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伍章 因果循环

第拾伍章 因果循环

        那人正是许久未见的沈漫。

        沈漫仍是一身白衣,在这荒漠之中也是一尘不染。

        乐至默默地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眼,上面全是尘土。荒漠之中飞尘十分多,这不沾尘土除非用灵力在自己身上结出一层气罩。

        修真入定本是极其关键的时刻,不可轻易打扰。乐至站在原地,警告地看了一眼毕方鸟,不让它乱叫。

        放眼望去,皆是黄沙。

        乐至找了一块地方坐了下来,等着沈漫从入定中醒来。

        过了许久,在乐至觉得自己要被热晕过去的时候,沈漫终于睁开双眼,在看到乐至的时候,眼神闪过一抹惊喜,瞬间即逝。

        甚至连和他面对面坐着的乐至也没有发现。

        乐至走了过去。

        “你来这里作何?”沈漫问道。

        乐至指了指他身旁的草:“入虚草,可炼丹,只有这百无洞府中有。”

        沈漫小心翼翼地将入虚草连根扯起,递给了乐至。

        乐至接过,然后疑惑道:“你为何会在这里?”

        “修真者需要定力,这百无洞是修炼定力的绝佳地方。”

        原来是为修炼。

        乐至在沈漫身边坐下,两人肩并肩坐着,望向远方。

        烈日炎炎,汗水如雨。这肩并肩坐着的动作不觉温馨,反而有些傻气。

        乐至被晒得脸通红。沈漫在自己身上下了气罩,虽然不沾尘土,但是那脸也晒红了。

        “一起回去?”乐至站起身道。

        沈漫突然拉住了他的手。乐至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你是谁?”沈漫问道,“我想了几个月,你不是乐术。”

        乐术与沈漫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自己与他也因一执念相连,沈漫竟然为自己的身份想了几个月,这事本身就让乐至觉得诧异。

        乐至眨了眨眼睛道:“我不是乐术又是谁?”

        “夺舍转魂皆可。”沈漫道,显然经过深思熟虑,没有之前好忽悠。

        “……我不是乐术。”乐至道。

        “你是谁?”沈漫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似乎透过了他的□□,看进了他的灵魂里。

        乐至想到之前南玉真人以自己为反面人物讽刺沈漫相貌好人品不一定好的事情,默默地闭了嘴。

        沈漫以为他有苦衷,便换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乐术对我好是为了讨好师妹,你却是真心。”

        乐至眼珠转了转,咬了咬嘴唇,便要言语。

        “说真话。”沈漫道。

        乐至下意识地扁了扁嘴:“这原本的身体有执念,我必须破了这执念才可占了这身体,否则便是违背天道。他的执念是不愿你与师妹在一起,所以我想对你好些,让你帮我。”

        沈漫的脸上闪过一抹失望。

        “回去吧。”沈漫站起身来,便往洞口走去。

        想到百无洞府向来进来容易出去难,乐至连忙站了起来,屁颠屁颠地跟在沈漫身后。

        沈漫脚步轻快,苦了被太阳晒晕了的乐至,头晕眼花,只能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

        当过了无边栈道,见到熟悉的地方的时候,乐至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而沈漫早没了踪影。

        乐至突然后悔自己说了真话,这执念未解,沈漫知道真相肯定对自己起了戒心。观刚才表现沈漫极为不悦,以后相见极有可能形同陌路。

        但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凡事因果,不可强求。乐至认命。

        乐至回了百草园,将入虚草重新种下,又洒了一些甘露。等这草成熟,再晒干,便可以后用了。

        因为毕景不喜乐至,所以这每日送药的活又落到了叶光纪身上。

        乐至回去的时候,叶光纪不在那屋中。

        乐至现在每天的乐趣便是研读《丹术》,不知为何,脑海中又回荡起棠淇真人那日的话。

        —道术茫茫,若是你领悟了,其实修道乐趣无穷。

        他如今时常沉溺其中,偶尔领悟一些道义,确实有些乐趣。

        乐至修炼速度很快,从在乐术身上重生,不足一年时间,他已经丹术三级,再过一两年,便可勘破升至四级了。

        众人都道毕方神鸟有灵性,唯有这钦离咋咋呼呼,遇见什么新鲜的事便爱大喊大叫,偏偏声音十分尖锐,惹得每次乐至都想揍它一顿。

        这一日乐至瞪了钦离几眼,将毕方鸟瞪得弯下了脖子,一副乖巧的模样。乐至才放心将它留在屋中,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

        百草园中灵气充沛,乐至深深吸了一口气,便觉神清气爽。

        碧秦是一种树木,也是一种药材,因为不喜阳光,所以种在了山的背面。碧秦生得十分高大,叶可入药,而这树本身也会散发出一种香味,可安魂。

        乐至不自觉便走到这满是碧秦的树林中来,闻着那一阵阵香气,便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乐至打算穿过这树林,但是走了半路,突然见那石凳子上有人躺着。

        乐至心中一惊,放轻了脚步,靠近了些,待看清那张脸时,心中便是一惊。

        浓密的眉,狭长的目,高挺的鼻梁,正是毕景。

        那人双目紧闭,黑色的发丝落在胸前,似乎已经熟睡过去。

        乐至忍不住轻声走了过去,见那人虽然睡着,但是却眉毛皱起,似乎睡得极为不安稳。

        那石凳很长,毕景躺着还空出一部分地方来,乐至叹了口气,在毕景身边坐下,看着那英俊的脸,脸上突然有些茫然起来。

        山风微凉,香气怡人,适合睡觉。

        乐至靠着椅背也沉沉睡去。

        乐至醒来的时候,便觉得身上有些麻,睁开眼,又是一愣。

        毕景的脑袋搁在他腿上,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睡得正香,连那皱起的眉也被抚平了。

        那人的脸如此之近,近到自己俯下身,便可以吻到那人的唇。

        但是现在他什么也不想做,便这样呆呆地看着,虽然自己被压得腰酸背疼,也不忍叫醒他。

        依旧还是那英气的五官,脸上却少了那冷冷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自从毕景知道自己中了寄情丹后,乐至便再也没从他脸上看过这样的表情了。

        毕景似乎梦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一抹笑,抱着乐至的手又紧了几分,脸还在他的腰上蹭了蹭,颇为孩子气。

        乐至也笑了。

        毕景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发暗了。这是他第一次睡着,并且梦里没有那个人。

        毕景初时还有些茫然,愣愣地看着乐至。

        “你醒了。”乐至道。

        “嗯。”睡得太沉,所以这声音还是带着鼻音的喑哑。

        两人又在石凳上坐了许久,谁都没有说话。

        夕阳的余晖落在山林中,安宁,祥和。

        毕景起身离去,跨出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来看了乐至一眼。

        “你叫乐术?”毕景问道。

        乐至笑着点了点头。

        乐至回到小茅屋的时候,叶光纪正披头散发站在门口,青色的胡渣戳了出来,眼中也是血丝,一副丧心病狂的模样。

        乐至看着那简陋的小茅屋,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自己搭一栋茅屋了。

        乐至转身,叶光纪突然冲了上来,拽住了他的手臂。

        “药童!”叶光纪大叫一声。

        “……”

        “为什么那妖主吃了三个月的丹药,还是难以入眠!”叶光纪挫败道。

        “……”他记得毕景今日可是睡得十分香。

        “一定是哪里不对!”叶光纪自言自语道,然后走进了茅屋中。

        屋里堆满了古籍,叶光纪将自己埋进了浩瀚书海中。

        乐至已经肯定他需要拥有一间自己的茅屋。

        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