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级汽车销售系统在线阅读 - 第601章:该死

第601章:该死

        第601章:该死

        办公室大门虚掩,细野幸之助抢先走过去贴在门边观察。

        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异常,细野幸之助还不放心,又慢慢推开房门把脑袋伸进去扫视一遍情况。

        没人。

        细野幸之助松了一口气笑了,回头朝着方远压低声音让他快点跟着过来。

        随着细野幸之助进入了办公室,方远站在门口目光扫过四周,哪里有细野幸之助说的医务室房门?只好郁闷的看向了他。

        细野幸之助示意别说话,别发出响动,然后指向了角落里的一扇屏风,告诉方远那后面就是医务室的大门,他自己紧接着快步走向了办公桌后面的硕大保险箱。

        看了眼兴奋过度的细野幸之助,方远独自走向医务室时顺手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巴掌大小的玻璃烟灰缸。。

        到了跟前,方远轻轻按动门把手推了一下房门,只是轻微咔嚓一声却纹丝不动,明显是上了锁。

        方远也不着急,摘下了手表很快打开,小心推动木门裂开了一条缝隙,正好看到房间正中有一张硕大的手术床和上面的无影灯,并且好像有人躺在上面,两边各自站着一个穿白大褂低头忙活着。

        不用猜,手术床上面的必定是王嘉良,就是旁边的两个人有些难解决。

        方远害怕自己现在虚弱的身体搞不定他们,他却不想舍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咬牙一跺脚,猛的推开木门,首先朝着右边的医生扑去。

        突发意外,手术床两边的医生扭头看向冲进来的方远全傻眼了,尤其是右边的白种人愣了会,刚想呵斥让方远滚出去,人影已经冲到了面前。

        方远扬起紧握的玻璃烟灰缸狠狠的砸在白种人脸上,咣当一声巨响,一道血雾飞溅起来,医生的身体向后仰倒重重的砸在地面,捂着脑袋起不来。

        顾不上绕到对面,方远舞动的手臂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打人的动作毫不停歇,直接朝着另外一个医生把烟灰缸甩了出去,准确砸中了他的面门,只听的哎呦一声同样向后倒去。

        连砸带甩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般顺畅,几乎是没差一秒钟先后砸倒了两个人。

        听到了动静,躺在那里的王嘉良睁开了双眼,即惊恐又愤怒的目光射向了方远,马上意识到了危险。

        王嘉良顾不上手背还扎着针头,双手撑在床边脑袋上扬想要起身,空中一道寒光扑面而来,一把手术刀直直的插在了他的左胸。

        锐利的手术刀轻松没入肌肤,溅起了片片血花,王嘉良的胸口一阵剧痛,疼的他哎呀一声,正要挥动胳膊去推方远的手掌。

        方远这边已经拔出了手术刀,撕心裂肺般冲着他怒吼:“师父教你一身技艺,你却害死师娘,欺师灭祖,该死。”

        “啊……你……”王嘉良整个人如同雷击一样颤抖起来,抬起的胳膊僵直在了空中,别说去推开方远的胳膊,浑身的力气好像被瞬时抽干,咚的一声重新跌回床铺上。

        “师父一家待你如家人,你却逼死师姐,丧尽天良,该死。”随着又是一声怒喝响彻密室,手术刀直直的扎在了王嘉良的右胸。

        “师父养你三十年,你却裹挟他全部家产逃来日本,忘恩负义,该死。”没等王嘉良喊出疼来,方远已经再次捅在了他的肚子。

        状如疯癫的方远眨眼间连捅王嘉良三刀,鲜红的血液从三处刀口奔涌而出,浸湿了衣服和床单,整个上半身鲜红一片好像一个血人。

        王嘉良倒在血泊当中,他的身体抽搐,嘴巴哆嗦着汩汩的吐出了鲜血,死死的盯着方远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艰难的抬起了胳膊指向方远断断续续的说:“你……竟然……是宋国源的徒弟?”

        “没想到吧?”方远为了找到王嘉良,在日本装孙子请客吃饭陪笑脸,天可怜见终于让自己找到王嘉良报仇雪恨。

        “饶……饶我一命,我把钱全……给你。”王嘉良嘴里的鲜血汩汩的往外吐,依旧祈求方远能饶他一命,为此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但是没有等到方远的回答,脑袋向着旁边一歪双腿一蹬咽了气。

        终于死了,方远冷哼一声,一点也不可怜这个不忠不义,狼心狗肺的逆徒,反而长出了一口气,有种能帮师父清理门户,大仇得报的畅快。

        “杀人了,杀人了。”迈克医生几乎是歇斯底里般嚎叫起来,他越看方远越像噬人的恶魔,在地上双脚蹬地惊恐的后退,只求能离他越远越好。

        杀人不死枉为仇,为了自己的安全,方远握紧了手术刀直接追过去捅在了迈克医生的胸口。

        “救命啊。”床铺另外一边也响起了惊叫,可是没等这个医生跑到了门边,又被方远追上一刀毙命。

        手术室里一片狼藉,方远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正好碰到了朝着这边走来的细野幸之助。

        “方先生,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细野幸之助上下打量着方远,惊恐的表情似乎发觉了什么。

        “你从保险柜里找到钱没有?”

        “没有。”方远的问题差点没让细野幸之助郁闷死,别说找到钱了,这么长时间,连保险柜都没打开。

        “跟我来。”方远直接越过细野幸之助,走到了办公桌后面打开了书架的格子,整齐摆放的各国钞票出现在了细野幸之助面前。

        “竟然藏在这里?这么多?”细野幸之助哪里还管手术室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两眼发直身体颤抖着缓缓走了过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没问方远怎么知道中鲁雅志怎么会把钱藏在这里。

        难怪细野幸之助变得如此失神,美元,日元,欧元,华夏币摆放的密密麻麻塞满了整个格子里,他从小到大哪见过这么多?

        “我的,都是我的。”细野幸之助走到了书架面前,张开双臂猛的扑了过去,抓住了格子两边,声音颤抖的直嚷嚷。

        过了有两秒钟,兴奋过头的细野幸之助再次转身在办公室里到处寻找,最后竟然真的让他找到了一个旅行箱。

        细野幸之助把旅行箱打开放到了办公桌上面,看都不看日元,华夏币和欧元,抓起了美元一把一把的开始往里装,方远则站在一旁冷眼相看,压根没有过去也拿一份的意思。

        已经把美元铺平了整个旅行箱,细野幸之助还不满意,又把全身上下的衣兜全部塞满了。

        “我的,都是我的。”细野幸之助神神叨叨的不住重复这一句话,又从格子里抱出几摞美元,想要把旅行箱的缝隙都塞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