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乱天命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第七十一章 黑云压城城欲摧

        边塞壮阔,而战争却悲凉。

        翌日清晨,南宫致才领着众人互相搀扶着回到汉远关。将士们立在城头,神情肃穆,眼眶微红。

        昨日校场百人,归者不足半数。

        叶鸿枫将手搭在秋狄肩上,勉强站稳身子,仰望着这座雄关,心中感慨万千。

        当日疑惑,今夕已解半分。都说军中儿郎重情义,有酒有肉、同袍换命就是兄弟,这样的情义是很难在修真界体会的。

        他不后悔北赴边关,哪怕会付出性命的代价。

        城墙上有一老者身形瞬间模糊,再出现时已来到众人面前。这老者名叫寂尘,修为已达元婴上境。寂尘原是一名散修,无宗无门,亲故早已逝世多年。可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在风烛残年之际愿逆天道意志,于国难之时远赴边关,为神国抵挡蛮族南下的铁蹄。

        修士屠戮凡人,终不得好报!而他却要以自身福报,换取神国凡人的一世安康。这是一位大贤,理当受人尊敬。

        叶鸿枫挺直了身板,而后弯腰作揖,身后众人同样行礼,以表心中崇敬。

        寂尘抬手悬在空中,道道金色的光束自他手掌中散出,进入众人身体中,化作暖流,为众人愈合伤口。

        眼看众人的面色好转,寂尘抚须笑道:“你们都是神国的好儿郎,敢于与蛮子浴血搏杀,老夫心中敬佩。”

        南宫致走向前来,拜伏在地上,眼中有泪淌出。他离开家族,来到边关,本就是为了这样一天。族中境界高深的老祖大能对他如此赞誉他未必会放在心上,而眼前这位不过元婴境界的老者的一席话,却让他感激涕零。他与寂尘心中所望,志同道合!

        叶鸿枫在储物袋中摸索出一颗丹药,犹豫了一会递给老者,说道:“这枚丹药你吞了吧,可延续生机寿元。”

        寂尘有些狐疑地结果丹药,仔细端详片刻后再不犹疑,一口将其吞下。丹药入口即化,众人可以清晰的看见寂尘微白的双鬓正在慢慢回复黑色,一股旺盛的生机汇入他元婴之中。他突出一口浊气,伸手在叶鸿枫肩上拍了拍,眼中有笑意。

        在他接过丹药之时,便已经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天底下能随手拿出一枚上品丹药的可并不多,恰巧近日里北赴边关的道蕴第五子正是其中之一。

        寂尘并未道破他的身份,而是大笑几声飘回城墙之上,盘腿坐下继续冥想。

        众人望向城墙上的身影,心中莫名安定许多。

        ……

        “咚……咚……”

        鼓声从天边传来,响彻云霄。

        叶鸿枫那日回来后,便一直在营房中冥想修行,之后数日也不见蛮子前来骚扰。

        秋狄将小刀抽出放在双膝上,目光淡漠望向关外的方向,轻声道:“来了。”

        “是啊,终于来了。”叶鸿枫睁开眼睛,回应道。

        ……

        叶鸿枫抵达城墙时,关内的修士尽已站立其上。修士们或面寒如铁,或神色惊慌,却无一人缺席。

        南宫致看到他时向他走来,递上两柄长剑,道:“此剑虽比不得你手中之剑,姑且将就着用吧。我看你那剑并非凡物,将来势必要诞生剑灵的,而此时沾染太多凡人鲜血,于日后恐怕不利。”

        叶鸿枫接过剑,递与秋狄一柄,难得正经地说道:“‘黑鬼’,可别死了,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要与你结交。”

        南宫致摆了摆手,佯怒道:“说什么屁话,老子可还想去京都见识见识水灵的姑娘呢,哪能英年早逝啊。倒是你这小身板,可别不小心丢了性命啊。”

        两人没再说话,但心中都明了此次多半是九死一生了。

        叶鸿枫朝城下望去,茫茫荒原尽被蛮子的身影塞满,蛮子们身披黑色盔甲,盔甲并未覆盖全身,绝大半的地方袒露于外。这是蛮族与生俱来的自信。天空的云黯淡,自天顶垂落,压在汉远关前,让人胸中囤积者一股郁郁之气,好不顺畅。

        此情此景,可谓是黑云压城城欲摧啊!

        蛮子们距城三里时便发起了冲锋,座下的妖兽奔腾着,每一步落下,大地都在颤动。

        “放!”

        随着一声呐喊,城墙上士卒们举弓向下射去,漫天箭雨自上落下,刺在蛮子身上,又被弹开,鲜有能伤及其性命的。

        “上油,点火!”

        又是一声令下,士卒们分作两拨,一拨上油点火,一拨搭弓射箭。箭雨拖着长长的火光落入蛮族阵营中,蛮族冲阵瞬间化作火海,蛮子们哀嚎着抱头乱窜。火箭依旧不能刺入他们的肉身,但那火焰却能将他们盔甲下的布衣引燃。

        叶鸿枫面无表情,这样的场景他早已预料。这是战争,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蛮子们冲锋的脚步并未停歇,妖兽奔腾,自烧焦的尸体上踏过,没有丝毫停顿。

        叶鸿枫张着嘴,一阵反胃,弯着腰干呕。

        在他神识感知里,有蛮子受尸体所阻自妖兽上跌下,倒在了地上。身后的蛮子大军却依旧驱使着妖兽向前,硬生生将那人踏作了肉泥。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族群,既将同族性命看得比自己还重,又将其视若草芥。

        蛮子里城墙仅剩百步距离时自背后取出一柄长矛,用力掷出,稳稳插在城墙之上。

        蛮子们双手在妖兽背上用力一撑,高高跃起,一步一步踏着城墙上的长矛就要杀将上来。被他们放弃的妖兽们为了不妨碍后继部队,依旧笔直向前,撞在城墙之上,化成肉泥。

        寂尘睁开眼睛,道袍微鼓,顿时有一阵风字九天降落。风迎面撞向尚在空中的蛮子,将其狠狠拍下城墙,砸在地上。风削过的地方,长矛整齐断裂。

        叶鸿枫看着老者的神情自若的姿态,对这样的境界心神向往。

        不远处,蛮子再度冲杀上来,长矛成排扎进城墙之中。

        寂尘举目望向蛮族大军中某处位置,只见一身着粗布麻衣的魁梧蛮子抬头往城墙看了一眼,而后咧嘴轻笑一声。

        远处浓云倒卷,天生异象,几道强悍的气息直冲云霄。

        蛮族大军中,竟有五位元婴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