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乱天命在线阅读 - 乱命之人 第三十九章 你看这是什么?(求收藏!)

乱命之人 第三十九章 你看这是什么?(求收藏!)

        天空中云卷云舒,乘风而动,一团团云堆在一起,包裹着云山之巅,仿若纯白的仙境。

        自古以来,云山便被称作云的故乡,那是天地间所有云的聚散之地。云聚拢的时候,即便是大修士以莫大的神通,也窥探不出其中分毫。云山,正如其名,是世间最为朦胧迷离的地方。更有传言,云山的云可掩天机。

        前来参与收徒盛会的修士并非是毫无条件,按东道尊的意思,既是拜师,自然少不了拜师礼,故而但凡想要入云山,无一例外得缴纳些稀世珍宝。这对那些出生于世家大宗的弟子来说算不得什么阻碍,至于慕名而来的散修,更是早早准备好了贺礼,独独是叶鸿枫一行人身无长物,眼看连入场都有些艰难了。

        他此时也颇为懊恼,先前说好的入云山直接修行作罢不提,如今又多了个上贡拜师礼的要求。这云老头别不是故意和他过不去吧。&1t;i>&1t;/i>

        直到李青一脸得意地从他身边走过时,他终于下定决心般深吸一口气。云老头,既然你不守信用,那就别怪我厚颜无耻了!

        只见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在守门的弟子面前晃了晃,神秘莫测地问道:“你看这是什么?”

        守门的弟子只是结丹境界,哪里能透过信封看见书信的内容,只是信封上的气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认错,可不就是东道尊亲笔所书吗?想到这里他们迅恭敬起来,小声询问道:“不知您是?”

        叶鸿枫一看有戏,负手于身后,故作高深地说道:“本座乃是东道尊旧友,受他所邀前来观礼。”

        守门弟子们见他来头“大得吓人”,连忙躬身做出请的动作。叶鸿枫秉持着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则,继续忽悠道:“本座随后便要与东道尊见上一面,这些珍宝囤积在门口也不合适,不如就让本座捎与东道尊如何?”&1t;i>&1t;/i>

        “那自然是感激不尽。”守门弟子回应道,他们倒不怕有人在云山脚下打这些“拜师礼”的主意,毕竟东道门可不是任谁都能撒野的地方。哪怕是道门的几位圣尊在此,他们也完全相信,只要东道尊不开口,都得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地待着。

        云山上有处山崖深达万丈,聚在山巅的浓云飘至此间时便会向下沉去,化作雨水汇入山崖下方那条大河之中,这便是云山闻名于外的云落崖。云尘子站在崖边,眼睁睁地看着叶鸿枫将那些拜师礼悄悄放入自己的储物袋中,气得须皆张,就要冲下去与那小子好生理论一番。秦坤海伸手按在他肩上,眯眼笑着说道:“师尊,小师弟早晚得入师门,以你的性子又何愁取不回来呢?”云尘子略一思索觉得此话有些道理,但越是细想越是觉着不大对劲,这话无论怎么看似乎都不是好话,难不成这大弟子拐着弯骂自己?&1t;i>&1t;/i>

        叶鸿枫自然是无法知晓云尘子心中的打算,只当是白白收获了笔资源,心中早已乐开了花。苏世离看到这封书信竟有如此大的作用,进场后便没了踪影,想必是装成高人去拐骗年轻女弟子了吧。

        远处忽然有些吵嚷,天骄们齐聚一堂,偶尔生些摩擦再正常不过。叶鸿枫走过去时,正好看见一位大宗门的弟子对着散修一顿数落,具体是什么原因也不得而知。不过看那架势,多半是大宗门弟子欺侮在先,散修们隐忍不过这才争锋相对起来。

        都是年轻人,心中难免有些火气。

        眼看大宗门弟子就要与散修动真格了,人群外忽然走来个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身影。

        李青面无表情地走到散修身边,抬手重重地在大宗门弟子脸上打了一巴掌,恶狠狠地警告了一番。真要论起来,他才是修真界最大的纨绔,哪里轮得到其他人在他的地盘上撒野。&1t;i>&1t;/i>

        叶鸿枫不禁对他有些刮目相看,这小子看上去品行不端,行事却挺有原则。

        李青转身的时候正好与叶鸿枫四目相对,脸色霎时间就阴沉下来,与身旁的婢女附耳说了几句。婢女缓缓来到他身边,尽量凶狠地说道:“我家公子说,让你进了云山等着瞧。”

        叶鸿枫感觉有些好笑,哪有人要害人还与那人说明的,但既然都威胁到头上来了,自然不能就此作罢。他清了清嗓子,冲着李青大声喊道:“姓李的,你近日又学了什么把戏,不能在这里耍弄一番,还非要我去云山里瞧瞧?”声音之大即便是高台上的神皇都听得一清二楚,场间顿时议论纷纷。

        李青见言语上占不到便宜,招呼婢女绷着脸赶忙离开了。

        风然然坐在风家的区域里,望着这边掩嘴轻笑,笑声宛如银铃轻撞。&1t;i>&1t;/i>

        苏世离这会儿已经回来了,一手搭在他肩上,一边指着人群中的某些人说道:“那个身着白衫的瘦削书生,是近年来声名大噪的散修万成元,已是筑基圆满的修士,只差半步便可结丹,也是坊间最看好的几位道蕴五子人选之一。那个壮硕的汉子名叫林山,也是位有名气的散修,不过境界上差上一些,只是筑基中境,但也不容小觑。写着“阴月宗”旗子的草篷中,那个正阴险笑着的家伙是阴月宗护宗供奉之子殷赤衡,可得防着点,看他面相并非好人。还有就是那个穿着素衣的美人,乃是灵墟某位太上长老的隔代弟子林琳,资质与那相貌一般,可真是……”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面无表情地盯着林琳身边手持长剑,面色黝黑的男人,那人手中长剑出鞘一寸,恶狠狠地回望着苏世离,“那黑小子是剑阁内门弟子的三师兄,名叫韩峰,我迟早得好好收拾他。”

        叶鸿枫有些讶异,没想到姓苏的拐骗各宗女修的同时,还能将他们的底细摸得如此清楚,心思之细腻着实令人诧异。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惹上了个狠角色,也不知进了云山到底是谁收拾谁。

        人群突然鼎沸起来,有云自山巅沉下,逐渐化作一名白衫束,笑容儒雅的男子。此人,便是东道尊大弟子秦坤海。

        秦坤海温和一笑,人群中传来女修们仰慕的声音,只听他说道:“师尊已默许,试炼就此开始。”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天骄们摩拳擦掌,每个人眼里都透出一股炙热。他们为了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

        云山上云尘子捻须笑道:“小子,你到底走得了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