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农家清荷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信任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不信任

        “大表姐夫还请见谅,实在是这个贾姨娘不懂规矩,半个贱婢的玩意儿,不知仗着谁的势,竟然敢指着本小姐的鼻子,还口口声声你啊我啊的,所以掌了几下嘴巴,大表姐夫如果不放心,可以请大夫来看看。”花清荷说道。

        花清荷说得如此坦然,柳曼辉一时之间还真说不出责怪的话,贾如梅的性子,这段日子柳曼辉也有些知道,只是贾如梅本就是官家小姐出生,现在却当了自己的妾侍,多少还是委屈了她,所以平日里对贾如梅,柳曼辉稍微顺着些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贾如梅肚子争气,进门才多久就有了身子,这让春闱落榜的柳曼辉看到了一丝希望,觉得三年后的春闱自己定然能中,然后就更纵容了些。

        柳曼辉会这般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吴颜晓是个温和的,自己当初要纳良妾,也是经过她同意的,而且自从贾如梅进府后,他瞧着吴颜晓和贾如梅妻妾相处的也不错,像今日这般冲突还是头一回见。

        柳曼辉想着低头看向贾如梅,只见她梨花带雨,神情委屈,眼含柔情,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肚子,直直望着自己,柳曼辉有些心软。

        “表妹,贾姨娘年纪小,还有了身子,还请表妹大人不记小人过,虽然已经过了冬日,可地上还是凉的很,坐久了也不好。”柳曼辉语重心长道。

        听了柳曼辉的话语,花清荷对这个大表姐夫的印象是大打折扣,难怪舅母和自家娘亲上火了,自己也上火,还是跟自己不相关的事,花清荷这般想着就看向了一旁的吴颜晓,只见她紧咬着唇瓣,脸上神情哀伤,眼底带着悲痛,而音姐儿此时抱着亲娘的大腿,朝着柳曼辉张望,那孺慕之情看得花清荷眼底刺痛。

        “当归,把贾姨娘扶起来。”花清荷说道,当归立马上前要去扶,不过贾如梅有些歇斯底里,“你做什么,你要做什么,是不是又要害我的孩子,爷救我,救我。”

        看着贾如梅一副惺惺作态的模样,花清荷突然想到了荣沁柠,发现跟贾如梅比起来,荣沁柠都要称得上可爱了,这贾如梅简直是既绿茶又白莲,恶心至极。

        “大表姐夫,你瞧,我也是不懂贾姨娘怎么会这样。”花清荷无奈摊手道,“之前也是这样,开口闭口我要让人害了她肚里的孩子,现在当着大表姐夫的面儿,她还是这样,大表姐夫,你这妾侍可不信任你啊,觉得在大表姐夫的眼皮子底下,护不住她肚里的孩子。”

        花清荷的话让瘫坐在地上的贾如梅愣住了,这有些不按套路出牌啊,而且她说得话可是有些诛心了,她什么时候不信任爷了。

        贾如梅既委屈又气愤的指着花清荷说道,“你胡说,我哪里不信任爷了,你……”

        “大表姐夫,你这妾侍的教养真的很有问题。”贾如梅的话还没说完,花清荷直接打断道,“虽然我只是区区英国公府五小姐,可好歹现在我也是跟皇家定了亲的,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贾姨娘这般指着我的鼻子骂,可不仅仅是打我英国公府的脸。”

        花清荷的话让柳曼辉有些心惊,他一直埋头读书,对于京城各家小姐的婚嫁真不知晓。

        “大姐夫,表妹可是跟睿王爷定了亲的,都下过聘了。”吴颜颖解惑道,“睿王爷对清荷都是捧着的,今日来了柳府,到了二房的院子,竟然让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冲撞了,扇了几巴掌教教她规矩,好了,委屈了,竟然诬陷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清荷怎么也是英国公府出生,从小得教养嬷嬷亲自教导,进宫就连太后娘娘都是连声称赞,说她心善、性子好,她是个能害人的?”吴颜颖义愤填膺道,“她平时对自己手底下的丫鬟都和颜悦色呢。”

        “大姐夫,你说贾姨娘是不是在败坏清荷的名声,这要是让宫里的人知道,别说现在只是她肚子里的一块肉了,就是把她给打杀了,又有谁能说个一二出来。”

        贾如梅在听到花清荷跟皇家定亲的时候已经有些傻眼了,现在一顶顶的“高帽”又往她头上戴,有些吓坏了,“我没有,我不是,我……”

        “听听。”吴颜颖嗤鼻道,“一个妾,在主子面前开口闭口的我,这是什么规矩,好心教她规矩还反被咬一口,哎。”

        柳曼辉还有些没回过神来,怎么突然事情变得这么严重了,跟皇家都搭边了,虽然柳曼辉没有入仕,可自小在府里得教导,该知道的礼教都懂,当下看向贾如梅的眼神就变了,“来人,还不把掌贾姨娘的嘴。”

        花清荷看向柳曼辉的神情带了丝不屑,他如果还护着,为贾如梅说好话,她还高看柳曼辉一眼,现在……“算了,大表姐夫,贾姨娘再怎么说也是双身子的人,已经教训过就好,就是接下来府里得给贾姨娘请个人教教规矩了,不然以后得罪其她人就不好了。”

        “表妹说的在理。”柳曼辉附和道,然后给下人使眼色,下人麻溜的把贾姨娘扶起,带去了屋子里。

        有花清荷和吴颜颖在,柳曼辉不好再呆在晓辉居,笑着跟两人好言好语了几句,然后就去前院了。

        吴颜晓让奶娘把音姐儿抱下去睡觉,遣了屋里的下人出去。

        关了屋门后,吴颜颖的脸上一下子就沉了,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吴颜晓,“大姐,你怎么这么软绵,让谁都敢压你一头,那个贾如梅这般明晃晃的打你的脸,你倒是能忍住不吭声,你说让我说你什么好。”

        花清荷看着足足比吴颜晓小了七岁的吴颜颖,一副长辈的口吻说着这样的话,有些好笑,可也理解,因为她也同样想问问吴颜晓到底怎么想的。

        柳府敢这般肆无忌惮的抬举一个妾侍,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吴颜晓自己,太好欺负了,或者是她自己无形之中默许了,不然看着吴府的面,柳府也不敢没有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