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捌章 当牛做马

第拾捌章 当牛做马

        毕景猛地靠近,拉着乐至的手便往外走。

        毕景脚步极快,乐至完全跟不上,几乎是被他半拖着。还好他拉的是右手,但是动作剧烈,乐至的左手也是一阵阵发疼,疼得似乎要裂开了一般。

        毕景将乐至拖到了碧秦林中,让他坐下,然后自己在他身边坐下,脑袋便靠在了乐至的脖子上。

        乐至:“……”

        他完全还在一头雾水中。

        左手臂一阵一阵地疼,过了一阵才缓过来。

        乐至微微转头,却发现毕景没有闭眼,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一双眼睛黑亮。

        乐至望进了那深邃的眼睛里,变得有些呆愣。

        毕景突然抱住了他,俊脸凑近。

        乐至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东西落在自己的唇上,先是蜻蜓点水般,后来渐渐深入,噬咬起来。

        乐至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在反应过来之前便用力地回应了回去。

        那一吻很激烈。

        这人对自己这般无情,乐至不是不委屈,不是不伤心。但是放不下,既然放不下,那唯有纠缠。他乐至想要的人怎么会得不到?又如何会得不到?

        乐至将自己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在这个吻上,将毕景的唇都咬破了,直到尝得见那鲜血的味道。

        一吻过后,两人的脸都有些红。乐至坐在毕景的身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一双眼深深地望着他。

        明明是一张普通至极的脸,那眼睛却亮得吓人。毕景有些躲闪地将脑袋埋进了乐至的脖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你身上的香味叫什么名字?”

        “玉莲。”乐至道。

        “玉莲……”毕景低声呢喃了一声,便趴在乐至的肩膀上沉沉睡去。

        “毕景,你心中可有念着什么人?”

        “多情便是无情,你其实是一个无情之人。”

        乐至轻笑了一声,然后小心地从毕景身上爬了下来,坐在了他的身边。毕景的脑袋重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乐至看着眼前高大的碧秦树,眼神渐渐悠远起来。

        眼前突然变成了白茫茫一片,乐至站在中央。

        那白茫茫散去,乐至便见自己处在一片树林中。

        那是一片陌生的树林。

        鸟鸣花开,满眼皆是绿意。那花越开越盛,然后渐渐枯萎。绿叶泛黄,落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片刻后又是皑皑白雪。

        他在何处?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发生了什么?

        乐至满脑子疑问,但是他在这里,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也不知道从哪里结束。

        乐至看着身边不断重复着刚刚的变化,脑海中突然清明起来。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

        这乃是天道!

        乐至豁然开朗。

        乐至再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是胸中那开阔的愉悦久久不能散去。

        他刚刚窥见不过天道一角,便觉愉悦,这便是修真的乐趣!

        乐至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手臂不痛了,而靠在他肩膀上沉沉睡着的毕竟也陌生起来。

        天地不仁,万物皆无差。□□之伤,痛亦不痛。

        那种愉悦渐渐积淀,化入骨髓,化作一股无形的力量。乐至的心绪渐渐恢复了正常,那嘴角却不自觉地勾起,连他自己都不知晓。

        毕景这一觉睡得特别久。

        乐至听得见那虫鸣蛙叫,抬头看去,月亮已经升至半空,身边的人才渐渐有了动静。

        毕景拿他做枕头做了大半天,乐至发现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累,手也不酸,脖子也不痛,反而神清气爽。

        毕景坐直了身体。

        月光下,毕景的眼睛特别亮。

        乐至转头看他:“醒了?”

        “嗯。”毕景迷迷糊糊道。

        “天黑了。”乐至道。

        毕景渐渐清醒,瞥了乐至的手一眼,问道:“你受伤了?”

        “好几日都未见你,原来是受伤了。以后小心些,不要傻乎乎的。”毕景将乐至的手臂放在了手中,轻轻抚着,眼神温柔。

        乐至心念微动:“我知晓。”他突然想靠在毕景的肩膀上,但还是忍住了。

        “你可知我为何每天都要来这山中?”毕景突然问道。

        乐至抿唇不答。

        “我每夜都睡不着。”毕景道。

        “为何?”

        “那人如恶鬼一般缠着我,只要一闭眼,就会看到他。”毕景道。

        “他缠着你许是因为爱你。”乐至笑道,手不禁抓紧了衣角。

        毕景冷笑两声。乐至笑着看着他。

        “万妖宗有座不老仙山,里面各种奇珍异兽。”毕景道。

        “哦。”

        “想不想和我去万妖宗?”毕景状似不经意问道。

        “做你的男宠?”乐至挑了挑眉。

        毕景看着他那平凡到有些丑陋的脸,不知他竟然有这般念头,突然有些好笑,脸上的表情也十分怪异。乐至却似毫无所觉,等着毕景的答复。

        “若是做我的男宠,你去吗?”

        乐至摇了摇头。毕景脸上的表情惊疑更甚。

        “做你的妖后还差不多。”乐至正经道。

        毕景突然被他那一副模样逗得大笑起来,只觉得这话十分荒唐,又十分搞笑。这人虽然生得丑,但是却十分有趣。

        “我后院美人无数,无论男女,各个都是国色天香,你有何处胜过他们?”毕景问道。

        乐至认真地想了想,自己样貌丑陋比不上他们,自己修为低微比不上他们,毕景宠爱他们却厌恶自己。

        乐至摇了摇头,不过这只是暂时的。

        “那不就罢了。”

        乐至低头不说话,脸上却有一抹倔强的表情。

        毕景突然觉得这表情有些眼熟,心中有一瞬间的慌乱。

        “我该回去了。”毕景站起来道。

        “好。”

        “以后每日午时来这里,若是一个时辰后我还未来,你便可离开。”毕景的语气十分霸道。

        “好。”乐至道。

        乐至目送毕景的身影消失在林子深处,也转身往回走。

        乐至回到小茅屋时,夜已经十分深了。

        这茅屋本来是自己亲手所建,如今被叶光纪完全占了,乐至每次想起,心中都十分难过,但是叶光纪修为比自己高,脸皮比自己厚,乐至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乐至推开门,叶光纪躺在屋中唯一一张床上睡得正香。

        乐至靠近了床,狠狠地戳了一下叶光纪的脸。叶光纪睡得深沉,只是哼哼两声,便翻了个身。

        乐至毫无睡意,碧秦林中,初悟天意,心中虽然平静一片,那种感觉却已深入心底。乐至点燃了烛火,然后拿出了《丹术》。此为丹书,但是对道术也有所提及。乐至从第一页开始,不知不觉间竟到了第二日清晨。

        叶光纪睁开眼便看到那看书看得入迷的乐至,眼中不自觉透出一抹笑意。

        不过那笑意瞬间变得贼兮兮起来,他靠近了乐至,摸了摸他的脑袋。

        乐至抬头看他,眼神清明。

        “转眼一年了,宗主又为我挑了一名弟子,很快便会有新弟子入百草园。”

        “我教他修炼?”乐至问道。

        “以后我便有的选择了,你要加把劲,不然这药神药童的位置便没了。”

        “我让给他。”乐至答得飞快。

        “……”

        “原来入百草园就是你的弟子了,但是你除了抢了我的新屋,便没做其他事情了。”乐至道。

        “……你这般大不敬,我要将你赶出百草园。”叶光纪气呼呼道。

        “哦,那棠淇真人同意吗?”乐至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