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陆章 故人来访(修)

第拾陆章 故人来访(修)

        要搭建一栋属于自己的茅屋,叶光纪肯定指望不上,灵兽毕方只会瞎咋呼,所以只能靠自己。

        乐至先挑了一个风水宝地,那是一处空地,若是他敢在种有草药的地上建屋,叶光纪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这地方离叶光纪的茅屋颇远,乐至对此十分满意。

        挑好了地,捡了一些木材,转眼便日上中天了。

        乐至放下了手中的木材,犹豫了一下,便往山背走去。山背本来就晒不到阳光,碧秦又生得极高,所以这树林中有些暗。

        乐至迷迷糊糊地走着,又在昨日那石凳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毕景今日是一身紫色的长袍,躺在那处,便有一股贵气流泻出来。

        那人双眼紧闭,想必早已睡着了。

        乐至走了过去,在那人身边坐下。忙碌了一早上,他也觉得有些累了,闻着那碧秦的香气,便也昏昏入睡。

        再次醒来的时候,毕景果然又是紧紧地抱着他。

        不过这一次,毕景也醒了过来,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毕景眼神深邃,看得乐至一愣。

        “乐术。”毕景道。

        “嗯。”

        “你可以回去了。”毕景道。

        “好。”

        之后的几日,乐至早晨搭建茅屋,下午便去那碧秦林中。每次总能遇见那人,两人话极少,却似乎形成了一些默契。

        半个月时间很快过去。

        乐至看着自己搭建好的茅屋,一阵欣慰。

        天边的乌云暗沉沉的,似乎要下雨。毕景应该不会去了。

        乐至想着,便往叶光纪住处去了,收拾一下东西,他就可以入住新房了。

        想到这里,乐至竟然有些小小的兴奋。这是从来未有过的,以前的乐至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为搭建了一栋小茅屋而开心。

        今日的叶光纪心情显然十分好,见了乐至便是一副眉开眼笑的模样。

        “小术。”

        “……”乐至浑身汗毛立起。

        “小术乖,来这里坐。”叶光纪坐在床上,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道。

        乐至深吸了一口气,想着自己即将要离这神经病远一些,才稍微有了勇气走过去。

        他在叶光纪身边坐下。

        “那妖主最近精神不错。”叶光纪道。

        “哦。”乐至淡淡道,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不再噩梦缠身。”叶光纪道。

        “嗯。”

        “药童,你说这给妖主下寄情丹的人究竟是谁?”叶光纪满脸好奇。

        “我如何知晓?”乐至白了叶光纪一眼。

        “我只是问问,没指望你回答。”

        “……”

        “不过这传闻我倒是听说了一些,你想不想听?”叶光纪问道。

        “……一点都不想。”

        乐至的回答十分坚定坚决,叶光纪一脸遗憾的表情。

        叶光纪心情似乎特别好。

        心情好的叶光纪太恐怖了!

        叶光纪的目光落在乐至身上,那目光十分怪异,直把乐至看得毛骨悚然。

        “想不到你居然有故友。”叶光纪突然道。

        乐至这下彻底茫然了。

        “今日有人来幽草宗,说要寻故友,而那故友正是你。”叶光纪道,脸上突然露出了贼兮兮的笑,“玉清宗牧嗔,那老家伙虽然不是玉清宗宗主,但是身份比宗主差不了多少。”

        乐至也是十分惊奇。

        那一日他让牧嗔让自己自生自灭,牧嗔便十分爽快的将附着自己魂魄的玉扔了。

        牧嗔为何会知道自己还活着?

        不过惊奇也只有一瞬,乐至想到了那块玉,牧嗔修为高,肯定在那玉上做了什么,所以才知道自己并未投胎转世。

        “他在哪里?”乐至问道。

        “你们是如何相识的?”叶光纪问道,“你才二十出头,从未离开过幽草宗,所以不可能见过他。除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不可告人。”乐至道。

        “什么秘密?”

        “你是人吗?”

        叶光纪瞬间领悟过来,既然是不可告人,若是他知道了就变成了不是人。叶光纪悻悻地看了乐至一眼。

        外人不可擅入百草园,所以乐至去了婆娑峰的大门口,远远便见了那黑色凛冽的背影。

        牧嗔察觉到有人到来,迅速转身,待看清了乐至的容貌,眉毛不禁皱起。

        “有那么难看?”乐至摸了摸自己的脸,无奈笑道。

        牧嗔真诚地点了点头:“与你原来相比,差得太远。”

        “找我何事?”乐至问道。

        牧嗔背对着大门站着,眼前是万丈悬崖。黑发随风飘起,脸上满是深思的表情。他在犹豫。乐至也不催促。

        “绝情丹还要多久才可炼出?”

        乐至转头看去,牧嗔的脸上带着疲惫。

        “快则百年,慢则三个甲子。”乐至想了想道。

        “一百五十年。”牧嗔道,“一百五十年后我来取绝情丹。”

        “为何这么急?”

        “我还有一百五十年便入渡劫期,她对我痴念太重,若是未服下绝情丹,便成了我的劫。”牧嗔道,“飞升前,我必须度化我,让她了了对我的痴念,才可化解这个劫。待我入了渡劫期,此劫已成,便是一百颗绝情丹都无用了。她那般痴念,我此生怕是无仙缘了。”

        “成仙比她还重要吗?”乐至淡淡道。

        “修真者都想成仙。”

        修真者都想成仙……

        乐至脸上的表情复杂,然后点头:“一百五十年后,你来找我。”

        “乐至。”牧嗔突然唤了一声。

        乐至转头看他。

        “成仙比情爱重要许多。”似在劝慰。

        乐至没有说话,牧嗔转身离去。

        乐至看着眼前的万丈悬崖与茫茫云海,终于叹了一口气。

        仙道与人道,要成仙不一定要断情绝欲,但是若是情过重,便会阻碍仙道了。

        乐至回去的一路上心情都十分低落,到了叶光纪的茅屋前,突然见那里化作了平地,似乎从来没有茅屋存在过。

        乐至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他迅速往自己新建的茅屋走去。

        当他走到的时候,茅屋的门大开着,里面塞满了叶光纪的东西,而叶光纪正躺在床上,一脸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新房甚合我意,药童辛苦了,快进来坐。”

        “……”

        乐至的世界瞬间昏暗了下来。

        一天的喜悦瞬间一扫而空,乐至也没了心情,而是往外走去。天空的乌云渐渐散去,似乎不会下雨了。太阳西沉,夕阳正灿烂。

        不自觉地,又走到了那一片碧秦林中。

        顺着本能,乐至又走到老地方,居然看见毕景黑着脸坐在那里,乐至下意识地走了过去。

        毕景的脸色十分难看,见了自己,便冷哼了一声。

        乐至:“……“

        乐至以为毕景不想见到自己,咬了咬牙,便要转身。

        “过来。”毕景的声音冷得发寒。

        乐至顿住,走了过去。

        “坐下。”毕景冷声道。

        乐至扁了扁嘴,在毕景身上坐下。身边的人浑身都散发着冷气,乐至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为何这么晚才来?”毕景问道。

        “有事情。”乐至老实道。

        “叶光纪那老家伙吩咐你的?”毕景问道,声音里寒气越重。

        乐至想着叶光纪那老家伙占了自己的新房,默默地点了点头。

        毕景不再说话,两人便这样坐着。

        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突然靠在了自己肩膀上。

        乐至一惊。

        “不要动。”冷冷地声音在耳边响起。

        乐至便不敢再动,片刻便听到耳边响起了沉沉地呼吸声。

        那双手抱上了乐至的腰,越来越紧。

        乐至认命地当着枕头,毕景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

        “明天早点来。”毕景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乐至全身已经发麻,坐了好久才缓过来。

        早晨修炼,中午来这碧秦林中,乐至渐渐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终有一天,他会以乐至的身份回到毕景的身边,而不是相貌平凡修为低微的乐术。

        现在以乐术的身份接触他,不过解了自己心中的相思罢了。

        六月十六,天气晴朗,乐至去了那碧秦林中,等了一下午都未见毕景出现。

        “药童,今日天气好,我带你出去走走吧。”叶光纪笑道。

        “去哪里?”

        “去千无洞。”

        “妖主不喜我去。”

        “那时妖主落魄,现在吃了老夫的丹药,神清气爽之下自然丰神俊朗,多个人瞻仰,他心中肯定十分开心。”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