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在线阅读 -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七章:不死

第一卷:夏日海滩之旅 第七章:不死

        叶陵来到前台,此时的前台已经换班,上晚班的是一名有些婴儿肥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女孩。

        “你好。”叶陵习惯性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前台小妹露出职业微笑,她与早班的前台不同,她的微笑中带有几分甜美。

        “我昨晚和朋友在沙滩上喝了个烂醉,醒来之后莫名其妙地回到了房间,请问你知道是谁送我回来的吗?”叶陵复述了一遍问题。

        前台小妹疑惑地看了眼叶陵,她歪着脑袋回忆片刻后,缓缓答道:“我只看到你出去,没有看到你回来啊。”

        又是一宗离奇事件?

        叶陵突然想起门缝里夹着的白纸,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之后,他忽然有了些眉目。

        ‘是往门缝里塞纸的人悄悄送我回来的么?他怎么知道我的房间号的?’

        叶陵怀疑起自己的同事,该不会是他们中的某个人在暗中帮他吧?也只有他们才知道叶陵的房间号。

        ‘我在想什么,怎么会是他们?他们都是温室里的花朵,平时连受点小伤都要大呼小叫,更何况是这种生死攸关的场面呢?’

        ‘还有,房间号房卡上不都有写么?’

        叶陵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这是被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吓得太紧张了。

        “酒店还有后门吗?”叶陵又问。

        “有的,沿着这条消防通道一直走,大概五十米左右,就是酒店的后门了。”前台小妹耐心地说道。

        叶陵道完谢之后,他按着前台小妹所指的路走了约摸半分钟左右,他便走到了酒店的后门。

        “有上锁吗?”

        叶陵扭动了铁门的门把手,大门跟他想象中一样,并没有上锁。他推开门,门外是一间十平米左右的门卫室,门卫室里头只有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儿。

        叶陵又四处张望一番,他的目光忽然落在右上角的摄像头上。叶陵看了眼门卫室,他搓了搓下巴,心想:

        ‘门卫室应该有监控录像吧?’

        叶陵缓缓走向门卫室,一边走着,他一边在心里编造合理的理由。

        “大叔,你好,请问你这里有后门的监控录像吗?”

        叶陵站在窗口,礼貌地问道。

        “有啊,你想干什么?”老头儿警惕地看着叶陵。

        “大叔,我昨晚喝得烂醉,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到酒店了,我想看看是谁送我回来的,他钱包落我这了。”

        说着,叶陵装模作样地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钱包,摆在老头儿的面前。

        “这样啊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现在哪有人捡了钱包还会还给人家的?”老头儿点点头。

        他很单纯,一下就信了叶陵的话。

        叶陵故作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问道:“大叔,我可以看下监控录像吗?”

        “可以。”

        得到老头儿的首肯之后,叶陵这才走进门卫室。

        “什么时候的事?”老头儿握着鼠标问道。

        叶陵仔细回忆片刻,他模糊地记得离开酒店的时间,具体是多久回来的,他不知道,更加不可能知道。

        “晚上20:30到21:30左右。”叶陵不肯定地道。

        老头儿点点头,开始熟悉地操作起电脑,几分钟过后,监控录像便转到了昨晚20:30的画面。

        为了节省时间,老头儿将录像播放速度加快了五倍。

        观看三分钟左右,20:48时,监控录像忽然跳转到了另一个画面,叶陵与老头儿同时一惊。

        叶陵盯着录像的进度条,他这才发现20:48到20:56的监控录像被删掉了。

        “大叔,这段录像怎么被删掉了?”叶陵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啊!”老头儿摆了摆手。

        ‘是谁删的?’

        叶陵看了眼老实巴交的老头儿,无论怎么看,老头儿都没理由要删掉这段录像。

        那么,会是谁呢?

        ‘难道是暗中帮我的那个人?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不想露面么?’

        叶陵觉得世上根本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如果有,那也是砸死人的。

        哪有人做好事不露面的?

        他明知道叶陵身处险境,却还是奋不顾身地帮助叶陵,所以,叶陵不得不怀疑暗中帮他的那个人,他到底有何意图?

        舍命陪君子?

        ‘在这个现代社会,真有人能实现这个说法吗?’

        叶陵觉得好笑,冲老头儿道完谢之后,叶陵觉得有些饿了,于是他便去了酒店的餐厅。

        现在的时间是18:36,原本冷清的酒店在这个点,餐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叶陵独自一个人坐在餐厅的角落吃饭,他并不觉得孤独,反而乐得清静。

        饭后,18:48。

        天色渐暗,沙滩上的人陆续回到酒店。

        “你想弄清楚一切的话,今晚七点,你去沙滩一趟。”

        王心妍的话回荡于叶陵的脑海中。

        叶陵端起桌上的水杯,猛灌了一口杯中的白开水。他的眼睛微眯,眼中若有所思。

        他现在活在一团谜团当中,若是他不解开谜团,他很有可能会死,不,是一定会死!

        谁知道那个狙击手还会不会再出现?

        但是,他无法断定开枪杀他的人到底是不是王心妍的人。

        去,可能会死;不去,一定会死。

        ‘呵呵,真是给我出了道难以选择的选择题啊’

        ‘就没有一个不跟死沾边的选择么?’

        叶陵苦笑着摇了摇头。

        “怂了这么久,也该当一回真男人了。”

        “王心妍,我相信你,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叶陵起身结完帐,他缓缓走向了沙滩。所幸在路上并没有遇到同事,否则他又得解释一番,说不好韩诚风还会跟着他一起。

        19:08,天色已经完全变黑。

        叶陵已经站在海岸边的狂风等待许久,他依旧没见到王心妍的身影。

        “他们不会真的是一伙的吧?”

        叶陵心中暗道不妙,他正想撒腿开溜时,身后树林里的动静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树林里怎么会有脚步声?”

        叶陵微微一愣,他还以为是王心妍两人来了,于是他便朝着脚步声的源头走去。

        “他们把自己当特工了?老在树林里出现。”

        吐糟一句后,叶陵钻入了树林。

        但是,他看到的并不是王心妍,也不是冼帆,而是一名走路姿势十分奇葩的中年男人。

        ‘这个点怎么会有人在树林里游荡?’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叶陵开始警惕起这名古怪的中年男人。

        “先生,你”

        叶陵话还没说完,中年男人突然转身吓了他一大跳,因为中年男人有着两颗犹如野狼般的獠牙。

        “你你是人是鬼?”叶陵慌张地问道。

        他猜测这人可能是闲着蛋疼在玩cosplay吓人,但是,这也只是猜测,他倒是觉得这人很有可能不是人!

        中年男人没有回话,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叶陵看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直冲向叶陵,犹如脱缰的野马。

        叶陵没有犹豫,撒腿就跑。

        ‘他该不会就是王心妍口中的歹徒吧?’

        叶陵震惊,这么说,他貌似错怪了冼帆,因为冼帆那天杀的并不是人,而是现在追在叶陵身后的怪物。

        但是,冼帆在叶陵心中留下的阴影依旧抹之不去,因为冼帆杀过他一次,甚至都没给他任何解释道机会。

        “看来,王心妍已经没有理由要杀我了,她或许有其他的目的”

        叶陵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发不知从何而来的子弹瞬间射穿了他的心脏,叶陵瞪大了双眼,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痛遍布了他的全身上下。

        叶陵在这一刻失去了知觉,他的右脚还没落地,整个人便往前一倒,在沙子上滑动了数米远。

        凡是他滑过的沙子,都沾上了一大片血迹

        叶陵整个人倒在地上抽搐,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失去机能,大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渐渐的,剧痛慢慢的消失了,他的睡意也开始朦胧。

        ‘我还是选错了啊’

        叶陵的眼皮愈发沉重,他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空,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挣扎了

        ‘呵呵,这次总不会再活了吧?’

        叶陵想自嘲地笑一声,奈何他已经失去了任何知觉,他只能不甘心地垂下了眼皮

        “是鲜血”中年男人说话很不利索,就跟快咽气的人一样。

        闻到鲜血的味道,他的面容越发狰狞,看着地上的躺尸,他犹如在看满汉全席一样,直流口水。

        正当中年男人扑向叶陵时,几根羽毛突然刺入了他的身体,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喊,便瞬间失去意识,变成一具尸体和叶陵躺在一块。

        “你想活着,就必须经历这一劫。”

        看着血泊中的叶陵,冼帆冷淡的神情中忽然出现了几分同情的神色。

        500米外,另外一家名为“金峰”的酒店天台上。

        “还有人?”

        一名年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黑胡子大汉架着一把m200消音狙击步枪,他用瞄准镜看着沙滩的情况。

        “不管了,这么久以来老子从未失手,多一个人就多收一份钱。”

        黑胡子大汉缓缓将准心对向冼帆。

        “是吗?今天你就要退休了。”

        忽然一道清脆的女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他一个激灵,刚想伸手从腰带上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时,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便对准了他的脑门。

        “是谁派你来的?”王心妍质问道。

        “你是从哪冒出来的?”黑胡子大汉反问道。

        “回答我的问题。”

        说着,王心妍还用枪口顶住了黑胡子大汉的脑门。

        “呵呵,老子从不暴露客户的身份信息,这是规矩。”黑胡子大汉从容地道,尽管被枪指着脑袋,他并没有丝毫紧张,依旧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是吗?那你跟你的规矩一起去地狱过吧。”

        王心妍刚要扣动扳机,黑胡子大汉突然猛地推开枪口,随后,他纵身往楼下一跳。

        王心妍趴在天台往下俯视,她并没有看到黑胡子大汉的尸体。

        “逃了么?”

        王心妍又看向那把m200狙击步枪,她伸手正想端起时,这把狙击枪竟变成一团云雾缓缓消散于半空中。

        她并没有感到惊讶,这种事对她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的了。

        “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吧。”

        晚上,21:36。

        叶陵忽然恢复了意识,他缓缓睁开双眼,这次的感觉跟上次一样烂。

        ‘我怎么还没死?’

        ‘难道我是不死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