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贰章 恩情难还

第伍贰章 恩情难还

        陆吾达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处,连求饶也说不出口。

        自己的性命在这人眼中便如同蝼蚁一般,如此微不足道。

        丹田处一阵剧痛,陆吾达眼中的神色渐渐散去,脑袋落到了地上,脸上的血色散去,化作了一片死气。

        乐至睁大了眼睛,那一刻,那人明明是佝偻着背,身上的黑衣也染上了旧色,却似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陆吾达死了,到死都不知是谁杀了自己。

        陆吾达向来嫉他恨他,若是无眼前的人,他已经死在了陆吾达手下。

        所以对于陆吾达之死,乐至只是叹了一声气。

        那黑衣之人站在原地,那股气势已然消失,佝偻着背,黑发凌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剑,那剑带黑色,还未开光。

        这人便是用这还未开光的剑杀了陆吾达。

        说不出的怪异。

        但是看着那人的装扮与模样,颇为落魄与可怜。

        莫非是那落魄了的修仙者?

        对于眼前人的身世,乐至略感好奇。

        好奇归好奇,恩情却摆在面前。

        算上峡谷之中的那一次,这人一共救了自己两次了。

        无情之道最怕欠人恩情,偏偏他总是欠这人恩情。

        有了这恩情,也只能偿还罢了。

        不管这人是谁。

        乐至定下心来,感激道:“多谢道友救命之恩。”

        那人站着,没有转身。

        乐至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也受了重伤,如今也只能憋着最后一口气。

        那人不回头,乐至便朝着那人走了过去。

        直到走到那人的身边。

        眼前的人虽然佝偻着背,却还比乐至高出了许多。

        “道友?”乐至叫道,“那可医治哑疾的丹药我早就炼好,道友为何不来取?”

        那人依旧一动不动。

        乐至伸出手去扯了扯那人的衣袖。

        那人手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挣脱。

        “道友稍等。”乐至将手伸进了怀中,便要取出那丹药,就在那一瞬间,身上的力气突然被抽空了般,乐至便直直地往后面倒去。

        那本来一动不动的人突然转身,乐至那本来要落地的身躯便落入了一个怀抱中。

        乐至一阵头晕眼花,勉强睁开眼,那人头发凌乱,几乎完全遮住了脸。

        那从半遮着的眼中泛出的光十分幽深。

        乐至神智渐渐模糊起来,终于晕了过去。

        ----

        即使快死了,树上老人依旧要躺在树上。

        树上老人是修炼百年的妖灵,但是妖灵毕竟脆弱,未经淬体,直接修灵,哪里敌得过修真者?

        这一战,树上老人受伤颇重。

        几日后,林无争已经活蹦乱跳的时候,树上老人躺在树上已经奄奄一息。

        林无争头上插着稻草,一只手被树上老人紧紧地抓在手上。

        “人界有句话,便是英年早逝,看来老夫终究逃不过这命啊!”

        林无争黑了脸:“老头儿,你已经几百岁了。”

        树上老人已经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可怜老夫活了四百年,不得修妖,连那母的妖灵都没有见过。”

        树上老人说完,那苍白的爪子在林无争的手上扒拉了两下,十分无力。

        那眼中的光芒也渐渐暗了下去。

        林无争看着树上老人那一副即将驾鹤西归的模样,心中一阵惧意,连忙挣脱了他的手,往乐至所居的山洞走去。

        他去了山洞中数次,都被那突然出现的人拦了下来。

        见了那人,明明连脸都看不清,林无争却还是感受到一股怵意。

        林无争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山洞门口处,竟然没有人拦他。

        林无争心中一喜,蹑手蹑脚地进了山洞。

        走过了一段距离,便是一个巨大的转弯,林无争刚要跨出的脚步突然僵住,呆呆地看着眼前一幕。

        那雕木床上坐着一个人,身影挺直而高大,那本来凌乱的头发已经束起,鼻梁挺直,凤眼狭长,仅仅一个侧影,便好看至极。

        床上躺着的人,黑发散落,脸色苍白,妖而不艳,那般安静地躺着。

        那坐着的人突然弯下了身,在那躺着人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林无争睁大了眼睛,直到那人坐直了身体,然后看向自己。

        这世上竟然有这般好看的人……

        林无争彻底愣住了。

        过了许久,林无争才回过神来,看着那人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何人?”

        “与你何干?”那人低沉着声音道,似乎怕吵到了床上的人。

        林无争勉强回神:“我要找老骗子!”

        “老骗子?”那人眼中的光十分危险。

        林无争连忙闭嘴,绞尽脑汁,才想起往日里听那钦离的叫法。

        “找乐乐。”林无争道。

        “乐乐?”那人眼中的光瞬间化作了冷光。

        林无争顿觉冷汗涔涔。

        林无争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

        想起那即将归西的树上老人,林无争才鼓起勇气,指着乐至道:“我找他,老家伙快死了。”

        那人眼中似有光芒闪过,林无争心中燃起了希望。

        只听那人道:“那便死吧。”

        林无争:“……”

        床上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床边的人身体突然僵住了。

        “老骗子!”林无争大叫一声。

        那本来目露凶光的人突然消失了。

        “若是你敢多说一句,本座便杀了你,捏碎你的灵魂,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林无争只听得那句威胁的话,耳边似有一阵风吹过,那生得好看至极却如同恶煞的人便突然消失了。

        乐至缓缓睁开双眼,腹中那本来缺失的真气突然胀满了,身上受的伤也似完全好了。

        不过睡了一个漫长的觉,身体都无甚问题,只是精神气上有些不足。

        乐至第一次知道睡觉也可疗伤补真。

        甚是怪异。

        林无争正一脸惊吓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小子往日里甚是嚣张,如今竟然这么一副模样。

        “傻了?”乐至问道。

        “有……”想起刚刚那人离去时的话,林无争丝毫不怀疑那人会说到做到,连忙闭了嘴。

        “树上老人如何了?”乐至问道。

        “快死了……”林无争道。

        乐至与林无争赶到的时候,树上老人还吊着最后一口气,躺在那树枝之上,摇摇欲坠。

        “老家伙。”乐至叫了一声。

        树上老人颤颤巍巍地转过了脑袋,眯着浑浊的眼看了乐至许久,勉强道:“乐老弟……你也来见老夫最后一面……了呀。但愿来世呀,老夫能得个‘修’字,还要……一个漂亮的婆娘……”

        树上老人的话断断续续。

        乐至从怀中取出了一粒丹药塞进了树上老人的口中,才堵住了他的嘴。

        “咳咳……喏脑地……”

        树上老人吞下丹药后,便安宁地躺在了树上,过了许久才睁开眼睛。

        “咦,老夫还活着?”

        树上老人不过因灵气泄去,他为妖灵,实在太脆弱。妖灵死去容易,要救活也简单。

        “续气丹,若是救不了你,便不叫续气丹了。”乐至道。

        “续气丹?好东西啊!乐老弟,你那怀里是不还藏着什么宝贝?”

        “刚活过来便念着其他东西,老家伙你可不要太贪心。”乐至瞪了他一眼。

        树上老人讪讪地收回了目光,然后看向身边的林无争,喜滋滋道:“不死一次,还不知道这小徒儿这般关心老夫……”

        “切,还不是看你死了,老子还要去埋你。”林无争哼了一声。

        “无争,那日救我们之人你可见了?”乐至问道。

        林无争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然后摇了摇头。

        乐至又扔给了树上老人一颗补气的丹药,便转身离去了。

        乐至在这小重山上转了一圈,然后又回了所居的山洞,却没有见那三番两次救自己的人。

        那救他命的人为何又不见了踪影?

        这恩情越欠越多,乐至颇为感怀。

        下次若是再见到,说什么都要将那人留下来,还报恩情。

        昏迷四五日,乐至再次入七色石秘境,丹药炉中,炼神丹已经成形,开始飘散出一股涩涩的味道。

        丹药分暖寒,暖性丹药较为柔和,与身体相合,会渐渐泛出清香。寒性丹药药效较为霸道,需慢慢糅合,味道偏涩。

        乐至往那丹药炉中注入一股真气,丹田之处蕴养的真气瞬间空了。

        这丹药练成还要几年时间,乐至颇为头痛。

        毕方鸟那日也受了重伤,在这七色石秘境中静养几日,又将乐至给他的丹药全部吃下,方才渐渐恢复。

        毕方鸟靠着乐至渐渐化成了人形。

        昔日里的神鸟化为人形已经是俊朗的青年了。

        “乐乐,你可还好?”钦离扒着乐至的袖子道。

        “已无大碍。”乐至道。

        钦离眼中方才有了笑意,一双眼睛好奇地盯着那丹药炉:“那是何丹药?”

        乐至却不答,似在思考着什么。

        “乐乐……”

        “钦离,不如我们断了主仆之契。”乐至突然道。

        钦离愣了愣,眼中闪过一抹忧伤:“乐乐不要我了吗?”

        “你本为神鸟,若为灵兽,便是委屈了你。解了契,你得了自有,便可成为妖修,成为修者,若是有仙缘,来日便可飞升成仙。”

        钦离眼中闪过一抹光,似动摇,片刻后,便摇了摇头:“我要跟在你身边。”

        “若为灵兽,成仙之路遥不可及。你好好想想,若是想通了,便告诉我。”乐至道。

        钦离低垂着脑袋,不再言语,只是紧紧揪着乐至的衣袖。

        修炼炼神丹颇为痛苦。

        乐至修炼得来的真气根本不够炼丹所需,身上的真气越来越少,最后累了内丹,那内丹之光竟越来越弱了。

        但是眼看丹药便要成了,乐至便舍不得放弃,只能咬着牙撑着。

        又是一晃几眼,在乐至几乎以为自己真气要用尽了的时候,那丹炉之中突然闪现出一片金光。

        乐至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一粒拇指大小的丹药便落在了手中。

        涩涩的味道十分明显,却也带着一股浓厚的灵气。

        百年修为……

        乐至看着那颗炼神丹,颇感欣慰,看来这十年的努力也不算白费。

        乐至没有立即吃下炼神丹,而是又在这七色石秘境中又休养了数日,蕴养丹田,待体内真气恢复了一些,才将这炼神丹服下。

        初始的两天,乐至并未察觉到任何变化,只当这药效慢了些,但是到了后来,乐至突然发现自己修为竟然在缓缓减退。

        如此反常之事,让乐至不得不怀疑,是不是那炼神丹出了错。

        乐至又将《丹术》拿出来仔细看了看,丹方无错,所以这丹药应当无错。

        乐至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忍受着修为日渐退去。

        他不过结丹五阶的修为,这般下去,前途堪忧。

        乐至将身上所有的丹书都看了一遍,却还未找出其中原因,初时稍显慌乱,到了后来心中也淡然下来。

        修炼之路漫长,不可能无风无雨,福祸相依,劫难之中可能包含机缘,乐至依旧每天修炼,心中也无甚波澜了。

        这一日,乐至出了七色石秘境,突然见树上老人慌慌忙忙地跑了过来。

        树上老人脸上带着惊恐,声音颤抖道:“有……有修真者要入小重山!”

        树上老人对上次的事有了阴影,见了修者,便犹如见了鬼煞。

        是祸躲不过。

        乐至让树上老人藏在那山洞之中,自己便沿着山径往下去了。

        山路婉转。

        远远地,乐至便能听得见那说话声。

        “九州八荒,皆为天下之地,修者为天下之人,为何这小重山,我入不得?”那声音中带着慵懒,却颇为熟悉。

        “这小重山中有山神爷,是山神爷的地盘,山神爷不让人入,你便不得入!”

        静默了片刻。

        “喂,站住,不准往前走!”

        “那我往后走。”

        “喂,不准倒着走!”

        “那我便不走。”

        “混蛋,谁让你御剑的?”

        “是你说不准走的。”那声音颇为无辜。

        林无争已经气急败坏。

        乐至继续往前走,除了脸色已经完全黑了的林无争,还有一人。

        见了乐至,那人桃花眼闪动,突然深深地作了一个揖,笑着道:“逍遥宗秦太和拜见山神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