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在线阅读 - 第829章 长姐如母27

第829章 长姐如母27

        其实这几年环境相对宽松了些,只要不是特别过火的,一般情况下不至于被教育的特别惨。

        可是李美玲被检查的时候,正好赶上她在奴役孩子的时候。

        而这个被奴役的孩子就是秋杳……

        原本这两天,李美玲一众人是不怎么敢来招惹秋杳的。

        但是吧……

        秋杳搞事情了啊。

        把开春上工开始,自己的工分全部换了成粮。

        这些粮如果拿回家里的话,李美玲他们自然不会说什么,进了他们嘴里,他们还要搞事情,那就不太好了吧?

        虽然这种不厚道的事情,他们也没少做就是了。

        但是,秋杳没将粮食拿回家。

        给马大伯家分了一小部分,说是自己之前吃饭消耗的口粮,大家生活不容易,秋杳也不想占了马大伯家的便宜。

        那天中午在马大伯家吃饭,没看到马大伯家的两个儿媳妇,又是甩脸色,又是甩抹布的,如果不是马大伯压着,怕是要直接出言嘲讽了。

        就因为秋杳在马大伯家吃了一碗饭,夹了两口菜。

        饭是马大伯邀请的,再加上这是他侄女,一碗饭而已,不是灾荒年月,他家也不是出不起。

        不过秋杳懒得欠这么个人情,再加上这么多工分,闲着也是闲着,索性还点粮食过去,省得被两个嫂子背后指指点点。

        除了给马大伯家的这一点,剩下的秋杳全部送到了马三伯家。

        这是还了这些年马金香对于原主的照顾,粮食好还,人情其实难还,但是多少是自己的意思。

        不过,粮食远超这些年马金香给原主的就是了。

        秋杳一滴也没留,全部送了出去。

        李美玲是隔了一天才知道这件事情的,知道之后,直接就炸了。

        回家就掀了桌子!

        结果秋杳当时不在,被马金香拉回家吃饭,不管秋杳怎么样拒绝,就是要带着回家吃饭,顺便睡一觉。

        马金香会不知道,秋杳在家里睡的是怎么样的地方?

        只是这些年,不太好明面上帮的太过,一个是怕升米恩,斗米仇,一个是怕李美玲没事儿找事儿。

        所以,只能在吃上给秋杳一点照顾,但是住的话,还真是没太多办法。

        毕竟,马三伯家的住房条件也挺紧张的。

        秋杳没回家,李美玲气的在家里又摔又打。

        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上工,李美玲倒是想在地里闹开,但是又怕大队长批评。

        她平时磨洋工,大队长最多就是教育几句,而且还是大范围的,毕竟磨洋工的也不是她一个。

        说到底,李美玲骨子里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只是属性并不如其它人那么明显。

        只是到了中午,回到了家里,李美玲把攒了一晚上外加一个上午的火气爆发出来了。

        “你反了天了,贱丫头,没有老娘,你他娘的早饿死了,如今竟然敢背着老娘干这种事情?”李美玲见秋杳回来,抄起扁担就想打。

        结果,她高估了自己的力量。

        平时她打原主,都是抄着把扫,烧火棍之类轻便的工具。

        一个天天磨洋工的女人,你还指望着她有多大的力气?

        并没有,所以她想学着秋杳那样,挥着扁担,把人打的满地找牙?

        那注定就只能是想想了。

        扁担抄起来,结果往前一伸,李美玲自己被往前带了一下,扁担没拿稳,人没打到不说,自己还差点被带倒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马秋香她们倒是想上前帮忙。

        结果,李美玲要脸啊,气得胡乱甩开扁担,当然是有意朝着秋杳的方向甩开的,她想着,自己打不到,就随便攻击,看缘分能不能打到。

        “嗷嗷……”事实上,李美玲这随缘式的一甩,扁担确实打到人了,但是打的不是秋杳,而是准备在秋杳身后搞偷袭的马运山。

        马运山记恨着秋杳把马运河打的不能下床的事情,所以这会儿见秋杳被围攻了,他准备悄悄的从背后推秋杳一把,只要秋杳倒了,不就还是案板上的鱼肉,随便他们宰杀吗?

        结果,他刚找好角度,踮着脚走过去,一根扁担飞了过来,一开始因为秋杳挡着,他没看到。

        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扁担已经照着他的天灵盖飞来了。

        秋杳在扁担距离自己只有一拳距离的时候,轻飘飘的向一侧闪去,然后扁担就落在了马运山的身上。

        有那么一瞬间,马运山觉得自己的天灵盖可能离家出走了。

        眼前是真的出现了繁星夜景,美不美的,马运山不知道,但是疼是肯定的。

        马运山只觉得眼前一片小星星,头里嗡嗡的响动之后,便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贱丫头,老娘杀了你!”李美玲还指望着自己随缘扔出去的扁担打到秋杳呢,结果却落在马运山身上,李美玲当场就气红了眼。

        抄起手边的烧火棍,李美玲卷土重来!

        一边往秋杳身上抽打,还一边骂骂咧咧:“你个贱丫头,翅膀还硬了?还想逃出老娘的手掌心升天?我呸,你想的美,这辈子都是老娘的长工,少一天都不行,就算是在家里,那也是老娘的烧火丫头,想跑,还想把粮给别人?我呸呸呸!”

        李美玲边骂边打,秋杳可不像原主那样,老实的站在那里挨打,所以一蹦一跳的往边上躲。

        一看秋杳躲,李美玲就更气了。

        当然,让李美玲更气的还是秋杳慢吞吞的反驳:“你这样是不对的,现在不兴地主那一套作派,你这样是要被检查教育的。”

        “我呸,别拿那些吓唬老娘,当老娘吓大的?谁闲着没事儿管这些啊,老娘管教自己的烧火丫头,谁看不过眼,过来跟老娘刚啊。”李美玲有恃无恐,毕竟这种打骂,从前已经做过无数回了。

        但是,没有一回翻车,村里对于打孩子这件事情,没有会觉得不对。

        这年头还奉行着棍棒底下出孝子的理念,当然,像是李美玲这种后妈的,大家就更见怪不怪了。

        村里还没见着哪个后妈慈眉善目的,多的是恶毒后妈,不打骂只是使唤人的都算是好的。

        像是李美玲这种打人的,才是附近几个大队里的后妈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