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来一场锦上添花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左慕寒是在追她么?(一章)

第九十六章 左慕寒是在追她么?(一章)

        “……”

        朵拉拉倒是不知道自己表哥还嫌弃自己好追。

        这左慕寒是在追她么?

        整就……

        朵拉拉突然也不知道自己和左慕寒之间是什么关系了?

        “表哥,我觉得你看错了,我和左慕寒,只是相亲过一回,然后左奶奶是我的客户,现在不是这左慕寒,也是我的客户嘛,对不对?”

        朵拉拉也不知道要怎么理清楚,既然理不清,那就按照工作上的范畴来说。

        “拉拉,你……”

        白逸城本来还想接着表妹的话头说,可见门口有护士在喊人。

        “那位是病人朵拉拉,马上收拾一下,现在跟我去vip0066病房。”

        白逸城听到门口护士喊,连忙走了过去。

        “请问下,为什么要换病房?”

        “是这样的,病人家属要求给她换vip病房。”

        护士见是一个清秀的帅哥问自己,连忙细声细语的回答,没了刚才在门口有些彪悍的声音。

        今天好像医院里出现了好几个帅哥嘛,刚才那个也很帅。

        “是这样吗,我表妹正在挂盐水,要怎么过去?”

        白逸城也不懂,开口问眼前的护士。

        “没事,我带她过去就可以。”

        本来护士不想进去,可看到帅哥蹙眉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可以进去帮忙。

        然后就是朵拉拉被护士从病床上扶了起来,护士把盐水瓶挂在能推着移动的杆子上走在前面,让朵拉拉走在她后面,这事就愉快的解决了。

        来到vip0066房间,朵拉拉进去的时候见左慕寒已经站在里面了。

        她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只是她只是一个手受了一点伤,这人给办了住院手续也就算了,还特意去搞vip病房,真的没有那个必要。

        “其实那个病房也挺好的。”

        “这里安静,我喜欢安静,我喜欢静静的陪着你。”

        左慕寒深邃的眉眼这时候璀璨的有些晃眼,这嘴里说的话,更是让朵拉拉听着晕乎乎的,头脑发沉。

        “……”

        行,你厉害,我不说话总行了叭。

        护士帮着朵拉拉坐到了vip里面的病床上,帮她把盐水瓶挂好,虽然房间里有两个帅哥,让她移不动脚步,可看了两眼总是要离开的。

        “还是vip病房好啊,还有两张床,又安静,刚才病房里叽叽喳喳的,是有点吵。”

        “慕寒,你回家去吧,我自己的表妹自己看着就行。”

        白逸城在空余的病床上躺了一躺,感觉不错。

        算了,自己的表妹自己疼,还是自己看着她好了。

        “我记得你好像没有受伤,是我受伤了,这病房可是弄给我和拉拉的,没你份。”

        左慕寒其实不想住院的,可他受伤的手其实还是住院恢复的快一些。

        “什么?”

        白逸城觉得自己耳朵里听到了啥?

        这人真的矫情死了。

        自己不住院,看到自己表妹住院,他也住院。

        “行,你住,我守着我表妹。”

        虽然说这里是医院,可这病房里也算是孤男寡女的,好像单独把他们留在这里也不太合适。

        朵拉拉看着自己表哥和左慕寒斗嘴,她转身背对着他们,眼不见为净。

        她想睡觉来着,可手臂太疼了,就是睡不着。

        现在她只能平躺,转身都不行,她感觉自己要上厕所好像也不大方便。

        真是要命了。

        ……

        “好像睡着了。”

        白逸城和左慕寒互忒了一会,觉得没劲也就停了下来,回首发现朵拉拉睡着了。

        “逸城。”

        左慕寒这时候坐在了病房里的沙发上,看了一眼白逸城,觉得有些话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干嘛。”

        白逸城觉得这人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语气有些不善。

        “拉拉的前男友……”

        左慕寒想起先前看到的那个女子,不能否认长得也算不错,可和自己的小妮子比起来,好像还是自己的小妮子好看。

        那前男友得多瞎呢?才会放开小妮子的手。

        不过他内心还是有些感谢人家,毕竟人家放手了,他才有机会不是。

        “慕寒,拉拉的前男友其实人不错,在和拉拉谈的时间里,对拉拉的好,我也看在眼里。”

        白逸城上前帮自己的表妹掖了掖被子,和左慕寒坐在了一起。

        他们是好兄弟,有些话他以前没有说起过,是因为没必要说。现在既然人家问了起来,他也没必要瞒人家。

        “不然我也不会放任拉拉和他谈这么久,我以为这个人也许会守着拉拉一辈子,可是没想到却突然分手了,拉拉为了这个人还去海边自杀过。”

        白逸城其实知道自己表妹心里的想法,被人伤害过,如何再能轻易轻信于其他人。

        “海边自杀?”

        左慕寒听到白逸城说的,莫名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幕,那次他好像是在江都的海边在试验无人机在海域高空的飞行视野距离,好像是有那么回事。

        在他的脑海里还记得那双异常明亮又充满斗志的眼神,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可只要他闭上眼睛,就觉得那双眼睛是可以和那笑眼弯弯的模样重叠在一起,他想自己肯定是有点想多了。

        “是啊,所幸被人救回来了,我姨夫姨妈都很担心拉拉,可又怕她在做傻事,所以想着帮她介绍个靠谱的对象,我不就想起你了嘛。”

        白逸城基本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左慕寒。

        “慕寒,其实呢,我对你也没多大要求,真喜欢我们家拉拉,就好好对她,她应该已经经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了。”

        这时候白逸城说的话肯定是无比的真诚,就连眼神里的戏谑玩味都已经完全不见了。

        “今天的这个女人?”

        左慕寒觉得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没有问。

        “那个啊,是拉拉前男友的好朋友,今天听拉拉的意思是这好朋友要和拉拉的前男友结婚了。”

        白逸城其实真的不大相信。

        他也是男人,所以明白男人的心态。

        一个好朋友如果喜欢早喜欢了,还能等到现在?

        “是吗?听下来,那个女人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左慕寒联想了刚才的事件前后,很明显那女人是对拉拉有埋怨之意,还有那种有点激愤的情绪,如果真的是要和人家前男友结婚了,那看到自己老公的前女友肯定是炫耀的神情,所以那女人出现那样的情绪就真的有些莫名其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