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叁章 绝情丹主

第肆叁章 绝情丹主

        毕景这消失的动作疾如风,乐至都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便闻得见这屋中浓浓的酒气,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空着的酒坛。

        毕景到底喝了多少酒,还是整个万妖宗万千妖修把喝过的酒坛都扔到他这屋里来了……

        最为恐怖的是这门窗都是紧闭着的,一点风都不通,所以这酒味就越来越浓,到了现在,便已经是呛鼻的味道。

        乐至起身,刚想将那门窗打开通风,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海棠一身青色罗裙,站在那处,面无表情。

        乐至捡着那空着的酒坛想要扔出门外。

        “海棠。”

        海棠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理会他。

        乐至提了提手中的酒坛。

        海棠冷笑一声:“乐至,你是在炫耀吗?”

        乐至:“……我不过想将这些酒坛扔出去,而你挡住了门。”

        一手提一个酒坛也算炫耀吗?

        海棠猛地闪到了一边,脸色并不好看。

        “海棠姑娘是来看我扔酒坛的吗?”乐至问道。

        即使他们恩怨了了,海棠依旧不喜他,乐至对她也无甚好感。所以她为何要出现在这里呢?

        “乐至,你果然厉害。整整五年,这酒都是宗主喝的,借酒浇愁而已。上天入定寻一人,原来那人竟是你。即使你骗了他两百年,即使你害了他宠爱的人。”

        乐至脸上表情无甚变化,动作却顿了一下。也不过一瞬,他继续着手中的活。

        “乐至,你终于得逞了,心中可是笑疯了?”

        乐至面无表情地看了海棠一眼:“你看我像在笑吗?”

        海棠眼睛狐疑地扫了他两眼,眼中突然生了疑惑之色。

        “海棠姑娘还未说为何在这里?既然我们互看不顺眼,又何必在这里互看?”乐至直接道。

        海棠咬牙:“宗主命令。”

        那下命令的人很快回来了。

        乐至抬头看去,便见毕景站在门口,那人已经换了一身锦衣华服,满脸的胡须也剃尽,露出那俊美无双的容颜来,完全看不出刚刚那一副邋遢模样。

        毕景站在那处,身姿挺拔,脸上也是毫无表情,一双眼却是紧紧盯着乐至。

        乐至将最后一个藏在桌底的酒坛放到了门口。

        门外的酒坛已经堆积如山。

        “竟是喝了这么多酒。”乐至叹气。

        毕景脸色一僵:“因为本座好酒。”

        “那你怎么不醉死?”

        这话并非乐至说的,两人都往那声音来源看去,便见毕方鸟站在窗台上,一脸不屑地看着毕景。

        毕方鸟还是原形,却能口吐人言,这灵兽的修为等级又高了一层。

        毕景的目光渐冷。

        “啧,还想吓唬爷。”毕方鸟不屑道。

        毕方鸟跳到了乐至的肩膀上,一脸挑衅地看着他。

        毕景手中突然生出了利爪,泛着淡淡金光,锋利至极。

        毕方鸟缩了缩脑袋,躲在了乐至背后。

        乐至:“……”

        海棠不知何时已离去,屋中便剩下乐至与毕景两人。

        乐至从怀中掏出一把丹药,挑出一颗红色鱼眼大小的丹药,此丹药可祛除异味,乐至将丹药化入茶水中,摆在桌子上。

        清香渐渐散开。

        屋里的酒味也渐渐除了。

        毕景站在那处一动一动,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似乎一眨眼,眼前的人便会消失了般。

        乐至在床上坐下,也看向了毕景。

        “你这几年去了哪里?”

        “七色石中修炼。”

        “七色石?”

        “一处秘境。”

        “为何不告诉我?”

        “为何要告诉你?”

        毕景脸色有些难看,走到了乐至的身边。

        “傻鸟!”站在乐至肩膀上的毕方鸟朝着毕景大吼了一声。

        毕景看着那火红的一团,分外刺眼,抓着它那独足,便从窗户上扔了出去。

        窗户和门都砰地一声关上。

        本欲飞入的毕方鸟便撞在了窗户上,落下一堆火红的羽毛。

        毕景坐在了床上,将乐至紧紧地抱进了怀中。

        “我以为你走了!”毕景的语气并不好,带着一股恶狠狠地感觉,“你明明说过要留在万妖宗的,却突然消失了。”

        毕景说完,又抱紧了一些,似乎心有余悸。

        “我以为你骗我!”

        乐至深吸了一口气:“我再也不会骗你了,若是我要走,会告诉你的。”

        毕景看向了乐至,眼睛微微眯起:“你要走?”

        “仙路漫漫,将来之事不可预测。”乐至道。

        若不陨落,从结丹到渡劫飞升便需要数百上千年。这成百上千的岁月中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

        看着乐至那渐渐飘忽的目光,毕景心中一抽,突然不敢再看,便将脑袋埋在了他的脖子上。

        至少还有这熟悉的味道。

        毕景深吸了一口气。

        “如今想来,还觉得可笑。”乐至突然出声道。

        “那就不要想。”毕景低声道。

        “……”

        “如何不想?毕景,很多年前,我做梦都想与你在一起。我痴念甚重,那时便想,即使不成仙,也要和你在一起。”

        那么多年,毕景在他心中已经不是简单的所爱之人,而是成了一个执念。

        这世上有许多人,许多人都有执念,或成仙,或富贵,而他的执念便是毕景。

        多年前的乐至也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会放弃毕景,而他最不屑的仙道成了他的执念。

        “毕景,你太狠了,一点点捏碎我的念,无望到绝望……”

        乐至的声音很淡,悠远而飘渺,不带丝毫情绪。毕景听着心中却是疼。

        过去的他从不知后悔为何物,可是如今,他却后悔了。

        “我爱你时,你不爱我,你爱我时,我却不爱你。这般可笑之事竟然发生在你我之间,便是有缘无分。毕景,让我走吧。”乐至突然道。

        毕景猛地站起了身,那总是冷酷的俊颜之上竟然挤出一抹笑。

        乐至见多了毕景的冷笑,这笑在他看来十分怪异。

        “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毕景说完,便拉着乐至便往外走去。

        九重宫殿渐渐落在身后,两人停在了一座山前。

        乐至抬头看去,便见那山云雾缭绕,与梦中仙山十分相像。

        “此乃不老仙山。”毕景道。

        不老仙山不是仙山,却像仙山。

        毕景拉着乐至的手往那山上走去,脚下的路偶尔平坦,偶尔陡峭,走了片刻,便到了一座山洞前。

        这山洞从外面看去普通至极,洞前应收拾了一番,十分干净。

        “此处名莱佬洞天,乃是不老仙山上最好的洞天福地。”毕景道,“你以后可在此处修行。”

        这洞府在外面看不出稀奇的地方,乐至便想进去看看,刚想走近,便被毕景拉住了。

        “我在此处下了禁制。”

        不过手一挥,那景致突然发生了变化。

        竟是一扇金灿灿的大门,大门之上书着‘莱佬洞天’四个大字,毕景将手放在那门上,门便缓缓地往里打开了。

        一股灵气铺面而来,入眼的还有洞壁上生着的奇珍异草。

        两人往里走去,越往里,便见了越多奇景,到了最里面,便见了一棵巨大的古树,金光色的树叶,似泛着一层金光。

        乐至仔细看了看,发现并非错觉,而是那树真的泛着金光。

        此乃梧桐之木。

        修者有修为高低之分,灵兽有上中下品之差,这树木也有普通和神灵之木之分。

        此梧桐乃是洞府灵气之源,蕴养了这处洞天福地。

        普通之木随处可见,灵木只有在洞天福地中偶尔可见,神木却更加稀少,若是那神木能结果,结出的更是奇珍异宝,一颗便可涨许多年的修为。

        丹药也有那可助修炼的丹药,但是物极必反,所以这丹药也要适当服用,而这奇果与丹药并非一类,便可相辅相成。

        这还是乐至第一次见灵木,那淡淡金光入眼,便觉十分奇妙,心中想着这神木又是何般模样,若是得见一次,也算此生大幸。

        不过那九重天上,便肯定有神木了。

        毕景道:“如何?”那声音中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乐至赞叹地点了点头。

        “以后这便是你的洞府了。”毕景道。

        乐至看着那梧桐木,并未言语。

        毕景见乐至不答,心中突然有些忐忑。

        “这洞府之中有三十六种奇草。”

        乐至没有说话。

        “十八种灵石。”毕景继续道。

        “一处灵穴。”

        乐至终于看了毕景一眼:“你为何知晓的这般清楚?”

        “因为本座算过。”毕景望着那梧桐木,目光暗沉道。

        “凤凰栖木而居,涅槃而生。这木乃梧桐木。毕景,这是你的洞府吧。”乐至道。

        毕景脸色一僵:“……”

        “洞府可传承,本座便将这莱佬洞天传承与你。”

        “我更喜欢那自己开辟的洞府。”

        “元婴修者才可开辟洞府。”

        “那我便入了元婴期再开辟。”

        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了那原来住着的屋子中。

        门前一堆酒坛已经被清走,屋中弥漫着丹药的清香。

        两人相对坐了片刻,乐至并没有提要走的事情,入了夜,乐至便将毕景赶了回去,自己拿出丹书看了起来。

        绝情丹只要三十年了,看来自己得想办法告诉牧嗔一声。

        乐至一人坐在床上,突然摸出了怀中的七色石。

        天已黑,乐至没有点灯,那七色石却泛着淡淡的光。

        光未灭,情未断。

        乐至摩挲了那七色石片刻,才收回了怀中。

        之后的几日,乐至竟没有见到毕景的身影,而是海棠经常跟在他身后。

        乐至以符箓之信告知了牧嗔绝情丹之况,之后的日子便过得十分惬意。

        这一日天气甚好,乐至便到了万妖宗之外的山林之中走走,山中鸟语花香,本是凡世间最贴近天道的地方,也是最易悟道的地方。

        乐至走了半日,并未感悟什么,却觉得十分舒服,靠着那粗壮的树,昏昏欲睡。

        半睡半醒间,乐至突然觉得脑袋一疼,睁开眼,却什么都没看见。

        脑袋又被砸了了一下,乐至定睛一看,原来是个桃嗀。

        乐至抬头看去,便见一女子坐在那树上,一只脚搁在枝丫上,晃着另外一只脚,手中拿着一桃子啃着。

        那女子容貌姣好,本是柔弱之姿,却透出一股匪气。

        女子见乐至看他,挑了挑眉道:“你看着我作甚?”

        “我在等你把桃子吃完,然后把桃嗀扔我脸上。”乐至面无表情道。

        女子往那树上一靠,懒散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自认为我的脸还未大到你随便一扔便一个准。”乐至道。

        女子不再辩驳,从那树上跳了下来,跳到了乐至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便是乐至?”

        乐至点头:“你是谁?”

        这女子并非妖修,所以并非万妖宗之人,那又会是谁呢?

        女子将手中吃完的桃子一扔,一脸神秘道:“其实我是……”

        是毕景的侍妾?乐至心中猜测。

        “你姑奶奶!”女子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乐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