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捌章 红尘旧梦

第叁捌章 红尘旧梦

        一身广袖红衣,更衬得那白皙的脸秀丽了几分。

        那人窝在自己怀中,抱着自己的手臂,一双漂亮的眼睛中闪着亮光,正痴迷地看着自己。

        毕景被那目光看得心里发痒,将那人搂紧了几分。

        夕阳西下,两人相依相靠,本是一番美景。

        “毕景……”

        “毕景……”

        “毕景……”

        那人一声一声唤着,先是满含撒娇意味,后来那声音渐渐变了。

        似乎无悲无喜。

        他心中一惊,低下头,那本来如泛着光的双眼此时如同古潭水一般,毫无波澜地看着自己。

        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被堵住了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

        怀中人突然站了起来。

        “夕阳甚好,可惜不得恒久。”

        毕景只能看着那背影,听着那淡淡的声音。

        毕景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连动弹也不得。

        那人没有回头看自己一眼,而是缓缓往远处走去,那背影越来越小,到了后来再也看不见。

        毕景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已经狰狞至极,但是却只能坐在那处,什么都做不了。

        “乐至!”一声大喊,毕景从梦中惊醒,心中依旧残留着惊惶。

        毕景坐在床上,脸色依旧黑的可怕,他不可置信地回味着那个梦,右手不自觉地捏成了拳头,一拳一拳地砸在了那墙上。

        乐至早晨醒来的时候,突然觉得一股真气在自己丹田处汇集。

        此乃进阶之兆,乐至心中一喜,连忙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引着腹中真气往四处散开。

        乐至并非第一次进阶,他如今已是结丹三阶的修为,但是这次与往日有些不同,因为他竟然看到自己丹田之中悬着一颗泛着白光的拇指大小珠子。

        这便是自己的内丹!

        而最为可喜的是他竟然修出了神识之眼,肉身之眼可看外表之物,而神识之眼却可看人内丹与根骨,神识之眼也有强弱,一般只能看那修为比自己低的。但是于乐至而言,却是一大惊喜。

        丹修因炼丹时间长,每次炼丹都要耗费灵气,所以初始之时丹修修为上升的十分慢。

        但是丹修却比道修多一类机缘,道修至一定阶段,可有一次丹道合一,那时修为会突飞猛进一次。

        乐至上辈子只是结丹修为,所以没感受过着丹道合一的快意,此生一定要感受一次。

        腹中真气渐渐游遍全身,融入骨髓之中。

        腹中金丹的光又亮了几分。

        乐至睁开双眼,缓缓呼了一口气,现在他已是结丹四阶的修者了。

        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了地上,乐至心生喜意,脸上不自觉地挂着笑。

        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却见门口处站了一个人。

        毕景一身紫衣,腰间束着黑色玉带,墨色长发用玉簪束起,脸如镌刻,五官分明,容颜更是俊朗无双。

        乐至愣了一下,若是以前,他早就扑进了那人怀中,而如今,心中只是一丝波澜,却很快被压了下去。

        毕景说:若是我见了你,不管谁护着你,我都会杀了你。

        妖主从来都是言出必行的人。

        但是之后他们又见了两次,一次在须弥山下,那人跟随追魂针而来,有杀自己之意,却不知为何突然离开。

        第二次见是在这府邸之中,毕景与九凤,两人花前月下之时。

        如今第三次见面,却是毕景站在自己住处门口,乐至不知其意欲何为。

        莫非是追上门来杀自己?

        乐至心中突然有些苦涩,自己追了几百年,得来的是如此。

        果然不该强求。

        乐至呆呆地看着毕景,毕景却深深地望进了那双眼睛。

        看得越久,毕景愈加烦躁。

        有些事不是他想忘记就能忘记的,他依然记得乐至看他的那双眼睛,漆黑发亮,蕴含着痴迷与爱恋。

        可是如今,那目光淡淡的,淡到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毕景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

        乐至等了许久,见毕景脸色狰狞,身上杀气十分重,那双冰冷的眼睛落在自己身上,让人发寒。

        这阵势是来杀人的,但是人却只是站在那里,不言语。

        这妖主愈发让人难懂了。

        眼前的人毕竟是自己喜欢了几百年的人,如今感情淡了,心中却不免还念着,不过这念头他也压得住。

        但是与毕景在这里大眼瞪小眼,乐至却觉得十分难受。

        乐至出门,然后小心地关上门。

        “既然妖主不杀我,我还有事,便先告辞了。”乐至道,说完便转身离去了。

        身后的煞气越来越浓,乐至加快了脚步。

        “站住!”

        乐至听得身后一个森冷的声音,毕景竟然追了上来。

        “莫非妖主又改变主意了?当日之言,本是我乐至永远不出现在你面前,而如今出现在你面前,本非我本意。这般若是你杀了我,我死的实在有些冤。”乐至道。

        “转过来!”毕景冷冷道。

        乐至无奈转身,果然看到毕景脸上杀气更重了。

        “若是你这次放了我,我便立刻处虚冥府,找一处洞府修炼,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乐至连忙道。

        “闭嘴!”

        那声音又冷寒了几分。

        “若是你再敢说话,我马上杀了你。”

        乐至连忙闭嘴。

        毕景突然又靠近了几分,冰凉的右手覆在了乐至的双眼之上。

        乐至顿觉眼前一片黑。

        “乐至,我不杀你了。”毕景道。

        那声音出奇的温柔,让乐至有一瞬间的恍惚。

        乐至心中一松。

        “你觉得夕阳如何?”毕景突然道。

        乐至心中觉得这问题莫名其妙,却紧紧闭着嘴。

        “说话!”

        乐至想了想道:“夕阳甚好,却不得恒久。”

        覆在眼睛上的手突然撤去,毕景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乐至被那眼神吓了一跳。

        “夕阳怎会不恒久?”毕景突然靠近了一步,寒声问道。

        乐至只觉得乌云压顶,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夕阳之美,却十分短暂。人世间之景,便是如此,只有九天之上的仙境才是绝色之景。

        “……因为天道如此。”乐至答道。

        “天道?哈哈哈哈!”毕景突然大笑了起来,“乐至,你什么时候也知道天道了。你本为修真奇才,却甘愿舍弃灵根,你竟然知道天道!“

        乐至:“……”

        “你若无事,我便告辞了。”乐至道,留下身后的人‘哈哈’大笑着。

        身后之人的笑声渐渐弱了,脸上突然染上了惊恐:“天道?天道无情,你不会懂天道的……”

        乐至出了这府邸,才松了一口气。

        以前若是不见,便会想念,而如今见了,便会想起那些执念,全身都难受不安。

        乐至平息了心中之气,召来毕方鸟,往沈漫的洞府飞去。

        乐至近日又有所领悟,这修无情道之人最恐欠人恩情,若是恩情不还,便会阻碍修道。答应秦太和找到秦苏,其实是为还恩情。

        他与秦太和,之前确实未见,后来一起来魔界,本是相互扶持,所以乐至其实不知道自己究竟欠了何种恩情,但是却有一缕潜念。

        这抹潜念平时无所觉,在秦太和有求之时,他却悟了。所以才会突然答应他。

        幽草宗虽好,却不是最适宜修炼的地方。自己修炼一百载,又多般奇遇,道修才结丹,确实有些慢了。若是这般下去,丹道合一之日也遥遥无期了。

        乐至想着将秦苏带回去给秦太和,便还了这恩情,之后再找一处洞府好好修炼。

        有了这般计划,座下毕方鸟似有感悟,也快了几分。

        云雾从身边掠过,很快便落到了沈漫的洞府前。

        今日的沈漫似乎有些憔悴,身上的寒气也重了几分。

        沈漫靠着墙站着,黑发披散着,挡住了一半的脸,那双幽黑的眼睛也无甚光芒。

        “沈漫。”乐至忐忑地唤了一声。

        沈漫脸上那扭曲的表情渐渐好了些,看着乐至,露出一个笑:“吓到你了吗?”

        “你怎么了?”乐至担忧道。

        “修炼之时生了心魔。”沈漫道,“坐一下吧。”

        这洞府之中有一方石桌,两张石凳,石桌之上摆着一壶清茶。

        乐至坐了上去,突然有些发冷。

        沈漫连忙递给他一个坐垫:“这洞府之中魔气太重,我竟然忘了你是道修。”

        乐至接过坐垫,坐下去便没那么冷了。

        “还好。魔修最恐心魔,你心绪太重了。”乐至道,“修炼之时当无牵无挂,魔修之路方可长远。”

        沈漫露出一个苦笑:“无牵无挂有些难。”

        “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乐至道。

        沈漫不愿多言,便道:“今日便要离开了吗?”

        “恩,你定要保重。”乐至真心道。

        沈漫拿出两个杯子,然后从那角落之中拿来一个酒坛,倒满了两个杯子。

        乐至脸顿时苦了起来。

        是清元酒之香,但是他已经决定不喝酒了。

        沈漫拿过一杯,一饮而尽。

        乐至见他这般爽快,便也拿起另一杯,清元酒的香气扑面而来,令人陶醉。

        乐至刚放到唇边,便被抢了过去。

        “这离别之酒,我代你喝。”沈漫道。

        沈漫将那杯子放在唇边,轻轻碰着。

        那是乐至刚刚碰过的地方,沈漫这般动作,乐至心中便觉十分怪异。

        “其实是你自己想喝酒了吧!”乐至笑道,心中尴尬。

        只是片刻,沈漫便将那杯酒又喝光了。

        沈漫将那杯子放在了石桌上,意犹未尽道:“若是得长醉,也甚好。”

        “贪杯罢了,哪来那么多理由。”乐至嗤笑道。

        沈漫抱过了酒坛,将脑袋搁在酒坛上,双目发愣地看着乐至。

        乐至:“……”

        “为何学我?”乐至恼羞成怒。

        沈漫脸上呆滞的表情瞬间消失,将酒坛放到了一边,似乎想起了什么,大笑道:“真傻!你这么傻,你自己知道吗?”

        乐至狠狠瞪着那大笑的人。

        “我来了,现在出发?”洞府之中多了一个人,秦苏抱臂站着,挑了挑眉道。

        沈漫止住了笑,脸上又回复了无表情的模样。

        乐至站起身来,最后看了沈漫一眼:“沈漫,望你有一天修为大成。”

        沈漫笑着点了点头。

        秦苏冷笑着看了沈漫一眼,便转身出去了。乐至也随后出去了。

        沈漫独自一人坐在这石凳之上,看着那空着的杯子发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