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叁章 斗转星移

第贰叁章 斗转星移

        巨大的古铜镜镶嵌在墙上,镜面泛黄而粗糙,若是不仔细看,也许就把那当做墙面了。

        城门处无人看守。

        很少有人进出,即使有,也是匆匆忙忙,完全不看那镜子一眼。

        乐至与秦和并肩一起,到了城门处一亮光圈处,两人都往镜子里看去。

        镜子里便是乐术的模样,平凡到有些呆愣。

        而本该照着秦和的地方竟是一片像笼罩着一层白烟,完全看不清楚相貌。

        这镜子能照出人的本相,但是有一种特殊,便是修为极高。万事相生相克,这镜子本是有灵性之物,遇强便会避其锋芒。

        乐至瞬间有种上当了的感觉。

        “你并非第一次来这如月城,所以也早知道了这般情况。”乐至冷冷道。

        秦和笑而不语。

        “能够避过此镜的人修为早已到了深不可测之境,其实算起来也不多,幽草宗棠淇真人、叶光纪、玉清宗牧嗔……”乐至声音突然顿住,眼中闪过一抹光,“我知道你是谁了。”

        秦和面色不变,等着乐至的答案。

        乐至紧紧盯着看他许久,终于泄了气。

        修真界这么大,他又如何猜的出来,不过想诓这人一把,哪知他根本不上当。

        不过是想着之后要与这人出生入死,还是先看清本来面目好些。

        他们陷在本来就为了共同目标而在一起,出了这世界就算相见不识又如何?

        乐至知道自己魔怔了,不过现在回过神来,心中也无愤慨,便与秦和一起往城中走去。

        城中人并不多,他们顺着主道走到了尽头,便见了一栋二层的楼,金色的牌匾上书着‘百香楼’三个大字。

        一路走来都是冷冷清清,唯有这楼前挤满了人。

        若是说起这如月城,便无人不知百香楼了。

        百香楼中奇珍异草,只要能够想到便不会没有,但是这楼中一草难求,若是强行抢夺,便会遭受百香楼足足十日的追杀。

        百香楼盛名,自然无人敢抢,来人都是求,可惜连门都进不去。

        “朱雀兰只有这百香楼中才有。”乐至道。朱雀兰是龙涎丹必须的一味灵药,有了龙涎丹便不怕对付不了恶龙了。

        “我来过许多次,甚至不知楼主样貌。”秦和道。

        两人盯着那二层的木楼看了许久,见了许多人兴冲冲而来,挫败而去。

        从日在中天到日头西沉,半天时间便这样过去。

        乐至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楼前的古井边,古井边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半趴伏着,老人在一直在拉着井绳,只是每次桶快拉出来,或许是因为年迈无力,那桶又掉了回去。

        如此反复。

        乐至走近了那老人道:“不如让我来。”

        老人也不客气,把井绳扔给了乐至。

        乐至拉的十分卖力,但是那绳却未动半分。

        乐至看向秦和:“还是你来吧。”

        秦和一拉,那装满井水的桶便落到了古井边。

        老人提着桶蹒跚离开。

        “原来楼主便是这样对待有恩之人的?”乐至道。

        老人放下了水桶,走到了乐至身边,一双浑浊的双眼打量着乐至。明明昏黄,却似乎看进了人的灵魂。

        “原来是你。”老人道。

        无人知道百香楼的楼主便是这如月城的城主。

        无人知道百香楼的楼主是一个看似行将就木的老头。

        无人知道百香楼楼主生着一双慧眼,可看透人的前尘往事。

        乐至露出一个笑:“是我。”

        “你想要朱雀兰?”老人问道。

        “自然想要。”乐至道。

        “跟我来。”

        老人说完,便带着乐至与秦和绕过了百香楼,三人从小门而入,便入了一个清幽的院子。原来是百香楼后院。

        三人围着石桌而坐,老人执壶泡茶。

        院子之中似透着这茶的香气。

        秦和眼神渐渐迷茫,然后趴在石桌上沉沉睡去。

        “一场美梦。”老人看着秦和道。

        “我也好久没做过美梦了。”乐至向往道。

        “心事过重,何谈美梦。”老人嗤笑道,“人家修行都日益精进,唯有你,四百年了,修为竟还不如四百年前,果然是越活越回去了。”

        “那我向您讨一个美梦?”乐至道。

        “和我说话难道不是一场美梦吗?”老人淡淡道。

        “……”

        “四百年前,你也是盗了我百香楼的朱雀兰。”老人道,“果然是胆大包天。”

        “天道指引,我也无奈。”乐至道。

        “世间因果,你遇仙缘,天道落在你身上,所以便要解了往日的结。你情思过重,情劫才是你最大的劫,而你的情劫从这了了世界开始,所以便又归来。世间万物看似巧合,却都暗含这一份因果。”老人道。

        “有时我会怀疑,您不是修道者,而是仙者。”乐至道,“了了世界本是仙道一角,其中有仙者也不足为奇。”

        老人笑而不答,那浑浊的眼神渐渐有了光亮。

        “四百年前,修道于我可有可无,但是四百年后,我已领悟修道乐趣。我欲修道,但也不愿抛弃情爱。”乐至道。

        “痴儿!”老人叹了口气,“若是你早些将这执念放在修仙上,怕是离飞升不远了。”

        乐至的眼中毫无后悔之色,老人无奈摇头。

        “既然你再入了了世界,我便指点你一二。”老人道,“世间因果,因缘起于微,见于著。你与那人孽缘便是在这了了世界中起。”

        乐至眼神渐渐悠远,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笑意越来越浓。

        额头一痛,乐至突然醒悟过来,老人一连气呼呼地看着他:“听我说话!”

        乐至正襟危坐,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乾坤之镜,那镜中的本相,本只有自己能看到,除非两人同行,一齐至于光圈之中。那一日,也不知是何原因,那人已经入了城门,但是那本相竟然还留在乾坤镜中。之后的人便是你,不过惊鸿一瞥,那镜中残像便消失了,但是缘却由此起。”老人道。

        “我盗朱雀兰,那人一直护着我,本是无关之人,又是为何?”乐至道,“我一直不相信他对我无意。”

        “朱雀兰草身入丹,同时可散发兰香,助人修炼。”老人道。

        “我要草身炼丹,他要的不过兰香入道,原来一直都不过我的一厢情愿。”乐至愣了一下,便是苦笑。

        “看你实在可怜,我便想对你好些。”老人突然道。

        “你要送我一棵朱雀兰?”乐至喜道。

        “我许你一场美梦。”老人道。

        乐至还来不及瞪他一眼,便觉眼皮渐沉,神智也模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