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肆柒章 绝情丹成(修)

第肆柒章 绝情丹成(修)

        毕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红衣少年闯入万妖宗,被守门妖修押着入了大殿。

        少年衣裳凌乱,黑发飘散,颇为狼狈。

        毕景坐在那首位之上,看着那被压制在地上的少年缓缓抬起头来。

        不过一眼,毕景便想到了那日在灵仙宗之上见到的少年。

        明明不过是第二次相见,却似熟到了骨子里。

        那一刻,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塌。

        从此宠他,爱他,再无他人。

        两百年岁月过得飞快,修仙之于毕景,其实无甚乐趣,他以为会和那人一直这般过下去,千年之后,或一起陨落,魂魄一起散去,或飞升九天之上,携手共渡无边岁月。

        然而突然有一日,有人告诉他,他中了一种丹药,这种丹药唤作‘寄情丹’,可让人钟情与一人。

        接下来便是一片红,不是衣裳之红,而是血红。

        美梦戛然而止。

        毕景猛地睁开眼睛。

        心中仍存那惶然之感,脑海中那红色的身影久久不能忘却,眼中却是一片茫然。

        毕景以前也做这个梦,但是都止于那两百年内,毕景一直以为那是噩梦,原来是因为自己的念想所致。

        那一年灵仙宗上的惊鸿一瞥,那人就已经落在心上。

        虽然美人在怀,却偶尔会想起那红衣少年。

        所以那人上万妖宗,对于心中那突然滋生的爱恋,毕景并没有任何怀疑。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殿中的大床上。

        有人推门而入,毕景看着眼前的人,与梦中那人缓缓重叠在一起。

        毕景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干涩的厉害。

        一杯茶递到了他面前,毕景接过,喝了一口,才觉得那种干涩感缓了些。手中端着茶,眼光却偷偷落到了乐至身上。

        乐至便坐在床边,安静地看着他。

        “我睡了几日?”

        “整整十日。”乐至道。

        “这几日你都守在这里?”毕景试探地问道。

        乐至想了想:“不过日日来看你。”

        毕景眼中闪过一抹光,冷峻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笑,悄悄地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握住了乐至放在床边的那只手。

        乐至没有挣脱,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

        毕景心中却生了喜意,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案头之上,试着将乐至拉进了怀里,乐至也不挣扎,只是乖巧地靠在他怀里。

        毕景突然有些恍惚,仿佛梦里那个乐至又回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便如同在梦里一般,两人虽不居于一处,却时常一起出去,或赏花,或望月,正如那两百年一般,相依相守。

        日子祥和到毕景以为之后发生的事情只是错觉,他与那人,依旧在一起,没有欺骗,也没有生死仇怨,更没有该死的绝情道。

        乐至每日陪在毕景身边,心思却愈加沉静下来。

        乐至收到了好几封来自叶光纪的书信,那其中内容都是一样。

        —知汝甚念吾,速归。

        乐至将那书信来来回回读了几遍,突然笑出了声,原来是叶光纪那老家伙想自己了。

        或许自己是该挑个时间回去看看叶光纪,再看看……棠淇真人。

        乐至将那些书信存好,放入了七色石秘境之中。

        乐至刚从七色石秘境中而出,便见屋中已经多了一人。

        “今日乃是六月十五,不老仙山上的玉仙花恰在今日开放,不如去看看?”毕景道。

        若是前几日,乐至便会默默跟在毕景身后,但是今日,乐至便站在原地不动。

        日子越平静,毕景先是沉溺其中,到了之后便隐隐有了不安之感。

        “所炼丹药即将炼成,我需闭关一段时日。”乐至道。

        “一段时日是多久?”毕景皱眉问道。

        “数十年。”乐至道。

        毕景心中有了不虞,他向来是藏不住心思的人,心中所想,便落到了脸上,走了过去,拉着乐至的手霸道道:“先看玉仙花,再闭关。”

        乐至脸上有无奈,也有包容,却还是点了点头。

        不老仙山都弥漫在一层雾气之中。

        乐至与毕景并肩而入,便如同置身于仙境之中一般。

        两人挑了一个高处坐下,刚好能看见一片含苞待放的玉仙花。

        毕景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一双黑亮地眼睛盯着乐至地看着,乐至缓缓地将脑袋靠在了毕景的肩膀上。

        毕景伸出手,搂着他的腰。

        夜色渐浓,月上中天,四周的云雾之气也甚浓,唯有那一片玉仙花,格外清晰。

        “快开了。”毕景悄声道,一脸神秘之色。

        乐至也屏住呼吸。

        那一刻,两人仿佛如同孩子一般,眼巴巴地看着那一片花,看能开出如何的奇迹。

        就在那一瞬,那一片玉仙花突然开放,突然化作了一片雪白,如雪海一般,格外漂亮,格外壮观。

        此般美景,人生难得几回见。

        乐至坐直了身体,呆呆地看着那一篇花海。

        毕景的身影突然消失,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朵白色的花。

        那花似乎散发着淡淡的银光,毕景看了一眼乐至那乌黑的发,然后将这玉仙花插在了他的发髻上。

        花饰美人。

        毕景歪着脑袋打量着身边的人,面容淡雅,肤若白玉,这花更添了几分风华。

        “乐至……“

        乐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乐至?”毕景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乐至伸手将头上的花摘下,然后插入了毕景的发髻之间。

        “鲜花配美人,妖主大人风华绝代,所以此花更配你。”乐至笑道。

        毕景松了一口气:“本来就风华绝代,若是再戴上这花,应当如何?”

        乐至想了想,正经道:“那就是花美人。”

        毕景突然露出一个笑,本来冷峻的容颜添了几分俊美,特意压低了声音道:“这般花美人,乐公子可喜欢?”

        乐至忍不住轻笑出声。

        不老仙山之中弥漫着一阵笑声,而这笑声如同盛开的花一般,渐渐消失,最后已无踪可寻。

        第二日,乐至入七色石秘境。

        这颗绝情丹是乐至重生之后修炼的第一颗高品丹药,炼丹讲究熟练,乐至如今修炼高品丹药的熟练度为零,所以这第一颗要格外花心思。

        乐至有七色石秘境,秘境随身,其中灵气充沛,也最为稳定,乐至可以感知秘境中的丝毫变化。所以初始之时,只需每隔几日分出一段时间来照看即可,而这最后几十年,对于火候和灵气要求都更加严格。

        所以这剩下的三十年,乐至便要在这七色石中,日日照看着。

        若是这一颗丹药练成,他炼丹等级也许便可以更进一级。

        炼丹本是一件枯燥至极的事情,每日丹药的变化微不足道,每日便是等待。

        其实修炼绝情之道之人最适宜炼丹,因其心思沉静。

        正如玄灵老祖给的《丹术》,其中便是以绝情之道蕴养丹药,因淡情忘情,便多了耐心,每日所给予丹药的灵气不同,最后修炼出的丹药即使是同一种,却还是有变化的。

        乐至盘腿坐在洞府之中,分出神识,细细感知着炼丹炉中丹药的变化。

        体内灵气渐渐与那炉中丹药相通。

        时光荏苒,乐至这一坐便是三十年。

        他睁开眼的时候,眼前似结成了寒霜。

        乐至吸了一口气,将那纠缠在腹部的真气绕着体内真脉行了几个周天,身体渐渐回复了常态。

        丹药炉中火已经熄了,乐至伸出手,一颗金黄色的丹药突然从炼丹炉中飞了出来,落在了乐至手中。

        手中的丹药鹅蛋般大小,包裹在金光中,泛着一层浓郁的香气。

        这是他此生修炼的第一个上品丹药,而因这颗绝情丹,他的丹道也到了十级。

        乐至便觉得心中十分舒爽,将这颗丹药用布帛小心包好,放在隐秘的地方。

        乐至出了七色石秘境,突然觉得一个黑漆漆的巨大物什朝自己飞了过来。

        乐至还未回过神来,便被撞到了墙上,发出‘砰’地一声。

        那巨大物什又弹了回去,脸上带上了紧张:“撞疼了?”

        乐至回神,然后摇头,随后便被毕景紧紧抱住。

        转眼三十年,乐至入定炼丹,所以便是转眼,而之于外面的人,却是整整三十年。

        只要得了空,毕景便来这房中,房中所有东西都在,唯一缺了人。

        一日不见,思之如狂,而这却是整整三十年。

        毕景抱得很紧,三十年的思念瞬间爆发,似乎要将这人揉入骨髓之中。

        过了许久,毕景才放开他。

        乐至看向他,俊颜依旧,却是添了憔悴,双目之下带着两抹暗影,颇感颓废。

        乐至看着那张脸,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你这脸上为何添了一道疤痕?”

        那疤痕落在眉心处,十分显眼,而且刚刚靠的十分近,乐至也察觉到他的真气十分不稳,似乎受了伤。

        毕景摸了摸自己的眉头,并不答,而是道:“丹药可练好了?”

        “丹药已成。”乐至道。

        “甚好,是何丹药?”毕景问道。

        “上品丹药。”乐至道。

        “有何功效?”

        “绝一人之情。”

        这话入了耳,毕景脸上突然现出了惊恐的表情:“绝一人之情?!”

        “为友人所炼。”乐至道。

        毕景脸色稍缓,眼中突然生了一抹凶狠:“乐至,若是你敢绝我的情,我便……”手紧紧握成了拳,绞尽脑汁,却未想出威胁的词。

        乐至看向毕景,一脸认真:“毕景,我乐至此生不会再骗你。”

        毕景轻轻哼了一声。

        “这脸为何受伤,又为何伤了真气?”乐至问道。仔细看,那伤痕倒像是荆棘割伤。

        毕景脸上似有些不自然,身上却多了一股气焰,一副‘大爷就不说’的模样,在乐至的逼视下,那气势渐渐消了,嘟囔着道:“过几日再告诉你。”

        过了几日,毕景没有告诉乐至受伤缘由,而牧嗔却入万妖宗。

        多年以前,牧嗔来过万妖宗一次,所以熟门熟路……闯入了毕景的寝宫。

        那时毕景恰好手中握着一个瓶子,隐隐有火光散发而出,其中含着的应是不凡之气。

        “丹辰之气?”牧嗔看着毕景手中的瓶子道。

        丹辰之地乃是荆棘之地,其中生得丹辰之气,可护修者内丹,乃是这世间上乘的宝物。

        丹辰之地满地荆棘,而那荆棘也成了妖灵,只要有人靠近,无论仙人妖,都逃不过妖灵的攻击。

        所以丹辰之气极为难得。

        毕景冷睨了牧嗔一眼,一副‘与你无关’的模样,而是冷声问道:“你是谁?”

        “我找乐至。”牧嗔道。他一直不喜毕景。

        毕景的脸色又黑了几分,不过一眼,毕景便看出这人修为在自己之上,而且容貌也只比自己差一点点,心中顿生危机感。

        毕景只道了一个字:“滚!”

        “我找乐至。”牧嗔道。

        “本座让你滚!”

        “乐至。”

        “你究竟是谁?”

        “玉清宗牧嗔,找乐至。”牧嗔道。

        “你找他作甚?你又如何识得他?”

        “为何要告诉你?”

        “因为本座是这万妖宗之主。”

        乐至在大殿外面便觉得其中似有真气浮动,进去便见那针锋相对的二人。

        乐至见了牧嗔,心中便明了,从怀中取出那小心包好的丹药,递给了牧嗔。

        牧嗔接过,打开看了一眼,便觉香气扑鼻。

        “多谢。”牧嗔道,在转身瞬间突然道,“为何还留在这里?”

        “关你何事?”毕景冷冷地声音插了进来。

        牧嗔一眼都未看毕景,只是盯着乐至。

        乐至不答。

        “执迷不悟!”牧嗔道便要转身离去。

        “牧嗔。”乐至突然叫道。

        牧嗔顿住脚步,转头看他。

        “绝情丹若是吃下,便是真的绝了情,若是她吃下,便会忘却痴爱。”乐至道。

        “我数百年前便知晓所以才要你炼这丹药。”牧嗔道。

        “所以,即使她忘情,你也无所谓?”

        “我欲成仙。”牧嗔面无表情道。

        “所以成仙比纪若重要,我明白了。”乐至道,突然想起古灵精怪的痴情女子,叹了口气。

        牧嗔转身离去。

        乐至看向毕景。

        “你何时识得牧嗔的?”毕景问道。

        乐至想了想:“近三百年了。”

        听到这三百年,毕景心中更加不舒服了,三百年前,正是他们最好的时候。

        “以后不要和他往来了。”

        “他是那疯婆子的道侣?”毕景道,“物以类聚,一家都是疯子。”

        乐至笑了笑,并不答。

        “明晚去不老仙山后崖,我有话想和你说。”毕景道,手却握紧了那透明的瓶子。

        乐至点头:“我正好也有话想和你说。”

        乐至的目光落在了毕景手中的瓶子之上,那其中似盛着火焰,漏出隐隐火光。

        “这是何物?”

        毕景将那瓶子默默地放到了身后,脸色带着一丝不自然道:“没有什么东西。”

        乐至也不多问,只是盯着毕景看着,那一寸一寸的容颜,似乎深深映在了脑海中,又渐渐散去。

        是到该离开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