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零捌章 疑是故人

第零捌章 疑是故人

        比试的结果很快出来,沈漫和乐至确实为第三殿长了脸。

        南玉真人见了沈漫也一改往日不待见,和颜悦色道:“宗主已入分神期,放眼天下,并无几人。你们二人能成为宗主的亲传弟子,乃是天大的机缘,定要戒骄戒躁,好好修习。”

        “谨遵师父教诲。”沈漫道。

        沈漫一身白衣,出尘脱俗,静静地站在一边,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

        “沈漫,我第三殿弟子丹道皆修,但是你的剑道出众,为师今日便送你一柄剑。”南玉真人手中拿着一柄剑,剑刃出窍,便有一阵光芒,此剑乃是剑中上品。

        “多谢师父。”沈漫道,那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

        乐至一直盯着沈漫瞧着,自然看到他的手有一瞬间的颤抖。

        “为师还有些话和术儿说,你便先下去吧。”南玉真人对沈漫道。

        沈漫应声离去。

        南玉真人的目光落在了乐至身上。

        “徒儿啊,你是我看着长大的。”

        “你拜入幽草宗的时候还是一个娃娃。”

        “那个时候,你生的比现在还丑上几分。”

        南玉真人独自叹息许久。

        乐至一言不发。

        “徒儿……”南玉真人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乐至瞧着,“养这么大要送给宗主,我实在舍不得。”

        “……”

        “徒儿,你就没什么话和为师说?”南玉真人挑了挑眉,问道。

        “师父尽管嫌弃我生得丑,仍然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所以多谢师父。”乐至正经道。

        “……”南玉真人狠狠瞪了乐至一眼。

        乐至突然听得一声急促的叫声,他猛地转身,入眼便是一片火红。

        那片火红中包裹着一只奇异的鸟。

        那鸟唯有一足,红蓝斑点,喙白如玉。

        一眼望去,便如一团火焰。

        刺目,耀眼。

        并非凡物。

        “北方灵兽山,各种奇珍异兽,而这毕方鸟,本是灵性之物,更为难得。”南玉真人道,“徒儿,若是我将这灵兽送你如何?”

        乐至第一次发现有师父的好处,眼睛一亮,脸上那呆板之色瞬间消失。

        “师父,您养育乐术几十年,乃是最亲之人,乐术此生都记得您的恩德。”

        南玉真人脸上笑开了花,似乎轻声说了声什么,那毕方鸟便落到了乐至的身边。

        乐至看着身边多了一团火焰,忍不住拿手去摸。

        毕方温顺地靠着乐至的脚。

        “毕方属火,不食凡物,以丹药为食。”

        “何种丹药?”

        “无论何种,只要丹药即可。毕方本身也为丹炉,若是得了机缘,它还会化成人形,说不定是个绝世美人……”南玉真人笑眯眯道。

        乐至低下头,那毕方鸟也正抬起头看着他,四目相对,乐至竟然有些发怔。

        “毕方为类,而非名,你以后便唤作钦离,做我一人的毕方鸟可好?”乐至道。

        毕方鸟先是呆呆地看了乐至片刻,而后白色的喙顺着乐至的小腿蹭了蹭。

        乐至心中甚是欣慰。

        乐至从南玉真人所居院子出来的时候,门口处站了一个人。

        沈漫看了一眼落在乐至肩膀上火红的毕方,抿着唇没有说话,而是与乐至并肩走着。

        他们一路走着,惹来一路艳羡的目光。

        越往沈漫的住处走,一路上的人越少,到了后面,几乎看不见人。

        “沈漫!”突然有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沈漫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

        乐至感觉到其中的剑拔弩张,默默地站到了一旁。

        “当年沈其玉一念成魔,欺师灭祖,叛出师门,你不过是他的孽子,师父竟然让你拜宗主为师?”那人气愤道。

        沈漫依旧是面无表情,眼中却燃起了一股怒火。

        长剑出鞘,剑光映在了脸上,似乎有一股森冷的寒意散发出来。

        对面的人瑟缩了一下。

        “唐见,那一日试炼场上,你败了。”沈漫道。

        “你父成魔,你便是魔之子,我今日便替师门除了你这妖魔。”唐见说完,便举剑冲了上来。

        两剑均散发出一阵光晕,距离一尺处僵持着。

        那光晕渐渐强烈起来,而唐见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哐”地一声,唐见手中的剑突然断了。

        唐见猛地坐在地上,沈漫的剑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杀了他!

        脑海中突然有一个声音叫嚣着。沈漫表情恐怖,眼中闪着凶光。

        那剑刃离唐见的脖子越来越近,靠近了皮肤,刺进了肉里,鲜红的血丝沾在了剑上。

        沈漫已经是心魔缠身。

        乐至刚想靠近,突然有人拉住了他。

        “师父?”乐至惊讶道。

        南玉真人盯着那僵持的两人。

        沈漫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恐怖,只要再往前一寸,便是割破喉咙,鲜血迸流。

        沈漫地手突然抖了一下,眼中疯狂的光芒渐渐沉寂下来,手中的剑落在地上。

        唐见脸色发青,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不相信自己还活着。

        沈漫一步一步往乐至走了过来。

        乐至下意识地转头,身边的南玉真人早已没了踪影。

        “沈漫。”乐至唤了一声。

        沈漫的眼神渐渐有了焦点。

        “一念成魔,你控制住了那一念。”乐至道。

        乐至将沈漫护送回了屋,便被林轻言接手过去了。

        林轻言显然很开心,拉着沈漫便是一直不停地说着。半炷香之后,林轻言才发现乐至的存在。

        “你为何还在?”林轻言道。

        “……那我走了。”乐至道。

        林轻言见了乐至肩膀上的毕方鸟,眼睛一亮,便跳了起来。

        “乐师兄,这是什么?”

        “灵兽毕方鸟。”乐至道。

        “师兄,我可以玩一下吗?”林轻言眨着双眼,渴望道。

        乐至还未说话,钦离猛地前倾,突出一股细小的火苗,往林轻言脸上喷了去。

        那火苗很小,并没有什么伤害,林轻言却被吓傻了。

        林轻言呆呆地看着乐至。

        乐至呆呆地看向钦离,对视片刻,钦离突然将毛茸茸的脖子搁在乐至的脖子上,讨好地蹭了蹭。

        乐至显然缺少怜香惜玉的心,他发呆只是好奇,原来这灵兽还会喷火。

        毕方鸟却误以为他生气了,所以这灵兽和主人的关系还没有到达心有灵犀的境界。

        林轻言扑进了沈漫的怀里。

        沈漫也已经回过神来,拍着林轻言的背安慰着。

        沈漫再抬起头的时候,乐至已经离开了。

        正式拜师的日子在十日后。

        这几日乐至都没什么事,每天除了修炼便没什么事情了。

        炼丹的熟练度极为重要,他现在还是二级炼丹师,最好的丹药也是中品。下品丹药很快练出来,所以数目十分庞大。

        那些无用的便全扔给了毕方鸟。毕方鸟来者不拒,吃得很开心。

        乐至隐约觉得自家毕方鸟的肚子渐渐鼓了出来。

        第九日晚上,月明星稀。

        沈漫手中抱着酒坛,站到了乐至的院子中。

        月光下,沈漫似乎披着一层瑕光,如仙似幻。

        沈漫递给了乐至一个酒坛。

        乐至不爱喝酒,但是想着这是他和沈漫打好关系的机会,便欣然接了过来。

        两人坐在院子中,每个人抱着一个酒坛,一言不发,也不喝酒。

        这样的两个人特别傻。

        “我们是抱着酒坛子赏月吗?”乐至呆呆地问道。

        沈漫也愣了一下:“那我们喝酒。”

        喝了酒,沈漫这闷葫芦开始说话了。

        “这几日在忙什么?”沈漫问道。

        “炼丹。”乐至道。

        “……”

        “……”

        两人又一言不发。

        “炼了什么丹药。”

        “什么都有。”

        “……”

        “……”

        “听闻过几日,棠淇真人的一位故友要来幽草宗。”

        “……”

        “你不想知道棠淇真人的那位故友是谁吗?”

        “……”

        沈漫说了许久,都没有得到回应,转头去看,便见乐至抱着酒坛,下巴搁在酒坛上,圆脸鼓起,脸色发红,目光呆滞。

        看起来……很傻。

        原来是醉了,这人的酒量竟然这般差。

        沈漫那本来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不屑地表情,还轻哼了一声,却忍不住拿食指去戳了戳那圆鼓鼓的脸。

        乐至呆呆地看着他。

        真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