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贰章 虚惊一场

第叁贰章 虚惊一场

        乐至独自一人坐在这院子之中,四周皆是蓊蓊郁郁的山林。那弦乐之声从远方传来,悠扬而动听。

        突然听见脚步声,乐至猛地回神,警觉地看着四周。

        白影突然落在了自己面前,待见了那熟悉的容颜乐至才松了一口气。

        “魔修发现我们了,快走。”秦太和声音中带着一丝急切。

        毕方鸟不在身边,若是光靠走,又如何逃得出去?

        乐至站在原地:“走?就算跑,也跑不过魔尊的腾云驾雾。若是灵兽在身边就好了……”乐至第一次无比怀念毕方鸟。

        秦太和从袖子里掏出一只小兽,扔在了地上。

        “灵兽。”秦太和道。

        “……”

        瞧着火光兽那一副一屁股就能坐死的模样,乐至觉得秦太和是病急乱投医了。

        一阵红光闪动,那火光兽突然化作了一人高。

        “……”或许他想错了。

        秦太和拉着乐至便跳上了火光兽背部。

        火光兽呼了两口气,便飞至半空中,穿越云层而过。

        变故来的太快,乐至只能紧紧地抱着秦太和。

        火光兽速度极快,不过一刻钟,他们便出了炎阳城。

        秦太和抱着乐至跳下了火光兽。

        乐至站在火光兽身边,那小东西如今比自己高出了一个脑袋,乐至戳了戳自己身边的火光兽,笑眯眯道:“这是怎么回事?”

        灵兽修为至一定阶段在可以随便变化大小,毕方鸟如今还未达到这般境界,火光兽明显比毕方鸟高阶,而从幽草宗到炎阳城,秦太和却要和他一起挤在毕方鸟上。

        “此乃火光兽,遇火则强。”秦太和面无表情道。

        “你有这般灵兽,为何还要乘在我的毕方鸟上?”乐至见他装傻,便直接问道。

        “若是有便宜摆在面前,你占不占?”秦太和道。

        “……”为何修真大能太和真人这般无耻!

        火光兽便小,秦太和将火光兽收入袖子中。

        两人站在城外,遥遥望着远方的城门。

        “为何没有人追来?”刚刚在火光兽上,乐至便没有察觉到身后又魔修的气息。

        “其实我刚那句话漏了两个字。”秦太和道。

        “何字?”

        “魔修‘可能’发现我们了。”

        “……所以因为这‘可能’,我们错过了抓住灵玉公子的机会?”

        “若是被抓了,便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

        过了两日,乐至与秦太和重新回到炎阳城。城中的防守比前两日松了许多,因为妖主已经离去。而妖主突然离去,却没有带上绝世美人。

        这其中的猜测各种各样,听得最多的却是下面一种:

        妖主对雪戈姑娘一见钟情,而炎月老祖却突然不舍得将美人献给妖主,竟是不肯交人,妖主愤然离去。

        这般猜测,却是因为之后发生的事。妖主从炎阳城离开后,竟是直直冲上了昆仑仙宗,将昆仑圣祖的宝贝徒弟直接抢回了妖宗。

        这般前后便有了因果关系,妖主因得不到美人所以便找了另外一位代替。

        “那昆仑仙宗的倒霉弟子叫何名?”秦太和拉着一魔修问道。

        “杜安约。”魔修道,“真不知道是怎样的绝世美人,竟让妖主抢了去。”

        “杜安约?”秦太和的语气突然变得怪异起来。

        “你认识他?”一直不言语的乐至突然开口道。

        “有过一面之缘。”

        “那他到底长什么样?”坐在旁边的魔修凑了上来,好奇问道。

        “年轻力壮。”秦太和想了想道。

        “年轻力壮是何模样?”魔修嘀咕道。

        “比你年轻,比你壮。”秦太和面无表情道。

        “能不能具体点?”魔修还是一脸茫然。

        “也没你这么烦人。”秦太和道。

        “……”魔修终于意识到自己存在的多余,默默地走开。

        乐至手中捧着一杯热茶,小心地吹着。

        “茶已经凉了。”秦太和道。

        杯子上透着冷意,乐至回过神来,抿了一口,已经有些冷了。秦太和抢过他手中的杯子,将凉茶倒去,又加了一杯热茶。

        “杜安约天生神力、身长七尺,素有‘巨人’之称,百年前出生于山下村落,便被昆仑圣祖抱回了昆仑仙宗,深得圣祖喜爱,乃是昆仑山新一辈弟子中佼佼者。”

        “其实这一次妖主来炎阳城是为了借追魂针。”秦太和道。

        乐至捧着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追魂针可追人的转世。”秦太和道,“我本来以为他是来追你的。”

        乐至轻轻抿了一口茶,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到变化。

        “所以你就说魔修发现我们了?”乐至眯眼道。

        “他追魂追到你,魔修就发现我们了,难道不对吗?”秦太和一脸无辜。

        乐至不再看他,而是继续喝着茶。人明明坐在眼前,神却游到了天外。

        他占了乐术身体二十年,尔后又八十年,这恰好百年。

        “乐至……”秦太和轻声唤了一句。

        乐至转头,呆愣愣地看着他。

        “你是不是很难受?”秦太和问道。

        乐至露出一个无谓的笑:“为何难受?”

        除了眼中的悲伤与绝望,其余地方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两人便这样静静坐着,从太阳初升坐到了夕阳西下。

        秦太和再看去,乐至眼中的悲伤已经淡了,化作了一种悠远深邃的东西。

        他见乐至从怀中取出一个七色的石头,那上面的七色光可辨,却已经淡了。

        “现在要见灵玉公子当如何?”乐至收起了七色石,眼神已是澄净一片。

        “炎月老祖爱美人,身边却也片刻不离灵玉公子,以美人为引,便可以见到灵玉公子。”秦太和道。

        “美人在哪?”乐至问道。

        “凤凰台上,妖主没有带走雪戈,炎月老祖也没有带走她。”

        两人打定主意,便一直在凤凰台下守着,守了两日,果然初有成效。

        乐至在台阶上坐着,突然觉得一阵魔气扑面而来,秦太和也已经睁开双眼。

        “他来了。”

        秦太和在他们四周画了一个阵,将两人圈在其中,这样炎月老祖便会感觉不到他们身上的道气。不过这阵只有短时之效。

        天空中果然飘来一朵乌云,直直往那凤凰台上去了。

        炎月老祖虽爱带着灵玉公子,但是与美人相会的时刻,却也不能继续带着。

        等了约半刻钟功夫,乐至与秦太和便转身往里面去了。

        这凤凰台上的魔修与侍女都识得他们二人,所以对他们进来,也无疑问。

        大殿门口处,灵玉公子果然抱着一柄剑站在那处,脸色略微有些苍白,却也有一股俊逸之气。

        乐至不过看了一眼,便觉得此人不可能是沈其玉,因为他全身上下根本无一处与沈漫相像。

        秦太和想要继续往前走,却被乐至拉住了。

        “他不是沈其玉。”乐至道。

        “你认识沈其玉?”秦太和疑惑道。

        “我认识沈漫。”乐至道。

        秦太和挺住脚步,灵玉公子却发现了他们,看了过来。秦太和微笑着点了点头,灵玉公子却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我们下去吧,等会老魔出来,莫要生出什么变故。”乐至道。

        秦太和点头,两人便往下走去。

        凤凰台上数千级阶梯,两人爬了许久,却不敢放出火光兽。秦太和将火光兽藏在身上方可掩去灵兽身上的道气。

        费了心思接近雪戈姑娘,见了灵玉公子,最后却是徒劳无功。

        “不过一个‘玉’字,魔界这么大,他们是同一人的可能性本来就小。”秦太和道。

        “这般寻找不是办法。”乐至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不如将他们二人的画像画出来,他们入一城,这城中肯定有见过他们的人。”

        秦太和也觉这是个好主意,于是便找了这城中的画师,画出了沈漫和秦苏的画像。

        画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最后一笔落在眼睛上,已完全勾勒出了模样。

        画师见了画像上的人,突然跪了下去。

        乐至与秦太和相视一眼,乐至点头,秦太和往前走了一步,抓住画师的肩膀,问道:“你认得他?”

        画师点了点头:“这是平归公子啊!”

        原来平归公子才是沈其玉!

        沈其玉本是幽草宗弟子,后来不知为何修了魔,抛弃妻子,叛了师门,转投魔门。

        所以沈漫才那般不受师门喜爱。

        乐至看着画像上的人,沈其玉……脑海中突然闪过了碧秦林和幽草宗山下见到的那个与沈漫长得一模一样的魔修。

        沈漫说他不仅无兄弟,世上也没有任何亲人。乐至却忘记了世上还有一个沈其玉,这人在沈漫眼中已经死了。

        沈其玉数次出现在幽草宗,和沈漫转投魔门是否有关系呢?

        如此看来,只要找到沈其玉,便可找到沈漫,然后劝说他回师门,这段恩怨也算了了。

        他不希望沈漫出事,也不希望他走魔修之路。

        “我们去找平归公子。”乐至道。

        “平归公子神出鬼没,不好找。”秦太和道。

        这平归公子比灵玉公子还难找些。

        “那怎么办?”乐至问道。

        “等。”秦太和只说了一个字。

        这炎阳城中,越靠近城主府魔气越重。两人在靠近城主府处找了一处客栈,日日忍受着那魔气。这般笨法子也是唯一能找到平归公子的法子了。

        这一日,乐至坐在窗台前,这个位置恰好可以看到城主府大门,乐至便看着那人进进出出。

        “太和真人!”乐至叫道。

        秦太和从床上爬起,走到了乐至身边。

        乐至指着那从城主府出来的黑色身影道:“那就是沈其玉。”

        屋中瞬间便不见了秦太和的身影,乐至也连忙追了出去。

        乐至追上的时候,秦太和已经与沈其玉打了起来,秦太和修为比沈其玉高许多,但是这是魔界,道气不足,不免有些束手束脚。

        两人斗法许久,秦太和才将沈其玉制服。秦太和想必是挑了地方,这般久了也没有人往这条路上过。

        沈其玉一脸戾气,狠狠地瞪着秦太和。

        “再用力些瞪,或许我就被你瞪死了。”秦太和幽幽道。

        “……”沈其玉的脸更加狰狞了,似乎一口血梗在胸口处。

        “沈其玉,沈漫呢?”乐至问道。

        沈其玉看向他:“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