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柒章 分外眼红(修)

第叁柒章 分外眼红(修)

        毕景依稀记得第一次见那人,少年红衣,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毕景以为自己真的爱那人,到头来不过一场笑话。

        他向来自诩风流,却被一人足足欺了两百年,实在可笑。

        毕景以为自己喜欢乐术,总透着一股空幻之感,当发现乐术不过是乐至披着一层皮的时候,毕景终于确定,那确实是一场幻觉。

        毕景从来不觉得自己会爱上什么人。

        即使有,那个人也绝对不是乐至。

        ------

        虚冥府酒肆之中,毕景紧紧抓着眼前人的手。

        凡是长成这般模样的,他都十分讨厌。

        毕景手上的劲道越来越大,沈漫却连眉头都没有皱,反而露出一抹笑,即使那抹笑很冷。

        “原来是妖主,真巧。”

        毕景眯着眼,满脸戾气地看着沈漫,并不言语。

        沈漫见他不理会,便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眼光却落在了对面人的身上。

        不知何时,那酒坛已经落入了乐至的怀中。乐至怀抱着酒坛,下巴搁在酒坛之上,脸颊鼓起。白皙的皮肤上泛着红光,目光却已完全呆滞住了,偶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似在回味。

        沈漫想起了很多年以前,那时还未入婆娑峰,也是一起喝酒,那人也是这般模样。

        一模一样,丝毫不改,即使换了容貌,看似聪明了许多,其实骨子里都是这般傻。

        沈漫突然有些想笑。

        毕景转身,见了那张傻兮兮的脸,也愣了一下。他道乐至心机深沉,自从寄情丹中醒悟过来,便觉得这人一脸恶相,哪见过他这般模样?

        见沈漫直直地盯着那人的脸,毕景脸色更加难看几分。

        一个身影挡在了沈漫面前,那傻兮兮的脸看不见了,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衣角。

        沈漫缓缓抬起头,四目相对,冷意交杂。

        “本座要坐这里,你,滚。”毕景开口道。

        沈漫看着空荡荡的酒肆,声音也染上不耐烦:“这里许多位置,为何你偏要坐这里?”

        “因为本座讨厌你。”毕景道。

        “……好。”

        沈漫挣开了那紧紧扣着自己的手,起身,绕过了毕景,走到了乐至的面前。

        “乐至。”沈漫轻声唤了声。

        乐至紧紧抱着酒坛不撒手,似乎听见有人叫他,才缓缓转过脑袋,看了沈漫一眼。

        “妖主想坐这里,我们换个位置。”沈漫道。

        乐至似懂非懂,被沈漫拉着站了起来,喝醉了的乐至十分乖巧,乖乖地跟在沈漫身边。

        沈漫拉着他的手,想要坐到另一桌上。

        乐至跟在他身后的时候,毕景厌他,如今见他乖乖跟在别人身后,毕景只觉胸中怒气翻滚。

        “放开他!”毕景冷声道。

        “为何?”沈漫问道。

        毕景冷冷地盯着沈漫,右手那修长的五指化作了无根利爪,冷声威胁道:“放开他!”

        沈漫抓紧了手中的剑,冷哼一声:“为何?”

        “因为本座讨厌你。”毕景瞬间便出现在沈漫面前,五爪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状似叹息道,“魔修,即将修出元婴,死了真可惜。”

        沈漫猛地后退,抽出了手中的剑:“妖主你未免欺人太甚!”

        两人剑拔弩张。

        “砰”地一声,毕景与沈漫之间便多趴了一个人,乐至被那凸起的石块绊了一下,如今摔在地上也是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沈漫:“……”

        毕景:“……”

        沈漫收起了剑,想要去扶乐至,毕景却比他先了一步,将乐至抱进了怀里,瞬间便消失了。

        沈漫愣了一下,心中突然有些难受。

        灵仙宗的天才弟子,叛出师门,做了妖主的宠侍。

        那天才弟子便是叫乐至。

        这些传闻,沈漫也曾听闻。

        毕景抱着乐至瞬间离开了那酒肆,转瞬便到了一无人的地方。

        “疼……”乐至摸着自己的脑袋道。那双呆滞的眼中渐渐带着雾气。

        毕景浑身一僵,伸出手在乐至脑袋上摸了摸,乐至傻兮兮地笑了起来。

        毕景呆呆地看着他。

        “乐至……”毕景轻轻唤了一声,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干涩。

        乐至歪着脑袋打量着他,似乎已经认不出来他是谁。

        “乐至,我不会喜欢你的。”毕景道。

        乐至做了一个梦,梦里云雾缭绕,他似乎入了九重仙境。

        彩凤双鸣,奇花不谢,四周美景,流连忘返。

        偶尔有白衣仙者腾云而过,见了乐至也道了一声好,乐至微笑着点头。

        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岁月漫漫,其中却也乐趣无穷。

        误入仙界的凡人不免生了艳羡之感。

        乐至一边欣赏着美景,却也一边羡慕着那些神仙。

        眼前的路突然断了,乐至跨了一步,便觉天旋地转,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床上。

        四周的景物十分熟悉,正是自己借住在凤虚道人府邸的地方。

        乐至在床上躺了许久,回味着那个梦。

        有人道仙者不入生死轮回,岁月漫长,脱去了七情六欲,与凡人相比,少了一些乐趣。

        但是这其中之乐趣,却也只有自己知晓。

        修真路上,一丝一毫的感悟,也会伴随着喜悦,乐至早有感受。

        那喜悦渐渐沉淀,乐至醒神。若是记得没错,他应该是在那酒肆之中与沈漫一起喝酒,喝完之后……

        然后呢?

        然后他就躺在自己床上了,中间之事根本一片空白。

        乐至第二日醒来,便要去沈漫的洞府中。

        乐至到的时候,沈漫正在闭目修炼,乐至便悄声坐在一边。

        一股黑气从沈漫身上渐渐冒了出来,乐至突然觉得这洞府之中又冷了几分。

        那黑气最浓之时,沈漫的脸有些狰狞。

        过了许久,沈漫身上的黑气渐渐散去,眼睛睁开,双眼之中都是冷光,见了乐至,那冷光才散了。

        “来了多久了?”沈漫问道,起身倒了一杯茶,递给了乐至。

        乐至接过:“没有多久,昨日发生了什么,我有些事记不得了。”

        “清元酒入口很香,但是后劲很大,我稍微走了神,你竟将一碗都喝完了。”

        “……后来你送我回去的?”乐至问道,疑惑沈漫怎么知道自己的住处。

        沈漫眼神闪烁了一下:“你虽喝醉了,但是自己识得路。乐至,你可知你喝醉了酒的模样?”

        沈漫眼神之中似带着揶揄,乐至摇了摇头。

        沈漫突然将嘴鼓起,呆呆地看着乐至。

        乐至:“……”

        乐至心中暗暗决定,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突然听得脚步声响起,那脚步声透着一股懒散,那人显然对这洞府十分熟悉,甚至当做了自己的洞府。

        乐至与沈漫相视一眼,应该是秦苏。

        乐至闪到了一边。

        来人直直地走到了床边,紧靠着沈漫坐下,抱着沈漫的手臂笑着道:“沈漫,这么久未见,可想我了?”

        沈漫道:“不想。”

        秦苏脸上突然浮现出一股怒气:“即使不想,不能骗一下我吗?”

        沈漫一脸正直:“为何要骗你?我们也算生死与共。”

        “我是说你能不能哄下我,笨蛋!”秦苏怒气冲冲。

        “秦苏。”

        秦苏听到身后有人唤他,身体突然一僵,转过头,果然看到那张令他讨厌的脸。

        “根骨尽毁,永无修道之日。”乐至看着秦苏,“原来你想要这般。”

        “你为何会在此?”秦苏脸色十分难看,恨恨道。

        “如果你真的不回昆仑仙宗,而是选择根骨尽毁,我也不再勉强你,明日我便告诉你兄长。”乐至道。

        秦苏不再言语,脸色变换,似在挣扎。

        “冰雪火莲,洗髓换骨,你根骨差,若是服下这冰雪火莲,便也得一副好根骨。这般回了昆仑仙宗,他们也不会把你当废物看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沈漫道。

        那一瞬间,秦苏脸上突然有了悲伤:“你也叫我回去?我不回去!”

        “你立下誓言,若是不回,后果难以承担。秦苏,回去吧。”沈漫叹气道。

        秦苏猛地走到了沈漫身边,脸上表情带着祈求:“我不想回去,也……不想离开你。”

        沈漫也愣了一下,其实他与秦苏身世很像,所以即使无爱,也有一种同病相连之感。他不知道秦苏对他竟然怀着那种感情。

        “沈漫,难道你对我便无一丝感觉吗?”秦苏看着沈漫,呆呆道。

        沈漫摇头。

        秦苏眼中的光亮渐渐消失,似乎失去了力量一般坐到了地上。

        整个洞府中陷入一片寂静。

        过了许久,秦苏才站了起来,走到了乐至的面前:“你来虚冥府是找我的吗?”

        乐至被问的莫名其妙,但还是点头。

        “若是我回昆仑仙宗,你是不是也会离开这虚冥府?”秦苏继续问道。

        乐至不知其用意何在,仍然点头。

        “好,那我跟你回去。”秦苏道,“你明日来这洞府中找我,我跟你一起离开。”

        乐至狐疑地看了秦苏几眼,现在这小狐狸的话,他已经不太相信了。

        “我不会骗你了。”秦苏道,眼中却有了驱赶的意思。

        “既然我不好过,那你也不能好过。”

        秦苏低声呢喃道。

        “哈哈,你说我们同病相怜,既然我得不到喜欢的人,那么你也得不到,是不是也算一种缘?”

        乐至在离开之前,看了沈漫一眼,沈漫低垂着脑袋,所以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