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问天在线阅读 - 第三卷 家仇国恨 159. 另有所得

第三卷 家仇国恨 159. 另有所得

        “等得就是你们出手!”

        见黑衣人中有修行同道,黄潇再也没有顾忌。将手中符录催动以后念动口诀,开始施展五雷正法。

        五雷正法霸道异常,之前施展术法的黑衣刺客无法躲闪,被尽数重伤。周围守卫一拥而上,砍杀其中两人后,将剩余一人活捉。

        “此事扎手,速速离去。”见此情景,刚刚发声的黑衣人头领再次开口提醒。

        剩余刺客转攻为守且战且退,未过多久,留下数具尸首以后仓皇逃走。

        “穷寇莫追,陛下安危要紧。”刺客逃走的时候,护卫将军下令,将前去追击的守卫叫回。

        看到无人追赶,刺客逃出三四里地后停下脚步,开始向头领所在方位汇聚。

        不久后,其中一人向头领走去。走过去后扯下脸上黑巾,露出俊秀面容,是一个少年男子。

        “师兄,这次未能击杀宋国皇帝,回去后可能会有责罚。”少年扯下面巾开口,话中尽是担忧。

        “何人说过我们此行是要来行刺宋国皇帝?”头领听后,看向少年的同时反问。

        “但我等也没能将婴童救出,并且且折损了许多人手。”少年没有回答问话,说出另一种担忧。

        “又是何人说过,我们此行是要来救那些婴童?”头领随即回应,仍旧是反问。

        “二者都不是,那我们来此处是为了什么事?”少年心中担忧变成疑惑。

        “来到此处,只是为了来到此处。对方心中也有猜测,我们前来是为了坐将此事坐实。”头领再次回应,说的话语令少年更加疑惑。

        “我们先回去,稍后宋国会有消息递出,大人自有计较。”随后不管少年反应,头领直接下令离去。

        少年与头领交谈的同时,刘义隆龙辇内,黄潇已经回返坐下。

        “陛下,贫道的预料没有出错。刺客图谋的不是龙辇这里,而是安置婴童的地方。”见刘义隆没有收到惊吓,他说出外面发生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些婴童要如何处置?”刘义隆听后点了点头,随后发问。

        黄潇没有立时回应,开始低头思虑。想了片刻后像在下很大决心。

        “攘外需先安内,陛下应当狠下心来先绝内患,以防夜长梦多。”

        刘义隆听后,如黄潇之前那样,陷入沉思。

        “也只能如此了。”

        许久过后他开口回应,随即叫来护卫将军,吩咐一番后将其遣走。

        车队再次上路,火把零星亮起,却不复之前灯火繁盛。与此相比,婴童哭喊声音嘈杂许多。

        而后声音渐渐散去,再向前行的时候,再未传出…

        第二日辰时过后,司马问之在春日暖阳中缓缓醒转。

        昨日夜间他本想彻夜醒着,以防不测。但没到半夜便难耐乏累,沉沉睡去。

        修行之人可以通过灵气运转,来消除周身乏累。但是困意与乏累不同,困意发自内心,除非成为仙人,他人无法躲过。

        况且此时他体内灵气枯竭,连乏累也无法除去。

        他醒来的同时,一旁的琅琊闭眼假寐。昨夜她一直在守卫此处,一夜未睡,既有乏累也有困意。

        司马问之见状,不再急于前行。将身旁火堆掩埋以后回到原处,盘腿坐定开始调息恢复修为。

        修士修行,大多会选取一处安稳居所。若非野修,多会在宗门内进行。如同他此时这样在荒野上引灵,多不可取。

        但是司马问之没有多大担忧。

        昨日他记得十分清楚,追击他的那道气息,是在某一处戛然而止,不是缓缓停住。

        这说明它受制某个屏障,不能走出。当时不能走出,此刻应当也不能走出。因此那道气息带来的危险,可以剔除。

        此外,昨夜琅琊彻夜守护,没有发出任何示警,说明此处也没有其他危险。

        即便有危险,琅琊只是假寐没有沉睡。他入定的时候若有异常,她仍能及时察觉。

        此时恢复修为,是不得不为。骤然遇袭时若无灵气傍身,无异于引颈就戮。

        调息,引灵。

        初始时,如同和煦春风。

        虽然心中没有担忧,司马问之在开始恢复修为时,仍旧只是试探。

        一刻钟以后见无异常,开始变得猛烈,连带周边数步范围内风起云涌。

        琅琊察觉异常,从假寐中醒转。看清周围形势后,又闭上双眼歇息。

        申时将过,体内灵气逐渐充盈,他缓缓停下手中动作,周围气息也从暴虐渐渐恢复如常。

        若是按照以前经历,未时过后,司马问之体内灵气就会充盈。这次能够延续到酉时将至,表明他能够容纳的灵气超过往日。

        丹田如江湖,引灵如蓄水。之前蓄势愈大,日后驱使愈多。

        随即司马问之再次调灵,运转身,想要证实心中的想法。

        初始时如同猜测一样。

        但没有过一炷香,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琅琊再次从假寐中醒转,直直看着。

        与此同时,乘风也从他怀中跑出,远远跑到一旁。回头看向他的时候眼中透露着惊惧。

        未过多久,司马问之也察觉到异常。连忙撤去灵气,平复气息。尝试几次以后,都不能如愿。

        不仅如此,随着灵气运转,他周身脉络开始变得酥麻,好像再次被天雷击中一般。刚刚已经充盈的丹田,再次开始从外界掠夺灵气。

        “雷源反噬。”

        到了此刻,他知晓发生了什么事情。

        谪龙渡劫时,他也曾被劫雷击中。当时雷源没有逸散,而是融于周身,助他开拓脉络。

        此时雷源开始反噬,裹挟天地灵气冲体。

        过犹不及,若是持续不停,他会因此破体而亡。

        危难之时,司马问之想起由初门至道人境时,他也曾遇到类似情形。当时玄礼助他脱险的情景,仍旧记得牢实。

        随即引动灵气至神阙穴,将体内多余灵气逆行周身。同时将雷源尽数激发,想要绝了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