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召唤玩家开始在线阅读 - 第十章?最后一间房(求收藏)

第十章?最后一间房(求收藏)

        莉安娜除了愤怒外,更多的是恐惧,这些奇怪的人,好像怎么杀都杀不完。

        且她手里的药水,对这些人完全不管用,就连【魅惑】这个技能都无效。

        有些人,明明已经杀他两三次了,可就好像会复活一样,没多久又会重新找到她。

        简直就跟苍蝇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最后不得不逼她使用出了自己隐藏的能力。

        莉安娜拐进了一家服装店,进去时是个少女,出来时却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

        身份暴露,已经被盯上的她,只能提前执行计划了。

        换了身皮的莉安娜来到了下水道,打算把下水道那些哥布林释放出来,好趁无冬城大乱时,去刺杀那个胆小鬼。

        只是眼前的下水道,让她很是惊讶,记得上次来时,物流横流、恶臭扑鼻,遍地垃圾,现在如此干净?

        莉安娜有种不安的感觉,快步朝着下水道深处走去。

        来到哥布林繁殖的地方后,莉安娜看着空空如也的下水道,整个脸部狰狞了起来,忍不住咆哮道:“我的哥布林去哪了?”

        那么大量的哥布林,短时间内,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就算被讨伐了,地上也应该会有些血迹才对。

        可眼前什么都没有,仿佛被清理打扫过一样,空气里甚至闻不到一丝血腥味。

        “不用找了,已经被我处理干净了。”空旷的下水道传来了有点犯困的声音。

        莉安娜猛地回头,双眸闪烁起精光,自己千方百计要刺杀的对象,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不都说罗德城主是胆小鬼吗?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带两个人,就干出现在她面前。

        罗德微笑着说道:“你除了是位身手不错的刺客,不单单拥有【魅惑】的能力,还拥有【变形】的能力吧。”

        “罗德少爷,您在说什么,我是大巫师伊凡啊。”

        罗德笑了笑:“你刚刚又犯了个致命错误,大巫师伊凡,从开就没对我使用过敬语,且也不会自称大巫师。”

        莉安娜脸颊抽动,继续解释道:“这不是刚刚被你怀疑了,一紧张就说错了。”

        罗德鄙视地看着她:“我诈你的,都听不出来?那老头身份是很高贵,可在北境,跟我说话,还是得用敬语的。”

        “另外再告诉你个致命错误,巫师是不穿黑袍的,且那老头,一年到尾只穿浮空城颁发给他的蓝袍,还只有一套,靠近一闻,臭都臭死了。”

        莉安娜脸色狰狞,有种被戏耍的感觉,可现在她的底牌全被知道了。

        确实她就是等着混乱,到时候,那位大巫师肯定会去救城里人。

        自己伪装成他。

        就能轻松靠近那间安全屋,甚至把胆小鬼罗德给骗出来,最后终结他的生命,完成这个伟大的任务。

        然而,这完美的计划。

        失败了。

        计划是失败了,可刺杀却马上要成功了,他们确实都说对了,那位伟大的存在,赐予她的确实是【变形】的能力。

        可在她成为信徒后,还接受过非常严格的刺客训练,作为一名刺客,她的杀人手段远比别人猜测的还要多。

        只要再往前两步。

        她有百分百把握杀死这个胆小鬼,完成教会多年来的夙愿。

        就在莉安娜往前踏出两步时,右手的匕首,猛地换成了一把枪。

        发现这个细节后,洛思整个人紧张了起来,竟然是这东西,没想这个女巫最后还留了这么一手。

        眼看洛思就要动手,罗德赶忙制止到:“洛思别动手,那火枪是是瓦尔隆机械之都生产的,非常贵,一把可以卖到500金,让葛雷敲晕她就好,我还有事情想问她。”

        当莉安娜抬起火枪,并扣动扳机时,那个满脸胡须渣渣,看起来很是慵懒的守卫团团长身体动了。

        那把大剑猛地一扫,发出了清脆的金属撞击声,莉安娜瞳孔瞬间放大,那人拎着一把大剑,速度怎么还这么快。

        比她这个刺客出身的不知道要快多少倍,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看着眼前将近两米高的魁梧大汉。

        莉安娜感觉有一座无形的巨山像她压来,全身肌肉忍不住颤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没等她逃跑。

        先是整个背部一疼,接着气血翻涌,她的身躯遭到了重物的拍击,这个人并没有砍她,而是用刀背拍在了她的腰部。

        那把大剑估计有七十斤重。

        而她也才80斤重,在这种力量下,莉安娜的身躯犹如断线的风筝,撞向了下水道的墙壁,紧接着,大脑一片空白。

        等她再次醒来时。

        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阴暗的地牢中,双手双脚已经被绑在了石板上,她知道自己玩了,接下来等待自己的将是绝对的噩梦。

        不过作为魔女信徒,她早就有了这种觉悟,用力地咬着自己的一颗牙齿,那颗牙齿是特制的,里面含有剧毒,能让她瞬间死亡。

        只是她咬的时候。

        发现那个牙齿貌似消失了,这让她彻底慌了,被人给抓到,且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且她还发现了件更恐怖的事情。

        她的身体很是燥热,地上有一些玻璃瓶,如果没错的话,那些瓶子应该是自己用来装催情剂的。

        莉安娜慌了。

        她虽然能免疫这种液体,但一下子摄入大量的话,大脑还是会不受控制的。

        而就在此时。

        她眼角瞥到了坐在不远处,貌似正在喝茶的胆小鬼罗德。

        那张脸怎么那么帅。

        他怎么没有穿衣服。

        好想,好想......

        莉安娜猛地摇摇头,催情剂已经发挥作用了,自己出现幻觉了,在失去意识前,她猛地咬向嘴唇。

        鲜红的血液迸射了出来。

        还是不够痛。

        头猛地撞向石板,通过疼痛的刺激,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

        “别着急自杀啊。”

        “我还有事情要问你呢?”

        罗德淡淡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是贵族出身的吧。”

        “莉安娜停止了撞击的动作,但并没有回答。

        “贵族出身,却堕落成魔女信徒,你们家到底欠了多少钱啊,让我猜猜啊,如果没错的话,你之所以会成为女巫,应该是你父亲把你卖给魔女教,然后那些钱,压根就没去还债,而是给你那愚蠢的哥哥办一个体面的婚礼吧。”

        “而受到欺骗的你,在魔女教的帮助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和哥哥,最后得到了魔女的祝福。”

        “啊~~”

        莉安娜尖叫着,用头疯狂撞着地板,仿佛不愿意听到罗德所说的话。

        “洛思,按住她的头,别让她死的太快。”

        罗德说完后,又喝了一口下午茶,淡淡道:“莉安娜小姐,不着急的,我们的时间还有一大把,我们可以慢慢谈的。”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莉安娜惊恐道。

        罗德咧嘴笑道:“要不你猜猜,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我们到底对你做了啥?”

        “你到底对我做了啥?”莉安娜眼里全是恐惧。

        “真想知道?”

        罗德不怀好意道:“就算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这种明明被做了啥,却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是不是很不爽。”

        莉安娜咬着牙:“卑鄙。”

        “论卑鄙我哪比得上你,都敢豢养哥布林了。”罗德微笑道:“要不这样,我给你个提示吧,罗兰城的那位。”

        听到这话后。

        女巫愣了一下,狰狞狂笑道:“同样的手段,还想对我使用两次。”

        “这都被你发现了。”

        “看来骗不了你了。”罗德感慨了声:“那就没有办法了,既然你接受过魔女的祝福,那就应该知道最后一间房吧!”

        莉安娜瞳孔瞬间放大,如果之前她连死都没感到恐惧的话,那么此刻她仿佛听到了比死亡还要恐怖的事情里。

        “求求你,快杀了我。”莉安娜央求道,眼泪夺眶而出,连死亡都不怕的她,充满了各种不安的情绪。

        罗德面无表情地拍了拍手,阴暗的地牢里走来了两个戴着皮制面具的壮汉,他们体型比葛雷团长还要壮。

        只是全身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好像四肢就跟拼接的一样,且面无表情,瞳孔里没有半点光彩。

        “把这个人,带到最后一间房去。”

        两个壮汉听到后,直接抓起了绑在石板上的莉安娜,就跟死狗一样被拖走了。

        “求求你,罗德大人。”

        “杀了我吧!”

        随着开门声响起。

        “啊~~”

        黑暗中,那个叫莉安娜的女巫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罗德怒吼诅咒道:“你才是真正的恶魔。”

        听到那凄厉的声音,葛雷团长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连死都不怕的女巫给吓成那样。

        这个地牢的最后一间房。

        到底是什么?

        还有刚才那两个壮汉才哪来的,他担任守卫团团长迄今也有七年的时间,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两个人的消息。

        看来城主能在这么多次暗杀中活下来,除了大巫师伊凡、洛思外,应该还有其它的底牌。

        最让他震惊的是。

        罗德少年虽然年纪轻轻,可手段跟帝都的那些老狐狸比起来,真不知道,到底谁才是狐狸,这个女巫打一开始,就给他诈得死死的。

        不过,也有他所不理解的地方,真正击破这个女巫心理防线的,应该是她的身世,这个女巫百分百是个陌生面孔。

        连洛思都不知道,她的身份信息,足不出户的少爷,是怎么知道的?

        “罗德少爷,能问你件事情吗?”

        “不会是要问,那两人是谁吧。”

        葛雷连忙摇头,对于禁忌的事情,他压根就不想知道的太多,毕竟在这个世界,知道的越多,就等于死得越快,他还想再多活几年。

        “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女巫底细,甚至连她家里的事情也都知道,是猜的,还是以前就认识这个人?”葛雷问道。

        罗德笑了笑:“城里的图书馆里,有本书叫《贵族最后的尊严》,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我不爱看书。”

        “那你可能永远都找不到答案。”

        葛雷挠了挠头,叹息了声:“算了,不想了。”

        罗德确实没有欺骗葛雷,虽然莉安娜的名字,和她贵族的身份,是他用万物解释者看到的,但她的家庭情况,却是罗德猜出来的。

        那本书确实还蛮有意思的,是一位落魄贵族的回忆录,讲述的是他,为了所谓的尊严和体面,将自己老婆和孩子逼上绝路的故事。

        而孩子回来报仇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