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肆章 上古神仙

第伍肆章 上古神仙

        秦太和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那突然出现的怪人,便收回了目光,拿着那毛巾替乐至擦着脸。

        乐至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人,自己欠这人许多恩情,此次不能再由他跑了。

        那人却紧紧盯着秦太和,眼中幽光似带着无穷冷意。

        三人之间,便呈现出这般怪异的姿态。

        乐至转动着眼珠,怪异地看了秦太和一眼,乐至这般修为,身上秽物本就极少,但是因修为倒退之故,身体虚弱,所以身上出了一些汗。

        秦太和一直在他的脸上上擦着,用得劲还十分大,若是有镜子,乐至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了。

        或许是乐至的眼光过于坚#挺,秦太和终于发现了,一脸惊异地看着他。

        “为何这般脸红?莫不是害羞了?”

        乐至:“……”

        “害羞什么,我照顾你本是应当。”秦太和深情道。

        乐至:“……”他心中暗想,秦太和可能还没领悟自己的手劲有多大。

        “外面天气甚好,我带你出去看看。”

        秦太和说完,便扔了毛巾,伸出双手,要将乐至抱起来。

        那佝偻着的人瞬间出现在了床边,抓住了秦太和的手。

        秦太和转头,笑着看着那人:“道友莫非想代劳?不过观你这般快要死了的模样,还是多加休息才好。”

        那抓着他的手越来越紧,似乎要将他的手捏碎了一般,秦太和脸上始终带着笑,两人便这样僵持着。

        乐至感受着从那二人身上冒出的冷意,本来就偏冷的身体如今更觉冷飕飕,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太和真人,我只需躺着休息便够了。这位是我的恩人,我有话和他说,还请你先出去片刻。”乐至道。

        秦太和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怪异,语气也变得十分怪异:“恩人?”

        “太和真人?”乐至叫道。

        秦太和突然回头看了乐至一眼:“何必这般生疏,叫我秦哥便好。你这恩人不仅一副要死的模样,还是哑巴,十分可怜,我先出去,呆会再来看你。”

        秦太和说完,便挣脱了那人的手,往洞口处走去。

        山洞之中只剩下两个人。

        那人在乐至的床边坐下。

        乐至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实在虚弱的厉害。

        醒来这般久也没有缓过来,腹中真气空荡荡,竟似普通人一般。

        那人伸出手。

        这人背部佝偻,头发凌乱,但是这手却十分好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莫名的有些眼熟。

        那好看的手落在刚刚秦太和一直擦着的地方,摩挲着。

        莫非自己错怪了秦太和?自己脸上确实生着一块污渍?而且那污渍还特别难清除?

        这人的手劲也越来越大,乐至吃痛地吸了一口气,脸却微微扭曲。

        那人愣了一下,连忙收回了手,呆呆地看着乐至的脸。

        “扶我一下。”乐至道。

        那人伸出手,将乐至抱了起来,乐至靠着他,几乎整个人都歪进了他怀里。

        乐至将脚放到床边,要下床,那人却不动了。

        乐至疑惑地看着他。

        那人握着乐至的手,在他手心轻轻画着。

        “去哪里?”

        乐至指了一个地方。

        那人便直接将他抱了起来。

        那是一个石壁雕刻成的柜子,乐至在那柜子中掏了许久,便掏出许多瓶瓶罐罐。

        他将一些贵重的和必须的东西藏在七色石中,其余便放在这山洞中。

        治疗哑疾的丹药并非什么贵重丹药,乐至掏了许久,便掏出一颗黑色的丹药来,然后递给了那人。

        “这丹药可以医治哑疾。”

        那人接过,并未立刻吃下,而是将乐至抱回了床上。

        过了许久,乐至的下半身已经落到了床上,上半身却依然还在那人怀中,这情形看着十分尴尬啊!

        乐至忍不住出声道:“你其实可以放开我的。”

        那人似乎叹了一口气,依依不舍地将乐至放开,乐至又躺回了床上。

        “为何不吃下?”乐至大睁着眼睛问道。

        那人坐着不动。

        乐至伸出了手,还故意将手摊开了,等着那人在自己手上写字。

        那人也伸出手,却将乐至的手包裹自己掌心之中。

        乐至:“……”

        “道友怎么称呼?”乐至换了一个问法。

        那人终于放开了乐至的手,伸出食指,在他手指上轻轻画着。

        乐至细细辨认,待那人收回了手,乐至脸上有些迟疑道:“……夫?”

        那人点头,突然扭过了脑袋。

        若是扒开那挡在脸上的凌乱的头发,或许可以看见那脸上泛出的红意。

        乐至将这名字在口中念了几遍,便觉得这名字甚是怪异,不知是姓氏还是名,不过倒更像姓氏。

        “夫道友,你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乐至问道。

        他欠这人两次救命之恩,一颗治疗哑疾的丹药是报不了这般大恩的。唯有问出这人所需的东西,若是自己能做到,便都尽量满足他。

        “我这有许多丹药,锻体炼灵,道友的修为如此高,锻体的便不必了,炼灵的倒是可以助修炼。”乐至道。

        那人坐在床边,并无动静。

        乐至见那人无动于衷,突然自己现在有的便是各种丹药,若是这人对丹药都无兴趣,那便实在有些头疼了。

        那人看着乐至许久,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惊疑的光,抓着乐至的手,便快速地画着。

        乐至皱着眉,去也分辨出这人的话。

        “修去去哪了?”

        乐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都说炼神丹有增长百年修为的功效,我服下这丹药后,修为便开始倒退。过不了几日,怕是连结丹修为都没了。”

        “咯吱咯吱……”

        那脚步声十分大,似在跑着。

        不过片刻,这山洞中便多出一个人。

        林无争蹦了进来,大叫了声:“老骗子!”

        待看见了床边的人时,林无争整个身体顿时僵住了。

        “呵呵……”林无争机械地笑了笑,转身便要离开。

        秦太和说乐至受了伤,让他进来看看,所以他便火急火燎地来了。

        果然没什么好事……

        “发生了何事?”乐至道,声音有些弱。

        “你真受了伤?”林无争睁大了眼睛,咬着牙走到了乐至身边。

        “并无大碍,歇息一段时日便好了。”乐至道。

        “老骗子受伤了!”林无争大叫一声。

        山洞里由三个人,变成了四个人,树上老人不沾地,所以趴在林无争的背上,眼中似担忧,又似好奇。

        乐至便被当成了猴看。

        那位道友便躲在角落中,默默地擦着那尚未开光的长剑。

        “咔嚓”一声。

        其余三人都往那人看去,却见那人手中的剑断成了好几截。

        乐至挥了挥手:“你们几人便先出去,让我歇会儿。”

        林无争背着树上老人恋恋不舍离去。

        那人深深看看乐至一眼,也往外走去。

        “夫道友,请勿不辞而别。”乐至对着那人的背影道。

        三人离去,乐至终于得了清静。

        乐至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的真气。

        灵根本是修炼之根本,与真气相吸相引。乐至将四周的真气引到自己身边,那些真气环绕着他,却怎么也入不了他的身体!

        乐至脸上有一瞬间的惊恐。

        双手紧紧握成了拳,脑海之中一阵混乱,似有什么东西嘶吼着!

        有什么东西将他淹没其中,接下来便是无穷的窒息感,乐至咬着牙挣扎着,终于见了一片白光,挣脱而出!

        乐至回过神来,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魔入心。

        乐至脸上的表情渐渐淡了下来,化作了一个苦涩的笑。

        他的情况似乎更加糟糕了。

        乐至闭上眼睛,用内视之法看着自己的丹田。

        内丹被一阵淡淡的光芒包裹着,但是光亮却越来越暗了。

        神识缓缓移动,乐至心中突然一惊。

        在他的内丹周围,是一颗拇指大小的金丹,竟是他服下的那颗炼神丹。

        炼神丹光芒很强,将他腹中一丝一毫的真气都吸了进去。

        难怪自己身上真气越来越少。

        难怪自己修为日渐减退。

        原来所有的真气都被这炼神丹吸收了去。

        而到现在,自己连真气都吸收不了了。

        这炼神丹实在怪异,也实在霸道。

        要想重新修炼,只能破了这炼神丹的功效。

        真是功亏一篑……

        乐至在床上躺了许久,方能下床走动。

        身体十分疲软,走了几步,便气喘吁吁了。

        乐至走到了柜子前,蹲下了身,从那柜子中掏出一些滋补养丹的丹药吃了下去,身体才渐渐有了力气。

        乐至想去七色石秘境,却发现竟然入不了了,自己修为竟然降到了这般地步。

        乐至将怀中的七色石取出,仔细看了两眼,却发现那七色石上的光亮似乎亮了几分……

        如今修为倒退,内丹日渐虚弱,所以道术也渐退,七色石这般变化也无甚奇怪了。

        乐至叹了一口气,便躺倒了床上,装死。

        “死了?”

        乐至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秦太和,翻了一个白眼。

        “诈尸?”

        乐至:“……”

        “鸿压道君乃是那开天圣祖之弟子,飞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不在三教中,不在极乐地。道君向来随性,游历于天地之间,无拘无束,无牵无挂。而他却弹得一手好琴,一日见云雾栖于峰间,山中风景秀美,便兴致大起,在那山中弹奏了一曲古音。这恰好被路过的殷起仙子听到。鸿压道君奏了一天一夜,殷起仙子便听了一天一夜。殷起善琵琶,于是便一曲回之。缘由此起。”秦太和道,“可惜鸿压道君随性自由,而殷起仙子痴心一片,最后便成了一段孽缘。”

        乐至也愣了一下,他只知道九曲琵琶乃是上古神仙殷起之物,却不知道其中有这么一段恩怨。

        妾望山重重,君却无归期。

        乐至突然想起那日幻境之中那女子哀戚的声音。

        又是一个痴心的女子啊!

        “若是得了鸿压道君那一日所奏的曲子,这九曲琵琶便可能认主了。”秦太和道。

        乐至回过神来,看着秦太和那副志在必得样子,鼓励道:“太和真人且努力。”

        “不是说过不要叫‘太和真人’吗?‘秦哥’比‘太和真人’少了两个字,也省了一些力气。”秦太和认真道。

        乐至白了秦太和一眼:“我喜欢受苦。”

        两人说了一下话,秦太和便出去了。

        乐至拿出丹书来看,万物相生相克,他便不信这炼神丹的药效解不了了。

        那角落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夫道友真是神出鬼没啊!”乐至感叹道。

        看着那人一脸的头发,乐至突然觉得十分碍眼。

        乐至放下了丹书,走到了那人面前,蹲下了身,一双黑亮的眼睛便盯着那人看着。

        那人被乐至看得不自在,垂下了眸。

        “夫道友喜欢这副模样?这般多头发挡在脸上可有不适?”

        那被头发遮住的眼中似乎幽光闪过。

        “莫非道友不会束发?”乐至心中突然起了一个想法。

        那人被乐至的灼灼目光看得点了点头。

        “不如我来替道友束发吧?”乐至终于又找到了一个报恩的法子,这报的恩情虽然少,也算报了点吧……

        乐至见那人不拒绝,便拉着那人起身,坐到了镜子前。

        乐至拿起木梳,替那人梳着头发。

        墨色的黑发,本是十分好看的,却不知道多久没有梳了,有些打结。

        乐至梳地认真。

        那人也楞在那处

        这般情景十分眼熟,很多年前,乐至也爱替一人束发。

        不过太久没束了,乐至的动作有些生疏,将那墨色黑发梳地整齐了,白色的玉带将那头发捆扎在一起。

        勉强入眼。

        乐至往那镜子看去,待看见那人的容貌之时,乐至便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