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愿来生,再为红尘抚琴【第三更,5000字,求月票!】

第二百七十六章 愿来生,再为红尘抚琴【第三更,5000字,求月票!】

        轰轰轰!

        一扇又一扇的天门,纷纷在虚空中隐匿。

        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天地间一瞬间恢复了清明,有微风徐徐卷动,白皙的云海开始覆盖,再度笼罩了人间天穹,为人间带来舒适的云卷云舒。

        罗鸿面色煞白,邪神二哈回归,发丝再度化作了斑紫之色,罗鸿没有散去神降术,还在坚持着。

        他悬浮于九天之上,目光锐利,破开云海,看到了人间大地。

        看到了拔地而起的无量山,无量山上望川寺。

        也看到了望川寺演武场上,夫子伽坐在谛听雕塑前,化作石像的画面。

        眼眸微微波动,罗鸿抿了抿嘴。

        夫子……果然才是真正的正义之士,舍身取义之辈。

        他罗鸿这个徒有虚名的正义表率,和夫子一比,就是个渣!

        从今以后,谁说他正义,他罗鸿跟谁急!

        不过,夫子牵引走了磅礴的气运,将黑暗潮汐中的尸王,还有南天门的南天王都拉扯入了地狱,封印了起来。

        这一封印,短时间内这两者应该不会作妖了。

        不过,迄今为止,罗鸿对于地狱还算有些了解,对于天门,却是了解的不太多,主要是之前实力不到,并没有人与他解惑。

        但是,如今夫子搞出这么大的一手事情,应该可以猜测的出来,天门之后的天人,一旦降临人间……绝对会带来无边的灾厄。

        对于人间是一场灾难。

        “愚蠢的小罗,这还看不透么?应该是涉及人间气运之争。”

        邪神二哈无趣的打了个哈欠,道。

        “人间气运应该很磅礴,从弥漫的规则来看,人间曾经也有至强的强者,不过,如今规则孱弱,气运稀薄,被那愚蠢的老头搞了这么一手,规则力量又孱弱了几分……从之前天门缠绕的气运来看,天门后的天人应该是瓜分了人间气运的主谋。”

        邪神二哈道。

        罗鸿眼眸微微一动,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邪神二哈知道的果然不少。

        “气运之争?”

        罗鸿倒是想到了这大朝会,似乎就是天人主导的。

        人间气运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被一点又一点的蚕食。

        罗鸿眯起眼,抬起头,斑紫色的发丝飞扬。

        看了一眼那隐匿消失的南天门,罗鸿可以感受到,南天门没有消失,只不过是隐匿了。

        “夏皇吞噬人间七分运,想要登基为人皇,可是他最后发现,根本不行……因为人间气运残缺。”

        “而这残缺的气运,便是被天人所收刮走?”

        “天人获得气运,增强自身,又抑制人间诞生人皇?”

        罗鸿深吸一口气,心中总算是捋清了一条线。

        身躯飞速的降落,破开云海,重归人间。

        天安城沦为了一片废墟,在废墟上,一道又一道的人影悬浮着。

        夏皇陨落,夏家高手死伤无数,而坐镇大夏长陵的那些陆地仙亦是各自退走,只留下了一片狼藉的天安城以及废墟。

        天地一片静默。

        所有人都看着从天穹上飘落而下的罗鸿,紫眸罗鸿,充斥着邪异。

        但是,他帮助夫子暴打天尊的画面,他们还是有看到。

        一时间,似乎有阳光破开了浓厚的云海,扬洒照耀在刚从云层中飘落而下的罗鸿身上,金光闪闪,犹如天神下凡。

        天安城上空,粗大的虚空裂缝横亘,那是神降术招来的诡异空间。

        让所有人都不敢异动。

        大家盯着那巨大的裂缝,内心深处的恐惧都仿佛被调动了出来。

        不管是一品,二品,还是陆地仙,都有些惊恐。

        最可怕的是,那裂缝之后,还有可怕的魔音传出,有不甘的女声,发出怒吼,咆哮……

        震慑人的心神和灵魂。

        修为低于二品,不捂住耳朵,都会被搅动心神。

        而相反,若是不修行的凡人,反而什么都听不到。

        这裂缝中的诡异,让人心悸。

        守山人与陈管家的战斗亦是落下的帷幕,夏皇陨落的时候,守山人其实就跑了,没有再与陈管家恋战,因为,他知道,夏家大势已去。

        他追杀过罗鸿那么多次,留下来只会更惨,所以他逃了。

        虚空中。

        诸多强者亦是目光复杂的看着光芒万丈的罗鸿。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金帐王庭的大汗,还有苗蛊一族的南诏国主南离火……

        他们没有走,主要也是因为艺高人胆大,毕竟他们的修为都是九境巅峰,更是有神兵,邪蛊在手,能与十境交锋,所以不急着走。

        但是,他们还是有些忌惮罗鸿的,罗鸿背后那虚影的战力他们看到了,连半只脚超脱十境的夏皇,都被一拳打爆,陨落当场。

        他们自然忌惮。

        他们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去,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盯着那皇座。

        汇聚了天下七分运的皇座……

        气运光束正横亘于天地之间,激荡不已。

        皇座在其中,闪烁着光华。

        得皇座者,得天下!

        蓦地。

        一股强横的气息升腾而起。

        却见那本该死去的罗红尘,一步一步走向了皇座。

        他的手中,握着一把剑。

        正是那破碎了的飘雪剑,这是一把燃烧着灵魂火焰的飘雪剑。

        “诸位,退去吧,一切因我而起,便由我结束。”

        罗红尘伫立在皇座之前,扭头看着天穹上的诸位强者,笑了笑。

        下一刻,飘雪剑一剑斩下。

        一剑红尘劫。

        斩皇座!

        罗红尘用尽了所有的力量,骤然斩下,那金光闪烁,皇位浩荡的皇座,顿时被斩的四分五裂!

        蕴含在皇座之中的天下七分气运顿时激射而出,朝着四面八方呼啸而去。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还有王庭大汗等当世强者,皆是眼眸一凝,探出手,强大的气机汇聚,化作一掌牵引这份四散开来的气运。

        “不过诸位,有一说一……”

        “夏家的气运,归我罗家所有,谁敢拿……我罗红尘虽然濒死,但是……未必不能换一个。”

        罗红尘白衣翩然,脸色虽然煞白,但是,却微笑的看着当世强者。

        “呵。”

        “他们拿下试试。”

        飘落而下的罗鸿则是嘴角一撇,冷笑。

        他还没有解除神降术呢!

        大周天子头顶造化炉,温和的笑道:“说的哪里话,夏家气运,理应归罗家。”

        楚女帝则是御着龙雀剑,逐渐从天人被封印的兴奋中冷静下来,再度恢复为那高冷的女帝:“朕今日高兴,谁敢多拿,朕砍谁。”

        王庭大汗顿时冷哼了一声。

        你们都针对老子?

        就觉得老子会多拿?!

        他也不多说,抬起手便朝着王庭的气运抓去。

        多拿,他有这个想法,但是……没这个实力。

        如今罗家有罗鸿和罗红尘两位妖孽在,若是罗红尘真的跟他换命,他很亏。

        至于罗鸿……怪物一个,懒得多说。

        和挂逼有什么好说的?

        所以,王庭大汗冷哼一声,伸出手便朝着那自家的王朝气运抓去。

        大周天子一笑,亦是抬手抓去。

        女帝亦是如此。

        各拿各的,也不多拿。

        蓦地。

        三者骤然色变,从皇座中激荡而出的气运,顿时被一股磅礴的吸力所吸引。

        不受他们的控制,席卷激荡在天地之间,朝着安平县的方向飞速卷动而去。

        三人皆是面色大变。

        扭头看向了安平县的方向。

        罗鸿和罗红尘亦是面色微微变化。

        安平县方向。

        东山华光尽显,横亘于天地之间,而东山之上,宫阙林立,流光溢彩,璀璨而夺目,耀眼万分。

        最主要的是……

        学宫之上,那春风小楼顿时浮现而出,有圣人光辉化作金色的雨,飘飘洒洒。

        而春风小楼那破旧门户之后,竟是一片汪洋大海……

        众人甚至能够听到水浪轻轻拍打的哗啦声响。

        “学海秘境?!”

        “稷下学宫的学海秘境?”

        “天下第一秘境?!”

        在这一刻,所有见得这一异象的高品修士,皆是眼眸一缩。

        尔后,有惊喜之色涌动。

        学海秘境……似乎要开启了!

        诸多一品强者惊喜万分,甚至不少隐匿于深山老林,洞天福地中的陆地仙也是惊喜不已!

        为什么?

        因为学海秘境中可是蕴含着大机缘!

        哪怕是对陆地仙而言,都是天大的机缘。

        一品在秘境中若是获得机缘,可以轻轻松松的跨越桎梏,在大道路上,绽放大道之花,成就陆地仙。

        而陆地仙境界的强者,亦是能够在学海秘境中轻松破境!

        轰隆隆!

        皇座之中宣泄而出的气运力量滚滚涌动,像是滔滔江河,席卷天穹之上,冲散白云,撕裂云海,犹如白龙遨游天际,漫入了学海秘境中。

        天地寂静。

        然而,只不过寂静了几秒,下一刻,粗重无比的呼吸声响彻天地。

        无数的修士眼眸闪烁着精芒。

        下一刻,纷纷从天安城大战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纷纷掠空而起,化作一道又一道的长虹朝着安平县,朝着学海秘境所在的方向飞速掠去。

        四大王朝的气运被学海所吞噬……

        气运力量可是能够帮助一品踏入陆地仙境界的能量!

        当初罗小北之所以能跨入陆地仙,便是得气运力量冲击疯癫了十五载。

        像陈天玄这样野路子强硬姿态开天门,入陆地仙境界的妖孽毕竟是少数,而且,这样冲击陆地仙境界危险无比。

        更多的还是附庸于王朝,圣地,借助气运力量,踏入陆地仙。

        而如今,这气运力量皆是被学海秘境所吸收。

        这说明什么?

        说明学海秘境对于陆地仙,有着极大的帮助!

        这下子,哪怕是五境以上的陆地仙都开始心动了!

        这异变,亦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震惊。

        大周天子,大楚女帝还有金帐王庭的大汗等人,皆是眼眸闪烁精芒。

        纷纷冲天而起,朝着安平县的方向飞速驰骋而去。

        先不说学海秘境的问题,单单是他们的王朝气运被学海秘境所吸收,便是一件大事。

        虽然夫子石化镇三界,但是,他们亦是需要一个理由。

        ……

        沦为废墟的天安城。

        强者都走光了。

        只剩下了罗家人,以及夏家兵马……

        罗鸿这时候,才是解除了神降术,虚空中的裂缝开始飞速的愈合,最后彻底的封闭。

        只剩下那尊女邪神不甘,愤怒,委屈到带着哭腔的吼声在萦绕着。

        “二号!祇与你没完!”

        念念不忘,留有回响。

        “二号?”

        罗鸿面色古怪,难道这便是二哈的称谓?

        罗鸿闻言顿时眉头蹙起,这个二号……就很意味深远了。

        序列邪神?

        还有三号,四号,五号?

        邪神到底有多少?

        罗鸿深吸一口气,对于邪神的来历,愈发的疑惑。

        “愚蠢的小罗,无需在意这些,祇觉得二哈称呼很好听。”

        邪神二哈慵懒的声音响起。

        罗鸿笑了笑。

        你老高兴就好,反正这个世界,除了他,无人知晓二哈的深层次含义。

        神降术散去,罗鸿顿时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发丝变得更加的苍白了,肌肤都毫无血色。

        这一次因为有生命精华的缘故,虽然没有消耗生机,但是,几乎抽干了罗鸿所有的力量。

        若是没有生命精华,罗鸿维持这么久的神降术,怕早已经被吸成人干了。

        邪神二哈吸起来,比魔剑小姐姐还狠!

        一想到魔剑小姐姐,罗鸿就想起了“血雨原”,那可是个好地方啊,罗鸿觉得还可以给魔剑充能一次。

        然而,当他看向远处牌坊的时候,那牌坊门户已经被一个熟悉的人影收了起来。

        闻天行!

        司天院的闻天行,收了北斗秘境,已经腾云驾雾跑远了。

        罗鸿顿时感到有些可惜。

        而一席红裙的魔剑小姐姐顿时浮现在罗鸿身后。

        嘟着嘴,满是幽怨的盯着罗鸿。

        她……被罗鸿掏空了。

        可这厮,似乎不打算补偿她。

        她感觉到了,这厮……要白嫖!

        之前欠的吸不还也就算了,现在还白嫖!

        她有脾气了!

        罗鸿见状,顿时满脸尴尬。

        “别急,迟早带你吸满满!”

        “北斗秘境是吧,血雨原是吧……那玩意是昆仑宫的秘境,不就是一个人间圣地么?为了你,本公子愿意干翻这个圣地,夺来秘境,让你吸个够!”

        罗鸿胸膛拍的“嘣嘣”响。

        圣地?

        作为官方认证的小恶人,攻打人间圣地,还不够坏,不够恶么?

        不仅能够得到罪恶,还能喂饱魔剑小姐姐,一举两得!

        罗家众人飞速掠来,看到罗鸿一副亏空了身子的模样,顿时面容微微悲恸,罗鸿这一次又消耗了不少寿元吧。

        召唤来那等存在,代价自然极大。

        大家都有些沉默,没有过多的寒暄,罗老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罗鸿,一切……都靠这个孙子啊。

        而当罗红尘抱着被宁王敲晕的司徒薇走过来的时候,连罗鸿也是沉默了。

        “大哥!”罗小北眼眸波动,鼻头发酸。

        罗老爷子则是不住的叹息。

        罗鸿看着大伯,对于这位接触不久的大伯,罗鸿还是很感慨的。

        对方的确是一代妖孽,哪怕死了,也是妖孽。

        毕竟,能够将夏皇算计的死死的,若非高离士这个意外,没准,他还真的杀了夏皇。

        “笑一笑,不用这么悲伤,对我而言,是个好事。”

        “我终于解脱了,终于不用再遭受折磨,多么开心的事啊。”

        “我大仇得报,也见到了亲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罗红尘微笑着,俊朗的面容上,带着几许洒脱。

        他油尽灯枯了,剩余的一缕残魂,也焚烧的差不多,若非有生命精华蕴养十五年,他早就泯灭了。

        而他剩余一缕残魂,想要复生,根本不可能。

        罗红尘笑着与大家诉说着,与大家道别,也与大家叙旧。

        他让罗小北脾气收敛点,不要那么火爆,动不动就一点就炸。

        也与罗老爷子叙旧,朝着老爷子躬了躬身,毕竟,他这个儿子,难尽孝了。

        他轻轻抚摸了下司徒薇的面容,这个女人,沧桑了许多。

        他罗红尘曾经红颜无数,可最终,只有这个女人等到了他的回归。

        尽管只是一面,但亦是让游戏花丛的罗红尘心头微颤。

        “唉……”

        最难消受美人恩。

        而最后,罗红尘看向了罗鸿,这个让他意外多多,替他报仇的大侄子。

        罗鸿看着罗红尘,欲言又止。

        他知道,罗红尘已经油尽灯枯,活不了了。

        可是,他有亡灵邪影,或许有机会可以让大伯“站起来”。

        虽然机会渺茫,但是等他以后强大了,自然可以召唤。

        “别,我知道你小子在想什么,别用你那套拘灵遣将的术法搞我。”

        罗红尘却是摆手,制止了罗鸿。

        他风华绝代,举世无双,风靡花丛。

        谁要变成那黑糊糊的丑逼?!

        “这个人间没了罗红尘十五年,那便让罗红尘消失在这世间,尘归尘,土归土,我本就死了。”

        罗红尘笑道。

        他再度朝着罗老爷子道歉。

        罗鸿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而罗红尘则是抬起手,点在罗鸿的眉心,将剑法红尘劫,传给了罗鸿。

        这罗红尘在生命极尽升华之下所创造的空间剑术,非常的强大。

        哪怕是夫子都赞不绝口。

        罗鸿没有拒绝,接受了这套剑法,虽然他觉得自己剑道天赋有点差,但是这个时候,不能扫了大伯的兴。

        做完了这些,罗红尘洒脱了朝着大家微微点头。

        他笑了笑。

        而司徒薇也从昏迷中睁开了眼,流着泪,痴痴的看着洒脱的罗红尘。

        看着罗红尘身上开始燃烧起道火,一点一点的化作灰烬飘散在人间。

        司徒薇抿着嘴,幽怨念道:“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愿来生,再为红尘抚琴。”

        罗红尘身上道火大盛,听的司徒薇的诵念,不由怔然。

        “负尽狂名十五年……”

        “哈哈哈哈……”

        “好一个负尽狂名十五年!”

        “诸位。”

        “告辞。”

        话语落下。

        火光大盛,罗红尘瞬间化作青烟冲霄,被风吹拂着,荡尽天上人间。

        ps:第三更,5000字,算是还之前的一章欠更,两万字更新,手指骨疼,写不动了,求下月票,求下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