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伍章 斩妖除魔

第贰伍章 斩妖除魔

        乐至拿着那画,突然癫笑起来。

        “这世上最可笑的便是自作多情,我以为他对我有情,所以便赠他画,那灵仙宗之上,日日修行,却不忘每日往门口走走,想着他会不会来找我。再见之时,他美人在怀,竟是完全识不得我。我爱他至此,他却早已忘记了我,所以不甘,因为不甘,所以……”乐至突然住了嘴。

        “所以你逆天而为,这情爱的丹药不可随便用。”老人道,“你本是有仙缘的,却亲手断了仙缘。如此重活一世,不可再任意妄为了。”

        乐至只是痴痴地看着那画,老人的话,他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几分。

        “毕景……”乐至痴痴地叫了一声。

        “毕景……”乐至突然蹲下了身,脸埋在双膝间,低声哭泣起来,手中的画也落在地上,缓缓摊开。

        往事在脑海中一闪而过,这么一晃,竟然四百年了。他念了两百年,纠缠了两百年,到头来,竟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乐至哭得越来越大声,到了最后竟然有了肝肠寸断之势。

        秦和与老人站在一旁,秦和欲上前,却被老人拉住了。

        “这情爱我虽不懂,但是凤凰涅槃,唯有经历至痛,才可忘却重生。”老人道,“他修的乃是绝情之道,如今便是一步步断情,所以才难受。”

        “绝情?”秦和脸上突然闪过一抹讶异。

        乐至的哭声越来越大,秦和与老人渐渐退到了院子门口。

        “妖主毕景,莫非他是……”秦和心中渐渐有了一个猜测。

        “不用猜了,他就是那个蠢货。从他眼中看他的前世今生,看得我心中堵了一口血。罢了,这朱雀兰你们也得了,便带着他走吧,我以后不想看到他了。”老头说完,便匆匆出了院子。

        秦和听着那抽泣之声,心中突然十分烦躁。

        秦和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靠近了乐至。

        “乐至。”秦和唤了一声。

        乐至的哭声渐渐弱了下来,只剩抽泣,却也不理会秦和。

        秦和伸手,将乐至的脑袋抬了起来,便看见那张清秀的脸上满是泪痕。

        那双眼睛呆呆地看着自己,看起来十分痴傻。

        秦和将琴放在地上,伸出双手,托着他的下巴,用拇指将他脸上的泪水一点一点地揩去。

        直到那泪水全揩干净了,秦和心中才好受些。

        眼中隐隐带着水雾,嘴唇嫣红,秦和看着眼前的人,心念突然一动。

        “我是不是很傻?”乐至问道。

        秦和认真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

        乐至猛地推开了秦和,站起身来:“你并非我,有何资格说我傻?”

        秦和一脸无辜:“是你问我的。”

        乐至瞪了他一眼,将地上的画收了起来,这画留着也无用,乐至看了一眼,便直接撕了。

        漫天白纸飞舞,颇为壮观。

        “那九尾狐化得你的模样。”秦和道。

        乐至想到秦和看着那九尾狐是痴迷的模样,心里发毛:“你可千万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秦和轻笑出声:“原来那传说中厉害无比的乐至还有这妄想的毛病。”

        乐至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秦和。

        两人一起往秦和的洞府中去,刚到洞府门口,便有一团白色的东西冲进了乐至的怀中。

        乐至看着怀中只有巴掌大小的灵犬,忍不住摸摸它的小脑袋,灵犬也十分开心,叫了好几声。

        “这灵犬几乎认你为主,再过几日,这洞府是不是也要姓‘乐’了?”秦和面无表情道。

        “这般脏乱的洞府,不要也罢。”乐至嫌弃道。

        秦和:“……我这洞府乃是灵地,无数人觊觎,可惜不是我对手。”

        “龙涎丹最后一味丹药朱雀兰已经拿到,现在可以炼丹了。”乐至道。

        “……还缺少一样东西。”秦和道。

        “何物?”乐至疑惑,将眼前的东西和龙涎丹的配方对过之后,并未想起缺了什么。

        “缺一个炼丹师……”

        秦和早已经备好了丹炉,这丹药与灵石也齐全了,但是他忘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他不是炼丹师……

        龙涎丹虽然是普通丹药,但是对他这种一窍不通的人,却颇有难度。

        乐至扬起了脑袋,咳了咳。

        秦和看向他:“你喉咙不适?”

        “我就是炼丹师。”乐至矜持道,“虽然这副身体十分无用,但是炼龙涎丹却不是问题。”龙涎丹乃是低品丹药,不过贵在材料。

        “你终于有用了。”秦和颇为欣慰。

        “……”

        之后的日子,乐至便专心炼丹。

        秦和在这洞府之中独自开辟出一块地方,那地方十分干净,只有一方丹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清茶。

        乐至无需出去,秦和便会每日送吃的东西来。

        往日乐至炼丹,都随意的很,但是重生之后,渐渐下了心思,到后来每次炼丹都投入其中。

        乐至屏气凝神,每日不过吃一些所需食物,便投入了炼丹修炼当中。

        如此这般日子也过得十分快,转眼便是日出日落,数年已过。

        这一日,乐至刚好喝了一口茶,突然见那丹炉中一阵金光飞出。

        此乃是丹药炼成之兆,乐至心中一喜,急速到丹炉前,果然见一粒金灿灿的丹药正躺在其中,乐至将那丹药小心翼翼取出,用布帛包裹好。

        乐至出了那一方天地,便秦和坐在外面,黑发如墨,指尖落在琴弦之上,一阵低沉的乐音散发出来。

        乐至呆在那处,沉静在那乐声之中。

        如遨游九天之外,无拘无束,无牵无挂,无忧无愁,舒爽至极。

        “乐至。”

        乐至回神,看着秦和,便愣了一下。

        秦和竟然脱下了半边面具,那张脸生得俊秀风雅,如谪仙一般。

        乐至伸出手将丹药递给他:“龙涎丹。”

        秦和接过:“今日好好休息,明日便去恶龙山吧。”

        了了之南,有一水名唤作共水,共水之南,有座山唤作共山。传闻千万年前,那犯下天规的龙王便压在共山之下。后生变故,龙由仙化为魔,冲破了禁制,逃出共山,为害四方。天界派下神将将恶龙镇压在恶龙山中,恶龙魔气太重,所以恶龙山裂开成两半,中间峡谷深渊,恶龙便藏在其中。

        “恶龙由仙入魔,我们只有这龙涎丹和一把刀,又如何能够斩恶龙?”乐至忧虑道。

        “所以说是传说。恶龙不过是堕入魔道的妖修罢了,品级也不高,只是久居恶龙山,便占了地利。”秦和道。

        “……那你为何要告诉我那个传说。”乐至无语。

        “自然知道的越多越好。”

        “……”

        恶龙山确实在了了世界南面,南面乃是蛮荒之地,越往南,妖修也越多,好在秦和修为十分高,所以一路上也是有惊无险。

        几日赶路,他们终于到了恶龙山。

        恶龙山不高,中间却像被劈开了一般,分成了两半。恶龙山上方的天空缭绕着乌云,颇为诡异。

        秦和与乐至一起找到了恶龙山的水源,然后将龙涎丹融化在其中。

        “此丹药专克恶龙,他只要饮下一点这水,便会沉睡不醒。”秦和道。

        “万一他不喝水呢?”乐至担忧道。

        “龙离不了水。”秦和道,看乐至的表情便像在看白痴一样。

        乐至连忙闭嘴。

        两人又等了一日,才往那恶龙山上去。

        他们爬到了山顶,乐至与秦和一起站在那悬崖峭壁之上,往下看去,便见山崖陡峭,丛林茂盛,茫茫一片。

        恶龙便藏在眼前的峡谷中。

        “怎么有种大海捞针的感觉?”乐至道。

        “我说了龙脱不了水,我们只要顺水往下即可。”

        “……”乐至决定继续闭嘴。

        往下的路十分陡,秦和修为高,走得十分轻松,却苦了乐至,这身体太弱,他几乎半爬着往下走。

        秦和总是不见踪影,但是在他要摔死之前,总会扶他一把。

        到了峡谷中,又走了一阵,终于找到了一个水潭。

        山林幽静,潭水碧蓝。

        秦和道:“我们便在此处等着。”

        乐至已经瘫倒在了地上。

        “真难看。”秦和嫌弃道。

        乐至身体一僵,默默地坐了起来。

        他们在这潭边,一等便是几十日,连恶龙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你确定恶龙离不了水?”乐至问道。

        “轰、轰……”巨响连连续续响起,正是从这水底传来。

        仔细一看,便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身躯。

        秦和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乐至觉得自己还得继续闭嘴。

        “哗!”地一声,一个巨大的身体破水而出,停留在空中。

        乐至抬头,便见一个巨大的脑袋,那眼睛如灯笼一般大小,正恶狠狠地看着他们。

        果然是入魔的妖修,那眼中的煞气十分重。

        巨大的脑袋靠近他们,朝他们喷了一口气,乐至被喷出了几丈远,差点被撞上了那大树。

        秦和抱住了他。

        秦和将刀递给了乐至,看了乐至一眼,乐至点头。

        秦和身形猛地后退,手指轻拨,琴音拣起。

        恶龙愣了一下,便朝秦和冲了过去,琴声越来越强,恶龙撞了过去,在靠近秦和的时候却猛地顿住了。

        乐至借着这低微的修为冲了过去,猛地跳起,将那刀砍在了龙身上。

        龙嘶吼一声,凶恶的目光落在乐至身上,粗壮的尾巴便向他甩了过来。

        乐至避无可避,只能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脑袋。

        “砰”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乐至睁眼,便见巨龙躺在地上,双眼紧闭。

        “龙涎丹之效发作了。”

        “为何不是立即发作?”死里逃生,乐至心有余悸道。这恶龙在潭底沉睡,自然喝了这水,为何到现在才起作用呢?

        “刚刚可能只是回光返照。”秦和想了想道。

        秦和取出一柄匕首,直直地刺进了龙的心脏。

        他的目标是恶龙之眼。

        见这妖修断了气,便取出了恶龙的双眼,还要给乐至一颗。

        乐至看着那巨大的眼珠,倒退了几步:“……其实我只要杀了恶龙便完成了任务,无需恶龙之眼。”

        “并非为了任务。”秦和道。

        “那是为何?”乐至疑惑。

        “定情信物……”

        秦和话音刚落,整个人突然消失了。

        只要完成任务,便可以回到现实世界,但是停留一段时间也可以,不过看个人喜好了。

        这人倒是溜得快,还什么定情信物。

        乐至嫌恶地看了那恶龙之眼一眼,然后闭上眼睛,心念微动,一抹白光渐渐将他包裹。

        乐至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发现自己躺在小茅屋中,叶光纪坐在床头,一脸慈爱地看着他。

        乐至被那眼光看得发毛。

        “恭喜,你已经是七级炼丹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