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书八零成了五个大佬的后妈在线阅读 - 第22章 绿帽子

第22章 绿帽子

        唐墨翎一直很受青睐。

        历来只有他不屑那些女人的,绝对不会喜欢这类话也只有他说的份,不管是外表身世,他都有资格,特别是近两年。

        随着他身份的变化,多少人趋之若鹜。

        结果他听到了什么?

        他完全看不上的穆惊蛰迫不及待拒绝,而且非常忌讳,仿佛他是什么病毒不祥一样,唐墨翎心里非常不爽。

        说得好像他看得上她似的。

        唐墨翎磨牙,穆惊蛰毫不知情,好不容易摆脱李招娣,结果回家还有赵兰和邵大嫂等着。

        她实在不耐烦,直接说了不嫁,让她们滚。

        还不许她带走她的嫁妆呢,她要真走那一天,她想带走就带走。

        她不想带走也是留给邵东他们,轮得到她们说话吗?

        穆惊蛰明确表明态度她不打算嫁,可赵兰他们半个字不信,觉得穆惊蛰只是拖延时间,不想将嫁妆留下。

        不止他们不信,村里的人也不信,觉得只是说辞。

        穆惊蛰可不管他们信不信。

        等下午放学,邵东他们回家,看到穆惊蛰还在,而且都准备做饭了,有些惊讶,却没多说。

        穆惊蛰本来打算和他们说一下她的情况,可看到他们毫不关心,想着也许他们没听到动静,也就没开口。

        一切如常,就是饭桌上气氛有点沉闷。

        吃到一半,邵其洋忽然回来了,满头大汗。

        “怎么忽然回来了?”

        穆惊蛰问完就反应过来了,还能为什么,自然是为了穆雪回来的。

        记得书里邵其洋一生未娶,好像是没忘了穆雪。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穆雪因为他是邵其海的弟弟,不可能接受他,最后就变成了他的白玫瑰。

        唐墨翎在村里高调现身,穆雪看样子也是接受了他,邵其洋听到消息赶回来也正常。

        穆惊蛰忙拿碗筷给邵其洋。

        邵其洋看着穆惊蛰,想说什么又顿住,只干巴巴说了一句,“正好休息。”

        他是遇到了村里人听到穆惊蛰被提亲的消息赶回来的,乍一听到消息,整个人就懵了,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往家赶。

        回到家了,看到穆惊蛰还在邵家,他才忽然清醒过来,他为什么要赶回来?

        有人给穆惊蛰提亲,就算穆惊蛰答应了,他一个小叔子,好像也没立场表示什么。

        于是,沉默加入吃饭队伍。

        饭桌上的气氛没有因为他的回来变好,反而好像越发沉闷了。

        穆惊蛰恨不能摇着邵其洋的肩膀,让他清醒一点,别因为穆雪难过了。

        女主都是男主的,你只是个男配,多深情都没用的。

        可这话不好说,只能干巴巴问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有邮件丢了吗?”

        邵其洋眼神复杂看了她一眼,“没有。”

        穆惊蛰想了想道,“你这几个月好好攒钱,尽早买辆自行车吧,这样工作回来都方便一点。”

        邵其洋扒饭的手顿时一顿,许久才嗯了一声。

        买自行车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有了自行车,他就不用那么辛苦,也可以多送一些信件,多拿一点钱。

        之前他不是没想过的,可钱都在赵兰手里,赵兰并不想他买自行车,觉得太浪费钱,还不如等着邮局给他配。

        他不是正式员工,等着邮局给他配,天方夜谭,配自行车之前怕都下岗了。

        反倒是他自己配了,表现好还有可能转正。

        但赵兰都不管。

        结果倒是穆惊蛰让她攒钱买自行车。

        可惜,她就要离开邵家嫁人了。

        穆惊蛰看邵其洋兴致不高,打消了继续说话的念头。

        她就是想要激起邵其洋的事业心而已。

        感情不顺,就去拼搏事业吧。

        记得小说中,邵其洋后来好像开了快递公司,做得挺大,后来还上市了,大家都用都知道。

        这事业也是基于他如今的这份工作。

        不过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独立壮大,穆惊蛰就不大清楚了。

        凌晨。

        邵其洋身体疲惫至极,却因为心烦意乱一直没能睡着。

        到后来,他悄声起了床,拿瓶酒到了二哥邵其海的牌位前。

        跟着二哥说了几个孩子的状况,现在过得如何。

        说了一会邵其洋发现,不管说什么,好像总避不开穆惊蛰这个名字。

        “...二哥,二嫂要改嫁他人了。”

        “你才走了没多久,我倒是想让她留下,但是我又说不出口...”

        邵其洋笑得勉强,嘴角满是苦涩。

        这一分苦涩,甚至都不知道是因为二哥还是因为自己。

        同一时间,隔壁省市郊的那栋房子的地下室里。

        逼仄的房间里多了一些东西,单人床上的人却依然是老样子。

        仔细看,仿佛瘦了一些,不过头发却长长了不少。

        床边的仪器忽然发出幽幽的绿光,正好照射在他的头上。

        当那绿光闪过他眼睛时,他的手忽然动了动。

        因为没人在旁边,所以没人发现这一点。

        另一边,酒一杯接着一杯,慢慢的,邵其洋就有些微醺。

        “二哥,如果有人娶了二嫂你会生气吗?”

        “你要是不生气,那是不是谁娶了二嫂都一样?”

        “我没其他意思,我就是问问...主要是二嫂她以前敲过我门..”

        他说到这里猛地住嘴。

        “二哥你别误会,我们清清白白的,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我就是...”

        他就是忽然想,如果当初他开了门,如今又会如何?

        这个念头才闪过,邵其洋一惊,酒都清醒了大半。

        “二哥,你别多想,我就是喝多了,我不会的...”

        他要是给二哥带了绿帽子,他就不配为人了。

        邵其洋打了自己一巴掌。

        “二哥,我只是因为二嫂要嫁人了所以才胡言乱语的,你别当真...”

        另一边的地下室,单人床旁边的的仪器忽然响了起来。

        “海哥!”

        短发男子穿着裤衩就跑了进来,脸上闪过惊慌。

        下一秒,他就对上了一双眼。

        短发男子愣了一下大喜,“海哥,你终于醒了!”

        医生看过后,表示人醒了,就算过了最难的一关,但也不能大意,必须得好好养着。

        短发男子一个大男人,看着醒来的人没忍住红了眼。

        海哥看着他,拳头硬了硬,“憋回去。”

        短发男子猛点头,“我知道海哥你不喜欢人哭,我一定不哭,你醒来就好了。”

        海哥头动了动,“我昏迷几天了?”

        “不是几天,是几个月了。”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