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善良的宇智波在线阅读 - 157.烤鱼

157.烤鱼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里,水汽弥漫,如瀑布倒挂般的水浪翻涌不休。

        最令人心悸的,是伴随着水雾弥漫开的狂暴查克拉,躁动而沉闷,让人感到阵阵如实质般的压力。

        “那就是三尾吗?”阿飞惊叹道:“古怪湖泊里的大乌龟,果然,其实我们已经很接近了。”

        “嗯。”浅司点点头。

        哪怕相隔还有些距离,却依旧能清晰感知到那股让人压力十足的查克拉,这种程度的波动,恐怕也只有尾兽能够做到了。

        “唉,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啊。”阿飞垂头丧气道。

        “木叶向来谋定而后动,眼下这种失控的场面,不像是要封印三尾,更像是没有准备。”浅司说道。

        “咦,说的也有点道理。”阿飞挠了挠下巴,“不过‘谋定后动’?那个鸣人也是吗?”

        浅司看了他一眼,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打算抬杠。

        阿飞见他神情,顿时低咳一声,“那按照你的了解,木叶的人是在做什么?”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浅司说道。

        “啊嘞?”阿飞疑惑道:“昨天你不是还说不好奇吗?”

        “笨蛋,现在三尾不是都出现了么。”浅司现在真觉得这家伙又开始了,开始找茬抬杠了。

        “好吧好吧。”阿飞抻了个懒腰。

        ……

        沉沉的雾霭之中飘散着水滴,像是逐渐积雨的云,浅司伸手虚抓了一把,捻了捻手指,又抬头看了看天上,若有所思。

        “怎么了?”阿飞问道。

        “没什么。”

        两人站在距离湖泊几十米外的树上,看向在湖面上交战的双方。

        “小司,你别这么挺着啊,快趴下点。”阿飞拽了浅司一把,自己蹲了下去。

        事实上,即便是这种距离,交战的彼此也不会分神来感知四下的,那样无疑会给对手机会。

        此时,湖面上浮起了一只巨大的龟类生物,背部是如龟甲般的厚重角质物,带着尖锐的凸起,上面还有水藻青苔,犹如磐石。

        让人感到压抑的查克拉波动,正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三尾矶抚!

        而此刻的湖面上,除了这个大家伙之外,还有一艘飘摇的小船,也正是船上的人引起了三尾的暴走。

        另外,还有在湖面上交手的几人,忍术不断碰撞,只不过跟三尾所造成的影响比起来,倒是很容易让人忽略了。

        “还真是只大乌龟啊。”阿飞撸了撸袖子,“这就去干掉它吧,小司?”

        “那边还有人在。”浅司说道。

        “嗯?”阿飞手搭凉棚,仔细看了看,“是有一条船,上面的人...等等,那是三尾人柱力?”

        阿飞大惊失色,“水影矢仓还活着?”

        这副姿态当然是他装出来的,矢仓可是他的老傀儡了,死没死他当然门儿清。

        “是相似的人。”浅司感知着从那个孩子身上散发出的奇异波动,语气微沉,“他能够跟三尾产生某种联系,是有人想用他来控制三尾。”

        “是打算制造人柱力吗?”阿飞惊讶道:“谁这么聪明?”

        “兜?”浅司看清了船上的另一道身影。

        与此同时,水面骤然炸开,层层叠叠的殷红色晶体朝三尾聚集而去。

        “唔,我明白了。”阿飞捶了下掌心,“是之前见过的那种遁术,他们是想用这种方法强行禁锢三尾啊。”

        说着,他看向浅司,跃跃欲试道:“怎么样,要阻止吗?”

        “不必。”

        “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三尾带走?”阿飞问道。

        “那可是尾兽。”浅司说道。

        “但还有木叶的...”阿飞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低沉的闷吼打断。

        下一刻,原本困住三尾的水晶壁便寸寸裂开,随之崩散。

        狂风汹涌,水浪漫卷,湖泊上交手的众人皆是被卷入湖中。

        “咦,九尾人柱力?”阿飞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被淋成落汤鸡的鸣人。

        湖面上起了漩涡,层层波纹开始扩散。

        浅司眉头皱了下,“退!”

        “啊?这么远还退?”阿飞话是这么说,可脚下却一点不慢。

        轰!

        湖面上陡然炸起一道冲天的水柱,掀起几十米高的水浪,直接朝四下拍落。

        就像是突然的一场暴雨,只听见巨大的落水声和拍打枝叶的声响,除此之外,耳边再也听不到其他。

        远处,浅司掸了掸溅到身上的点点水渍。

        阿飞晃了晃头,头发湿漉漉的。

        “洗了个澡啊。”他傻呵呵的。

        浅司不由白了他一眼。

        “这一下三尾是跑啦。”阿飞说道:“不过总算是确定了它的位置。”

        但马上,他就叹气道:“可怎么抓它啊?”

        “那些家伙应该比你还急。”浅司说道:“我们只需盯着,等他们打头阵。”

        “没错,到时候我们再杀出去,劈里啪啦,连着九尾一块收拾了!”阿飞摩拳擦掌,嘴里呼嚯有声。

        “保持这股干劲和精力。”浅司冲他略一颔首,转身就走。

        “哎,你去哪?”阿飞连忙道。

        “抓鱼。”

        “我肚子也饿了,等等我!”

        ……

        三尾的暴走不是全无好处,起码炸晕了不少鱼。

        在没有佐料的当下,烤鱼是一门技术活,不能硬来。

        先刮了刮鱼鳞,然后掏空内脏,在鱼身上划几下,洗干净穿在树枝上,在火堆上不断翻滚,等鱼皮翻卷,滴下油来。

        这很看重对火候的把握,以及耐心。

        浅司拍了拍阿飞的肩膀,将重任交给了他。

        “为什么要我来?”阿飞不满道:“以前我不都是负责吃吗?”

        “所以这一次你要学会成长。”浅司随口道。

        “占我便宜?”

        “糊了,翻面!”

        阿飞连忙转了转手里的树枝。

        “还有那条。”浅司努了努下巴。

        阿飞双手并用,坐在那,盯着火堆,如临大敌。

        “我在烤鱼,你坐在那当大爷?”他语气不善道。

        “你看我坐在这,几分像你从前?”浅司说道。

        阿飞顿时一噎,“我我我...”

        “你要有耐心,我在锻炼你。”

        “锻炼我?”

        “我们是搭档,当然要取长补短。”浅司煞有其事道:“我这是让你变强,是为你好。”

        阿飞恍惚了一下,“为我好?”

        “是啊,不然怎么捕获三尾?”

        “纳尼?”

        “别愣着,翻面。”

        “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