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拾玖章 妖孽横生

第拾玖章 妖孽横生

        乐至的伤好的很快,快到叶光纪总是一脸惊奇地看着他,还总忍不住去摸摸那光滑的手臂。

        这伤一好,乐至心中便惦记着鸾鸟的事情,但是沈漫一直没有来找他。

        或许沈漫正在闭关修炼,乐至便过回了每日看书、炼丹的日子。

        乐至依旧每日去碧秦林,毕景有时来,有时不来。

        “师兄。”乐至正低头看着丹书,突然听得一声怯生生地声音,他回头,待看清了那少年的容貌,也是愣了一下。

        十四五岁的少年,面容几乎清俊到了漂亮,叶光纪站在少年身后,一脸得意的笑。

        “这是新入的弟子,秦苏。”连名字也十分漂亮。

        少年眨着大眼睛看着乐至。

        叶光纪摸了摸少年的脑袋,少年露出一个生涩的笑,显得十分乖巧。

        “秦苏,尊师重道乃道之根本,你要好好孝敬你师父。”乐至道。

        “谨遵师兄教诲。”秦苏乖巧道。

        叶光纪一脸欣慰。

        少年看似乖巧可爱,但是刚刚在乐至抬头的一瞬,还是看到了少年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这少年似乎不像他表面上看上去的无害。

        这般模样,乐至不是没有扮过,秦苏还嫩了些。

        秦苏虽然会耍些小花样,但是乐至还是十分喜欢他的。因为他抵挡了叶光纪旺盛的火力,叶光纪很少来烦他,乐至每日都清静许多。

        但是这百草园中只有一栋茅屋,却住了三个人。恰好这茅屋旁还有一些空地,乐至便想在这旁边再搭建一个房间。

        秦苏也勤快地加入了乐至,但是毛手毛脚的,一早上就把自己的脚扭了。

        乐至看着那痛得可怜兮兮的脸,叹了口气:“你便歇着吧,我来便好了。”

        秦苏鼓着脸,低声道:“我也想要一间茅屋……”

        “师父喜爱你,若是你搬出来,师父会伤心的。”乐至瞬间看透了秦苏的心思,正经道。

        秦苏一愣,眼睛瞪得圆圆的,却也被噎得无语。

        到了中午,乐至便去了碧秦林,但是毕景一直没有出现,乐至便在那里发呆。

        夏末秋初,天气转凉,这山风阵阵,乐至突然觉得有些冷。

        乐至想着时候也差不多,毕景应该不会来了,想要起身离去,突然听得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声音本不奇怪,奇怪的是乐至还闻见了一股血腥味。

        乐至顺着那气味散发的方向走去,突然见了一个人,那人一身黑衣,靠着一棵树站着,鲜血汩汩地从手臂上流出来。

        乐至没有往前走去,还是站在一棵粗壮的碧秦树后,看着那个人。

        突然有一股黑烟从那人身上冒了出来,血突然止住了,那伤口也瞬间愈合。那人站直了身体,突然回头。

        乐至见了那人的相貌,也是一愣,因为这人长得和沈漫十分相像!相像到乐至只能凭着气质去区分。而且刚刚那一股黑气,此人乃是魔修。

        莫非与沈漫是双生子?

        那人直直地往乐至走了过来。乐至感觉得到那人修为不低,所以身边多了一个人一定能察觉得到。

        那人发现自己了!

        转身逃跑已经没什么可能。

        乐至站在原地不动。

        四目相对,乐至便觉得有一股寒气从那人眼中散发出来。

        “你看到了什么?”那人问道。

        “什么都没看到。”乐至一脸无辜道。

        “你说我也不信!”

        那人说完突然抽出了剑往乐至刺了过来,剑光之中隐藏着巨大的气势和寒意让乐至动弹不得。

        泛着黑烟的剑直直朝着乐至的眉心处,这一剑过去定然毙命,乐至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死于一场横祸,但是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剑尖越来越近。

        冰冷的寒意抵在额头上却突然滞住了。

        死里逃生,乐至转头便见毕景站在他身边,手掌化成了利爪,抓住了剑。

        一妖一魔,都散发着无穷冷意,几乎将乐至冻住。

        乐至见那两抹黑影缠斗起来,只听得耳边邪风阵阵,山林似乎更加黑了些,而那两抹黑衣缠在一起几乎分不开!

        乐至的耳朵轰隆隆得响着,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不过片刻之间,那两抹黑影突然分开,一抹迅速消失在碧秦林深处,一抹出现在乐至面前。

        毕景收起了手中的利爪,又化作了修长手指,但是面色却十分难看,声音更加冷寒:“为何会招惹了魔修?你这是在找死?”

        乐至低头不答。

        被魔修剑上的魔气所伤,乐至真气不稳,只觉得头晕目眩,紧咬着牙才勉强站定。

        毕景见他这副沉默不言的模样,心中怒意又盛了几分:“我问你话,你为何不答?”

        毕景只觉得怒火烧心,眼前的人,就是死了也和自己无关,自己又为何要愤怒?或许是这人的态度,自己救了他,却连丝毫感激都无,问他话还不答,实在有些不识好歹。

        乐至咬唇,头脑渐渐清晰起来。

        “我正在想我怎么招惹了他。如果我死了,肯定是横死。”

        “百草园中竟然有魔修,这幽草宗越来越不济了。”

        “所言甚是。”

        毕景脸色稍霁:“你下次也小心些,离魔修远些。”

        “多谢妖主关心。”

        不知为何,乐至觉得毕景的脸色又黑了些。

        “你还睡吗?”乐至问道。

        毕景瞪着他不说话。

        经此一战,毕景自然没了睡觉的心思,一言不发便转身离去了。

        乐至站在原地,待身体的不适感减少了些便转身回去了,心中却在想着刚刚那个和沈漫长得一模一样的魔修究竟是何人呢?

        乐至回到小茅屋的时候,秦苏正乖巧地坐在叶光纪身边,一边问着他问题。叶光纪脸上本来有些不耐烦,但是一见了乐至,便又是一副欣慰的模样,一边指点着秦苏。

        乐至进去拿丹书。

        “小术啊,你要多向你师弟学习,勤学好问,有不懂的便问师父。”叶光纪语重心长道。

        “我记得我现在的师父是棠淇真人。”乐至道。

        “……”叶光纪看向秦苏的眼神瞬间由不耐烦转为柔和。对比乐术而言,秦苏除了问题多了些,其他不知好了多少倍!

        搭茅屋最烦的还是木材问题,这百草园中的树都是珍惜草药,乐至不敢去动叶光纪的心肝宝贝,只能去百草园外的山上取材。

        乐术的脸长得圆但是身板却十分瘦弱,一年来乐至吃的东西不少,偏偏这身上还是一点肉没有长。

        花了好几天时间乐至才收集了足够的木材和茅草。

        砌墙、搭横梁,然后盖上茅草,这个过程想起来简单,但是真做起来却很费功夫。乐至每天都忙的上气不接下气,中午便一起与毕景在碧秦林中睡觉。

        砌了两天的墙,乐至看着高至自己腰间的墙,心中一阵欣慰。

        叶光纪不在,秦苏完全露出了本性,坐在屋檐下,一副慵懒的模样。

        “乐术!”乐至回头,便见沈漫站在他身后,依旧是一身白衣,风度翩翩。

        那本来一脸懒散秦苏眼睛一亮,一眨不眨地看着沈漫。

        乐至擦了擦脸上的汗,抬头看他。

        “你的伤好了吗?”沈漫皱眉道。

        “好了,今天去抓灵兽吗?”乐至问道。

        “此事不急,你在做什么?”

        “茅屋太小,容不下三个人。”乐至指着茅屋道。

        “我帮你。”沈漫说完,便动手搬起了木材。

        “我也来!”秦苏道,就往沈漫身边靠。

        “小心脚扭了。”乐至幽幽道。

        秦苏脸一红:“哪有那么金贵?!”那小身板却跌跌撞撞,有意无意地倒在了沈漫身上。

        沈漫只觉得这漂亮少年十分烦人,只是每次想要赶人,少年便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沈漫不与秦苏计较,乐至心中怒火却是越来越盛。

        这秦苏有些过于招人烦了。

        “你可有兄弟?”乐至突然问道。

        沈漫摇了摇头:“这世上我已无任何亲人。”

        沈漫不仅没兄弟,连亲人都没有,那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又是谁?

        “为何这么问?”沈漫好奇。

        “也许我在关心你。”

        沈漫脸上露出一个暖暖的笑,看着乐至那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想要摸摸。

        直到沈漫离去,秦苏的目光还紧紧黏在沈漫的身上。

        秦苏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便见乐至正紧紧盯着他,目光深不可测,让人发寒。

        “为何看我?”秦苏底气不足道。

        乐至露出一个笑,一张平凡的脸上突然有了一种风情万种的感觉,而且毫无违和感。

        秦苏看着那张脸靠的越来越近,那人黑色的眼中隐约透出一股媚意,柔软的唇在自己的唇上亲亲点了下。

        只是一下,秦苏便觉得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想要勾引人,你还嫩了些。”乐至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秦苏站在原地涨红了脸,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愤恨地跺了跺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