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壹章 了了世界

第贰壹章 了了世界

        当年乐至硬是要将这物塞给毕景。

        可惜毕景没有接,那不过乐至的一厢情愿。

        乐至心中一惊,俯身便要去拾玉佩。谁知还未靠近便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了出去,‘砰’地一声,撞到了碧秦树上,撞得头晕眼花。

        乐至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玉佩已经落在了毕景手中。毕景手握玉佩,满脸寒意。

        “这玉佩是哪里来的?”毕景问道,眼神十分恐怖。

        “捡的。”乐至道。

        “哪里捡的?”毕景声音更加冷寒了几分。

        “出门游历,见这玉乃是珍宝,便收了起来。妖主识得这玉?”乐至问道,脸上表情一派淡然,双手却握紧了拳。

        毕景没有再问,而是死死地盯着那玉,脸上表情几经变化。

        乐至待全身痛苦好了些,勉强站起来,走到毕景面前:“您贵为妖主,莫非想和我抢法宝?”

        见毕景不说话,乐至突然有些急切起来。

        这玉乐至戴了几百年,之前要给毕景是怕自己投胎转世后寻不到他。如今自己记忆仍在,便不舍得给毕景了。

        因为这是毕景送给他的。

        “妖主大人?”

        “毕景!”

        毕景仍然不言,乐至伸手便要去拿,谁知毕景突然转向他,表情狰狞。

        “这东西不属于你。”

        “那该属于谁?”

        回答乐至的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乐至后退了几步。

        那力量是从毕景身上散发出来的。

        冷寒,恐怖。

        力量消失,毕景伸手,那玉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抔白色的粉末。

        那带着灵气的玉如今化作了一堆玉粉。

        乐至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粉末。

        “这东西本不该存在!”

        乐至呆呆地看着毕景将那些粉末扬在地上,甚至连毕景的离去也没有注意到。

        他的脑袋空白一片,什么都没想,只觉得有种东西压在心头,十分难受。

        有求便有求而不得,人生太多的求而不得。

        天道运行,阴阳造化。

        恒久之心不可或缺,有些事却不可强求。

        乐至只觉得心境瞬间开阔起来,听着耳边的鸟语,渐渐陷入一个安宁的世界。

        这一次入定,乐至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身上沾满了晨露,但却没有冰凉的感觉,反而全身泛着暖意。

        乐至醒悟,想着昨日发生的事,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那玉本为灵玉,粉末撒在地上已经被土地所吸收,一丝一毫也看不见。

        乐至盯着那玉粉撒下的地方,蹲下了身,一寸一寸地抚摸着那土地,终于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寄之与情,赠之以物。物通情,一缕情丝,不过靠这二者维系。

        毕景毁去他们之间最后一物,剩下的不过自己的念,这念又能维系多久。

        毕景,你真狠……

        乐至脸上挤出一抹笑,笑的凄凉。

        乐至心中又想着那鸾鸟之事。

        百草园中无鸾鸟?

        沈漫为何骗自己?

        乐至没来得及向沈漫问清事实,途中突生变故。

        眼前的万物似乎笼罩在一层白光中。那白光缓缓向他靠近,将他包裹在其中。

        身边突然化作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

        对乐至来说乐至并不陌生,这是修真者的一种机缘,许多人想求都求不来。

        三千大世界,内含万千小世界。

        白光了了,了了世界,若是对比修真世界,为虚,而里面的东西本又真实存在。

        了了取自万物了了,前尘了了。

        入了了世界,便可得一新身份,一份历练机缘。

        即使你灵根突出,出生名门,到了了了世界可能一名不文。

        也许你灵根一般,万般修炼才得今日的果,入了了了世界可能天生异才,修为决然。

        入了了了世界,便要以新身份去完成属于自己的历练,前程往事看似尽抛弃,只可存于自己心中。

        也有那沉溺其中的,最后无可自拔,终身留在了了世界中,无法得道。

        困顿者不可抑,决然者不可骄,心存道,历经磨难,方可磨练道心,寻得真我。

        若能勘破,修为悟性会上升一个层次,所以此等机缘,可遇而不可求。许多人终身都不能有一次。

        四百年前,他曾入了了世界,不过十年时间,便由五级炼丹师到了七级炼丹师。

        乐至脑海中百转千回,醒过神已经在一片茂密的山林中。

        一身破布,勉强遮羞。

        一把匕首,锈迹斑斑。

        运气丹田,真气微弱。

        这新得的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烂。

        之前得了这副身躯的人不知是陨命还是完成了任务回到了真实世界。

        不过这与乐至无关,现在这副身体便是自己的了。

        乐至苦笑,然后往怀里摸了摸,果然摸出了一方晶石,此晶石四四方方,白光闪动,白光组成的乃是“秦和”二字。

        这可能是山名,可能是地名,也可能是人名。不管是什么,这都是他的任务,他现在要做的便是要找到秦和。

        四周皆是苍天大树,许久都未见人的痕迹。

        乐至打算下山。

        走到一半,便遇到了麻烦。

        一女子突然挡住了乐至的路。

        那女子只着一身薄衫,勾勒出曼妙的身姿。眼含媚意,嘴唇嫣红,乃是个绝世美人。

        了了世界中的美人实际中可能是个丑八怪。乐至暗暗想着。

        那女子朝乐至抛了一个媚眼。乐至不为所动。

        “小郎君生的这么俊,让花娘好生心动。”女子嗲声道,揉了揉高挺的酥胸,动作格外撩人。

        花娘之名,乐至早有耳闻。那时便有花娘,花娘以色惑人,杀人夺宝。

        不过眼前花娘身体里藏着的不知和四百年前的那一个是不是同一人。

        乐至看了自己全身上下,也只有一方晶石。此晶石不仅是修者的指路石,也是灵石,内含灵气,可助修炼。

        花娘多半看上了自己身上的晶石。

        一个修为低微的肉身对上万年老妖怪。

        胜算全无。

        本是神魂入了了世界,若是在了了世界中陨命,现实中的身体便会断去生气。

        自己一入了了世界便要陨命,颇为倒霉。

        乐至心念一动,突然有个主意,便后退几步,笑道:“您老人家何必诓我?四百年前您也是这么说的,却是一场恶战。”

        “你是谁?”花娘顿生警惕,“我从未见过你,你是第二次入了了世界?不可能,此等机缘,根本无人可享第二次!”

        “世事本无绝对。正如四百年前您老人家还在了了世界呆着。”乐至不答。

        “了了甚好,你是谁。”

        “没想到你竟然放弃寻道之机,甘愿留在这虚幻的世界之中。”乐至道。

        “你是谁?”花娘的脸更加黑了几分。

        “姑云山。”乐至轻吐了三个字。

        “你是唐是?”花娘脸色难看,她与唐是姑云山一战,几乎失了性命,之后不敢再招惹唐是相关的任何人。

        乐至笑而不语。

        花娘后退几步,眼神中突然闪过一抹冷光,乐至反应极快,在花娘瞬间靠近同时将手上唯一的武器刺进了花娘腹中。

        花娘将匕首拔出,冷笑一声:“此等破铜烂铁也想伤我?唐是百年前渡劫失败,已经陨落,小子休要诓我!这外面的事情我比你知道的清楚。”

        最后的武器已经用掉,乐至已无它法。

        红绫缠在了乐至的脖子上,越来越紧。

        乐至渐觉呼吸困难。

        突然响起一阵乐声。

        琴声阵阵,时而低缓如泉声,时而高亢如万马崩腾,让人沉醉其中。

        突然有人轻弹了一下乐至的额头,乐至醒神,却发现乐声已停,而花娘却直愣愣地站着,显然还沉醉其中。

        以剑入道便为剑修,以丹入道便为丹修,而这以乐也可入道。

        以乐入道者,乐音乃是修道之魂,可控他人,也可助人修炼,与这丹修倒是有几分类似。

        而眼前的人显然是以乐入道。

        那是一个青年男子,一身紫衣,黑发如墨,银白色的面具遮住了半张脸,手中执一古琴。

        松柏之姿,霁月之容,那遮着的一半容颜反而更显神秘。

        男子抱着琴转身离去,乐至紧随其后。

        只要一靠近这人,便觉得有一股深沉的气势。

        此人修为深不可测。

        乐至初入了了世界,修真界有修真界的法则,而了了世界却讲究弱肉强食,完全看人的本心,恶者为恶,善者为善。

        乐至这般弱的修为,很容易有人觊觎他的晶石,所以十分危险。

        眼前的人,若是能够得他庇佑,活下去自然不成问题。

        乐至打定了主意,所以便是乖巧地跟在这人身后,这人不说话,他也不说话。

        走出了许远,男子突然停住了脚步。

        那人突然转身。

        乐至拉了拉自己破烂的衣服,睁大了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眼前的人,颇为无害。

        那人突然将手伸到了乐至的面前。

        乐至一脸疑惑,犹豫许久,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乐至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人的脸抽了抽。

        虽然只露出半张脸。

        “把晶石交出来。”那人黑着脸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