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肆章 作茧自缚

第拾肆章 作茧自缚

        寄情丹之解法需要循序渐进,快则数十年,慢则百年,所以毕景便在这千无洞府中长期住了下来。

        乐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将一棵草药扔进了丹炉中,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看不见变化。

        叶光纪有些失望:“我还以为你对那妖主有非分之想。”

        乐至转头瞟了他一眼。

        “宗主说让你做我的药童。”叶光纪道。

        “哦。”乐至道,往那丹炉中输入一股灵气。火燃烧的更旺了一些,药材与丹石渐渐融合在一起。

        “以后我便是你的主人了。”叶光纪不死心道。

        “哦。”声音没有起伏。

        “你难道不开心吗?”

        “哈哈!”乐至笑得灿烂。

        “……”

        乐术的绝情之术修炼地越来越快了,至少叶光纪是这样认为,因为他已经看不到乐术的感情变化了。

        他却不知乐至在心中已经将他鄙视到了极点。

        乐至擅长伪装自己,正如他以前将自己装成了毕景最喜欢的模样。

        而现在他发现叶光纪特别爱逗他,所以只有伪装成这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叶光纪才肯放过他。

        旁人看不透,猜不透,除非极其了解他的人。这样的人这世上怕只有牧嗔一人了。

        想到牧嗔,乐至便想起自己欠他一颗绝情丹。

        乐至拿出了丹书,找到了绝情丹的配方,这配方与他原来得到的配方极为相似,却有略微不同。但是毫无疑问的,按《丹术》炼出的绝情丹绝对比原来的好上许多。

        “药童,将这丹药送到千无洞府中,妖主怕是等急了。”叶光纪道。

        乐至放下了手中的书,接过了叶光纪手中的丹药。

        乖巧地不像话。

        叶光纪突然觉得一口闷气堵在心头。

        他偏爱乐术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如今这般乖巧模样让他浑身都不舒服起来。

        幽草宗的生活对于毕景来说是十分无聊的,唯一能解闷的也只有怀中的美人了。

        当初他来幽草宗的时候本来是想将后院美人一起带上的,可惜棠淇真人那本来总是淡淡的脸上居然皱了眉。

        毕景向来随心所欲,但是有求于人,也不可太过于放肆,最后只带了一位美人。

        乐至拿着丹药到的时候,毕景正抱着美人一起喝酒。

        乐至的双手藏在袖子中,他全身的变化只有那袖子中的双手握紧了,所以没有人看得见他的变化。

        即使有,也没有人会注意。

        他不过一个不起眼的药童罢了。

        “牡丹,你下去吧。”毕景放开了怀中的美人,站了起来道。

        女子恭身离去,这屋子中便剩他们二人。

        这是换了身体后他们二人独自相处,乐至突然有些紧张,脸不自觉的泛起了一层红色。

        “乐术。”这两个字从毕景口中吐了出来,十分好听。

        乐至很快恢复了平时模样,恭敬道:“叶大人命我来送丹药。”

        乐至将装着丹药的丹瓶递给了毕景,毕景接过,取出丹药,一口吞下。

        乐至知道自己本该离开,但是脚上却像钉了钉子,动弹不了。

        或许是想多看毕景一眼,或许是想找回那熟悉的感觉。

        毕景坐到了卧榻上,闭目,将丹药之性渐渐吸收。

        乐至近距离地看着那张脸,棱角分明、俊美无双,一如既往地让人沦陷。

        毕景突然睁开了双眼,乐至吓了一跳,回过神来,脸上的惊惶一闪而过,最后露出一个笑:“您好好休息,乐术告退了。”

        乐至说完便要转身离去。

        只是手刚碰到门的时候,身后便出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气息。

        乐至听得见那呼吸声。

        毕景从背后抱住了他,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还讨好地蹭了蹭。

        乐至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在他们最好的那些年,毕景便喜欢这样抱着他,亲密无间。

        “至儿……”

        乐至听得那一声温柔的呼唤,浑身一颤,脸上便是惊喜交加。他想要转身去看看毕景的脸,但是那人抱得十分紧,似乎怕他会离开。

        “毕景。”

        “毕景……”

        乐至先是叫了一声,又呢喃了一声,身后的人依旧是紧紧地抱着他。乐至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热。

        傻子才哭。

        时间流逝,乐至觉得毕景抱了他许久,久到他以为又回到了从前。

        毕景突然放开了他。

        乐至紧紧咬着嘴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如常。

        毕景的脸色十分难看,走到了窗边,并不言语,只留给了乐至一个侧影。

        一个站在窗边,一个站在门口,明明在一间屋子里,却似隔着一道鸿沟。

        “叶大人让我问下您服下这丹药有何感觉。”乐至道。

        毕景突然望向他,深刻的五官面无表情。

        “明日你不用来了,让叶光纪换个人来。”

        乐至扯出一抹笑:“我会转告叶大人的。”

        打开门,然后离去,刚刚的温情,仿佛只是一种错觉。

        得到后失去才是最难受的,乐至以为自己会很难过,但是他的心情去却意外的平静。

        乐至走出千无洞府,然后站定了片刻,终究没有回头。

        “乐术。”

        乐至突然停住,转身,然后道:“弟子见过棠淇真人。”

        “棠淇乃我道号,我本名柳梢。”棠淇真人道。

        棠淇真人为何要告诉他本名?难道是以示亲近?乐至甚是疑惑。他不知该说什么,便也不说话了。

        “道术茫茫,若是你领悟了,其实修道乐趣无穷。”棠淇真人道。

        “……哦。”乐至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本不喜欢棠淇真人,只因他俗气太少,反倒不似凡人。但是也感觉到棠淇真人这段时间的亲近。

        他并非不识好歹之人,别人对他好,他便对别人好,所以对棠淇真人的排斥也少了些。

        棠淇真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入了万无洞府。

        乐至一脸茫然地过了无边栈道。

        他本不识路,但是却在这一路上做了标记,所以还是顺利回了百草园。

        乐至推开小茅屋的门,叶光纪躺在床上,转了一个身,一副慵懒的模样,眼睛微微眯起,看着乐至。

        “妖主服下那丹药之后可有何表现?”叶光纪好奇道。

        “无甚怪异。”乐至面不改色道。

        “哦?”叶光纪的脸上有些疑惑,“我那本心丹服下那一刻便是最能感受本心的时候,服用之人会有最为本心的行为。这般看来,要么是妖主身上的寄情丹已经解了,要么就是妖主的心绪控制能力极强。”

        听得这话,乐至愣了一下。

        乐至看了叶光纪一眼,眼前的人虽是药神,但也并非事事皆晓,所以有些事难保不是他胡诌的。

        乐至默默地告诉自己,这叶光纪啊,不可尽信。

        毕景抱住他是最本心的表现?但是为何之后又那般冷淡?

        乐至心中有些烦躁,不自觉的又拿起了那本《丹术》,一页一页地翻开,那烦躁的情绪竟然奇异地平静了下去。

        乐至感受到一股灼灼地目光,便拿起书往外走去。

        转眼又过去了几月时间,毕景不爱看到他,他便不去了,每日便在这百草园中,修炼、炼丹。

        他现在有一个目标,便是绝情丹。

        配方有了,他现在缺的是灵力与药材。要到九级炼丹师,起码还要五十年,然而这药材却可以开始收集了。

        绝情丹乃高品丹药,共需要十五味药材与两种丹石。

        百草园中药材虽多,却缺少了这最重要的一味-入虚草。

        这入虚草十分罕见,生于荒漠之中,这幽草宗中唯有一个地方有,便是那百无洞中。

        “钦离,这日子是不是过得有些无趣,我带你去那百无洞中逛逛?”乐至笑道。

        本来乖巧躺在他身边的毕方鸟抬起头来,在乐至的手掌上轻轻啄了两下。

        要入百无洞十分容易。

        乐至带着钦离走过了无边栈道,便看到一个洞口。

        无命令,闯过无边栈道,看到的便是百无洞了。

        乐至看了那洞府片刻,便抬脚往里走去。

        入眼是一片漆黑,往前走了两步,便是一片荒漠。连绵不断的沙丘,坑坑洼洼的沙洞,连那远方的天空也是泛黄的。

        毕方鸟站在乐至的肩膀,尖叫了两声,显然有些兴奋。

        天空中有飞鸟飞过。荒漠之中少水,这鸟本不该存在。但这是百无世界,万事皆有可能。

        毕方鸟一脸兴奋地看着那有着火红羽翼的大鸟越飞越近,也从乐至的肩膀上飞了上去,飞到了大鸟身边。

        那大鸟靠近了毕方,毕方喜悦地叫了一声,那大鸟突然啄了毕方的脑袋一下。毕方虽为灵兽,却也是□□凡胎,怕痛,猛地坠了下来。

        “……”

        经历刚刚错认亲戚的打击,毕方鸟终于老实了下来,垂头丧气地站在乐至肩膀上。

        乐至只有一个感觉,那便是热。不过走了几步,便大汗淋漓起来。

        入虚草的模样早深深印在了乐至脑海中,但是这一片荒漠,甚至连一片绿色也看不到。

        越过一个山丘,眼前居然坐了一个人。

        那人闭着眼睛,似入定了一般。整个人已经被汗水淋湿,却还是一动不动。

        而在那人身边一棵绿色的小草正蓬勃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