,便不再理睬,转身继续飞往祭坛。

        “合世间因果,这合道的第二境,还真是麻烦呢!你说是吗,吴隐道主。”

        灰袍人的脚步顿时止住,他迅转身,却被一道罡风打得连连倒退。

        灰袍人退了很远方才停下,他望了眼祭坛上的男婴,又回望向凶兽边的青年,满脸不可置信。

        两者的气息竟如出一辙!

        那青年一边拔着维持阵法的小旗,一边说着。

        “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啊,免贵姓叶,叶鸿枫。你要是觉着不爽,叫我叶疯子也成,我不会介意的。反正我此来,就是拿你狗命,希望你也不要介意才好呢!”

        &1t;i>&1t;/i>

        叶鸿枫话语未落,便直接一拳向灰袍人呼啸而去。灰袍人只来得及双手交叉在胸前防御,凭肉身接这一拳。灰袍人倒退至殿外才堪堪停住,抬手擦去嘴角的血,死死盯着叶鸿枫。

        “你我本无仇怨,为何要杀我?”

        “仇怨?真是难为你了。数百年前……不对,从现在算起应该是七十六年前,那时你没死还真是幸运,让你现在还能蹦跶。不过没关系,我再杀你一次也好,正好顺一口气。至于仇怨啊,你想知道?我还偏不告诉你。”

        叶鸿枫手一招,一柄巨剑便出现在手中。他一只手结印,另一只手握着巨剑不断挥舞。霎时间,便在周身凝聚数十柄剑的虚影。

        “镇山剑——幻剑式。”&1t;i>&1t;/i>

        虚影锁定灰袍人,穿插而过。灰袍人的肉身在虚影中逐渐粉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味。

        叶鸿枫抬手遮在眼前,望向远处的天空。

        “可惜啊,这样都能跑掉,看来那位是真的很看重你啊。不过没事,反正你还是得死在我手中。”

        叶鸿枫回到殿内,喂王二叔与瘦猴子各吃了一粒丹药,慢慢走到祭坛前。

        望着襁褓中的男婴、女婴,叶鸿枫推开男婴,又忍不住捏了捏女婴的脸蛋。

        “这就是馨儿小时候的模样,还挺可爱。看样子得我将她送回去了,时间不多了啊。不过……嘿!乐意效劳。”

        一阵光晕过后,叶鸿枫与女婴消失在原地。

        王二叔与瘦猴子许久才醒来,醒来时凶兽依旧死死盯着他们。&1t;i>&1t;/i>

        那凶兽在地上磨着爪子,作势要扑上来。若是没人来救他们,只怕今日必将葬身此地了。王二叔想着,面对这样一个凶兽,来的若不是仙人,大概也只是多具尸体。

        “孽畜,休得放肆!”这声音从天边传来,充满了威严。

        凶兽顿时后退了几步,浑身的毛炸起。又望了望面前的两个凡人,似有些不甘,冲着天边咆哮几声后又隐回了石壁。

        那凶兽消失后,王二叔他们抱着孩子,头也不回地往山下村子里跑。

        回到村子后,许是村里人都看到他们手里多了个孩子,渐渐地便都围了上来。王二叔把他们在山上的所见所闻详细的给村里人讲了一遍。然而,当决定孩子去留的时候,村里人谁也不愿意养。就连那成天嚷嚷着要个娃的刘寡妇也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正当大家争执不休时,人群外传来一个声音。&1t;i>&1t;/i>

        “这孩子交给我吧。”人群逐渐分开,一个拄着木杖,留着长胡子的老头佝偻着背走过来。

        “叶老,这……”村民们顿时议论开来。叶老很早以前就在这个村子里了,到底有多早,谁也不知道。叶老就是村里的活神仙,就连听说早年在某个山门修了几年仙的李大壮都对他佩服不已。要说那李大壮虽然总爱吹嘘自己,但真本事却是绝对有的。几年前一帮悍匪想来抢走雪莲,却被李大壮一人打的哭爹喊娘。叶老在村里大概是个私塾先生,平日里的食物也都是村民们轮流送去的。但叶老的威望却是极高,村里一应大事都是叶老出面主持。

        村民们几番议论,最终还是觉得只有叶老抚养,才最让人放心。叶老从王二叔手里抱过婴儿,对王二叔说道:“小王啊,你们今天所见就当是个梦吧。雪莲还可以采,只是不要再去那个庄园了。”

        在村民们惊诧的目光中,叶老佝偻着背,拄着木杖往屋舍走去,远远传来一些话语。

        “若家族还在,真不知该如何来面对你。唉,真是讽刺啊……”

        风中,叶老的背影孤独而萧瑟,让人一眼望去,莫名勾起一丝悲恸。

        章后小故事:

        笔下好商量:“咋样?这样的出场方式够亮眼不?”

        叶鸿枫:“男婴不是我吗?我为什么要推开我自己?”

        笔下好商量:“那都是小事,把你与女主从小就安排到一起,我对你还是很好的吧?【斜眼笑】”

        叶鸿枫:“我为什么要推开我自己?”

        笔下好商量:“你看,我都让你装了波逼了,都不笑一个,真是。”

        叶鸿枫:“我为什么要推开我自己?”

        笔下好商量:“mmp,这话题没法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