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叁章 情浓情薄

第拾叁章 情浓情薄

        要去见毕景,乐至有喜有忧,但是喜胜于忧。

        那人容貌俊美,看似多情,其实比谁都无情。乐至忘记了最初为何会爱上那人,只是后来醒悟,却早已深陷其中。

        乐至躺在床上,睁大了两只眼睛,难以入眠。

        直到月上中天,乐至还未有睡意,便爬了起来,拿起《丹术》便往外走去。

        乐至身为炼丹师,自然阅书无数,但是这《丹术》却是第一本让他入迷的丹书。

        百草园笼罩在白色的月光中,乐至挑了一块地方坐下,隐约听得见那虫鸣声。

        夜渐深沉。

        借着月光,乐至翻开了手中的书。

        手中的丹书与他读过的所有的丹书都不同,这或许便是玄冥圣祖的道。正因为其与众不同,而且比一般的丹道更厉害,所以修炼此道的玄冥圣祖成为千年来唯一飞升的人。

        丹药便是丹与药,与药的区别便是这一‘丹’字。丹者通天地灵气,药连五脏六腑,灵气却连着经络与根骨。药可医病痛,于肉身有益,丹药却可让人脱胎换骨,筑炼法身。

        乐至对修真成仙并非那么热衷,但是读此书有一个好处,便是可以沉溺于那种丹道中,淡了贪嗔痴,便也没有那么想毕景了。

        读了此书,乐至才突然觉得,若是他没有爱上毕景,或许便是一件好事。

        但是世间因果循环,得了今日的果,便是早日种下的因。

        乐至醒悟回神的时候,东方已经起了一抹鱼肚白。

        明明一夜未眠,乐至却并未感觉到任何困意,反倒觉得神清气爽,所以愈加觉得这本书是个好东西。

        早晨的灵气浓郁而沉静,想着回去便要面对叶光纪那张贱兮兮的脸,乐至又静坐了一会儿。

        乐至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回了屋,换了件淡色的衣服,然后将头发束起。

        镜子中的脸平凡无奇,乐至叹了一口气,无奈也无力。

        叶光纪从屋子中唯一的床上坐了起来,朝乐至招了招手。

        乐至转头看向窗外。

        “听说灵兽内丹适宜炼丹。”叶光纪道,阴森森的目光落在了毕方鸟身上。

        毕方鸟惨叫一声,扑棱着翅膀还未飞起便落入了叶光纪的手中。

        “……”

        毕方鸟可怜兮兮地看着乐至。

        乐至走到了叶光纪的身边。

        叶光纪眯着眼睛摸了摸乐至的脑袋。

        “……”

        “时辰差不多了,那妖主也该起了。”叶光纪道。

        乐至咬了咬唇,跟在叶光纪身后。

        推开门的时候,男人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

        乐至只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这样的背影他看过无数次,乐至下意识地想要靠近,然后从背后抱住他。

        乐至往前走了两步,毕景突然转过身来,眼神越过了他,落在了叶光纪身上。

        乐至有一瞬间的彷徨,不过瞬间回过神来。

        他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那两人说话,如同一个真正的药童,乖巧,却也带着稚气,睁大了一双眼睛好奇地往毕景身上看着。

        “叶先生。”毕景唤了一声。

        “妖主大人,您昨晚感觉如何?”叶光纪问道。

        毕景的脸色有些难看:“还是难以入眠。”

        毕景总觉得一股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随着目光看去,便看到那呆呆愣愣地药童正好奇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烦躁。

        毕景狠狠瞪了乐至一眼,乐至悻悻地收回了目光。

        “不知你可有良方?”毕景问道。

        “寄情丹乃是灵性很强的丹药,蒙蔽本我而产生的一种幻像。服用之人深陷其中,以为幻像便为心中所想。所以要解除寄情丹,便是要驱逐假象,回归本我,寻找本心的过程。”叶光纪一脸高深道。

        毕景陷入沉思中。

        “我翻阅了许多丹书,已经找到了配方。这种丹药可回归本心,剔除幻象。不过此过程需循序渐进,丹药需要服用一段时间。”

        毕景脸色好看了许多,脸上也有了笑意:“如此甚好,今日之恩,本座铭记于心,若是他日叶先生有要求,本座定当竭力完成。”

        叶光纪露出一抹贼兮兮的笑,能得妖主一个承诺,也不愧自己忙活了这么久。再借机去宗主那里讨点好处,便是一举两得。

        叶光纪的笑落在别人眼中都是正常不过,只有乐至看出这只老狐狸打得算盘。本以为药神是何种出尘脱俗的人,现在看来不过老狐狸一只。

        直到叶光纪带着乐至离开千无洞府的时候,毕景也没有与乐至说一句话。

        乐至开始思考叶光纪说毕景提起自己是不是在玩弄自己了。

        “药童,你说要是妖主剔除伪我,寻得真我,然后发现即使没有寄情丹,也对那人真情一片,会如何?”叶光纪突然道,脸上带着贱贱地笑。

        乐至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叶光纪,把叶光纪这种皮厚的老狐狸也看得不自在起来。

        叶光纪刚想出声,乐至突然大笑了起来。

        笑声很大,笑得让人心惊。

        “如果真有这等好事,做你药童又何妨?”乐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叶光纪自动将这领悟为打了一个赌,然后道:“那便这样定了,如果那宿主是妖主的真爱之人,你便做我一百年药童如何?”

        “[    www.biqugexx.info]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乐至道。

        叶光纪与乐至刚过了无边栈道,一个白色的身影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

        乐至抬起头,便见了那张好看却冷淡的脸。

        乐至不喜欢棠淇真人,不喜欢他那张冷清的脸,更不喜欢他那种任何事都无谓的态度。

        乐至隐约猜到这便是棠淇真人修炼的道术,但是仍然不喜欢他。

        棠淇真人超脱凡尘,与他对比,乐至便像一个深陷其中的人。

        明明自己没错,却让人觉得自己错了。

        棠淇真人清冷的目光落在了乐至的身上。

        乐至回视着他,带着一股倔强和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稚气。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乐至突然觉得棠淇真人看他的目光柔和了些。

        “一画。”棠淇真人道,声音冷清。

        叶光纪道号‘一画’,取自‘一画开天’。

        “宗主。”叶光纪道,眼中闪着贼光,“我正好有事找您。”

        “那便去万无洞府中坐坐吧。”

        棠淇真人和一画离去,乐至完全被忽略了,呆呆地站在原地。

        万无洞府。

        “一画,你可看出了什么?”棠淇真人问道。

        “我想到了圣祖大人。”叶光纪道,“修真之义无穷,修真之路千万,修真之道无数。然世人皆有贪嗔痴三念,此三念累及身心,不易修真。师父便以断情绝欲为修炼之道,此法乃是修真上上之道。可惜世人皆有三念,所以此道也最难悟。”

        棠淇真人点了点头:“修真从来无捷径,有得便有失。乐术执念太重,若是能断情绝欲,涅槃重生,却也是一法。上次见他,痴念太重,不过几个月,他自身或无察觉,但是那痴念确实少了。”

        “若是得了圣祖指点,与您和我也算同门所出了。您放心,我会好好照看他的。”叶光纪道,“还有一事,我寻到了那解寄情丹的法子,想求宗主将枉生境借我用用。”

        枉生境乃一修真法宝,内含秘境,可锻体。叶光纪以身为炉修炼丹药本来对身体又损害,这枉生境恰好可弥补这种伤害。

        “好。”棠淇真人道。

        其实他与毕景算不上什么好友,不过毕景对他有恩罢了。

        当叶光纪从无边栈道走过到了对面的时候,便见路边坐了一个人。

        叶光纪走了过去,摸了摸乐至的脑袋,夸奖道:“药童真乖,竟然知道在此处等主人了。”

        “我不过迷路罢了。”乐至道。

        叶光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