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乱天命在线阅读 - 乱命之人 第八十八章 天劫眷顾之人

乱命之人 第八十八章 天劫眷顾之人

        从平泽县回到云山花了数日时间,倒不是在酒馆内受伤的缘故,只是灵儿觉着这样的赶路方式有些新奇,便多转了些时日。

        京都的天骄越聚越多,还有不到半旬左右的时间秘境就要开启了,在那之前神皇将亲自主持一场演武,以选出有资格的弟子。

        天骄们多是结丹初境,偶尔有几个像韩承望那般的中境天才,至于结丹上境的修士,除了南宫世家那位不世出的天才外,便再无他人。

        云山上,苏世离正一脸得意地在叶鸿枫木屋中显摆,他的眉毛扬起,嘴角微微阙起,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叶鸿枫懒得正眼看他,自顾自帮灵儿梳着辫子。

        “小弟啊,你大哥我已经结丹境界了啊,你就不替大哥高兴高兴?”苏世离一手搭在他肩上,说道。

        叶鸿枫离开云山这几日,欧阳老头将这贱人关在一处山洞中,逼着他修行。又从二师兄那“借”来了些品阶极高的丹药助他修行,这才让他早早突破至结丹境界。

        不料这贱人突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显摆,真是白瞎了欧阳前辈的一片苦心啊。

        三师兄今日依旧未来,许是怕叨扰他准备演武一事。他望向对面的木屋,正好与柳若馨的眼神交汇,两人俱是撇开了目光。

        “哥,对面的姐姐是谁啊?”灵儿不解地问道。

        苏世离一脸坏笑,生怕他先回答了似的,抢着说道:“小灵儿哟,那可是你未来的嫂子。”

        叶鸿枫瞪了他一眼,而后抬起一脚踹在他身上,轻声对灵儿说:“别听那贱人瞎说,还没过门呢?”

        “噢。”

        他叹了口气,也不知这妮子听进去没有,一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踹了苏贱人一脚。

        几人说笑打闹间,却看见秋狄神色匆忙地赶来,说道:“外面来了个人,好像是来找叶大哥的,只是……只是那人诡异的很,我觉着来者不善。”

        “如何诡异?”叶鸿枫放下梳子,他没去取九重天,毕竟敢在云山上闹事的这世间还真没几个。

        “噗。你们见了自然就知道。”秋狄憋红了脸,愣是没笑出来。

        几人心中疑惑,来到木屋之外。只见一俊逸的年轻人双手负于身后抬头仰望着天空。风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将他一声素色道袍吹得飞舞。

        叶鸿枫刚想开口,却看见晴空万里的天空没来由降下一道霹雳,稳稳落在年轻人头上。而那人只是平静地整理着被闪电劈乱的头发,随后继续负手而立。

        众人一阵无语,也不知这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以至于隔上一会便要遭雷劈。

        在众人疑惑中,那人开口了。

        “想必这位便是道蕴第五子了,幸会幸会。”

        年轻人朝苏世离拱手,笑道。

        在他看来,既是道蕴第五子,至少在相貌上要与自己相当才是。苏贱人虽邋遢,但明眼人也能看得出来,只要稍加打理一番,必然称得上玉树临风。

        苏世离也毫不避讳,踏出一步同样拱手,说道:“道友好眼力,正是在下,不知道友……”

        “在下南宫问,乃是南宫世家这一代的外圣子,代表南宫世家行走天下。我观道友相貌堂堂,果然不负圣名。”

        “哪里哪里,道友才是名副其实……”

        叶鸿枫静静立在原地,看着两人互相吹嘘,也不戳破。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南宫问忽然身形一变,几步踏出,伸手抓住苏世离手腕将其甩到木屋前的空地上。众人眼见此景,有些愣神,却不在意。毕竟这里是云山,苏贱人最多落得个被痛打一顿的下场,甚至不会受多重的伤。

        苏世离站在场间,也是一阵愕然,他转过头来望向叶鸿枫,正准备开口,却听见叶小子喊道:“道蕴五师兄,揍他。”

        南宫问一听此话,顿时更加确信没拽错人。他的嘴角勾起,身法鬼魅,若不是天空中时不时降下的霹雳,众人还真看不清他的位置。

        苏世离有苦难言,眼看这人就要逼近自己,只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堪堪挡下南宫问一脚,身子往后倒滑数步才停下。

        “道友你要做什么?”苏世离一边稳住身形,一边说道。

        “早早听闻道蕴第五子天赋极佳,修为高深莫测,便想来领略一番。道友莫怕,只须使出你全部实力,你我切磋切磋便好。”南宫问神态自若,一边变换着位置,一边结印。

        “引雷。”

        天空中的霹雳随着他的话语汇聚,而后化作几颗紫色圆球状天雷,悬停在他身前。

        “道友可要接好了。”

        南宫问笑了笑,两手一送,紫色雷球按着既定的轨迹向苏世离撞去。

        苏世离这会已经悔青了肠子,自己没事装什么道蕴第五子,这个名头还真是树大招风,竟引来这样一个怪胎。然而问题是,他并非所谓的第五子啊!

        只是事到临头,也没了退路。他回忆着老头所教的术法,一手举起指向天空,一手于胸前结印。

        “金光雷。”

        如同感受到了他的呼唤,九天上乌云迅速凝聚,一道并不粗壮的金色雷霆落下,而后顺着他的手指撞向紫色天雷。金雷与紫雷相触,逸散出的能量形成一阵狂风,木屋前的古树被吹得摇晃,树叶簌簌而落。

        湖泊对面,一袭白衫,容貌倾国的女子从木屋中掠出。脚步轻点,体态优美地来到二人之间。柳若馨一挥袖,碧蓝色的丹气将紫金两道天雷包裹。丹气逐渐压缩,天雷也愈来愈小,最终消失于无形。

        南宫问目光狂热,极有风度地对柳若馨说道:“在下来时便已听闻圣女在云山上修行,今日侥幸见到,不知可否切磋一番?”

        柳若馨看着他,问道:“哦?”

        二人俱是结丹境界,南宫问却觉着面对她时仿佛面对高山。他比她早修行数十年,仍然没能在境界上超越她。

        南宫问平复好心绪,身子站得笔直,傲然道:“待我步入元婴境界,再来与柳仙子论道,那时还望仙子能出手切磋。”

        他本以为柳若馨会被他的气度吸引,不料撇过头去时,正好看见她朝木屋前站着的几人走去。她望着其中一人,眉眼含笑。

        南

        宫问有些凌乱,倘若李家圣女去搀扶先前交手的“道蕴第五子”还好。他着实不明白,柳仙子为何会走向一个无名之辈,看情形似乎还极其亲昵。

        苏世离拍拍屁股,来到他面前,抬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说道:“道友不要误会,道蕴第五子是站在木屋前的那人,并非是我。”

        南宫问神情有些难看,满脸不敢置信。先前是谁信誓旦旦地承认了,这会怎又执此说辞?

        叶鸿枫与柳若馨聊过后,便欲走来,与南宫问寒暄一番。不曾想南宫问一脸鄙夷地甩了甩衣袖,落下一句“没想到道蕴第五子竟是这样胆小之人”便绝尘而去,徒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以及……偶然落下的霹雳。

        叶鸿枫伸出一只手,哑口无言。大哥啊,不是你一上来就认错了人吗?我可曾说过一句话,怎么就成了胆小如鼠之人?

        他抬头望天,心中复杂五味杂陈。他还未来得及进入秘境,就已经连连与两人结下了梁子,偏偏这两人的修为还远远高于他。

        苏世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节哀的表情。

        ……

        傍晚的时候,失踪许久的云尘子终于再次出现,老头小心翼翼将他拖到一处山沟里,眼睛还时不时四下张望。

        叶鸿枫打趣道:“老头,你不是被大师兄撵走了么,怎么敢回来了?”

        云尘子,闷哼一声,端起师父的架子,抬手在他脑袋上拍打一下,喝道:“尊师重道!尊师重道!你小子若是再敢叫我一声老头,我就……”

        “大师……”

        叶鸿枫还未喊出口,云尘子便伸出一只手死死堵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做出“嘘”的动作。

        “说吧,老头你找我何事?”叶鸿枫笑问道。

        云尘子面色逐渐严肃起来,从身上掏出几块玉石递给他,说道:“你个没良心的小子,为师看你要进入秘境了,特来交代一下。”

        叶鸿枫接过玉石,反复端详,却看不出丝毫特异之处。

        “小子,这些东西可不得了。你看这块,若是情形不对,只要将其捏碎,便可瞬间传送到方圆百里之外;还有这块,只要注入灵力,便可散发出极强烈的光芒,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老头零零散散介绍了许多,最终将目光移向一颗黯淡的玉石上,说道:“小子,最重要的还是这块。你不是想进秘境寻找九重天的来历吗,记住,玉石发光的位置,就是答案所在之处。”

        叶鸿枫点了点头,看来这次老头是专程过来帮他的。

        他收好玉石,正准备离去。云尘子忽然将他拽住,递出一个乾坤袋,阴险笑道:“小子,出门不捡便是扔。那秘境里好东西不少,只要是有用的,即便是地皮也不能放过。”

        叶鸿枫接过袋子,意味深长地一笑,两人竟是不谋而合。

        ……

        不远处,秦坤海黑着脸,赵子鹏本想再帮老头拖上一拖,却听他说道。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也是时候离开云山了。师尊啊,果然让你现在回来还为时过早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