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本站如果打不开了,备注1:m.ranwen.com 备注2:m.zhuishu.com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毕景乐至在线阅读 - 第伍陆章 破解之法

第伍陆章 破解之法

        秦太和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变作了面无表情,不知不觉间带上了一层冷意。秦太和低下头,垂眸看着手中的琵琶,拇指轻轻摩挲着那精致的玉身。

        那脸上总是带着笑意的人如今变成这副模样才格外恐怖。

        乐至却似无所觉,眼神飘远。

        正如秦太和所言,即使无情爱也可结为道侣。然而他修无情之道,若是有了道侣,便有了牵挂,无情之道无牵无挂。而秦太和对他或许也并非喜欢,不过要找一个相伴之人罢了。

        山洞之中,谁都没有说话,显得格外寂静。

        过了许久,秦太和的脸上重新带上了笑,声音中似有遗憾,又带着几分打趣道:“看来我此生无此福分了,果然是孤独终老的命。”

        “太和真人说笑了。”乐至道。

        秦太和哭丧着脸,眼神中含着控诉:“我这般认真,哪有说笑?”

        “太和真人风度翩翩,容貌更是绝艳无双,这世间爱慕你之人不知道多少,就算你愿意孤独终老,这许多人也不肯。”乐至见他这般模样,也带上笑,揶揄道。

        “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兄台果然生着一双慧眼。”

        乐至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秦太和这是在变相夸自己了。

        既然不得为道侣,便不如为朋友,反倒轻松许多。

        “得此上古神器,也多亏乐兄所助,今日我便为你弹奏一曲,望莫嫌弃。”秦太和看着手中的琵琶道。

        “洗耳恭听。”乐至两手揉了揉耳朵,表情认真。

        秦太和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将琵琶抱在怀里,手指轻轻勾动,便有一阵悦耳的声音流泻而出。

        似山林之中泉水缓缓流动,又似沙场之上万马奔腾。声声呜咽诉尽离别之苦,一声长啸划破天际。

        万般变化皆在弹指之间。

        那弹指之间,乐至似走遍千山万水,似见遍悲欢离合,那一直无甚波动的心突然起了波澜。

        乐音落,乐至久久不能回神。

        一个温热的东西落在自己脸颊上,乐至睁开眼,便见了秦太和放大的脸,还有那闪着光芒的桃花眼。

        柔软的吻。

        秦太和站直了身体,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舌头。

        “有点咸。”

        乐至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竟是真的入了乐境之中。

        秦太和使剑却并非剑修,乐至之前也好奇他所修之道。现在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他修的也是这乐道。

        乐修之乐可形成钟罩,也可化为攻击,可让人沉迷其中,也可助人悟道。

        刚刚那一刻乐至若有所悟。他一直以为无情之道的最上乘便是无情无欲,无爱无恨。要做到无情无欲便需要大爱大痛后的大彻大悟。乐至之前走的便是这一法。而刚刚,乐至突然又有所领悟。道要高于情,以道驭情,不可刻意为之,因无情而绝欲,便有勉强之意了。

        道术本就讲究顺应天道,万事不可勉强。

        乐至突然觉得自己的灵根有了松动,能够吸收空气中微弱的真气了。

        “该得的已经得到,不该得的本不该奢望。虽有残缺,却也不能勉强。我便告辞了。今日一别,望来日还可相见。”秦太和深深地看了乐至一眼。

        乐至惊讶地抬起头,没想到秦太和竟然比自己领悟的还要深。

        “你……”乐至迟疑道。

        “莫不是舍不得我?”秦太和挑了挑眉道。

        乐至连忙摇头。

        秦太和一脸受伤,乐至颇为无辜地看着他。

        谁知秦太和突然靠近,乐至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肩膀却被秦太和搂住了。

        整个人都似被秦太和揽在怀中,秦太和的声音带着暧昧,虽低沉却音量颇高。

        “记得等我。”秦太和说完。

        秦太和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不远处突然传来哐当一声,乐至还未回神,秦太和已经抱着琵琶离去。

        乐至望向不远处,一人站在那处,一身微微泛白的黑衣,凌乱的发,一双平凡无奇的眼中却带着莫名的冷意。

        刚刚那‘哐当’一声正是他手中的剑落到了地上。

        那人朝着秦太和离去的方向看了片刻,眼神发冷,又回过头来,眼神柔和起来,看着乐至。

        乐至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他,而是拿出了书来看。

        那人捡起手中的剑,朝着乐至一步一步走过来,待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来,便要去抓乐至的手。

        乐至躲过了,面无表情地看了那人一眼道:“时间已到,告诉我你是谁。”

        那人摸了摸自己的喉咙。

        “别装哑巴,你刚刚还说了话。”

        那人身体僵了一下。

        乐至并不急,而是拿着书又看了起来。

        那两只被裹成熊掌的手在乐至面前晃动着。

        “包的不错。”

        乐至莫名地觉得这人在装可怜,不过那手确实因为自己而造成。乐至看了那双手一眼,板着脸评价道。

        那人:“……”

        “我要休息了,请道友出去。”乐至道。

        “我……”那人压着嗓子道。

        乐至看向他。

        那人又闭上了嘴,垂着眸似乎在躲避乐至的目光。

        乐至脱了鞋子,躺在床上,被对着床里。过了片刻,便听见那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还是不肯告诉自己他是谁……

        若真是那人……

        乐至叹了口气。

        万事因果,万物相生。

        乐至找遍古籍,终于找到了那炼神丹的破解之法。

        极北之境有棵菩提古树。古时有仙者在菩提树下闻道悟道,却也可涤清秽物,回归本我。炼神丹可提升修为,吃下去后,若是与自己融为一体,便不是外物了。而如今炼神丹生在丹田之中,吸收修为,便是外物了。

        修真#大陆南面灵山极多,而北面却是蛮荒之地,灵脉稀少,所以那灵气也十分少,几乎没有修者会在那里修炼。

        修者少,便多了许多妖兽鬼怪。

        乐至为丹修,没了毕方鸟,只能靠脚走。从小重山走到极北之地便有些天荒夜谈了。

        乐至按捺住心中的欣喜,开始计划起来。

        小重山下皆是普通人,并无修真者的坊市,看来自己得到大一点的地方,先买了代步之物,才能往极北之地而去。

        因为修为的倒退,乐至现在堪堪在结丹之境徘徊,开启七色石秘境需要一定的真气,乐至现在连随时入七色石秘境都做不到。

        这般想着,颇为凄惨。

        伤心只是一闪而逝,乐至很快打起精神,将山洞之中一些必须的东西都收拾了,打包在一个包裹中。

        知道乐至要离开的消息,林无争与树上老人便站在洞口处,两双眼睛灼灼地看着乐至。

        “老骗子,你要去哪里?”林无争那张脸皱成了一团。

        “乐老弟,你这是要抛弃我吗?”树上老人用袖子擦了擦眼角那不存在的眼泪。

        这几十年来,乐至在这小重山上,也亏了这两人相伴。人与人之间相处久了便有了感情,所以说这无情道之难。

        乐至默默地从包袱中拿出了两瓶丹药扔给了那二人。

        丹药对于修者本是珍贵之物,往日里那二人便是变着法子问乐至要。

        树上老人将丹药小心翼翼地藏进了怀中,然后看向乐至。

        难道还想要?真是个贪心的小老头。

        乐至又拿出一瓶,看着树上老人,突然愣了一下。

        这老家伙是真的落泪了。

        乐至将有一瓶丹药塞进了树上老人的怀中,有些手忙脚乱。

        “早就听闻修真者会不断地挑选更好的地方,最后在那灵气极重之地开辟洞府。乐老弟,你真的要走了吗?再也不回来了吗?”树上老人擦了擦眼泪,抽着鼻子问道。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鼻涕竟然黏了一脸。

        “负心汉。”林无争凑在旁边,添了一句。

        “……我还会回来的。”乐至道。

        “真的吗?”两人同时问道。

        树上老人又抹了一把鼻涕,努力睁大了那小眼睛。

        “自然,你们不可生了贪心,将我那山洞据为己有。”乐至叮嘱道。

        “那黑漆漆的山洞哪里比的上老夫的树。”

        “切,老子分分钟就挖出一个那么大的山洞。”

        两人都扭了头。

        乐至看着这一老一小,有些好笑。

        乐至将手中的包袱背到了背上:“我需早些下山,到了那有修真者的坊市买些东西,你们两人保重。”

        两人又扭过了头,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一老一少一直将乐至送到山下。

        乐至挥了挥手,便沿着那小径往外走去。

        小径上生了不少杂草,旁边开着黄色的小花,乐至走着,突然想到很多年前,他也是沿着这条路,带着毕方鸟,一步一步地走上了小重山。

        如今离开,却不知何时才能回来了。

        乐至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便转了身,一直往前走去。

        乐至一直沿着小径走,便看到了一座小村庄,不过几十户人,鸡犬相鸣,小儿嬉戏。

        有人见了乐至,脸上都露出好奇的神奇。

        乐至露出一个笑,那些人便呆住了。

        这么好看的人,却是第一次见。

        莫非是山上的神仙?

        神仙走过不久,突然又有一个黑漆漆的人走过,如恶鬼一般。

        那人确实是黑漆漆,墨色的黑发,黑色的衣服,连脚下的鞋也是黑色的。靠近他的村民都感到一股冷意,纷纷避开。

        村民们看着那恶鬼追着神仙而去,脑海中便浮现出一段神鬼大战。

        而作为其中的神,乐至却似丝毫无所觉,只是埋头往前走着。

        乐至又翻过了几座山,已经是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却还未走到有坊市的地方。

        乐至站在原地,看着四周苍茫的山。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人影了。天空中乌云越来越浓,似乎要下大雨。

        乐至便想着要找一个山洞避上一避。

        说来也巧,乐至不过四处转了转,便见了一个山洞。

        山洞前全是蜘蛛网,这便说明其中应无人或野兽,乐至将蜘蛛网扒开,便走了进去。

        山洞很深,乐至只在洞口处,不敢往里面去。

        雨迟迟不下,十分闷热,乐至身上全是汗,十分难受。乐至从包袱中取出了一套衣物,刚将身上的长袍脱下,突然听到了‘嘶嘶’地声音。

        乐至警觉地回头,便看到一双巨大的眼睛,正看着他。

        不过瞬间,那东西突然飞了过来,绕在了乐至身上。

        竟是一条巨大的蟒蛇,吐着红信,将乐至缠绕在其中,越缠越紧。

        乐至驱动着腹中仅存的真气,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若是一般的野兽,乐至自然可以对付,如今便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便是这蟒蛇并非一般的蟒蛇,而是灵性之物,或妖灵,或妖修。

        乐至与那蛇的双目对着。

        不知为何,乐至总觉得这双眼中带着些许轻浮。

        蟒蛇突然吐出红信,在乐至脸上扫过,一阵腥膻之味,乐至努力忍住呕吐的冲动。

        山洞外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人一兽都盯着那外面的人。