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贰章 万般欺压

第贰贰章 万般欺压

        乐至睁大了眼睛,一脸茫然:“晶石是何物?”

        “你又不是初到此世界,何必装傻。”那人嗤之以鼻。

        “我刚到。”乐至无辜道。

        “……刚到就差点被杀。”那人似乎有些无语。

        那人往前跨了一步,乐至后退了一步。

        那人伸出双手,五指修长白皙,是一双弹琴的手。

        身后是一棵大树,乐至无路可退,只能扁了扁嘴:“你是个好人。”

        “恩,我不杀人,只要晶石。”那人认真道。

        若是自己不交出来,这人便要抢了,还是保命重要,乐至无奈,只能从袖子中取出晶石,紧紧地握在手心。

        “拿来。”那人道。

        乐至依依不舍地伸出手,那人早已不耐烦,直接从乐至的手中抢了过来。

        那人端详片刻,脸上闪过一抹失望:“下品,灵气微弱。”

        乐至心中一喜:“既然无用,便还给我吧。”

        “有比没有好。”那人收入怀中。

        “……”

        若是有晶石的指示,要完成历练便简单许多。

        乐至紧紧跟随在那人身后。

        “那喜欢在了了世界中干杀人夺宝的事的,多半是做了永不出这个世界的打算。”

        这世界中的宝物也带不出去,了了世界重在修行本心和悟性。

        “你心性坚定,这本是一次历练,小小晶石于你漫漫仙途并无益处。”

        “若是你将晶石还给我,我定会记住你的恩情。”乐至劝道。

        那人沉思状。

        乐至心中一喜,以为说动了此人,继续道:“即使出了了了世界,刚刚的承诺也算数。”

        那人抬头,目光深沉地看了乐至一眼。

        乐至一脸真诚,等着那人的回答。

        “我刚在想,如果你再敢说一句话,我就杀了你。”

        “……”乐至连忙闭了嘴。

        那人在山明水秀的地方有一处洞府,乐至厚着脸皮紧随其后进了那洞府。

        此人看起来是不染凡俗之人,那洞府却十分乱,摆满了各种丹书、丹药、灵器、乐器。

        在那一堆丹书之中,乐至突然听见一个微小的声音。

        那丹书微微地晃动着,一个小小的东西突然从其中钻了出来。

        大概手掌大,形似犬,一身白毛,头上却长了两个犄角,毛茸茸的模样,十分可爱。

        乐至稍微靠近了些,便觉得一股清新之气扑面而来。不必多言,此灵兽乃是上品灵兽。

        毕方鸟也是上品灵兽,可惜太蠢了,乐至对这带着灵秀之气的小东西便有了爱护之心。虽然这了了世界的灵兽是带不出去的。

        那灵兽顺着那人的腿爬了上去,便要往那人衣服里装。

        那人抓着小灵兽的尾巴提了起来,小灵兽一脸可怜,那人脸上却全是不耐烦的神色。

        乐至张了张嘴,最终忍住了。

        那人突然将小灵兽扔进了乐至的怀中:“若是这灵犬再爬到我身上,那你们都不必活了。”

        手中抱着灵犬,便如同抱着一团真气之源。乐至闭上眼睛,腹中似有一团火,缓缓烧起。

        灵犬也察觉到乐至身上的善意,待乐至洗了浴之后,便与他亲近了些。

        那人在一团杂物中打坐。

        乐至抱着灵犬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坐下,眼不见为净。

        第二日天亮,洞府中光亮一片,乐至看着躲在自己怀中呼呼大睡的灵犬,轻笑了一声。

        那人看向乐至,脸上露出一抹惊讶。

        这身体修为根骨皆差,但是相貌倒是不错。但是在这了了世界中,相貌本是最无用的东西。

        “你是何人?”乐至问道。

        那人闭目不答。

        “你可知秦和?”乐至继续问道。

        那人摇头。

        “你的任务是什么?”

        “恶龙山恶龙之眼。”那人道。

        恶龙山乐至早有耳闻,其中各种猛兽出没,十分凶险,眼前人虽然修为高,但是对上恶龙,胜算却十分少,难怪一直呆在这洞府中,迟迟不出发了。

        “秦和,给老娘滚出来。”洞府外有个尖锐的声音响起。

        乐至脸色一白,这声音他自然认得,没想到花娘竟然找到此处。

        乐至心中又是一惊,回过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震惊道:“你就是秦和!”

        秦和看了他一眼,便往洞府门口走去。

        今日的花娘衣服似乎更薄了几分,身上的纱少了几层,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愤怒,手中红绫随风而动。她身边站着一男子,那男子其丑无比,手中拿着一把巨大的斧头。

        “花娘,原来是这小白脸得罪了你,莫气莫气,待我杀了他取他内丹给你解闷。”男子笑道,这一笑,那脸更加恐怖了。

        那丑人见了乐至,眼睛顿时一亮,垂涎道:“原来还有个小娘们,先给爷玩玩再杀了。”

        “陈老鬼,莫废话。”

        “花娘,你真的要动手?”秦和一手抱琴,银白色的面具在阳光下泛着冷光。

        花娘眼神瑟缩了一下,脸上的凶狠少了些:“若是你把你身后的人交出来,就不打了。”

        “花娘,你可不能这样,难道把老子叫来就是看热闹?”陈老鬼不依不挠道。

        花娘并不理会他。

        对上花娘就是死路,如今还多了一个丑八怪,乐至只觉得眼前一黑。

        秦和看向他,似在审视。

        乐至忍不住抓着秦和的衣角,一脸可怜。

        “若是我将他交出来,岂不是很丢脸?”

        乐至连忙点头。

        陈老鬼不等花娘发话,便直接拿着斧头砍了上来。

        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秦和不慌不忙地拨了琴弦一下,陈老鬼的动作缓了一些。

        琴音起,如歌如泣,飘荡在整座山林中。

        陈老鬼起初动作还迅速些,但是每次要砍到秦和的时候,秦和都瞬间转身,那斧头便落了一个空。

        几番下来,陈老鬼如疯了一般,四处乱窜,最后便消失在这山林中。

        花娘躺在地上,脸色狰狞。

        琴音停,秦和收了琴。花娘突然立地而起,红绫飞动,化作了天罗地网,整个盖了下来。

        无处可逃!

        秦和便被套在那红绫之中。

        “秦和,别以为我花娘怕了你!”花娘冷哼一声,手握紧,那红绫也越来越紧。

        若是再这样下去,秦和肯定被压成肉泥。

        “花娘!”乐至叫了一声。

        花娘的注意力果然落在了乐至身上,咯咯笑道:“小家伙别急,很快就轮到你了。”

        “花娘,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乐至道。

        “还想诓老娘?”花娘冷笑道。

        “你不记得我,那肯定记得这个。”乐至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花娘下意识地看向他的手,那东西便往花娘身上飞了过去。

        灵犬趴在花娘的脸上,张口便是一口。

        花娘尖叫一声,将灵兽甩开。

        灵犬落在地上不过弹了两下安然无恙。

        而那红绫突然散[文学馆    www.wxguan.xyz]开,琴音顿起,化作万千利刃,往花娘袭了过去。

        花娘躺在地上,脸色苍白,整个人已经失去了生气。

        花娘杀人夺宝,造的孽不算少,所以他们杀了她并无大过,天道不责。

        秦和一手抱着琴,一手拿着红绫。

        那红绫递给了乐至,乐至一脸疑惑。

        秦和脸色有些不耐烦,将红绫挂在了乐至脖子上。

        乐至回过神来,法宝讲究继承,他们杀了花娘,这花娘的法宝自然是他们的了。

        乐至也不客气,只是道了一声:“谢谢。”

        秦和并不言语,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块晶石递给了乐至,那正是乐至的晶石。乐至接过了晶石,看着晶石上闪动的文字,正是‘恶龙山’三个字。

        乐至后来才知道秦和并非一直在修炼,为屠恶龙也做了许多事,比如他正在锻造一把带着天地灵气的刀,比如他正在寻找可以让恶龙暂时沉睡的丹药。

        如今他和秦和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自然是鞠躬尽瘁,尽心尽力。

        “还缺一些药材和丹石,只能去山下的如月城去找了。”秦和道。

        乐至正在研究着龙涎丹的配方,听了秦和的话便是一愣:“这山下竟是如月城?”

        四百多年前他入了了世界便是在这如月城。

        如月城在了了世界中十分特殊,因为城门口处有一面镜子,而那面镜子可以照出人在这世界外的模样。

        所以很少人敢去如月城。

        很多人害怕被掀去那层外袍。

        “你本名是什么?”乐至问道。这了了世界中的身份和名字不过一个代号,问本名便是真实世界中的名字。

        “你呢?”秦和反问道。

        乐至闭嘴不答。

        “想要别人说实话,自己却不敢说实话。”秦和淡淡道,语气中并无波澜。

        第二日一大早,两人便往如月城赶去。

        门口处果然挂了一面巨大的镜子,看着那镜子,乐至突然有些发呆。

        若是当年,他们一起往这镜子面前一站,或许便没有了后面的那般多事了。

        “我们一起走过去可好?”乐至问道。

        秦和脸色几经变换,最终点了点头。

        只要一起走过去,便可以看到对方的相貌了。一个一个过,只有自己能看得清。

        乐至看着身边一身青衣,面具覆脸的人,突然有些好奇这人本相是何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