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承运而生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想不想脱胎换骨?

第三百九十三章 想不想脱胎换骨?

        吴子义准时到达了壹号公馆,一个面貌较好的女服务员对着他鞠躬:“先生好,您是赖先生的朋友吧?这边请,赖先生正在包间里亲自布菜,要不要我通知他一声?”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还通知什么!”吴子义就挥了挥手,准备进去,服务员赶紧带路,殷勤得不得了。

        正要进去,就听到一个人大声的喊:“师父,师父——”

        吴子义扭头一看,一个穿着汉服的女人正朝这边走过来,看着吴子义,高兴地挥手。这女人穿着汉服,是那种束腰款,看起来英气十足。头发也束起来,就像是一个女侠一样,如果手里提着一把剑,估计有人得当成拍电影的明星了。

        “老子又不是唐僧,鬼叫鬼喊的搞么的!”吴子义翻白眼,转身就走。但是那表情,还是没忍住眼角里的笑意。

        秋山绘美捕捉到了,心情愉快得很,被吴子义这样骂,就跟得了表扬有什么区别。就知道师父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嘿嘿,喜欢我这么穿,却又不说出来,表达出自己的感觉非得这么含蓄,算了,我就不计较了。

        快乐的蹦跶一下,她也不敢计较啊。跟在吴子义后面,笑嘻嘻的,这种快乐的情绪连前面的舔狗服务员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觉得这个姑娘真的是漂亮啊,这么穿太有感觉了,是不是以后自己也搞一件汉服穿穿。

        一旦关注了感兴趣的店,服务员扭头上楼梯都差点儿绊倒,赶紧回过神,专心带吴子义他们一起上包间,殷勤的给每个人都上了茶谁,还有热毛巾之类的。筷子都是顶格用的是象牙筷子。

        吴子义表示疑惑,象牙筷子也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摆上餐厅?不怕被有关部门毒打了吧?不过这不关他的事情,估计就是个噱头而已。但是拿在手里,确实晶莹如玉,入手温润。

        赖成刚献宝:“这可是真象牙,据说老板在非洲和这里都有关系,所以能够运进来,轻易不拿出来的,都是看人发货,徒弟我有点儿面子,所以他们也算是优待……”

        秋山绘美在一旁呵呵的冷笑。但是没有出声,毕竟是第一次师门聚会,就闹出窝里斗来,肯定会招惹师父不高兴的。

        还好赖成刚几乎是当秋山绘美没有存在一样,就是一个劲儿的对吴子义献殷勤。秋山绘美也不在乎。

        等菜上齐了,赖成刚就斟了几杯茶,忽然双膝跪地,双手捧着茶杯,对着吴子义说道:“师父,以前是您不稀罕,但是我知道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仪式感,这样显得正式,所以今天我就借着师门正式命名成立,我也就要正式的拜个师。算是我们门派走上正轨了。我作为大师兄,肯定要对门派的发扬光大要起表率作用的,不然以后谁都随随便便的进门,师门就没多少尊严了。您说是不是?”

        吴子义笑骂一句:“张楠教你的吧?行,给张楠面子,不是给你的。这个茶我就喝了吧!”说着,他结果赖成刚敬的茶,连喝了三杯。

        赖成刚看吴子义将三杯茶都喝了,笑得嘴都合不拢来,又郑重的磕了九个头,算是拜师了。磕九个头,吴子义也不回避,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应景到底了。喝了茶,接受了磕头,点点头,让赖成刚坐下:“你作为大师兄,确实有教导职责。”

        赖成刚欢喜的点头,斜着眼睛瞟秋山绘美,很得意的表情。

        本来赖成刚跪下来的时候,秋山绘美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再看到他的拜师大礼,顿时就明白了,自己又错过了一个很郑重的仪式,又要落后于赖成刚了,心头有些恼怒,再看他得意洋洋的嘴脸,恨不得一脚踹进他的嘴里。

        这还是吃了不懂华国礼仪的亏了,这也让秋山绘美下定决定,在这之后,一定恶补华国的礼仪,这样总有一天会抢在赖成刚的前面的。

        等赖成刚做完了,秋山绘美就按照这样的程序也做了一次。她做的比赖成刚更加的认真,磕头都很用力,以至于起来的时候额头都红了。既然被赖成刚抢了先机,那么就只能在诚心上下功夫,老娘的额头都磕红了,总比你要强了吧!

        吴子义还有点的感动呢,这女人为了拜师,还真是下了苦心,点点头示意自己很满意。顺便对她说道:“以后多和师兄交流,他能够脱胎换骨,是忍受了莫大的艰苦,如果有一天你也能够忍受,也会有脱胎换骨的一天。”

        脱胎换骨?秋山绘美一愣,马上就回过神来,狂喜。尽管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是她还是极力的稳定情绪,很想问问赖成刚的脱胎换骨是个什么水平。

        但是赖成刚那一副神叨叨的模样,又让秋山绘美心中不太喜欢。就坚持着没有问题。但是心中却又极力的想要渴望能够见识一下。

        虽然不能向师父那样飞天遁地,但是能够有个质地飞跃,那也是足够教训家族里的那些人了,特别是那些老顽固们,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的家族就是最厉害的,还有那个老妖精,总有一天……哼哼……

        吴子义似乎知道秋山绘美心里是怎么想的,就示意一下赖成刚。赖成刚就点头,知道要自己展示一下实力,于是就一手将秋山绘美面前的那个瓷杯子拿过来,捏了捏,又还了回去,摆在秋山绘美的面前。

        这一招他是学习吴子义的。但是火候还不够,瓷杯子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很多裂痕了。不像吴子义那样举足轻重,毫无烟火之气。不过这也是赖成刚尽力的缘故,吴子义做的很轻松,因为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小事,但是对赖成刚来说是一件全力才能做出来的事。

        但是这已经对秋山绘美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了。

        她看了看这种瓷杯子的边边,就这样被赖成刚的几根手指头捏碎了,捏除了裂纹,真是厉害。她拿起来准备仔细看看的时候,瓷杯子浑然就四分五裂。

        吴子义用手指指了指赖成刚,赖成刚就笑嘻嘻的对着吴子义说道:“当初还真是亏了师父的这一手,让我猛然的惊醒,强中更有强中手,以往还望一山高。若不是这样,我只怕还是个混混一样的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师父,我要学!”秋山绘美跳起来,又要跪下来,给吴子义磕头。

        吴子义就嫌弃:“有事没事的跪下来做什么?我可告诉你,赖成刚当初为了脱胎换骨,可是整个人就像是抽筋扒皮一样的痛苦了一天一晚,这种痛苦可不是人能够忍受的。”

        “我能!”秋山绘美就叫起来,要去去扯吴子义的手,准备摇一摇的撒娇。

        又被吴子义嫌弃的甩开了。

        赖成刚在一旁补刀:“我当初脱胎换骨的时候,可以一件衣服都没有穿的,嘿嘿……嘿嘿……”干笑了两声,看到吴子义的眼光不对,赶紧的往旁边挪了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