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壹章 妖主魔尊

第叁壹章 妖主魔尊

        关于如何能够混进魔尊府邸,见到传说中的灵玉公子,乐至绞尽了脑汁,最后也只想出了一个办法。

        一个他特别讨厌的办法。

        “妖主此番来声势浩荡,随行的侍从和妖修并不会少,不如我们扮作他的侍从,混入城主府?”乐至问道。

        那人的名字,他也不想念起,如今要借他入城主府,却是无奈之举。

        秦太和并不言语。

        “太和真人,你觉得如何?”乐至又问了一遍。

        “你觉得我长得像侍从吗?”秦太和瘫着一张脸问道。

        乐至看着他那一张妖孽脸,摇了摇头。

        秦太和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些。

        “尽管可掩去身上的真气,也不能生出妖修身上之气,所以不能扮作他弟子。那怎么办?”乐至问道。

        “即使混入城主府,其中魔气甚重,我们也无法抵挡。”秦太和道。

        “只能在这等着灵玉公子出来?”这样却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雪戈姑娘。”秦太和说了一个名字。

        “雪戈姑娘是谁?”乐至一脸疑惑。

        “正是那要献给妖主的美人。雪戈姑娘从漠北仙山而来,炎月老祖为了送一个冰清玉洁不沾染魔气的雪戈到妖主手上,所以将她安顿在凤凰台上,这凤凰台乃是全城魔气最淡的地方,虽有人防守,却也比不过城主府般危险重重。我们可在凤凰台上守着,妖主到的那一日,炎月老祖定会去凤凰台,到时灵玉公子定会随侍左右。”

        这几日,乐至都呆在客栈中,时常不见秦太和踪影,原来是打探消息去了。

        据说雪戈姑娘的舞姿天地无双,她为妖主准备了一支舞,这有舞自然要有乐。

        秦太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搭上了雪戈姑娘,成为了她的琴师。

        秦太和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一个琴师,一身素服,手中抱着一具古琴,颇具风采。

        看着这样的秦太和,乐至突然觉得莫名地眼熟。

        “小乐,替我抱着琴。”秦太和笑道。

        “……”秦太和说他贵为南方楼云国第一乐师,自然需要一个小厮,而这位置理所当然属于乐至。

        从药童到小厮,乐至颇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份,尤其这新身份还有了一个新名字。

        乐至不习惯,但还是乖乖抱着琴。

        凤凰台位于炎阳城西侧,四周皆是山林,绿竹猗猗,松柏参天。凤凰台上可将整座炎阳城之景收于眼下,其高千里,站在凤凰台之上,便如同置身于仙境之中。

        乐至与秦太和一起站在这凤凰台下,举目望去,凤凰台之顶直戳云霄,这般看着,不过片刻,便觉得脖子十分累。

        门口之处有两魔修守着,见了乐至与秦太和,便似没有看到一般。

        “秦公子,您来了,姑娘正等您呢!”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青色罗裙,从那阶梯之上一步一步跳了下来。

        秦太和微微点了头,小姑娘见了乐至,一脸好奇:“秦公子,这位小公子是谁啊?”

        “是我的小童,叫小乐。”

        “小乐,你是不是比我大几岁?”小姑娘歪着脑袋问乐至道。

        “……”不是几岁,是几百岁。

        乐至酷拽地点头。

        小姑娘在前面引着路,秦太和与乐至紧随其后。

        因为此处灵气很浓,即使爬了几千级台阶,也并不觉得十分累。

        台阶之上,一片平地,平地之上,亭台楼阁簇拥着中间的凤凰台。

        凤凰台之顶太高,只作观景用,而雪戈姑娘只住在这下面的楼宇之中。

        三人走到大殿之外,只有秦太和一人能入,乐至与这小姑娘便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里面的乐声渐渐响起。

        此一曲乐竟是谱到了第二日天明。

        第二日正是妖主到达凤凰台的日子。

        清晨的凤凰台沉浸在一层白茫茫的雾气之中,秦太和从大殿中走出,身上瞬间便沾染上了雾气。

        “春宵苦短。”乐至道,语气之中却带着玩笑的意味。

        “踏莲之舞,此舞乃上古[    www.biquger.info]之时仙界流行之舞,十分难却也十分美妙。昨晚雪戈姑娘练习了无数次。”

        “……你不必解释的那么清楚。”乐至道。

        “我以为你好奇。”秦太和道。

        “……”为何秦太和喜欢将一些有的没的想法加诸在他身上……

        秦太和为乐师,所以之后雪戈献舞的时候,便是秦太和伴乐。他自然要留在这凤凰台上,此理由名正言顺。

        乐至对秦太和真是佩服至极。

        乐至与秦太和歇在了院子之中,时间逐渐过去,乐至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本来寂静的凤凰台之上突然响起了一阵乐声,乐至心猛地一跳,却有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你在此处,我会拦下灵玉公子的。”

        “好。”乐至便坐在这院子之中。

        秦太和转过了几个弯,便到了一处花园之中,此乃凤凰台的入口处,花园中百花竞放。

        天空中一片黑沉沉地雾气飘了过来,魔修之气十分重,那乌云落在了凤凰台上,两男子从云中走下。

        一男子黑衣,头发略微发白,面容和蔼,但是若是仔细看,便看出眼睛微微泛红,眼中煞气甚重。

        另一人也是黑衣,容貌英俊,脸上挂着和煦的笑,相比之下,修为比前一人低了许多。

        见了两人,凤凰台上的弟子全部跪下:“拜见城主大人。”

        那眼带煞气的老魔果然为炎月老祖,都说炎月老祖不管去何处都会带上灵玉公子,那另一人便是灵玉公子了。

        “一切可都备好了?”炎月老祖问道。

        “谨遵城主命令,所有东西都备好了。”

        炎月老祖一行人刚到不久,天空中又出现了一道白光,白光越来越近。

        白鹿为引,后面是一辆白色驷马华盖宝车,泛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那宝车落在了凤凰台上,一人从那宝车上走了下来,黑发如墨,俊颜无双。

        若是仔细看,便看得出他眉目中的疲惫之色。

        “欢迎妖主大人来到炎阳城,路途颠簸,不如先在这凤凰台中歇息片刻?”炎月老祖道。

        “炎月老祖客气了,一路景致秀美,只觉得赏心悦目,并不觉得累。”毕景在炎月老祖边上的位置坐下,一副慵懒的模样,风流之气尽显。

        “人美还是景美?”炎月老祖看着他这般模样,言语之间也失了禁制,揶揄道。

        “景美……人更美!”毕景眯着眼睛道。

        “哈哈!”炎月老祖大笑道,“妖主大人果然是爽快之人,若是得妖主大人为至交,乃是我炎月此生幸事。说起这美人,老夫还给妖主大人准备了一件见面礼。”

        见毕景身边只带着侍从,并无美人,那侍从模样也十分普通,炎月老祖心中又开心了几分。

        “城主大人这般,实在令毕景受宠若惊。”毕景道,只是脸上看不出喜恶。

        都说妖主爱美人,炎月老祖自然觉得他心中是十分开心的,他们本坐在百花之中,身边花开蝶舞,炎月老祖挥了一下手,中间便多出一块空地来,只有中间处有一株牡丹开的正旺。

        不过一瞬间,那牡丹花之上便多了一个女子。

        女子一身白衣,柳腰纤细,面容更是艳丽无双,如果那花中生出的仙灵,带着一股天生的灵气。

        毕景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紧紧盯着毕景的炎月老祖也露出一个笑。

        飘渺的琴声响起,女子一脚落在那牡丹花上,翩翩起舞。

        步如轻云,若缓若疾,带着万千忧愁又似无忧无虑,旋转,飞舞,每个舞步都动人至极。

        曲终了,舞已毕。

        就连阅尽美色的炎月老祖也有些发怔,呆了片刻,若不是为了讨好妖主,这般美人应该自己留着……

        炎月老祖收起了不舍心思,便去看妖主的反应。

        毕景依旧随意地坐着,眉目之间看不出喜乐。

        “雪戈见过妖主大人。”女子侧身恭敬道,身姿羸弱,惹人怜爱。

        毕景一双漆黑的眼睛打量着雪戈,却也不言语。后面竟似发起呆来,一言不语。

        雪戈脸上的笑渐渐僵硬,却只能保持着那个姿势。

        “妖主大人!”炎月老祖忍不住叫道。

        都说妖主怜香惜玉,今日一见,却并非如同传言一般,炎月老祖心中几分惊疑。

        “雪戈……好名字。”毕景开口道。

        雪戈心中一松,露出一个甜美的笑,走到了毕景的身边,轻轻地依到他的怀中。

        “炎月老祖,其实本座今日来,还有一事相求。”毕景道。

        “妖主请讲,老夫定当全力以赴。”他欲拉拢妖主,对方所求越多,自然越好。

        “追魂针,可根据生前之物,追到转世后的灵魂,本座想借这追魂针一用。”毕景道。

        “自然可以,但是老夫冒昧问一句,此人可是妖主大人的至亲之人?”炎月老祖问道。追魂针虽可追魂,但是却极其耗费使用之人的灵气,若是不当,便会损害修为。

        “一故友。”毕景道,却不愿多说。

        炎月老祖不再问,手伸进袖子,片刻后,手中便多了一枚针。

        此针通体发红,毕景接过,握在手上便是一阵凉意。

        “将所寻之人生前之物融在这针中,便可随着这针寻找。”炎月老祖提醒道。

        毕景点头,从怀中取出一根发丝,发丝刚碰到追魂针,便消融了。

        “呲呲……”

        不过响了两声,追魂针脱了毕景的手,飞到了半空之中。

        毕景已顾不得怀中的美人,而是追着那针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