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拾章 争风吃醋

第贰拾章 争风吃醋

        论样貌,那人形貌丑陋,比不上自己的万分之一。

        论乖巧,那人总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偶尔还有些毒舌。

        论聪明,那人看上去总是一副呆呆的模样,也聪明不到哪里去。

        秦苏坐在茅屋门口,托着下巴看着那忙碌的两人,一阵烦闷。这世上能入他眼的人极少,沈漫相貌不凡,竟然围着一个丑八怪转。

        秦苏心中恼怒愤恨,想起前几日乐术的举动,脸涨红了,却还是不敢上去。

        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叫声,秦苏怒气匆匆的回头,便见一个火红的身影往自己脸上冲了过来。

        “砰”地一声,秦苏便觉脸上一阵锐痛,眼冒金星起来。

        毕方鸟落在了地上,扑棱着翅膀,却只扑棱起了一层灰。

        秦苏怒瞪着那鸟,居然连那人的鸟也来欺负自己!

        秦苏往那毕方鸟走去,毕方鸟一脸惊恐,扑棱翅膀的速度又增加了几分,还发出了一声尖叫。

        “秦苏。”秦苏刚想一脚踩上去,突然听到那叫唤声,连忙收回了脚。

        乐至弯腰将毕方鸟从地上提了起来,毕方鸟像见了救星一般连忙在乐至身上讨好地一直蹭,却把一层又一层的灰蹭到了乐至的身上。

        “……”

        为何自己的灵兽会这么蠢?

        乐至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换一只聪明一些的灵兽了。这钦离除了会瞎咋呼似乎便没其他作用了。

        “你这笨鸟撞到我脸上来了!”秦苏梗着脖子道。

        “它为何会撞你的脸?”乐至笑道。

        “我如何知晓?”秦苏怒道。

        乐至轻笑一声,眼神中透出一抹光:“或许是因为你脸大。”

        “扑哧”一声,这笑声不是从乐至口中发出,而是沈漫口中发出。

        秦苏脸瞬间红了,呆呆地看着沈漫。这两人似乎合着伙一起欺负自己。

        “你何必欺负小孩子?”沈漫对着乐至道,声音中却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虽似责怪,却带着亲昵。

        “我只是为他提供一种可能的钦离撞在他脸上的原因。”乐至正经道。

        太过分了!秦苏狠狠瞪着眼前的两人,进屋,关门。

        乐至不理会怒走的秦苏,而是看着那已经搭建好的茅屋,心中十分开心:“这茅屋已经搭好,等黄昏我们一起去抓鸾鸟吧。”

        “好。”

        每日毕景都要睡到黄昏,而乐至和沈漫中午刚好约着一起抓灵兽。

        今日见太阳快要落山,乐至突然有些心急。

        再等了片刻,毕景悠悠转醒,却只是靠在自己肩膀上一动不动的。

        “毕景。”乐至叫了一声。

        毕景突然看向乐至。

        乐至瞬间回神,毕景乃妖宗之主,这世上敢直呼他姓名的,这幽草宗中也只有棠淇真人一人。

        自己竟然疏忽了,可惜这话已说出。

        乐至原本以为毕景会大怒,谁知毕景只是看了他片刻,然后道:“在这碧秦林中,你可唤我名姓。”

        这在毕景看来是天大的恩惠,可是那受了恩惠的人却似乎心不在焉。

        “乐术?”

        “我有事,便先走了。”

        没等毕景回答,便匆匆离去。乐至这般行为却惹怒了毕景。毕景脸上的表情十分不悦,冷哼一声,身形一动,便到了乐至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乐至看着眼前突然多出的障碍物有些疑惑。

        “何事这么急?”

        “自然是急事。”

        “若是你不说那便不要想离去。”

        毕景霸道的有些无理取闹,不过妖王自然有无理取闹的权利。

        “留下来做什么?”乐至突然眨了眨眼,呆楞的脸上露出一抹暧昧。

        毕景喉结微动,一只手扣住那毛茸茸的脑袋,然后缓缓靠近那张相貌普通的脸。

        乐至踮起脚尖,在毕景唇上吻了一下。然后迅速推开了他,转身离去。

        毕景站在原地,并没有去追。

        他见多了美人,所以对美色十分挑剔。现在三番两次被一个丑东西迷惑,莫非自己口味变了?

        毕景深思。

        乐至刚到百草园门口,沈漫已经等在那里。

        不知是因为鸾鸟稀少,还是鸾鸟灵性高,乐至和沈漫在那梧桐树下守了一个时辰,直到夕阳散去,也没有见到鸾鸟的踪影,只能无奈离去。

        说来也巧,乐至和沈漫刚出灵兽园便遇上熟人。

        这其中的一位十分熟,简直熟到了骨子里。

        “宗主,我想要天马为灵兽,还可做坐骑。”女子撒娇道。

        “好。”

        毕景与牡丹,两人相携而来,原来也是要来这灵兽园中抓灵兽。

        这灵兽园本来只有婆娑峰中人可来,但是毕竟身为贵客,自然有这权利。

        乐至呆着一张脸,看了毕景一眼,只是假装不识。

        毕景气质不凡,天生带着王者气息,也引来了沈漫的注意。沈漫多看了毕景几眼,发现毕景的目光也恰好落在他身上,那眼神暗沉沉的,似乎还带着杀气。

        待到毕景和牡丹进入灵兽园后,沈漫才道:“那人是谁?之前未曾见过。”

        “妖主毕景。”乐至道。

        “原来是妖修之主。”沈漫道,想着刚刚那眼神,心中却颇为不舒服。

        “鸾鸟珍稀,我们明日再来吧。”乐至道。

        “好。”

        “或者先抓一只其他灵兽,鸾鸟慢慢抓?”乐至建议道。

        “不必了。”沈漫道。

        “或者我将这毕方送给你?”乐至提着毕方的一足问道。

        毕方看着乐至,一脸不可置信,随后挣扎,宁死不屈。

        “……不必了。”沈漫脸上略微嫌弃。

        乐至看了毕方一眼:“除了我,已经没有人愿意要你。”

        毕方鸟:“……”

        乐至回到家中的时候,叶光纪现在茅屋自家茅屋门口,乐至心中警惕。

        “小毕方,快过来!”老家伙招了招手,毕方鸟瞬间躲在了乐至的背后。

        “夜深了。”所以快回去。

        “月明星稀,适合闲聊。”叶光纪笑眯眯。

        “你可以自言自语,也算闲聊。”乐至道,便想要进屋。

        “这妖王真是祸害,当年入灵仙宗便让灵仙宗那资质极佳的弟子叛出师门,甘为娈!宠,如今我的小徒弟也要神魂颠倒了。”

        乐至脸色瞬间有些难看,叶光纪发现自己与毕景在碧秦林中的事?

        “那甘为娈!宠的人,如今也不知落了何下场,情海孽障,仙途才是其乐无穷。”叶光纪说完,转身离去。

        若是以往,乐至肯定嗤之以鼻,但是他已领悟了仙道的乐趣,不过一角,便喜悦无限,让人向往。

        仙道与情海,难道真的只能选其一吗?

        乐至以为自己可以为了那人放弃一切,但是现在,他犹豫了。

        乐至看向天空,今晚的月亮格外明亮,几颗星星散布着。乐至眼神渐渐悠远起来,那月亮似乎越来越近,越来越亮,整个人都沐浴在白色月光中。

        似乎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摘到天上的星星。

        天道茫茫,天地万物皆为一体,皆可触摸。乐至心中一荡,一种陌生的感觉流遍全身。

        “这样也能领悟天道,资质果然不错。”叶光纪嘀咕道,然后转身离去。

        乐至再睁眼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他居然在门口站了一晚上,但是神清气爽,胸中还有一股气激荡,这种感觉十分好。乐至看了一会丹书,又炼了几颗丹药,便到了中午。

        再见毕景,毕景倒没有急于睡觉,而是目光幽深地看着乐至。

        “乐术。”

        “嗯?”

        “为何去灵兽园?”

        “沈漫想要一只灵兽。”

        “昨天那人叫‘沈漫’?”毕景问道。

        毕景居然问起沈漫,乐至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要抓灵兽,为何你也要去?”

        乐至自然不能说执念之事,这之后牵扯太多,也是乐至隐藏的最大的秘密。

        “他的修为比你高上许多,带着你不过一个累赘。”毕景直白道。

        毕景说的是事实,乐至却有些不悦,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他要什么灵兽?”毕景继续问道。

        乐至不答。

        “乐术,我在问你话!”毕景的声音渐渐森冷。

        乐至猛的抬起头,脸上带着一抹倔强,冷笑道:“难道你的话我都要答?”

        毕景眼珠漆黑,带着滔天怒意,乐至只觉得全身发寒,脸上倔强之色少了些:“鸾鸟。”

        “那你可知五百年前灵兽园一场大火,所有鸾鸟皆陨命?”

        乐至一愣,然后笑道:“妖主说笑了。”

        “这般故事人尽皆知,也只有你这傻子不知道,还傻乎乎的被人骗。”

        “沈漫不会骗我。”乐至道。他已将沈漫当作好友。前世牧嗔,今生沈漫,他乐至只有两个好友。

        毕景只是冷笑。

        乐至心中慌乱,便道:“看来今日妖主已无休息打算,我便告辞了。”

        乐至要走,毕景突然抓住了他的手。乐至挣扎,外袍突然被拉扯下来,只余里衣。毕景偏偏不放,将他的衣服扯得乱七八糟。

        “嘭”地一声,有东西落在了地上。

        毕景的力气松了些,乐至趁机脱离了毕景,却见那人正直直地看着地上。

        乐至低头看去,便见一枚玉落在了地上。

        “待我转世,便循着这玉来找你。”当年乐至一脸倔强,将这玉塞给了毕景。

        如今,这玉安然躺在地上,泛着冷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