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柒章 许以鸾凤

第拾柒章 许以鸾凤

        千无洞虽然只是一座洞府,却是万象俱在。

        两人走到屋外,便听见那屋中的欢声笑语。

        乐至猛地站住,眼中的痛苦一闪而过。

        叶光纪敲了敲门,门从里面打开,女子窈窕的身体便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叶光纪与乐至一前一后走了进去,毕景也看到了乐至,不过眼神只在他身上停留了片刻。

        “叶先生。”毕景坐在首座上,身上披着一件长袍,露出健壮的胸膛来。

        叶光纪下意识地看了自己的胸膛一眼,然后瞪了毕景的胸膛一眼,嫉妒之极啊。

        毕景丝毫不觉。

        牡丹迈着碎步往毕景走了过去,靠近了他的胸膛,毕景大手一捞,便是美人在怀。

        男人英俊,女子娇小,形成了一副美好的画面,却刺得人眼睛生疼。

        叶光纪递给毕景一颗丹药,毕景服下,闭眼片刻。

        “妖主大人近日感觉如何?”叶光纪问道。

        “药神果然名不虚传。”毕景笑道。

        “妖主大人过奖了。”叶光纪谦虚道,眼睛却笑成了缝。

        叶光纪一直不走,毕景的目光渐渐带上了不耐烦。

        叶光纪却似无所觉,笑着道:“我家药童一直仰慕妖主大人。”

        毕景看向乐至,脸上冷冷地并无表情,眼神打量了乐至,似乎两人并不相识。

        乐至:“……”

        “药童,还不来拜见妖主大人。平日里总是吵着想见妖主大人,如今见了为何又害羞了?”叶光纪揶揄道。

        乐至:“……”

        乐至木着脸道:“见过妖主大人。”

        “既然是叶大人的药童,便不必客气。你叫什么名字?”

        “乐术。”

        “好名字。”

        “……”

        乐至痴却不蠢,相反的还十分聪明。毕景假装不识,他也知道了对方用意。毕景不想承认碧秦林中的那段时光,不想承认几乎吃了叶光纪的丹药也无法入眠,不想承认只有在自己身边才能睡着。

        慧极必伤。

        乐至脸上羞怯地笑着,心中却是一片凉意。

        原来不过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乐至心中苦笑,乖巧地跟着叶光纪出了千无洞。

        “药童,你似乎不开心?”叶光纪道。

        “你给我编排了一个仰慕的人,我能开心吗?”乐至道。

        “妖主大人生得那么好看,我以为你仰慕他理所当然。”叶光纪道,“不过作为我叶光纪的药童,你这般不为美色所惑,老夫十分欣慰。”

        “……”

        乐至狠狠地瞪了叶光纪一眼。

        乐至突然觉得有些累,他心中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从来不违背自己内心。他喜欢毕景,所以便不择手段,甚至用上了寄情丹。

        与毕景在一起,他觉得开心。但是毕景和他在一起,却并不开心。

        纠缠至今,他也觉得难受。他所求又是为何?

        乐至突然想,他自己是不是错了?

        不过那念头也是一瞬。因为他心中还念着那个人,所以便不会轻易放手。

        在百草园门口,乐至又遇上了熟人。

        乐至想起上一次在百无洞中见过沈漫,如今算起来,已经过去了四个月。

        “弟子见过叶大人。”沈漫恭敬道。

        “颇有仙风,你是哪一门的弟子?”叶光纪问道。

        “剑门沈漫。”

        “剑修?不错。你找我有何事?”叶光纪问道。

        “我找他。”沈漫指着叶光纪背后的人道。

        乐至默默地走了出来。沈漫一直喜欢白衣,只是今日看上去有些憔悴。

        “难怪不仰慕那妖主了。”叶光纪别有深意道,然后离去。

        沈漫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乐至。

        乐至被他盯得不自在:“沈漫。”

        沈漫点了点头:“一起走走吧。”

        百草园门口处有一条小径,恰好容得下两人并肩同行。

        “你说乐术的执念是不想我和师妹在一起。”

        乐至点头。

        “若是我帮助你完成乐术的执念如何?”沈漫问道。

        乐至一惊,瞪圆了眼睛看着沈漫。

        沈漫看着他这副呆愣的模样,有些好笑:“真不知道你原来的模样是怎样的,也是这般呆呆傻傻的吗?”

        乐至:“……”

        “不呆。”

        “啊?”沈漫没有听明白。

        “我原来的样子不呆。”乐至重复道。

        “哦……我答应你不与师妹在一起,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乐至连忙点头。这执念极难,若是沈漫答应,便是天大的好事。即使沈漫提出的要求很苛刻,乐至也答应。

        “鸾鸟,其羽五色,其鸣清脆,黄昏之时现于山林。我想要一只灵兽,恰好灵兽园中有鸾鸟,你帮我抓灵兽可好?”

        这要求并不过分,乐至毫不犹豫道:“好。”

        “那明日我来叫你一起去灵兽山。”

        “好。”

        两人又一起走了一段距离。

        “若是我不帮你,你打算怎么做?”沈漫突然问道。

        乐至认真的想了想,将自己暗中考虑的结果说了出来:“喂你吃丹药,让你忘了林轻言。”绝情丹太霸道,他可以找叶光纪给他一些温和一些的丹药,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

        “还有其他方法吗?”沈漫皱眉。

        乐至想了想:“喂林轻言吃丹药,让他忘了你。”

        “……我现在替你省了丹药。”沈漫道。

        “……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叫你。”沈漫问道。

        “若是我告诉你,你不可告诉别人。”乐至道。

        “好。”沈漫答得干脆。

        “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也很多。”

        “嗯。”

        “我叫乐至。”乐至道。这明明是自己的名字,说出来的时候却恍如隔世。

        沈漫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什么奇异的表情。

        乐至答应了沈漫,回去后便对这鸾鸟进行了一番研究。

        鸾鸟与毕方一样,都是极具灵性的神鸟。而这神鸟没驯服之前十分野蛮,每天都躲在巢穴中,只有黄昏的时候才会出现。

        鸾鸟择梧桐而栖,性烈,喜好火。

        乐至将鸾鸟的习性都记在心中。

        第二日中午,乐至又去了碧秦林中,等了一个时辰,都未见毕景身影,心想毕景怕是不会来这里了,只能失落的离开。

        到了下午,沈漫便来找他了。

        沈漫这次穿的是深色的袍子,乐至见惯了他白袍的模样,黑袍倒显出一股沉静的气息了。

        灵兽园位于幽草宗靠北方向,里面众多灵兽,乐至的毕方鸟钦离便是出自其中。灵兽虽多,但是要得到却要靠机缘。

        乐至和沈漫到了灵兽园门口的时候,时候尚早,太阳还未下山。

        里面灵兽大多通灵性,但是没有认主,性格各异,有暴烈的,也有温顺的。

        沈漫将乐至护在身后,往里走去,终于找了一棵梧桐树,两人便坐了下来,等着太阳下山。

        乐至看着将自己护在身后的人,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累赘。

        沈漫让自己帮忙,最后还要保护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西沉。

        灵兽园虫鸟相鸣,什么东西压在树叶上的声音,窸窸窣窣的。

        乐至突然听得一声吼声,一转身,便见一只巨大的老虎朝他扑了过来。

        乐至闪身,但是那老虎动作显然更快,张着血盆大口。

        乐至听得一声巨吼,老虎最后只咬着他半个手臂,被沈漫刺了一剑,被剑气所伤,落荒而逃。

        乐至半个手臂几乎被咬了下来,鲜血淋漓。

        沈漫眼中是惊天怒意,将乐至紧紧地抱在怀中。

        乐至的手臂已经彻底失去知觉,任由沈漫抱着他跑了出去,跑到了百草园。

        叶光纪被吓了一跳,见了乐至的模样,赶紧替他止了血,将他包扎好。

        沈漫却还是紧紧拉着乐至的右手,一脸惊疑不定。

        “我无碍。”乐至道。

        肉身之痛,过一段时间便好了。

        沈漫醒过神来,放开了乐至:“那便好。”

        接下来的几日,乐至几乎都是在床上度过的,沈漫也体谅他受伤,便没有来找他一起去抓灵兽。

        待伤好了些,便又恢复到以前天天看丹书的日子。

        “乐术。”

        乐至盘腿坐在床上,翻着丹书,突然听到有人叫他。

        他抬起头来,便见毕景站在门口处,一脸暗沉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