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叁玖章 晴天霹雳

第叁玖章 晴天霹雳

        乐至出洞府的时候,秦苏正站在门口处,呆呆地看着那处洞府,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若是无缘,不如舍去。”乐至道。

        秦苏回过神来,狠狠地瞪了乐至一眼。

        “说的简单,若是你,真能说舍就舍?”秦苏不屑道。

        “所以我只是在劝你。”乐至道。

        “你心中却在笑话我。”秦苏冷哼道。

        论执着,可能他比秦苏还甚几分。往日里若有人对他这般说,他也会嗤之以鼻。不过人世间遭遇万种,修者境界不同,这心境也会发生变化。

        昔日里的乐至,宁愿不成仙也不愿舍弃情爱,而今日的乐至却愿意舍弃一切成就仙道。

        乐至看着如今的秦苏,他虽然不喜欢他,却不得不承认在这人身上找到了旧日自己的影子。

        “走吧。”乐至道。

        乐至走在前面,秦苏跟在他身后,一副懒散的模样,两人便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

        走过无人的荒野,走过喧闹的街市,又入了茂密的山林,如此兜兜转转,转眼便是半日过去。

        秦苏突然停住了脚步,看向乐至,一脸不耐烦:“为什么我们还未出虚冥府?”

        乐至看了看四周的参天古木,木着脸道:“因为还没有找到出去的路……”

        秦苏脸上全是不可置信:“你走在前面竟然不识路?!”

        “我走在后面也不识路。”

        “……”

        “凤虚道人为主,我们为客,如今要离去,应该向主人辞别。”乐至道。

        进虚冥府的时候,乐至过了那栈道,转瞬间便到了这街市之中。他以为顺着一个方向走便可以走出去,现在看来是太天真了,还是得去找凤虚道人。

        两人沿着原路返回,到了凤虚道人府邸前,恰好遇见了一女子正往那府里去。

        “九凤姑娘。”乐至唤了一声

        九凤停住了脚步,见了乐至,脸上并无惊奇:“何事?”

        “我在这虚冥府中的事已了,欲向凤虚道人辞行。”乐至道。

        九凤点头:“随我来。”

        乐至往前走了两步,却见秦苏站在原地。

        “等你问到出去的方法再来找我。”

        乐至不与秦苏计较,紧紧跟在九凤身后。

        九曲十八廊,在乐至被绕晕了前,终于到了一座大殿前。

        “主上,乐至求见。”

        等了片刻,里面才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

        “让他进来。”

        话音落,那门便缓缓打开,乐至便见那玉椅之上靠着一个素白的身影。

        云髻峨峨,修眉联娟,凤虚道人靠坐在那里,便透出一股高雅的风华来。

        案上的两杯茶依旧泛着淡淡的青烟,凤虚道人拿起其中一杯,轻啐了一口,双眼微微眯起,似饮着琼浆玉露。

        乐至看着那另外那杯冒着热气的茶,语气中带着歉意道:“原来真人您有客,乐至叨扰了。”

        凤虚道人脸上并无不悦:“如今你便是客。”

        九凤不知何时已经离去,还带上了门,凤虚道人指着自己身边的一张椅子道:“坐下说吧。”

        乐至坐下,并不废话:“我入这虚冥府本欲寻一人,如今那人已寻到,多谢您这段时间的收留,乐至是来向您辞别的。”

        “得偿所愿,甚好。”凤虚道人点头道。

        乐至想起了凤虚道人那段旧事,便劝慰道:“终有一日,您也会得偿所愿的。”

        凤虚道人脸上的表情也凝滞了一下:“人都有爱与念,修炼成仙并非要断绝爱与念,但若是念重了,便成了一道劫。我一心欲成仙,将他置于一旁,其实他早已成一念,如今想来也只能怪我。”

        “您以真心,必能得他谅解。”乐至道。

        凤虚道人的脸上露出一个笑,那一笑,为那不染凡尘的脸添了一抹亮色。

        “只能怪我当初思虑不清,对不起陆吾神君,也对不上吾儿。”

        乐至:“……”

        乐至一直以为凤虚道人是另有所爱,原来竟是因为亲子。一心修真,将亲子置于一旁,到了飞升之时,亲子便成了一道劫。那日被烧成漆黑一团的凤子原来竟是凤虚道人口中的那人。

        “罢了罢了,欠他的,我便慢慢还了。”凤虚道人叹了口气道。

        乐至不知说什么,只能呆呆坐着。

        过了许久,那杯中的茶已经冷了,乐至终于坐不住了。

        “这虚冥府甚是隐秘。”乐至道。

        “与凡世毕竟不同。”凤虚道人道。

        乐至微笑:“来时恍恍惚惚,如今也不记得出去的路了,真人莫笑话,不知可否送我一程。”

        “自然可以,呆会让九凤送你一程。”凤虚道人道。

        乐至心中一喜:“多谢道人,那乐至便告辞了。”

        “慢着。”凤虚道人突然道,乐至刚起身,便顿在了那里。

        “真人有何吩咐?”乐至问道。

        “走近些让本尊看看。”凤虚道人坐直了身体道。

        乐至不知何故,却还是走到了凤虚道人的面前。凤虚道人突然站起,两人便这样四目相对了。

        凤虚道人那本飘渺无边的眼神似乎突然锐利起来,直直地看进了乐至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

        乐至微微一恍惚,凤虚道人的手便放到了乐至的眉心出。

        似乎有一股冷意从乐至的额头上渗入,探遍全身,最后落在丹田处,化入了骨髓之中。

        初时十分不适应,到后面竟有种舒适的感觉。

        乐至闭着眼睛,如同踩在云彩之上,四周都是软绵绵的。

        凤虚道人的手突然收回,在乐至的眉心处轻点了一下,乐至回过神来,便见了凤虚道人那幽深的眼神。

        “你是玄灵圣祖的弟子?”凤虚道人那一向无波无澜的脸上竟有了一丝惊奇。

        乐至想起玄灵那老头,自己师父也叫过了,也算他门下弟子,于是便点了点头。

        “玄灵一脉,修的都是绝情绝欲之道。”

        “正是。”

        “那你……”凤虚道人看了乐至一眼,从那比第一次见面更加淡然几分的眼神中便看出了答案。

        “断情绝欲,方可成仙,这便是玄灵一脉修炼之真髓,不过断情绝爱何其难,这么多年来,也就棠淇真人得了他真传,没想到竟然你也是。”凤虚道人感叹道。

        凤虚道人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巨响,层层帘幕之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乐至顺着那声音看去。

        凤虚道人坐回了玉椅之上,一脸复杂。

        “那帘幕之后可是有人?”乐至问道。

        乐至刚说完,那帘幕突然被拉开,一人站在那处,脸色已经漆黑如墨,眼中竟是闪着红光。

        乐至被毕景这般模样吓住了,他这般不像妖修,简直像来自阿鼻地狱的九天鬼王。

        乐至见那人直直地走到了自己面前,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听得见粗重的喘息声。

        似乎要吃人一般。

        乐至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两只手臂却被毕景的双手钳住了,乐至想要挣脱,毕景却抓的更紧了,完全不能动弹。

        乐至也生了怒意,冷冷道:“妖主大人莫非疯了?”

        毕景一眼不发,只是眼睛泛红地看着他,看得人毛骨悚然。

        寒气从背后冒了出来,乐至不敢去看他,只能看着地上,任那手抓的越来越紧。

        直到乐至以为自己手臂终于要断了的时候,毕景终于放开了他。

        乐至想要后退,却被他拉住了,一只手捏着乐至的下巴,乐至被迫抬起了头。

        毕景略微低下了身,漆黑的眼中似乎蕴藏着滔天怒意:“断!情!绝!欲?!”

        毕景一字一句道,声音也冷到了极点。

        下巴被捏得生疼,乐至努力回想自己究竟何处惹怒了他。

        他厌恶自己,自己也说过出了这虚冥府便找一次隐居,就算连偶遇的机会也不会有了。

        “谁准你断情绝欲了?”毕景寒声问道。

        乐至:“……”

        “痴念太重,伤人伤己。毕景,往日之事,皆是我的错。如今想来,这绝情之道确实适合我。我不再纠缠你,于你而言,也是好事。”乐至道。

        “好事?!”毕景露出一个怪异的笑,“乐至,我早该杀了你!若是杀了你,那一切都了了。”

        “你杀过我一次。”乐至道,“欺骗你二百年,却也受尽情伤;害了风月之命,我以命抵命。毕景,我不欠你了。”

        “不欠我?”毕景冷笑,“乐至,你欠我的,我不允你断情绝欲。”

        “你疯了?妖主大人何时这般无理取闹了?”

        乐至看着毕景,泛红的眼睛,恐怖的脸色,还有这般胡言乱语,真如同入了疯魔。

        毕景手上的劲越来越大,疼到乐至脸都扭曲了。

        乐至忍耐不住,而是伸出手,想要甩开毕景的手,偏偏毕景不肯放手,两人便这样缠在一起。

        乐至正想踹他一脚,眼前的人表情突然停滞了一下,然后缓缓倒在地上。

        毕景倒下,便现出站在他身后的凤虚道人来。

        乐至脸色有些惨白:“让真人见笑了。”

        凤虚道人笑了笑:“一念入魔,他刚刚确实入了魔怔。这不怪你,是吾儿无礼了。”

        乐至惨白的脸上显出了惊讶之色,凤虚道人居然是毕景的亲母!

        原来……难怪!

        难怪毕景会出现在这虚冥府中,毕景本就是凤凰与神兽陆吾之子。原来这凤凰就是凤虚真人!

        那日那烧焦的凤凰竟是毕景!

        瞬间出现了这般多难以置信的事情,乐至过了许久才回过神来。

        凤虚道人手轻轻挥动,毕景已经躺在那卧榻之上,双目紧闭着。

        “我封了他的神识,待心魔去了便好了。”

        乐至点头,最后看了毕景一眼,然后道:“那我便告辞了。”

        “我已传命九凤,你直接去门口便可以了。”凤虚道人道。

        乐至道了谢,便转身离去了。

        凤虚道人在那床榻边坐下,呆呆地看着床上人的容颜,最后叹了口气:“吾儿……”

        大殿之中焚了安神香,床榻上之人脸上的狰狞之色也渐渐淡去,过了许久,终于恢复了常态。

        凤虚道人伸出食指,点在了毕景眉心处,过了片刻,毕景便睁开眼睛,那双眼已经化作了漆黑,却无甚神采。

        毕景呆愣了许久,最后问道:“绝情之道,可有破法?”

        凤虚道人摇头:“此修法,乃是修真界最上乘的修真之术,修此道之人,渐渐断情,到后面,便是刀枪不入,情#欲不沾。”

        毕景脸色难看了几分:“刀枪不入,情#欲不沾……乐至,你怎么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