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柒章 往事随风

第贰柒章 往事随风

        “你为何会在这婆娑峰中?”乐至颇为好奇。

        婆娑峰中多为棠淇真人亲传弟子,很少有例外,上一次林轻言出现在婆娑峰是因为要与沈漫订亲。

        林轻言紧紧咬着嘴唇,把嘴唇咬得发白:“我求了师父许久,他才带我来的。”

        “我去替你问清楚,若是沈漫心中无你,不如放弃。”乐至劝道,即使沈漫真的还喜欢林轻言,他也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师兄心里有我的,都是那个狐狸精!”林轻言脸色苍白,声嘶力竭道。

        见她这般模样,乐至叹了一口气,情之惑人,甚至连自己也不能逃脱。

        即使林轻言没有来求自己,乐至还是会去找沈漫的。

        灵兽山中并没有灵兽,又为何欺骗自己?

        为何会和秦苏在一起?

        心中众多疑惑。

        乐至入了剑门,问了许久都没有问到沈漫的住处。五年前,因为沈漫资质好,所以为许多人所知,为何现在,这些同门师兄弟们都几乎忘记了沈漫地存在了呢?

        不知问了多少人,终于有人答道:“他在北山辟了一处洞府,一直在那处修炼,很少出来。”

        乐至道谢后便往剑门北山去,这一路十分崎岖,好在乐至如今修为上升许多,所以并不觉得吃力。

        北山乃剑门中灵气最薄弱的地方,选在那处开辟洞府,并非明智之举。

        乐至绕着北山寻了一段时间,终于见了一个山洞,洞口处经过修葺,洞口处摆着一张石桌,倒是干净整洁。

        乐至欲往那洞府中去,便听见脚步声传来,便停在了原处。

        不过片刻,门口便站了一个人。

        那人一身黑衣,往日俊秀的容颜之间添了一抹幽暗之色,见了乐至,眼中亮光一闪即逝。

        隔着一段距离,乐至还能感觉到从沈漫身上散发出来的若有似无的幽冷之感。

        眼前的人明明是沈漫,却又觉得不太像。

        “沈漫。”乐至试探地叫了一声。

        “坐吧。”沈漫指着石凳道。

        两人坐在石凳前。

        沈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修为上升的很快。”

        乐至同时也在观察沈漫,观其面相,再联系刚刚的步履,沈漫的修为也比五年前高了许多。

        “结丹几阶了?”乐至问道。

        “四阶。”

        结丹共需九阶,方可结成元婴。

        “为何选在这处开辟洞府?”乐至问道,洞府四周虽有花草,虽然繁盛,却缺了一股灵气。

        “安静。”沈漫道。

        灵气少,修者自然也少,安静倒是真的。

        “听闻五百年前一场大火,灵兽园中栾鸟全部殒命。”乐至道,终于问出心中的疑惑。

        “乐至。”

        沈漫没有回答,却突然叫了他一声。

        沈漫突然将他抱入了怀中,因为距离近,那种阴冷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沈漫紧紧地抱着他,竟然带着一丝绝望之感。

        乐至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虽然沈漫不知为何欺他,他却是将沈漫当做好友的。如今见他这副奇怪模样,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木楞地坐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漫终于放开了乐至,看着他僵成木头一般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一笑将那一脸的阴郁都清除了,刚刚那种隐隐地绝望仿佛只是错觉。

        “有何好事这般开心?”

        一人走近,伴着清脆的男声。

        乐至转头看去,果然是秦苏,旧日里稚嫩的少年已长成一个青年,脸上的浮躁之气少了许多。秦苏穿着一身青衫,腰间还挂着一支竹笛,倒似那风度翩翩的公子,与五年前的沈漫十分像。

        沈漫脸上的笑突然消失了,阴郁之气浮现了出来。他并不理会秦苏。

        秦苏看似并不在乎,而是走到了沈漫身边,紧邻着他坐下,将脑袋靠在沈漫手臂上,一副亲密模样。

        沈漫既不理会他,也不拒绝,将秦苏当做了空气。

        这二人的相处方式十分怪异。

        “你为何转修剑修?”乐至看向秦苏问道。

        “喜欢便修了,又何来那么多为什么。”秦苏笑道。

        “所以你们在一起,也是因为喜欢?”乐至问道。

        “自然是。”秦苏那张脸笑成了一朵花。

        乐至看向沈漫,突然发现他的脸色十分难看,整个人似乎绷紧了,手也握成了拳。

        “天色已晚,还不归去?”秦苏道,逐客意味十分明显。

        “那便不叨扰了。”乐至道。

        乐至看着沈漫与秦苏相互依偎着进了洞府之中,一阵清幽的笛声从那洞府传了出来,乐至站了片刻,叹了口气,便离去了。

        洞府之中,沈漫盘腿坐在榻上,一阵黑气从他肌肤中缓缓透出,他的眉头紧皱,那张脸看上去特别狰狞。

        笛声时而高亢,时而舒缓。

        沈漫身上的黑气渐渐少了,脸色也平静下来。

        “他看起来是个聪慧之人,其实蠢笨无比,你骗他,不过想与他呆在一起。”秦苏将笛子扔在了床上,一脸嘲讽道。

        沈漫面色发冷,并不言语。

        秦苏缓缓靠近了他,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柔声道:“不过你以后便是我的了。”

        沈漫突然看向他,眼中带着森寒冷意,看得秦苏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乐至刚出了剑门,林轻言便从角落里窜了出来,一脸期待地看着乐至。

        乐至自然不能告诉他自己根本就没有问沈漫……

        “凡事不可强求,不用再守在这里了。”乐至道。

        林轻言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就连站都站不稳。乐至是她唯一的希望,往日沈漫受了伤,抑或其他一些事,她第一想到的便是乐师兄,乐师兄也从来不会让她失望。

        她在这剑门外等了五年,纠缠了五年,到了后来,沈漫便不再见她了。

        始终是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如今连乐师兄都这般说了。

        林轻言点了点头,便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了。

        看着林轻言为情所困模样,乐至仿佛看到了自己。求而不得很多,但是谁又能做到放手了?‘凡事不可强求’便是一句用来安慰他人的话,于自己却完全无用。

        经此一事,乐至颇为感怀,便终日躲在那百草园之中,有时会进入七色石的秘境之中,他正在着手修炼转颜丹,即使他不嫌弃乐术的长相,却还是自己的样貌看着顺眼些。

        实际上他确实有些嫌弃乐术的长相。

        这秘境中修炼便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用天天守在丹炉前,秘境之中真气充沛,只要每天定时看看火候加加灵气便可以。

        “乐术。”叶光纪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乐至抬头看他。

        “看谁来看你了。”叶光纪笑得更加灿烂了。

        叶光纪微微侧身,乐至便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

        毕景站在那处,几缕刘海落在额前,浓密地眉微微皱起,凤目中闪着一丝冷光,似乎极为不悦。男人生得高大,又带着一股久为王者的气势,让人隐约透不过气来。

        叶光纪也察觉到不妙,笑眯眯道:“小术,你要好好招待妖主大人,为师要去修炼了。”

        说完便溜了,溜得十分快。

        毕景进门,关门,在乐至身边坐下,一系列动作很是利索。

        “听说你进了了了世界?”毕景问道。

        乐至点头,提到了了世界,乐至心中便是一痛,自己与这人的缘便是由那了了世界而起。

        自己从那乾坤镜中见了这人的样貌,所以两百多年前他入灵仙宗,自己便一眼认出了他来。

        可惜眼前的人却完全不识得自己,那个时候乐至想毕景或许是因为什么原因忘记了自己,现在才知道,毕景并不喜欢自己,所以忘记一个无关的人也无甚奇怪。

        “你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毕景继续道。

        乐至疑惑他问这作甚。

        “你出来了足足二十一日,却为何不找本座?”毕景声音冷寒,脸色也是黑成一片。

        上一次见面,这人捏碎了自己的玉佩,算是不欢而散。

        想到毕景居然捏碎了那块玉,乐至脸上闪过一丝悲凉之色。

        “无事所以不敢叨扰妖主。”乐至道。

        “你在生气?”毕景突然道,脸色有些疑惑。

        “我乃这婆娑峰弟子,你是妖修之主,我们本无瓜葛,又为何要去找你?”乐至道,声音并无波澜。

        乐至所言非虚,听在毕景耳里却让他感到愤怒。

        毕景伸手,紧紧扣着乐至的下巴,托起他的下巴,深深地看进了乐至的眼中。

        乐至也不躲闪,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

        “毫无瓜葛?”毕景轻笑道,声音中带着嘲讽,“那本座就让它变得有瓜葛。”

        毕景话音刚落,便将乐至推在了床上。

        温热的气息越来越近,毕景轻咬着他的耳朵,语气暧昧而带着轻蔑:“乐术,这是藏在你心中许久的吧,如今便要得到了,开心吗?”

        与自己念了大半辈子的人在一起,乐至本应该开心,他想大笑,却发现一点也笑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