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云仙君在线阅读 - 第236章 人如草芥

第236章 人如草芥

        断裂的第二尾中,挣扎出了雾雨峰的长老曲凝竹。

        大口的喘息着,曲凝竹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浑身灵力耗尽,整个人萎靡不振。

        不过深厚的修为令这位雾雨峰长老挺到了最后,尽管被抽干灵力,至少没有性命之危。

        取出一把灵丹,看都不看的吞了下去,曲凝竹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

        随后招手唤来雾雨剑。

        剑身已然破损,威能大减,不过法宝之威尚在。

        清冷的剑刃指向白桑。

        “原来你是妖族,怪不得出尔反尔,我真是瞎了眼,被你利用。”曲凝竹愤怒的声音中透着一股虚弱。

        “难道你们人族就不曾出尔反尔了?”白桑退了几步,拖着满是血迹的身体倚在一棵古树上,道:“曲长老最重情义,不如帮我灭杀了这些金丹,我将宗主的位置让与你如何。”

        “放屁!”曲凝竹气得浑身发抖,骂道:“是你说廖无常身份可疑,要我助你一臂之力解开他的隐秘,我太大意上了你的当,若早知你害死了宗主,我曲凝竹岂能为虎作伥!”

        原来当初曲凝竹对战廖无常是有这份内情在其中,她明显成了白桑的棋子,被人摆布。

        曲凝竹的脱困,无疑对金丹一方大有助力。

        如今的局面,可以称得上两败俱伤。

        白桑被重创,大妖之力大打折扣,控制法宝的力量所剩无几。

        云极由于动用过量的魔气,此时正陷入魔气的反噬当中,犹如陷入泥潭在拼力挣扎。

        白桑还有四周的妖灵可以调用,尹千华余天辰这些金丹也有再战之力,所以脱困的曲凝竹这份战力就显得弥足珍贵,只要加入人族一方,胜算就会多上一分。

        余天辰高声道:“曲长老的为人我可以作证!绝非欺师灭祖之人,这次被妖族利用,不怪曲长老,实乃大妖太狡猾。”

        曲凝竹投去感激的目光。

        她之前的举动虽然说是被白桑利用,但也算助纣为虐,为今之计是将功补过。

        魏大迁急急道:“时不我待!将其他七剑长老也救出来。”

        尹千华余天辰等人立刻点头就要再次出手。

        白桑忽然笑了起来,语气古怪道:“曲长老可要三思啊,别忘了你那位情郎,难道你就不怕在鹤州修真界丢人么。”

        一句话,曲凝竹的脸色立刻变了。

        果不其然,白桑不仅欺骗了曲凝竹,还抓住了曲凝竹的小辫子。

        情郎,丢人,几个词汇不由得让人联想菲菲,尹千华等人均都阴晴不定。

        曲凝竹紧咬银牙,低吼道:“丢人又如何!宗门遭逢大难,难道为了不丢人就去做宗门罪人?你小看我了。”

        听闻此言,尹千华等人又放心了下来。

        不料白桑仍旧冷笑,道:“既然曲长老如此心狠,连你情郎的性命都不顾,大可对我出手。”

        说话间妖群中分开一条通路,一头化作人形的貔狸妖灵押着一个青年修士来到近前。

        此人容貌俊朗,气质阴柔,目光茫然无措显然被吓得不轻,正是曾经在灵溪森林带路穿过地底隧道的柳杨。

        见到曲凝竹,柳杨绝望的目光中突然迸发出一丝希望,惊喜道:“长、长老!”

        “柳杨……”曲凝竹一阵恍惚,脚下不由得退了一步,目光恍惚。

        白桑发出古怪的笑声,道:“曲长老,你的情郎到了,你的雾雨剑应该转向谁,你自己决断吧。”

        长剑颤抖,剑尖渐渐垂落。

        曲凝竹惨然一笑。

        一宗掌剑长老,爱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如此巨大的身份差距,已经能成为整个修真界的笑话。

        她不在乎丢人,可她在乎他的命。

        尹千华等人恍然大悟,原本对曲凝竹抱有的希望渐渐转为了提防。

        余天辰道:“大敌当前,曲长老切勿被儿女私情拖累,你们七剑宗的生死存亡在此一举!”

        曲凝竹很清楚如今的局面,但她的心太乱,一边是宗门,一边是挚爱,她难以抉择。

        在听到情郎说法的时候,柳杨先是呆滞,接着恍然,他呢喃道:“梦儿,原来你是梦儿……”

        他终于知道在他梦中相会的女子并非虚幻,而是真实的存在,是他眼里高高在上的长老。

        他何德何能?

        让一宗长老惦念。

        望着曲凝竹为难而挣扎的神色,柳杨忽然笑了起来,笑得决然而开怀。

        噗!!

        血迹迸溅。

        那串藏于心窝的雨滴法器连成了一道小剑,贯穿了温热的心窝。

        柳杨只是普普通通的练气士,在妖灵之手他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杀不死妖灵,但他能杀死自己。

        “不!!!”

        曲凝竹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天地。

        押着柳杨的妖灵也没想到这个小修士居然敢自尽,一时愣在原地,白桑的脸色则骤然一沉。

        死人是没用的,死人可威胁不了曲凝竹。

        柳杨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心窝里的小剑抽出,捧在手里的时候剑身再次成为一串晶莹剔透的雨滴。

        生命的最后,他望向曲凝竹,沙哑而温柔的说道:“一夜私语,低过百年独活……为你而死,值得……”

        生何哀,死何苦。

        人如草芥。

        可唯一的不同,是人有情,而草木无情。

        这一幕,云极看得清清楚楚。

        怎奈他自身难保,半边身体已经没了感觉,并且魔气有继续扩散的征兆。

        他重创了大妖,自己也因此陷入危机。

        柳杨的死,带给尹千华等几位宗主的触动并不深。

        能做到宗主的位置,这些金丹大修士的心智早已远超常人,不说心如铁石也相差不多。

        不过徐静姝却被柳杨之死所深深震撼。

        她境界虽高,年纪却不大,正是情愫初开的年岁,对于情之一字尚未看透。

        正因为不曾体会,所以才觉得憧憬。

        女孩的心儿泛起涟漪,不知为何,担忧的眼神下意识的看向云极的方向。

        柳杨之死,斩断了白桑想要牵扯住曲凝竹的锁链。

        雾雨剑化作一场暴雨,淋漓而至。

        愤怒的曲凝竹一度想要与白桑同归于尽。

        然而一把雾雨剑,并不能斩杀大妖。

        哪怕白桑被云极重创,它依旧有反击之力。

        尾巴晃动间,几位被囚长老的灵力与生机在快速被抽取,白桑以遍布豁口的飞剑抵御住漫天剑雨。

        曲凝竹刚刚脱困,战力不足,尹千华众人就要趁机联手攻去。

        云极的状态极度不稳,没人知道他还能不能再战,唯一的机会是救出更多的七剑长老。

        就在此时,出现了古怪。

        无影剑不知因何脱离了控制,任凭白桑如何调动,这把飞剑就犹如死去了一样,插在原地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