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零贰章 仇中之仇

第零贰章 仇中之仇

        毕景血淋淋的手中拿着一个泛着金光的拇指大小的珠子。

        那是一颗内丹,那是乐至作为结丹修者的内丹。结丹修者内丹便是根本,若是失了内丹,也就丧失了一身的修为。乐至虽然修为平平,但是这内丹却是他的命根。

        而如今这命根被自己最爱的人掏了出来。

        除了那被掏出一个洞的腹部,乐至觉得另一个地方更难受。

        “这世上从来无人敢欺瞒本座,乐至,你还真是胆大包天!”

        乐至不着寸缕地躺在地上,全身浸满了鲜血,而那昔日里宠爱自己的容颜如今更如恶煞般看着他,乐至只觉得全身都发冷。

        “乐至,你知道哪几个字最适合你吗?”

        “自然是‘下贱不堪’四个字,为了让本座宠幸你,竟然用上这般不堪的手段?寄情丹?这东西又是你从哪里骗来的?以寄情丹欺瞒本座,实在是好手段!”

        乐至撑出最后一口气,冷笑道:“毕景,你可知寄情丹只在两百年内有效。其实寄情丹不是那次我追入万妖宗,你坐拥无数美人的时候,而是我们初见面之时,此间恰好十年。寄情丹在十年前就失去了作用!”

        毕景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冷道:“不可能!”

        “世人都爱自欺欺人,毕景,想不到你也不能免俗!我乐至此生对你真心,你又何必逆心而为?”

        “那本座便杀了你,让你好好看看本座对你的‘真心’!”毕景怒道,手中五指化作了无根利爪,往乐至袭来。

        乐至直直地盯着毕景,看着那利爪越来越近,竟是丝毫不留情,乐至猛地闭上眼睛。

        这是他的情劫,若是死在这人手里,也罢了。

        过了许久,都未等来那割喉的痛苦。

        乐至缓缓地睁开双眼,那双漂亮的眼中闪出一抹亮光。

        “毕景,你不忍杀我,那便是心中有我。”乐至半爬到毕景的脚边,近乎痴迷地看着那俊美的容颜。

        毕景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手中的利爪收去,变回了那双修长的手。

        “本座只是在想,若是这般就放了你,岂不是便宜了你?你骗了本座两百年,又将我最宠幸的两位美人打入冷狱,受冰刃之苦,若是不让你受一受,岂对得上本座的两位美人?”

        两位美人……

        灵仙宗上再见,念了几百年的人竟是左拥右抱,却再也记不得自己。

        以自己心头血为药引炼下的丹药可让食下之人专情于自己。那是乐至成为九级炼丹师开始炼的第一颗丹药,便用在了毕景身上。

        这丹药果然奇效,乐至当着毕景的面将他宠幸之人打入冷狱,毕景却只是温柔地看着他。

        那时乐至想,不愧是寄情丹。

        而今,他被挖去内丹扔在地上,心中想的却是,不过是寄情丹。

        这骗来的感情,终究是有尽头的。

        乐至眼中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散尽,最后如同一潭死水,再无波澜。

        “将他押入冷狱。”

        妖王冷酷的声音响起。

        乐至被拖着出了大殿,在门口处,他猛然抬起头,便见毕景坐在那处,身边已多了一美貌少年,两人相互调笑着。

        毕景一眼都没有看他。

        直到被带入冷狱前,乐至还是心存幻想的。

        两百年的时间,朝夕相对,而毕景竟然对他没有丝毫感情。

        他不信。

        所以他在等。

        鲜红的血液从他腹部流出,顺着衣角低落在地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地上的鲜血渐渐干去。

        冷狱也越来越近。

        万妖宗冷狱便是那人间地狱。

        乐至蹲在冷狱中,阵阵寒意侵袭而来。

        不过也有个好处,就是腹间伤口处的血早就结成了冰,血也止住了。

        内丹被取,修为顿时化为乌有,即使想以灵气御寒也不可为。

        本来红艳的唇已经发青,乐至紧紧地缩成了一团,却还是十分冷,刻骨的冷,似乎全身的血液都结了冰。

        隔着一层雾水,乐至眼睛盯着那门口处。

        “毕景……”乐至轻声呢喃了一声。

        眼前一黑,身体便不受控制地倒在了地上。

        乐至做了一个梦,梦里尽是皑皑白雪。

        毕景也做了一个梦,梦里少年红衣。

        景生殿中,青烟缭绕。

        毕景从梦中惊醒,便是喊了一声:“至儿!”

        趴在床尾睡着的女子闻声而起。

        “宗主……”女子温婉地唤了一声。

        毕景眼中的迷茫褪去,脸色渐渐铁青起来,十分难看。

        “去冷狱看看乐至死了没。”毕景冷冷道。

        女子恭身离去。

        大殿中便只剩毕景一人,香炉中燃着安魂香,他还是十分烦躁。

        他重新躺在那卧榻上。

        大殿中有脚步声响起,他并没有动。

        那人盯着毕景看着。

        毕景突然睁开眼睛,看向站在床边的人。

        中年男子,一身白色长袍,其貌不扬,却透着一股书卷气。

        “何为寄情丹?”

        “高品丹药,以心头血为引,可让人钟情于自己。”

        “你乃我丹师,为何不知我吃了寄情丹?”

        孟泠微笑:“我不过一个五级炼丹师,寄情丹至少要九级炼丹师才可修炼而出,若非特意,根本看不出。”

        “我身上的药性何时可完全解。”毕景想到了刚刚那个梦,眉毛不禁皱起。

        孟泠愣了一下:“我也不知,寄情丹两百年期限,如今已到。估计再过几日便好。”

        毕景脸色稍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