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女朱雀逆袭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匾

第一百零八章匾

        朱雀一愣,问道:“这话怎么说?”

        “招牌来不及做完,不过前段时间我们酒楼新做了一个招牌,就先拿来用了,等过几天招牌做好,我们在换上去。”

        “新做的招牌?什么名字?”

        “禀告大掌柜,叫‘天下第一楼’。”

        有意思,这个名字霸气。比自己命名的‘朱雀酒楼’,要好听的多。朱雀不太纠结这些,就依了掌柜得安排,而且吩咐不用再做招牌了。

        吉时已到,在鞭炮齐鸣中,匾上的红绸被拉下,“天下第一楼”五个金色的大字,在阳光下光彩夺目。围观众人纷纷走进酒楼,将楼内坐得满满当当,用意自然是打算尝鲜了。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夏国的厨师做的菜什么味,总该先吃一口才知道。

        谁也没注意,一个年轻的小斯在看到牌匾后,脸色大变,挤开人群飞也似地跑了。

        既然是开酒楼,总得有拿得出手的手艺才行。原先酒楼厨师做的菜,怕是都已品尝过,没有什么新鲜感。今天,只能是靠自己。朱雀并没在前面停留太久,直接就走进后厨。

        后厨的厨师,早就接到命令,将一应的肉、菜清洗干净,然后等着朱雀前来。从厨师们的眼睛中,朱雀看到了好奇和不信任,知道单靠口说,是不解决问题得,只要你做到了,就一切都好。微微一笑取,过围裙上下收拾利落,在灶前站定,就要大显身手。

        就在这时,掌柜从外面跑进来,因为跑得太急,一路磕磕绊绊,让人担心会随时地摔倒。扶着灶台,“呼哧呼哧”喘了几口,掌柜才把话说出来。

        “大……大掌……掌柜,不……不……不好了,食神……神……来了。”

        虽是断断续续,在场的人都能听得明白。除朱雀外,所有人的脸色先是红涨起来,随即又刷的一下变白,张着嘴,恐惧之色溢于言表。

        朱雀不明所以,能看出来这个所谓的“食神”,怕是早已折服这城中的人。不晓得是何来头,那就去会上一会。

        朱雀昂首向外走,后厨众人反应过来,急忙跟随。站在通道上的掌柜,被众人挤的一个劲地往后退,圆滚的身子丝毫阻挡不住前进的人流。

        来到大厅,朱雀不由一愣。原先人满为患的样子不复存在,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在往外看,外面又成了水泄不通,呈半圆形将酒楼围住。和早间不同的是,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声音,静的连心跳声也清晰可闻。

        酒楼的门前,众人围住的中心,一位男子傲然而立,头扬起,在看着楼上的什么。

        朱雀停下脚步,紧跟而来的后厨等人也停下脚步。和朱雀不同的是,他们看清那站立的人后,都脚步轻轻的迈步到那人身前,深深的鞠躬,然后又蹑手蹑脚地退到远处。

        掌柜还在原地喘气,这会儿可能气喘匀了,朝着外面一使眼色,悄悄地对朱雀说:“这位是食神,我们狼突国的食神。”

        说完,也是悄悄地退到远处,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这天下第一楼的牌匾是你让人挂上去的?”食神仍然仰着头,仿佛知道朱雀已经来到。

        朱雀有些气恼,我的酒楼我说了算,凭什么对我这种态度,好像这酒楼就是你的一样。心中这样想,说话的口气自然不会随和,又火药味。

        “这酒楼是我的,我说了算!不需要别人对我指手画脚。”

        食神听到朱雀回答,身子一震,这才将目光从牌匾上转移到朱雀脸上。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变化,说话的语气不再那么云淡风轻,有了一丝的温度。

        “你这个女娃子倒是有趣,好久没人这样与我说话了,倒是挺新鲜的。”

        朱雀微微皱眉,没见过这么自大的人,还真把自己当神了?

        “这位客官,要吃饭呢请进来坐下,点什么我就给您做什么。要不是来吃饭呢?对不起,我没工夫陪你唠嗑。今天是小店第一天开张,都想讨个吉利,请好自为之。”

        朱雀这番话,一下就气恼了站在人群中的一个人。此时再也忍耐不住,走上前来先是对着食神深施一礼,然后冲到朱雀面前,手指头堪堪的要指到朱雀的脑门。

        “你这个丫头,我忍了你好久。原先是当你是初来乍到的夏国人,不和你一般见识,谁知你越来越不像话。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食神!是食神!凭你也配称天下第一?还有,你知道这牌匾是怎么来的吗?也不用问一问就敢挂出来,谁给你的胆子?王储殿下也不敢。”

        朱雀脑筋急转,觉着自己掉入一个圈套,再看向掌柜时,掌柜已不见踪影。这可怎么办?这牌匾有什么来头?

        但是也不能输了阵不是?朱雀明知道自己中了计,也不想示弱,以自己的厨艺,这天下第一,当得!

        “哈哈,暂且不问你是何人,你怎知我就当不得这‘天下第一’?难道,你认为你才是吗?”

        “笑话,有食神在此,谁而当不起天下第一!看来你是自负的很,今天不用我师傅出手,我就可以让你知道什么是失败,你可敢与我比试?”

        此时围观的众人再也忍耐不住,纷纷的议论起来。

        “这可是食神的大弟子,号称‘巧手神厨’的冀泓宇,现在可是御厨啊,专门给国王做饭的,那厨艺比食神差不了多少。”

        “可不是咋的,食神可是传说中的人物,已经轻易的不出手了。他的弟子,哪一个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这话不假,我们狼突国内,只要是大点的酒楼,哪个不是食神的徒子徒孙,这个夏国人竟敢招惹他,真是嫌命长了。”

        “可不是,听说这牌匾,是国王亲自写的,专门赐给食神的,没想到被这夏国人给用了。”

        “是吗?我还以为是仿造的,原来真是那块匾啊。”

        “可是,这个夏国人从哪儿找来的这块匾?我看,这里面肯定有事,怕是这个夏国人被算计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