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佛系科技在线阅读 - 577 程序员的人生,寂寞如雪

577 程序员的人生,寂寞如雪

        鲁恩在酒吧里瞪大了眼睛。

        刚刚过去那短短的二十分钟,彻底颠覆了他的三观,甚至已经让他开始怀疑人生。

        人生第一次感觉到智商似乎不如机器。

        二十分钟前,他还固执的认为一切都是华夏人在作假,在危言耸听,刚刚发布的那个视频大概是华夏人花费了一年的时间才做出来,然后拿到发布会上来吓唬人的。

        至于这么做的动机也很容易解释。

        全设计都知道在视觉特效这个领域华夏人就是弟弟。

        他们制作的特效甚至被自家人亲切的称呼为五毛特效,这足以说明一切。

        所以华夏人弄出了这场闹剧,想要让他们这些世界领先的特效公司自乱阵脚。

        是的,在鲁恩的潜意识里他真的如此认为。

        然而二十分钟后,他却看到蒂姆·库克被请上台,随后那个他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华夏年轻人竟然向蒂姆·库克提出了一个在他看来简直如同开玩笑一般的请求。

        如果换了一个人,鲁恩一定会认为此时上台的人肯定是华夏人找的托,因为按照华夏人的说法,这根本就是机器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那个人是蒂姆·库克,是宇宙第一大厂苹果的总裁,是一个已经几乎站在了人类金字塔顶尖的男人。

        鲁恩找不到任何理由能说服自己,华夏人可以说动蒂姆·库克从美国做十几个小时飞机到华夏去帮华夏人吹捧产品。别说蒂姆·库克了,随便一个苹果高管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除非他真的愿意放弃在苹果每年数千万美元的年薪,以及以亿元计算的股权激励。

        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华夏人很笃定,他们的产品真的能完成这听起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意味着什么?

        不但意味着之前的视频百分之九十以上是真实的,而且影响的范围还不止他们这些后期视效可能失业,连公司那些程序员也没放过?

        这怎么可能?

        这特么找谁说理去?

        此时鲁恩只有一个念头,库克大佬,你可一定要给力啊,给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直接把华夏人的牛皮戳破,似乎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有一条活路啊!

        鲁恩的精神更加紧张起来。

        ……

        发布会现场。

        蒂姆·库克久久看着王宇飞久久没有吭声。

        王宇飞也并没有催促这位客串客户经理的知名老男人。

        毕竟产品经理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总得给人一点时间好好考虑设计一个什么软件合适。

        半晌,蒂姆·库克终于开口了,不过他并没有直接提要求,而是冲着王宇飞问道:“我记得你刚才好像说,贵司设计的量子计算机无所不能,从操作系统到底层驱动无所不能?”

        王宇飞笑了笑答道:“我其实并没有说小智一号能无所不能。不过在编程这一块,简单的操作系统,或者底层驱动问题都不大。”

        “呼……”蒂姆·库克深深的吐了口气,随后很严肃的说道:“好了,那我差不多想好了,我只要对着这个话筒说就行了吗?”

        蒂姆·库克指了指刚刚工作人员组装好的机器。

        说是机器,其实摆在台上能看到的部分就是一个麦克风,外加一个显示屏。

        此时这个小显示屏直接跟两人身后的led大屏幕直连,所有人都能通过大屏幕看到小屏幕上所有反馈的结果。

        “是的,库克先生,您可以距离那个话筒三十公分,避免两个话筒音频相位干涉产生杂音。”王宇飞提示了一句。

        蒂姆·库克点了点头,随后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我希望有这样一款底层的辅助式软件,能够安装在苹果全系产品上,其功能是无障碍的在馨系统跟ios系统之间切换。请注意,我说的不是虚拟机,又或者类似第二系统或者双系统这样的解决方法。可以这样理解,这是一个基于ios跟馨系统更底层的系统,而ios跟馨系统就相当于这款特殊操作系统的两个软件,用户只需要一步操作,就能切入或者切出两个系统。”

        “我想这个表述已经非常清楚了,所以这个能做到吗?”

        虽然最后的提问好像是在问量子计算机,但实际上蒂姆·库克的眼角余光却已经转向身边的王宇飞。

        然而这个华夏少年听到他的要求,丝毫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更不像被这个问题难住的样子。

        此时台下传来得又一阵讶异的惊呼声,让蒂姆·库克将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小屏幕上。

        是的,就在提出要求将注意力放在王宇飞身上的时候,屏幕上竟然出现了一排字。

        “描述的很清楚,一个问题,真的只需要在馨系统跟ios之间切换吗?经过计算,只需要简单的优化,其他非主流操作系统也可以在苹果硬件产品上流畅运行,需要吗?”

        蒂姆·库克愣了愣,这算什么?嫌弃自己提出的需求难度太低了,所以主动要求提高难度?

        还有其他非主流操作系统是什么鬼?

        蒂姆·库克抬起头,一脸困惑的看向身边的王宇飞。

        王宇飞有些头疼,显然这属于小智的自由发挥,但这个环节并没有这么一环。

        当然,针对一款自由度极高的人工智能而言,闹出这种幺蛾子似乎也是难免的,毕竟这并没有违反任何嵌入在它硬件内的底层逻辑。

        既然王宇飞选择了让小智一号具备自由学习的智能模式,似乎也只能承受这种偶尔跳脱带来的负面效应。

        所以嘴角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之后,王宇飞开口解释道:“库克先生,它的意思是,您要设计的这款程序,是否需要让包括安卓、win10、黑莓、塞班这些其他操作系统也包含在内。换而言之,让客户可以在多个系统之间进行选择,而不仅仅只是馨系统跟ios。”

        蒂姆·库克还没吭声,台下先是一片哗然。

        如果能确定屏幕上显示出的那句话,并不是后台工作人员手打出来的回应,而是正在被要求编程的对象——量子计算机自主给出的回应,那也就意味着石锤了这种全新的计算机跟系统拥有准确识别人类自然语言的能力。

        这同样也意味着,所谓的机器编程,并不仅仅只是机器编程,而是人工智能取代人类进行自主编程。

        这特么……

        是的,这一刻起码前排大佬们很想爆粗口。

        尤其是在他们看来,蒂姆·库克提的需求基本已经属于地狱级了,而这个人工智能似乎还嫌难度不够?

        “好吧,如果你觉得能把这些操作系统都加上去更合适,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吧。”蒂姆·库克在台下一片嘈杂声中果断的给出了回应。

        当然,如果这种底层的软件真能做出来,蒂姆·库克觉得依然可以用在苹果自家产品上,只需要将其他系统的安装包从软件中抹去就够了。

        是的,此时蒂姆·库克已经开始考虑,如果这软件真的能做出来,的确可以在苹果自家产品上使用,让ios以另一种方式回归自家产品。

        这起码能让一小批ios的死忠用户不失望。

        “收到!请等待,预计程序完成需要二十分钟,其中包含了选取适合系统安装包以及修改时间。选取系统目录为馨系统、ios、安卓、黑莓以及win10试用版。win10选取试用版的原因是,未找到免费授权版本,避免引起可能的版权纠纷。操作开始。”

        屏幕中出现这段话后,随后进入疯狂的刷屏模式。

        此时的景象就跟那种黑客电影中高手在屏幕中编程的特效差不多,一排排的字母如同瀑布般落下,分分钟给人一种黑客帝国的既视感。

        此时现场再次响起了“嗡嗡”声,这是台下无数人开始议论发出的声音,听不清具体说了什么,却清晰地传入每个人耳中。

        甚至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现场的嘈杂。

        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隔着屏幕收看这场发布会的人们也能感觉到现场观礼这次发布会的人们那纠结的心态。

        期待中还带着一丝丝的茫然。

        讲真,当家是来看量子计算机的,结果却整成了黑客帝国,这谁受得了?

        以往参加科技界的产品发布会,最大的感受就是抱着满满的希望而来,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发布会上看到想象中的黑科技,结果大部分时候都是抱着遗憾离开。

        但是这次真的不一样。

        毕竟谷歌去年刚刚举办了一场量子计算机的发布会,发布会上展示了谷歌最新的量子芯片,演示了量子计算机用两分钟时间,做了一个复杂运算,仅此而已。

        宇馨科技这次量子计算机发布跟谷歌那次不太一样,因为在发布会之前已经证明过其计算能力。所以大家对于这次发布会的期望更多的是第一时间见证历史,以及了解全新的量子计算机算法。

        然而万万没想到啊,他们不但见证了历史,还目睹了这个世纪最牛的黑科技发布,没有之一。

        机器用自然语言跟人类沟通,然后自主编程?!

        活久见这句话果然没错。

        这还真是只要活得够久,什么事都可能碰上。

        这时候不怎么可能还能管住嘴巴?

        没见当镜头掠过坐在第一排那些业界大佬位置时,这帮人都是半张着嘴,一脸懵逼的模样么?

        大佬都被吓得不轻更别提普通人了。

        ……

        小里巴巴,谢文团队的会议室内气氛分外的诡异。

        大屏幕上刚刚掠过发布会现场大佬们的特写镜头,音响传出现场嘈杂的“嗡嗡”声,室内却保持着诡异的安静,大家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似乎能通过这种面面相觑的方式,找到人生的真谛。

        心情很复杂啊!

        外头看视频的,一百个人大概只有一个程序员。

        但此时会议室里二十多号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靠敲代码吃饭的。

        这一刻,看着屏幕中再次接入大屏幕信号的画面,那一排排的字母“嗖”的一下出现,然后“嗖”的一下又被直接换行,随后消失不见,在想想自己敲代码时,就算拼了老命大概也没有其十分之一的速度,便觉得人生无爱。

        这么敲代码是人能干出的事吗?

        嗯,好像的确不是人……

        如果更深思一番,蒂姆·库克还只是提出了一个大概的想法,这东西不但不讲条件,还主动增加难度,得到授权之后立刻开始干活,这大概是能让那些产品经理爱到骨子里的那种程序员吧?

        以后如果量子计算机在大公司里普及了,还能有他们一口饭吃吗?

        万万没想到啊,量子计算机的发布,先干掉的竟然不是产品经理,而是复制执行敲代码的人。这个世界的确是太疯狂了。

        “咳咳,大家都看到了吧?都有什么想法?”

        “头,你问我们有啥想法有意义吗?我觉得应该问咱们大老板有什么想法。”当即有人苦笑着答了句。

        这话说的实在。

        毕竟能进小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是真不容易,过五关斩六将,谁敢想干得好好的突然蹦出一个人中吕布来抢饭碗,这种来自另一个次元的降维打击,不是直接抽到自己身上,真的很难解释出那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内网讨论组里都已经快疯了。”又有人突然蹦出了一句。

        “这时候了还讨论个寂寞啊!我特么当初考大学的时候为什么选择了计算机?听我爸的考法律然后去考公务员不香吗?”谢文忍不住爆发了一句。

        这的确代表了他此时的心情。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压根没有半点防备,程序员这个职业似乎就有被机器取而代之的趋势。

        机器人物流都还没来得及取代快递小哥配送最后一公里呢,为机器人设计程序的人怎么就能被取代呢?

        谢文想不明白。

        所有人依然面面相觑,因为他们也想不明白。

        此时大家考虑最多的,大概就是如果有一天公司不需要敲代码的了,他们还能做些什么?

        跟大叔大妈们竞争外面接到的清扫权么?

        程序员的人生,果然特么的寂寞如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