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贰捌章 所爱非人

第贰捌章 所爱非人

        乐至不顾下巴地疼痛,转过了脑袋,便这样死死地盯着毕景。

        看着眼前这张脸,乐至突然想到四百多年前,他在那乾坤镜中看到的一抹残影。

        品貌非凡,俊美无俦。

        不过一眼,便深深地记在了脑海中。或许那便是一见钟情。

        再后来,又出现了一个人,一齐出生入死,那人处处护着自己,便如那凡间故事中说的一般—两情相悦。他从百香楼主那里得来那人的容貌,发现竟与刚入了了世界在乾坤镜中的人长得一模一样。

        喜滋滋的,想着这便是缘分,后来又画了自己的画像托百香楼主给那人。

        出了了了世界,便在灵仙宗等着那人来找他,日复一日,转瞬便是两百年。

        再见面,他才知那人竟是万妖宗妖主毕景,妖主风流天下皆知,二十四芳主更是艳冠天下。

        因为嫉妒,嫉妒他美人在怀,也恨他,恨他忘记自己,所以便喂他吃下寄情丹。

        到了最后竟是纠缠不清。

        了了世界中的毕景虽然性子冷,对他却十分好,后来毕景独宠自己二百年,也是温柔至极。

        他从未想过毕景会变成现在的模样,又或者这本是他本来面貌。

        过去的他一直不肯相信罢了。

        乐至眼中的柔情越来越冷,心也觉得空荡荡的一片。

        “妖主大人,莫非是你那夫人满足不了你,所以才找到这百草园中来?”乐至理了理有些乱的衣服,站起身来,冷冷地看着毕景,声音中也满是嘲讽。

        毕景被那悲凉的眼神看得心中一颤,突然放开了眼前的人,心中只觉得一片慌乱。

        从来没有过的慌乱。

        毕景猛地后退了几步,靠着墙壁才勉强站住。

        “都说妖主爱美人,我既非女子,更非美人,妖主大人竟然这般饥不择食?”乐至话中嘲讽更甚。

        毕景并不回答,看了乐至一眼,摔门而出。

        乐至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呆了许久,突然低笑出声。

        “呵呵……”

        自己究竟痴于何?

        几十年前,他刚从乐术身上活过来的时候,心中只有一愿,便是夺回所爱。

        而如今,却已开始迷茫。乐至下意识地摸出袖中七色石,竟发现那七色似乎弱了些。

        他心中十分烦躁,只觉得一股真气在丹田之中乱撞,一阵阵地痛苦侵袭而来。

        “乖药童,你化身禽兽了吗?把妖主都吓走了。”叶光纪站在门口,夸张道。

        乐至早已止住了笑,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叶光纪一眼。

        “小小年纪,眼神应该天真无邪些。”叶光纪苦口婆心道。

        乐至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而是坐到床上,拿出丹书来看。只有看这丹书,才能平息他心中的烦躁。

        “一点都不可爱。”叶光纪摇头道,见乐至根本不理他,只能无趣离去。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除了叶光纪这老家伙偶尔来骚扰他。

        他已经开始炼转颜丹,在那七色石的秘境中经常一呆便是几个月甚至几年。

        在他看来,秘境比外面的世界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因为里面没有叶光纪。

        他将毕方鸟带了进去,毕方鸟为上品灵兽,在这秘境中修为也上升的十分快。

        秘境中修炼,入定之时,日子便过得十分快,但是平日却有些苦闷,这个时候的毕方鸟便没那么讨厌了。

        灵兽已认主,所以他们之间结了契,但是因为毕方鸟心智太弱,这一人一兽的灵犀不足。

        如今毕方鸟修为越来越高,心智也渐开蒙,与主人的灵犀通了许多。乐至与毕方鸟的关系渐渐亲密起来。

        有一日乐至从外面世界回来,突然听得自己洞府之中有婴儿的啼哭声。

        乐至心中一惊,连忙跑了进去,便见那床榻之上多了一个粉雕玉砌的小娃娃,那小娃娃向天躺着,扎着一个火红的肚兜,向空中挥舞着双手。

        乐至眼神往下。

        是个男娃。

        乐至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扁平一片。

        即使是昨天,自己的肚子也是平的,所以这娃娃和自己无关。莫非是天地灵气而生?

        乐至走了过去,那小娃娃也见了乐至,便往乐至身上爬。

        乐至是第一次接触小娃娃,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僵硬在那里,任由娃娃往自己身上爬着。

        最后小娃娃爬到了他的肩膀上,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记忆中似乎也有什么东西爱站在自己肩膀上……

        乐至瞬间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黑,转头看向身边的娃娃。

        “噗”地一声,那小娃娃化作了一个浑身长毛的东西,从乐至的肩膀上摔了下来。

        毕方鸟竟是可以化成了人形,乐至颇为欣慰。

        好事不断,过了几日,乐至发现那转颜丹也炼成了,他掐指细算,竟然发现已经足足过去了九年时间。

        金丹落在自己手中,乐至紧紧盯着那丹药看了两眼,只是藏在了身上,没有立即吃下去。

        乐至刚出了秘境,便有一个白白的东西扑进了自己的怀中。

        乐至看着叶光纪那个大脑袋,十分头疼。

        “叶光纪,你放手!”

        叶光纪抬头看他:“我放开,你不可逃走。”

        乐至点头,叶光纪才放心,放开了他。

        “都说你是我百草园的人,却是总不见人影。”叶光纪感叹道。

        “我要修炼。”乐至道。

        “修炼也不可抛下你师叔啊!”

        “……那我下次炼丹把你扔入丹炉之中。”

        “……”

        “这几年,那妖主总是来找你,莫非你们之间有一段不可告人的秘密?”叶光纪双眼发亮,好奇道。

        这老家伙是寂寞太久了。

        听到‘妖主’二字,乐至愣了一下。

        “他来幽草宗也二十年了,身上的寄情丹药性可解了?”乐至问道,交握地双手不禁紧了紧。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老夫的丹术。”叶光纪肯定道。

        “嘭”地一声,两人都往床上看去,便多了一个白胖娃娃。

        毕方鸟每日总有半个时辰会化作人形,这事乐至知晓,叶光纪却不知晓。

        老家伙扑了上去,将娃娃抱进怀里:“多日未见,原来你娃娃这么大了……”

        娃娃落入了叶光纪怀中,便一阵惊天动地地哭声。

        乐至实在头疼,便将他们二人推了出去,叶光纪有了小娃娃,便不再缠着乐至,专逗小娃娃去了。

        乐至得了清静,便将怀中的转魂丹拿了出来。

        桌子上摆着一面古铜镜,乐至看着镜子中的脸,普通至极,这脸伴随了自己二十年。

        乐至摸了摸这脸,轻声呢喃道:“乐术……愿你来世平安富贵。”

        乐至将丹药放入口中吞下。丹药入口即化,化入骨髓与静脉。

        不过片刻,乐至便觉得身体最深处传来一阵钝痛,由内而外的,那痛楚渐渐强烈起来。

        乐至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等着痛楚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这痛楚渐渐消失,乐至全身都是汗,只觉得全身无力。仰天躺着,待力气渐渐回复,便坐了起来,去取那铜镜。

        镜中的容颜是乐至熟悉至极的,伴随了他几百年,此时看着,竟然有些陌生。

        乐至一寸一寸地抚摸着自己的眉眼,朗眉、细目、红唇,却是这世间少有的容颜,比乐术那张木讷的脸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乐至呆呆地看着镜中的容颜许久,直到门口传来一阵啼哭声交杂着深沉的男声。

        “这孩子是谁的?”竟是毕景的声音。

        “我那药童实在厉害,竟不声不响给我添了个徒孙,真是……倍感欣慰啊。”叶光纪显然十分得意。

        “乐术的?”毕景的声音变冷。

        “自然是,只有他聪慧些,勉强入眼。”叶光纪感叹道,“咦,妖主大人,你要作甚?”

        叶光纪的声音大了几分。

        “想害我徒孙,休想!”

        叶光纪的声音也渐渐冷了下来,到了后来,打斗声渐起。

        乐至顺着门的缝隙往外看去,将一切都收在眼底,他也懒得管,继续坐着不动。

        可惜他不动,却不能保证没人不动他。

        那两人斗法斗得太厉害,乐至这茅屋也摇摇欲坠起来,趁着这茅屋彻底倒了之前,乐至终于跳了出去。

        终究是毕景厉害些,那孩子落在了他怀中,毕景伸出手,竟是要拍在娃娃脑袋上。

        这一掌下去,钦离命也休矣。

        “毕景,你住手!”乐至叫道。

        毕景听了声音,手中动作顿住,转过头来,待看清了乐至的容貌,整个人突然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