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乱天命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蛮族之祖,泰坦!

第八十四章 蛮族之祖,泰坦!

        齐行之睡去之后,苍雪岭的阵法自行运转,二人被送至雪山脚下,那些阴狱殿修士惨死的位置。

        叶鸿枫朝山洞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面色凝重地面向南方。

        南方的风雪中,正缓缓勾勒出一个身形魁梧的老人,老人,步伐不快,但每一步迈出都在百步外停下。

        柳若馨取出御青灵,碧蓝色长剑上有翡翠色的火焰跳动。紫菱珠在破败道殿之变后就已被家族收回修复,如今尚在宝阁之中。

        “我若是没看错的话,来人应当是蛮族战祖——泰坦!”她轻咬着嘴唇,说道。

        叶鸿枫有些惊异,泰坦之名,他是听过的。那夜在汉远关外深山中袭击他们的,正是传说中战祖赐福的蛮修们。而后又从蛮族战士手中查看到的密函上得知,蛮族之所以重新凝聚,极大一部分原因便是战祖的苏醒。这战祖,倘若没猜错的话,应当是整个蛮族的老祖宗!

        “战祖……是什么境界。”他暗自吞了口口水,问道。

        “伪仙一境,又称……方外之仙!”柳若馨望向更南些的方向,那是李家的浮空岛。她并不知晓李家是否已经有人感知到了此地的情况,如今李家小祖云游天下未归,其余二祖若不联手,或许还真无法对付这个泰坦。眼下能来救下他们的,似乎只有居于浮空岛上的娥眉姐姐了。

        “娥眉姐姐……”她轻声叹息,宛如一个无助的孩子。

        叶鸿枫伸出手来,捧住她的脸颊,而后将额头与她额头紧贴,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说道:“怕什么?只要我还活着,你便死不了。”

        柳若馨看着他的眼睛,微微点头,眼眶却更加湿润了。在方外之仙面前,别说是他们两位元婴境界都未达到的修士,即便是合道大能前来,也不过是一掌之事。所以叶鸿枫所言,从一开始便只是虚妄的幻想。

        风雪慢慢散开,泰坦终于来到二人面前。

        泰坦脸上布满了皱纹,魁梧的躯体上不知以何物刻画着繁复的符文,他只须在那站着,便自有一股威势冲破云霄,令山河颤栗。

        叶鸿枫挡在柳若馨身前,眸子微冷,手握长剑,轻轻颤抖。

        “娃娃,你可怕我?”泰坦不紧不慢地笑着问道。

        “你要是现出原形来,说不准我就怕了。”叶鸿枫轻笑一声,语气轻蔑。

        泰坦自然能听出这小子话语中的含义,眉头慢慢拧了起来。

        人族将非人的修行者称之为妖,而妖大多又化形为人混入人族中生活着。妖为人形,自然美丽不可方物,魅惑众生;若露出圆原形,却是丑陋异常,不忍直视。叶鸿枫此话,是在讽刺他这诡异的相貌。

        “你不怕死?”泰坦双拳相撞,道道涟漪扩散开来,伴有尖厉的嘶啸。

        叶鸿枫闭目,手指在九重天剑身上抚过,识海中一个虚影渐渐凝实。虚影手持一柄长剑,循着灵气运转轨迹不断挥舞,每一次舞动,便有金色的符文升起,钻入到九重天中。

        泰坦半眯着眼,心脏每跳动一次,身前的无形壁障便厚实一分。他很想看看,这个如蝼蚁般的小修士临死前会如何反抗。

        虚影依旧未停,九重天上的金色光华也愈来愈浓重。在某一瞬,剑身第一次不曾吸收主人鲜血而转为琉璃之色。

        仿佛是凭空响起,叶鸿枫心中浮现出一个名字。

        “一气浩然剑!”

        他低吼一声,双手握着九重天斩出一道金色的光刃,符文在光刃上旋转,引动着天地间的浩然正气。

        泰坦看着越来越近的光刃,皱了皱眉头,而后笑着摇头。他的屈起手指,缓缓握成拳。他轻喝一声,壮硕的拳头迎上金色光刃。

        刹那间,符文围绕在泰坦周身旋转,封锁了他的视线。浩然气随着符文运转,侵入到泰坦经脉之中,而后化作炙热的光焰,要自内而外将其肉身焚毁。

        “啊!”

        一声长啸自符文中传来,长啸声快意豪迈,酣畅淋漓,却唯独没有痛苦。

        似是压抑了许久的雄狮苏醒,向着天空怒吼。

        叶鸿枫没有犹豫,一掌托在柳若馨腰间,将她推向神国的方向。

        “活下去……”他轻声喃喃,慢慢闭上了双目。气海在体内翻涌,乌云扭曲,山海逆流。他的气息逐渐暴虐,磅礴的灵力溢出,将自己与泰坦笼罩在灵力涡旋之中。

        泰坦已经从符文中走出,他眼中有笑意,拳头上仅仅有道裂口。他并未去追柳若馨,而是玩味地盯着叶鸿枫。

        “我很好奇,齐行之应当为你准备了完整的一招,你却在出剑的瞬间收手,存留下余力将那女娃娃送走,实在是傻得可怜哟。”

        叶鸿枫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泰坦。他已有必死的决心,自然不会心存畏惧。

        “老头,你皮肉挺糙啊,竟然那样的剑招都不能伤你……”

        “你又何须激怒我,只要那女娃娃跑不出北原,杀她,只是须臾之间。你这样吸引我的注意终究只是徒劳啊。”

        “老头,你敢!”叶鸿枫终于再难忍住,气海与天地共鸣,显化于外。高耸的山峰碎成一块块坠入海中,广袤的大海汹涌澎湃,乌云中电闪雷鸣。

        这景象,宛如灭世!

        “哦?无形气海,可惜了啊……”老头摸着下巴,连连感叹道。

        叶鸿枫目中充斥着绝望,他又何尝不知道,即便自己真的碎气海,也无法伤到泰坦分毫。他们之间境界的差距,如同天堑。

        “唉……”他悠悠叹了口气,最后瞥了眼柳若馨离去的方向。那里,有个黑点正在缓缓变大。

        那个傻女人,为什么还要回来呢?

        随着叶鸿枫体内的气息越来越狂暴,泰坦的面色也逐渐凝重。他不会离开,这样的威力还不至于有性命危险;但他也不敢太过靠近,无形气海碎裂之威绝对可用“恐怖”二字来形容。

        “干什么?干什么!动不动就要死,为师平常就是这样教你的?”云尘子骂骂咧咧地出现在叶鸿枫身后,一手按在他背部处,正处于崩溃边缘的气海渐渐恢复平静。

        泰坦一看来人,便转身欲走,不料一只大手已经按在他肩上,只听身后传来一阵话语,话语中充满了寒意。

        “老猴子,好久不见,别着急走啊,一起叙叙旧。”

        “轰!”

        云尘子按在泰坦肩头的手忽然一沉,一股巨力爆发,地面下沉数十尺,泰坦大半个身躯插进土中。

        云尘子蹲了下来,眯着眼笑着说道:“老猴子,千年不见,修为不见涨,胆子倒是肥了不少。老夫的弟子与弟子相好你也敢觊觎,不怕我活剥了你?”

        泰坦面色阴沉,喘着粗气,显然已经怒极。但迫于云尘子的威压,又不敢当真动手。

        “东道尊,晚辈无意冒犯,此次事件纯属意外,还请前辈恕罪。”泰坦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

        云尘子用力拍了拍他的脸,转头笑问道:“徒儿,你来说说怎么处理?”许是担心叶鸿枫没有分寸,又传音提醒道:“意思下就行了,倘若这老猴子真的搏命,也是有些棘手的。”

        叶鸿枫死死盯着半截身子入土的泰坦,柳若馨此刻已经来到了他身边。

        “我倒要看看,这老头的皮到底有多糙。”说完他举起九重天,往泰坦手臂刺去,却听见一声金铁碰撞之声,九重天沿着泰坦肌肉脉络划过,仅仅留下一道白印。

        泰坦不屑地哼了一声,眼中满是嘲笑。

        云尘子将手背在身后,手指轻轻转动,一道浅色光华悄无声息间进入九重天中。长剑再次砍在泰坦肩膀上,叶鸿枫用力拉扯,便在泰坦肩上留下一道极深的剑伤。

        泰坦眼中布满了血丝,身躯摇摆,挣扎着想要钻出泥土,捏碎这个敢刺伤他的小子。

        云尘子轻轻在他身上拍了拍,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之后叶鸿枫一连刺了他几剑,这才勉强罢休,随着云尘子一同离去。

        雪层早已被染成红色,鲜血渗进雪中、泥土中,而后逸散回蛮族大地。泰坦望着三人离去的方向,神情越来越阴沉。

        ……

        随着齐行之重新陷入沉睡,北原也逐渐恢复正常。在西沉的夕阳下,残云如火烧般嫣红,蛮子们驱使着妖兽,转身往北原行去。神国的士卒与修士们立在城头,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面色复杂。

        这场战争来得突然,结束同样突然,仿佛只是上位者的一场棋局。而他们实力低微,不得已只能沦为棋子,供人驱使。

        只是……所有人都无法忘记,那些与泥土混杂在一起的骨骸,那是数条鲜活年轻的生命。

        一将功成万骨枯,居上位者一念便要伏尸百万,一众修士凡人命如草芥。

        叶鸿枫最后望了眼边塞雄关,那两座崩塌的关隘再也无法恢复,关隘下死去的人们或许也终将被人忘却。这是历史的洪流,无法更改。

        唯有继续变强,才能不被人左右性命,才能守护想要守护之人。

        “小子,往后就呆在云山,好好与为师学学吧,你要走的路还长着呢!”

        云尘子负手在后,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